大床上的肉体乱 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4月30日 来源:互联网 497 次 收藏

“舒小姐早上好。”新配给舒荛的助理萧然见到她来,连忙起身打了一声招呼,“舒小姐你今天怎么这么迟才来?”

舒荛的脸莫名一红,朝着萧然扬了扬手中的一沓文件,干咳两声回答:“刚才到穆总的办公室拿文件,等了一会儿。”

虽然舒荛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舒荛的脸部神情中,萧然就已经或多或少猜到了一些什么。

“舒小姐你真幸运,能够遇上像穆总这么好的男人。”萧然由衷的说道。

闻言,舒荛撇了撇嘴,小声嘟喃着:“遇到这种腹黑的男人也叫幸福?”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穆景琛真的对她很好,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他都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不论做什么事之前,都会事先为她考虑。只是有时候的自作主张也会令她感到生气。

“对了舒小姐,你被光站在外面了,快进去吧,里面可有惊喜在等着你呢!”萧然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边说着,一边将舒荛往办公室里推。

舒荛被萧然的举动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在萧然期待的眼神下,转动了门把。

视线往里面扫了一圈,除了办公桌上多出了一束小熊玩偶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这个是刚才一个花店送来的,说是要给舒小姐一个惊喜。”萧然见舒荛的视线停留在那束小熊玩偶上,便出声说道,“穆总对舒小姐可真是上心,特意将你留在办公室里,然后趁机给舒小姐一个惊喜。”

听到萧然的话,舒荛的嘴边无意识的向上扬起,不可否认的是,她的确被感动到了。

原来他刚才刻意把她留在办公室里,就是为了给花店的人有足够时间来送这个。

他还记得自己上次说过对花粉过敏,所以他特意送了她这么一束玩偶。

“快回去工作了。”舒荛转头对萧然说完,便走进办公室,顺手关上的门,将萧然不停往里面望的目光阻隔在外。

走近办公桌,舒荛将怀中的文件放下,随手将那束小玩偶拿起来,之间中间放着一张小卡片。

她取下小卡片一看,上面只有几个小字,“今晚九点半城西教堂有惊喜”。

翻了一下,卡片上面只留下这么几个小字,却没有注明落款人。

但是不用猜也知道,这个是穆景琛送的。因为他今天一大早,就给了她一个平安果,说不定晚上真的有什么惊喜也说不定。

舒荛嘴角带着笑意,将那束小熊玩偶放到办公桌下,翻开桌上的文件看了两页,便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按了一串号码之后,将听筒放在耳边。

“怎么了,才一会儿不见,就想我了?”穆景琛含笑的声音传进舒荛的耳中,若是换做平时,舒荛肯定会骂他一句自恋。

可是今天,她却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在沉默了好一阵子之后,才说了两个字:“谢谢。”

电话那头的穆景琛听到舒荛这声“谢谢”有些莫名其妙,他丝毫想不起来她要谢他什么。

但是他却鬼使神差的回道:“不用谢,你喜欢就好。”

穆景琛的回答,再次验证了那束小熊玩偶就是他送的,她的视线移到桌下的那束,嘴边笑意更深了一些:“那我挂了,不打扰你工作了。”

“嗯,好。”穆景琛原本想跟她在聊一会儿,可是在听到办公室门传来一阵敲门声之后,他便改了口。

挂断了电话,舒荛只觉得今天的天气非常好,顺带的心情也好。

舒荛站起身走到窗户边,暖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她微微眯着眼,视线落在马路上的车流上。

大概是因为今天晚上是平安夜的缘故,从舒荛这个角度看下去,临近的一个广场上正在搭架台子,估计是为了晚上的晚会做准备。

还有附近的一些商家商场门口,都摆放了圣诞老人的模型。

今年的圣诞节有穆景琛在真好。

舒荛的思绪不自觉的飘到从前,和沈嘉毅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虽然她们俩是相爱的,但是总觉得她爱他,会比他爱她更多一些。

每一次的节日都是她给他送去祝福,虽然是一起过的节日,但是总觉得没有激动的心情。

她不止一次的对沈嘉毅说过,她曾经幻想过,平安夜在教堂被心爱的人求婚。

但是不知道沈嘉毅听到了没有,总之他带她去教堂过过平安夜,只是那个时候,除了觉得人多太拥挤之外,并没有什么意外的惊喜等着他。

而他求婚的那天,也不是在平安夜,不是在教堂。

只是那天在江边散步的时候,舒荛看到一对年轻夫妻牵着孩子从他们面前走过,无意识的感慨了一句想要结婚之后也生一个如此可爱的宝宝。

随后,沈嘉毅便让她在原地等他一下。

再出现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拿着一枚戒指,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将戒指递到她的眼前:“小荛,嫁给我好吗?”

