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棒在身体里一天 好 舒服 好 粗 好硬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322 次 收藏

“胡闹什么?还不带她进来!”

二楼的扶栏之上出现一个锦衣贵袍的男人,他轻轻挥手,羽衣男子便恭敬地低头,然后让人将北堂妖和韩晨带上去。

北堂妖碰了碰韩晨的肩膀,说道:“走吧。”

所有的约定都在一个眼神里,这一生,他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锦灵最为警惕,她冲在前头,在厢房门打开的瞬间,第一个冲了进去,给北堂妖打探情况。

“小姐,别……”自动消音了。

北堂妖心底有不好的预感,她大步进去,长袍随着她的动作扬起,露出黑色长靴,纤细修长的小腿弧度优雅,而她面上神色愠怒!

那背朝她斜躺在长塌上的男人如此眼熟,北堂妖直接走过去,想掀起薄纱帘幕,探身去看他的模样。却在离男人五尺的距离处,被人拦住了。

“你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再说一遍。”男人的声音雌雄莫辩,分明是经过特殊处理之后的声音。

北堂妖握紧拳头,退了三四步,冷冷道:“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夜王爷?”

男子微顿,轻声道:“你怎会以为我是夜王爷?”

全东陵国就一个异姓王爷,北堂家都只是郡王。虽然前者的实力不如后者强大,但论地位,夜煌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北堂妖知道除了夜煌,没有人会这么无聊!

“夜煌!你别得寸进尺!快快将锦灵还给我,不然我就踏平你这屋子!”

北堂妖气到了极点,往日他折腾她她都忍了,唯有今日,她无法接受他将锦灵带走!若是锦灵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她定要他百倍偿还!

“女人,若是本王说……本王不是夜王爷,你当如何?”

听这调笑的语调,果然是那个男人无疑了!他神经病啊,在这里闹这种游戏!北堂妖对他极其没好感,翻了个白眼,径直在屋子里找了起来。

“别找了,若非本王愿意将她还给你,你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她的。”

夜煌终于施施然转过了身,似笑非笑的神情竟跟北堂妖如出一辙!他斜撑在矮塌上,追随着北堂妖的目光偶然一顿,便落在了韩晨和孩子的身上。

“你们是何人?”

他记得,他只是叫人去接北堂妖上来,何时多了这么两个拖油瓶?

韩晨抱着孩子一动不动,他怀里的孩子却灵巧地转动着眼珠,耳朵还动了起来!夜煌自然也听见了楼梯处的乐声,他晒然道:“这新做的铃铛你感兴趣?”

孩子眨了眨眼眸,看到北堂妖走过来,仍旧闭着嘴巴一言不发。

夜煌倒是不急,羽衣男子却再度冷声道:“大人问你们话呢,你们再不开口,我便割了你们的舌头!”

室内的温度莫名降了下来,羽衣男子依旧没察觉,而是用眼神逼迫韩晨和那孩子。他本就不满他们不朝夜煌下跪,如今再看他们不回答夜煌的问题,早就在心里想着要惩罚这两个人了。

夜煌渐渐冷下眼神。

北堂妖转了一圈,真的没找着锦灵,她连床底下都看了!她气得拍桌子,“夜煌!你到底将锦灵藏去了哪里?”

夜煌轻飘飘嗦来一眼,淡淡道:“你猜。”

“我猜你个大头!”北堂妖气急,三两步就要过去掀开暗香浮动的纱帘!

“跪下!”夜煌突然道。

北堂妖才懒得理他,“你让我跪我就跪,你算老几啊?”

羽衣男子动了杀意,就冲北堂妖这话,他杀她几万次也不过分!

夜煌是何等敏锐的人,他缓慢地收拢手指,便有人飞身而下,一举击飞羽衣男子。羽衣男子“砰”地飞了出去,身子呈倒栽葱的姿势,一颗大脑袋径直穿透地板,卡在了暗层之中。

北堂妖也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夜煌对羽衣男子意见这么大!她的乖乖,这男人身边的怪物一个比一个厉害!

“扑哧——”韩晨怀里的孩子笑了。

韩晨抚摸着她的脑袋,露出温厚纯善的笑容,那么包容的模样,如同明月,照亮在北堂妖心里。她忽然有点说不出的难受,前世活了二十八年,从来没有另一个异性这样呵护过她!

夜煌还是第一次见到北堂妖脸上露出有些落寞的神情,这女人还会有落寞的时候?

他不信。

“闲杂人等已被清除,你放心说说看,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北堂妖冷嗤:“你让我说我就说,你算老几啊?”

