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几个老头日的 比较污的看了会湿的污文段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291 次 收藏

那本是我重生前最后一次神魂凝聚时,所历的一段劫,在我重生之后,所有前尘往事不刻意去想也都会渐渐淡去。

只是,那一世的执念太重,尘缘未了,烙在心中,耿耿于怀,念念不忘。

我转过身,说道:大哥,待小妹前去了却这一段劫缘,再来与你共探大道。

帝俊嘴角扬起,仿佛早已看透了一切。

而我向他拱了拱手,起身离开。

“凰儿,劫灭劫生,这世间又有谁可分得清呢。”

“管它劫灭劫生,帝君亿万世的布局等待就快实现了。”那只火红的凰鸟儿侧了侧肥胖的身子,慢悠悠地说道。

———————————————————————————————————————

我走出不周山,挥手笼上面纱,慢慢向南荒飞去。

一万年都过去了,沧海桑田,这山河大地早已变样,我凭着零碎的记忆,一边推算方位,一边慢慢朝千台山而去。

天台层层如镜,层峦叠嶂,高耸入云,山下有一条河流,名曰初水,初水冲刷回旋,在岸的一侧留下了一片池塘,沿岸坐落有一个小镇,那是我万年前出生的地方小荷镇

我降下云端,来到山脚下的树丛中,这一棵棵树木苍翠茂盛,以往被毁灭的,破碎的伤口都随时间慢慢愈合。时过境迁,往日留下的痕迹早已消失不见,只是再临此处,还是这般触景伤情。

“嗯?这里竟有结界?”我走着走着,无意中,竟触碰到了一层柔软的结界。

这结界看似薄弱,一触即碎,实则暗藏玄机,平凡人来到这里自然不会触动结界,但只要是身怀灵力的人一旦接触,便会激活结界下面的大阵。

果然,刹那间,天昏地暗,阴云密布,一道光影自结界中升起,那身影虽然模糊,却带着无法违逆的威严:此为天庭禁地,闲杂人等莫入,违者,灭神魂,诛九族!

看着眼前这层透明的结界,竟将整座千台山包裹进去,结界前有一块星陨铸成的石碑,上面赫然刻着“禁地”二字。

“哼,诛九族!万年前你天庭杀我父亲,害我幼儿,致我一家人于死地,如今又将此地立为禁地,是怕天下万族知道你天庭所做的违心之事,怕贻笑天下么?”

我伸手施展青莲法诀,手中玉如意发出淡淡白光,眼前结界轰然破碎,我一步一步走进阵中。

江山替换,尘世更替,以前的村子早已不见人家,连村口的那块刻着小荷镇的石碑都已化作尘土,堙灭在时光中。

我凭着记忆中的位置,慢慢走到前世居住的地方,只是竟没想到,历经一万年,这连风雨都不能遮挡的茅草屋还能停留在这里。

我缓缓推开尘封的门,缓缓走进院子里,这个院子里的一切竟都未改变,甚至那里还有半截被劈断的老槐树,那是当时天将来捉拿我时,被天将一手劈开的,当时父亲为了护住我,被打的满身是血,我躲在老槐树后,一边哭泣,一边默念着浮生的名字……

院里有一张小木桌,我走到桌前,桌上竟然有一壶煮好的茶,杯中还有冒着些许热气,泛出青泽的茶水,洁白的杯壁上刻着的一株摇曳的青莲,只是青莲残破,不似以往那般润泽了。

我拿起桌上的画卷,轻轻舒展开来,是一个女子,一个与我颇为神似的女子,一身青衣,挽着发髻,清秀天真,嘴角还带着无邪的笑容。

“素手把芙蓉,涵虚混太清——浮生”

浮生,这竟是你留下的画卷么?这就是你初见我时的模样么?

只是岁月无情,万年时光匆匆,我们终究再无法回到过去了。这画这景,不要也罢,从此以后,你我之间便再不相欠。

我扬手一抛,画卷腾空而起,而后一点点破碎,化作灰尘。

我起身而去,谁知玉如意竟突然发出强烈的白光,自动向着草屋的前面飞去。我快速冲出院子,这是父尊留下的至宝,至宝有灵,说不定事关洪荒布局,万不可有任何闪失。

院子前面是一片荷塘,荷塘里开了满满一池莲花,花开半倾,随风摇动,香气袭人。玉如意在荷塘上方不断发出耀眼白光,不多时,池水汩汩而上,一朵巨大的闪着五彩光芒的荷花出现在半空中,莲心处仙气弥漫,而上方的玉如意竟一闪而过,融入到那团五色神光之中。

我飞身而上,向前一挥,那五彩莲花上的仙气层层散去,直到完全散尽,露出莲心,我才看清那莲心深处竟然托着一个婴孩。

顿时,我像是万般伤情委屈刹那崩现,一万年冰山河谷顷刻爆发,心脏若灯火,眼光如神炬,体内血液奔腾涌动,一股由心而生的强烈触动如狂风海啸般席卷我整个躯体,那、那竟是我的孩子。

我上前抱住那仍旧在发光的仙胎,忍不住流下两行清泪,“你这个负心人,你最终还是保留下了我们的孩子。”

仙胎发光,五彩光芒与耀眼白光来回涌现,最后慢慢汇聚到仙胎内,四面八方的灵气源源不断的汇入到仙胎中,我右手捏法诀,接引九天仙气,汇聚到仙胎内。仙气涌动,不多时,化成了一个身穿五彩衣,脚踏白履的小男孩。

这孩子一把扑倒我怀里,大声叫道:娘亲,孩儿可想死你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