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姐姐爬进我被窝 夏奇迹暖暖快穿h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180 次 收藏

在她擦着头发,穿着略大不合身的睡衣边走出来时候,发现程景琰正窝在沙发内看着眼前手提电脑。

看程景琰碰手提电脑的模样,心被高高悬挂起来,电脑不是蓝屏了吗?程景琰在干什么。

“这,电脑,好像坏了然后还没有修理好。”梁以薰脚步轻快走到程景琰身边。

看他脸上表情,整颗心都被悬挂起来。

怕程景琰在听见她这话后询问她,电脑为什么无缘无故都蓝屏死机。

要被问这个,他可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这电脑会蓝屏也是也她乱进网站的后果。

“你怎么可以用电脑?不是坏了?”等到她走到程景琰身边时,才发现这电脑很正常的被使用着,只会换她傻眼了。

“嗯?电脑坏了?”稍许抬头,好看又勾人的凤眼盯着那依靠在自己背后沙发的梁以薰,脸上带着笑意,他这样似乎是碰到了什么开心事。

很是奇怪,程景琰今晚是怎么了,为什么她觉得程景琰很是可怕?真的很可怕。

在梁以薰想的时候,她也往后退了几步,脸上表情尽显诧异。

“奇怪,为什么可以用了,还有程景琰是不是怎么了?”梁以薰低声嘟囔,很想知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在她嘟囔时候,程景琰换了一个姿势,眼神暗了许多更为深邃,眼神这么变化着但他的温柔却没发生改变,节骨分明的大手朝着梁以薰勾了勾,洗澡好的他就穿了一件睡袍,上身似乎是有意要解开两颗扣子,露出精装的麦色胸膛诱惑梁以薰。

程景琰这样的姿势模样在梁以薰看来就像一个勾人的小妖精,这想法她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过是真的像。

看着程景琰这姿态她内心一百个不愿意过去的心,但他都命令不得不听啊...

朝着程景琰那边走去,梁以薰有一个要奔赴战场的感觉,两个人都洗干净了,程景琰还一副磨人小妖精的姿态,这样的布局,她是差不多知道接下会发生什么事。

很不想发生这种事,可有无可奈何。

“怎么了?”梁以薰的声音有一点怯怯,走到程景琰身边她也就站着而已,不想在过去干什么。

真的不想,梁以薰在表现得很怕时,程景琰内心想法就很奇怪,很想知道他有那么可怕吗?

好像他没那么可怕啊,他也不是什么噩梦,梁以薰不用这么畏惧自己的。

想着,程景琰是让梁以薰坐在自己身边的,“坐下。”命令的口吻很是强烈,听得梁以薰更怕。

今天的程景琰真的很奇怪,越是这样她越觉得程景琰是想要折磨自己才这样,不喜欢提心掉胆的感觉。

可没办法啊,有时候得提心吊胆的时候就得提心吊胆,被包养的女人都是这么过的吗?并非表面那么风光?

如坐针毡的坐下后内心想法很多,程景琰看得出梁以薰这是什么姿态,看着她这样,他是再次内心审视自己。

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可怕也不会吃人啊,最多就折磨人而已,梁以薰不该这么怕自己的。

“为什么想出去工作。”程景琰第一次这么严肃点询问梁以薰这话,在程景琰开口询问时,梁以薰错愣点看着他。

为什么要这么问?她要工作的目的也大多都是为了以沫,其他少数原因就是觉得女人怎么样都得独立,这样以后被抛弃才不会太过落魄狼狈。

“因为我妹 。”梁以薰直接说出这话,在她这么开口时,程景琰脸上表情很奇怪,说真的,他想知道梁以薰的妹妹到底得来什么病,医治的药费居然那么昂贵。

他记得他已经给了她很多了,当初买下的钱,现在一个一万工资的钱,怎么样都足够一个普通人活上大半辈子了。

“她得的到底是什么病?”程景琰想问问看,如果梁以薰不肯说也不不强迫。

程景琰有时想强迫人说话的时候肯定强迫到你说出来,不想的时候特别的尊重你,他这人就这么奇怪。

“这不方便说。”不是她不想说,而是不想没必要和别人说这种事,而且说了就显示得怎么多么可怜,她一点都不可怜也不用别人的同情。

梁以薰想的时候,她倒缄默不语,不过那张精致掉小脸上却散发出一种很奇怪的气息,水汪汪的眼睛内也迸发着不需要人同情或者帮忙的姿态。

梁以薰这样,程景琰就想要去打破她的,他依稀记得梁以薰在那种地方被拍卖时,脸上的神态是怎么样的。

不过那会她脸上表情也流露出了让他觉得想摧毁的神态,现在再次看见这种神态,他更想摧毁。

梁以薰如果痛苦的话,他会觉得很是高兴,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现在自己要干什么,“你若真想要工作的话,我可以帮你,不过这也得看你怎么表现了。”程景琰语气内透露出让梁以薰怕的语气。