这还真是纠缠在了这个问题上,夜煌想着早晚要给她这个答案,便从容说道:“在你面前,我是老大。”

北堂妖呵呵冷笑,只道:“你将锦灵还给我,我便告诉你。”

“好。”他击了击手掌,便有人从窗外飞身进来,锦灵被锁在那人身前,直到嘴唇被松开,她才有了说话的气力。

“小姐,我不是让你别进来吗?”锦灵一站稳就道。

北堂妖摸了摸她的脑袋,示意她别说话,而后,她将在酒楼下发生的事情都与夜煌说了一遍。还包括方才羽衣男子意图伤害他们的事情。

夜煌听着就蹙起了眉头。

北堂妖倒不觉得有什么,但跟在夜煌身边的人都陪了他许多年,深知夜煌的脾性。这可是个冷面主儿,除了日常在人前展露的温和敦厚,他最多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

别说笑容,就是皱个眉,抿个唇,那频率都是一月一次!

而北堂妖跟他相处的时候,他的表情多得数不胜数,好像把一年的表情变化都在这几天表露尽了。

如此让人觉得……惊悚!

隐藏在暗处的隐客都打了个寒颤,觉得这个世界好像不太安全了,他们的主子会不会有天心情不好就毁了整个世界呢?

北堂妖又道:“夜煌,好好管管你的手下,别狗眼看人低。若不是你我有协定,我早就动手捏死他了。”

锦灵震惊地望着北堂妖,小姐怎么在夜王爷面前就这么随心随性?随口都是“捏死他”“算老几”,天哪,以前那个温柔活泼的小姐哪里去了?

夜煌冷冷勾唇,却不是对着北堂妖的。他说道:“本王自会好好管理。”

北堂妖只当他这话是反讽,又是一声冷嗤。

“你还有何事?若是无事,我便走了。”

北堂妖早就不想呆在这空间了,闷死个人,最关键的是还要时时刻刻看到夜煌,真是让人心塞!

夜煌洞悉着她的想法,却不会轻易放她离开,他坐直身,难得的一袭黑衫衬得他气质冷硬,从头到脚都充满了冰山气息。北堂妖真的不想接近他,跟挨着雪山似的,她才不找虐!

“你过来。”不得不说,夜煌的嗓音真是得天独厚,好听到北堂妖都忍不住出神,然后她走了过去。

快到夜煌跟前的时候,北堂妖忽然醒悟,自己过来干甚?她便停下了脚步,扭头就走!

夜煌差点被她逗笑,这女人……真是比他想象的还有趣多了。

“北堂妖,本王要你坐下,陪本王吃完这顿饭。”

北堂妖懒得搭理他,然而想拉锦灵和韩晨走的时候,才发现这俩货都走不动路了,馋的!

这俩没出息的!北堂妖气死了,而夜煌还在她身后诱惑她:“本王点了红烧狮子头,粉蒸排骨,西湖醋鱼,果子酱,你确定不留下来?”

北堂妖表情僵硬。

良久之后,才有三个人撑得肚皮圆圆,从酒楼里走了出来。

锦灵感慨道:“这夜王爷看似不靠谱,但没想到他人还不错嘛。”

韩晨也附和道:“说的是。我往日总在坊间听说这夜王爷有多温润有多纯善,今日看来,虽然传言不算都是实话,但夜王爷人确实不错。”

北堂妖一脸的面无表情。她吃的不算多,但已经超出了她的控制,她没想到这家酒楼的菜那么好吃,而且在他们大快朵颐的时候,夜煌已经因为有事而离开了,却没有人前来收账!

这夜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他残忍,他的确当着他们的面险些要了一个侍卫的命。说他温柔,至少跟他们相处的时候并没有发怒,语气还挺温和。

北堂妖记起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夜煌只给了她一个选择,生或者死!那时候的夜煌,冷漠无情,就如天边的月,看着遥不可及。可如今的他,却好像变得有人情味了一点?

北堂妖甩了甩头发,才不要去想那个恶劣奸诈的男人!他们之间是合作的关系,只有利益!她若是对他有人情味,指不定哪一天会被他坑死!

小孩子也跟着哼唧了一声,韩晨撩开眼前脏乱的头发,笑着露出八颗牙齿,贴着孩子的脸幸福笑道:“家宝,又能跟你一起吃饭了,我真开心。”

北堂妖才想到要为他们打算一下了,她看向韩晨的那位家宝,轻声问道:“她就叫家宝?是你妹妹?”

韩晨却是摇头,“家宝是我的妻。”

北堂妖一阵沉默。

锦灵讶然道:“你的妻……还是个孩子呢!”

“说来话长,但这是我的私事,希望你们不要过问。”说完,韩晨将家宝的脑袋按进自己胸膛,淡淡别过了视线。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