或许,那一次的求婚不算有多浪漫,但是确实舒荛最珍贵的回忆,每一次想起的时候,她总会不自觉的弯起嘴角。

思绪收回,舒荛只觉得眼前模糊的一片,她伸手在脸上一抹,指尖便湿了。

她吸了吸鼻子,将泪水逼了回去,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交集。

舒荛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再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常色。

坐到办公桌前,舒荛随手翻阅起面前的文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伸手将手机拿过来,只见手机屏幕上除了秦雨菲发来的那条短信之外,还有一条未读短信。

没有多想的打开秦雨菲刚刚发过来的短信,上面无非是祝她节日快乐,她不在的这两天很想她之类的话。

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点了几下,按下发送键之后,舒荛才退出来,去点开另外一条未读短信。

虽然来信人只是一串号码,并没有任何的备注,但是舒荛却知道,发短信的人是沈嘉毅。

他们俩结束之后,沈嘉毅还是会时不时的给她打电话发短信,所以一起之下,舒荛边将他设置到了黑名单里面,并且删除了一切联系方式。

只不过,他还是会用其他的手机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她索性看都不看,只要是没有备注的人,她都统统拉进黑名单。

有一次快递小哥给她打电话,她一看是陌生号码,便拉进了黑名单。两天之后迟迟不见自己的快递,她这才打电话去询问。一打那电话,她才知道快递小哥已经无辜的被设置进了黑名单。

因此从那之后,她在听到电话响之前,都会先看一眼是否默认显示了外卖或是快递,然后再决定是接还是拉黑名单。

草草的扫了一眼短信内容,和秦雨菲所发的差不多,可是她却没有回复,而是先将号码拉进黑名单之后,在选择删除了短信。

做完之一切,秦雨菲的短信已经发送过来,她问她要不要一起过平安夜。

说到平安夜,舒荛不自觉的微微消息,回复秦雨菲说,晚上她和穆总一起过。

将手机放到一旁,舒荛做了一个深呼吸,收敛起杂念,目光落到了桌上的文件上,于是认真看了起来。

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在舒荛和秦雨菲的短信来往,和看文件中,三个小时已经不知不觉的过去。

可是舒荛却没有意识到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还是穆景琛过来找她的时候,她才惊觉,都已经十二点了。

“抱歉,刚才和陈总管商量一些事情,就超过下班时间了。”穆景琛走进来的第一句话,便是向她解释自己之所以迟来的原因。

舒荛合上文件,站起身走到他的身边,笑道:“没关系,你要是不过来,我都不知道已经到下班时间了。”

“不饿吗?”穆景琛的视线落在舒荛的肚子上,挑眉问道。

穆景琛没有问的时候,舒荛倒还真的没有感觉到饿,如今被他这么一提醒,她的肚子便回应了一声。

她抬头,无辜的望着穆景琛:“饿了。”

“听到了。”穆景琛伸手刮了她的鼻子一下,伸手将她搂进怀里:“走,带你吃饭去。”

“想吃什么?”穆景琛按了下电梯键,低头望向她。

舒荛抬头望着他想了一会儿,肚子饿了的时候,感觉什么都想吃,她自己也拿不定注意:“随便。”

穆景琛无奈的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随便是什么?”

“就是你决定啊!”舒荛撇嘴道,“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听你的。”

“行。”穆景琛带着舒荛到附近的一家中式菜馆,点了几道她喜欢的菜。

坐下之后,舒荛环顾了一眼周围,环境还不错,看上去挺干净的,只是太热闹了一些,显得有一些嘈杂。

她有些想不通,像穆景琛这样的身份,怎么会来这种嘈杂的餐馆吃饭。

心中这样想着,她便也这样问出了声。

穆景琛闻言一愣,笑着回道:“我没有来这里吃过饭。”

“那……”舒荛的话还没有问出口,穆景琛便再次回道:“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嘛!我就问了一下小唯附近有没有好吃的餐馆,她给我推荐的就是这家店。”

“看有这么多人吃饭,想来味道也不会太差。”穆景琛一边说着,视线已经在周围扫了一圈,周围似乎有好些都是他们公司里的员工,他看着有一些眼熟。

不等舒荛说话,穆景琛便又自顾自的说道:“看来我们公司食堂的伙食也需要好好改善一下了。”

“怎么说?”舒荛疑惑的问道。

穆景琛收回视线,笑道:“看到了好几个我们公司里的员工。”

顺着穆景琛刚才视线所移到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真觉得那几个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公司里见到过。

“那你们公司里的饭你吃过吗?”舒荛收回视线,望向对面的穆景琛。

闻言,穆景琛摇了摇头:“我要是去食堂吃饭的话,估计那些员工就变得拘束了吧!”

“你自己公司的食堂都没有吃过,怎么知道食堂师傅的手艺不行。”舒荛瞥了撇嘴,随后眼睛一亮,互让想要看到穆景琛在食堂吃饭的样子是什么样的:“要不,改天我们去食堂吃一次吧!”

“可以。”穆景琛回答得随意。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