觉得程景琰现在就是是暗示她,想要工作?可以,要想通过就必须先取悦我,现在程景琰就是这种说法,脸上浮现发表情也在暗示着梁以薰。

在程景琰这么暗示梁以薰的时候,梁以薰也不想说什么,她知道程景琰很少会妥协说这种话。

虽然妥协了,可却是要自己付出代价的,怎么说怎么看,程景琰就想要她作贱自己给他看而已,但只要能出去工作不要被囚禁在这别墅内做什么都可以,想着梁以薰声音颤抖,“好。”

梁以薰说好多时候,她声音内明显有颤抖的音律,她想知道程景琰想要她怎么做。

想着,梁以薰那清澈的眼眸盯着程景琰,“你想要我怎么做,你说我照做就好。”她不知道程景琰什么想法所以想按照他都想法。

梁以薰在说出这句话时,程景琰语气不悦,“是我要取悦你还是你取悦我?”一句话表明这种事得温她自己。

梁以薰听着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伸手去解开自己身上的扣子,每解开一个扣子她的手就多颤几分,等到剩下两样的时候在伸手朝程景琰那去,想要帮他解开裤子。

程景琰最喜欢不脱就...

第一次解男人的皮带,很是紧张,内心的恐惧根本压抑不住,有点笨拙的解开皮带倒让她弄了很久。

程景琰看梁以薰这姿态,也有点不满,这动作慢慢吞吞的是在解开皮带要取悦他?不知道这样磨耗下去会没了兴致吗?

程景琰想的时候,面色浮现不悦的表情,程景琰面部呈现不悦神态,“你这说在取悦我吗?”质疑得声音毫不留情得戳穿。

他觉得梁以薰过会肯定会像个死人一般取悦他,那样的感觉就像一盘水当头浇下。

“坐上来自己动。”利索扒掉自己裤子的程景琰面不红耳不赤的吐露这话来,梁以薰给听着眼睛瞪得比铜铃还打。

这种话句和让她觉得很羞愧,如果可以不在说这种话的话,她还不觉得恶心,现在一股恶心感就这么斥满。

很不想按照程景琰说的去做,但为了自己能去工作,她能怎么反抗?只能按照他说的做,而且,程景琰也是她的金主,想什么时候要她都可以。

拿人给的钱去花姐该受这一些事情,梁以薰内心想的时候,她要双眼一闭直接坐上...

顿时,疼痛之意包裹她整个人,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叫唤声,这样的梁以薰意外的激发程景琰的欲...

反常的舒服让他从被动转换为主动,顿时客厅内被一股糜烂的气息覆盖...

完事后,梁以薰觉得自己浑身特别脏,想去浴室洗干净,便什么都不说,拖着疲惫的身躯朝浴室走去。

知道梁以薰要干什么,程景琰起身跟着过去,他不介意在浴室内嬉戏和一起洗,梁以薰看见程景琰跟着自己很防备。

“跟着我干什么?”看着程景琰脸上的姿态,她有点怕。

程景琰直接大步走进浴室内,走进去时顺便把梁以薰带进去,在他带梁以薰进入这的时候,梁以薰有抵抗挣扎。

不想跟着程景琰一起进入这浴室,“刚刚不是满足你了,还想干什么?你答应的也不能食言。”梁以薰因为恐惧说话都不择言的。

程景琰在听见这话,看着怀中人不停挣扎的动作倒也暗了暗眼神,“就觉得刚刚那样就能满足我?”

突然觉得梁以薰这女人特别的天真,这种天真的想法,大概也就只有她会这么想了,通常这种想法很少人有,程景琰说的时候梁以薰那挣扎的动作突然就缓慢下来了。

她就知道程景琰不会那么容易说话的,在他说出那种话时候,她还以为他真的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才会说这种话的。

可现看来,他根本没发生改变还是原来的程景琰也很是恶魔,程景琰的标签就在此刻打上,梁以薰认定的事很难发生改变。

她不挣扎的时候,那件挡着遮羞的睡衣就这么缓缓脱落,程景琰看怀中女人肤嫩如玉,雪白肌肤上覆盖着刚刚他所留下的印记倒让他眼神不停的暗沉。

喉咙忍不住上下滑动,暗哑都声音突然在她耳畔响起,“梁以薰,这次可是你自己诱惑我先的,本来不想...”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