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局长刘真小可淑芳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960 次 收藏

这是阳辛央有生以来遭遇到的最尴尬的时刻!

她自认不偷不抢,孝顺父母,勤奋勇敢,虽然她是没有有钱有势的父母,可是她学习优异,品行良好!来到圣炎后,她也曾羡慕过,但那只是一瞬间。

可是现在,她却在季父季母藐视的视线里,越发绝望和自卑。

“季炎,你什么时候和这种穷人家的孩子交朋友了?”季母嗤之以鼻。

“季炎,我请你随时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必须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管理公司上,至于朋友,你完全不需要!”季父的口气更是严厉瘆人,“你需要的,只是对你有用处的人。”

阳辛央忍住被人轻视的不悦,虽然双腿双手都已愤怒的颤抖,但她毕竟知道“尊重”二字如何书写。

“伯父,伯母,今日多有打搅,真心抱歉。”尔后,她朝他们鞠了个躬,缓步离开。

“真是放肆,给我站住!”季母不依不挠。

“阳辛央,你先回去!”季炎本不打算干涉,可是眼见父母不饶人,他的保护欲萌生,第一次当着父母的面维护一个女孩。

“季炎,你住口!”季母快步走到阳辛央面前,“你给我抬起头来!”

阳辛央的屈辱感越发浓重,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今天真的好丢脸。尤其是季炎那道冷酷无情的目光,越发让她羞愧难当。

“阳辛央,没有听到我的话吗?你走!”季炎一把扯开吊瓶的针头,但却被季父按住了。

阳辛央撇了一眼季炎流血的手,鼻子一酸,好想哭啊!

“伯母,你找我有事?”阳辛央微抬起下巴,一脸无谓。

“呵!”季母妆容姣好,再加上一身名牌西服,使她整个人都显得特别年轻漂亮,只是她说出的话却字字带毒,“这么小的年纪,手段就那么厉害,竟然还攀起亲戚来了!”

“你以为,你叫我一声‘伯母’,我就能对你有些好感吗?”季母再次瞥了阳辛央一身寒酸的打扮,一脸厌恶。

阳辛央动了动嘴,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季炎一把甩开季父的钳制,手上的血流了一地。

“跟我走。”季炎向来很冷,可是此刻的他却冷得像在北极呆了几十年的人,就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寒气。

阳辛央快速收回手,“季少爷,像我这种卑贱之人,怎么高攀得起你呢!”

阳辛央眼里的倔强,深深刺痛了季炎的心。

那颗千年不动的心,却因为她一个绝望而倔强的眼神,深深击中,闷闷的疼。

“好在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季母见她还有点性格,就越发讨厌她了。“作为人,最基本的就是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后季府,不对,‘季祥’社区,你都休息踏入!”

“还有你,季炎!你现在可是脑震荡!你给我回床躺好!”

“这是我的房间,你们也都给我出去!”季炎眉头一簇,眼里给了一记警告。

孰可忍孰不可忍,阳辛央像一只发怒的小牛,无谓的看着眼睛的两只老虎。

“伯父,伯母,我之所以会这样叫你们,不是因为看你们有钱有势,所以想攀亲戚,而是我从小受过的教育告诉我,待人要礼貌,尤其是长辈!”

“你说什么!!”季母见这个小叫花子般的人物竟敢在自己面前说教,怒火中烧。

“我家虽然没钱,是个极其普通的人家,但是我们自食其力,并没有被你们看不起的理由!”阳辛央越说越来劲,“而且你们这些富人,如果不是有我们穷人的付出,你们会有今天吗?!”

“放肆!”季父见这个貌不起眼的小女孩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大声说话,而且还神态高傲,一时之间训斥出声!

“伯父,是你们失礼在先!”阳辛央眼神坚定的看着季钊祥,“就比如你们那么有钱,每个家里养着几十个佣人保姆,可是你们竟然还把衣服送到我家去洗,这就说明,我们是平等的关系!我们现在是在为你提供服务,虽然顾客是上帝,但是我们也不需要无法无天想一手遮天的上帝。所以,以后你们不用送衣服到我家去!我拒收!”

阳辛央起初还觉得害怕胆怯,可是越说越觉得来劲,爽!

“衣服?”季钊祥和安丽君相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季炎。

“我今天不过是来送衣服的!衣服你们的管家已经收了,请付我洗衣费!”这是阳辛央最后的尊严,她必须妥妥的保护好自己。

季炎原本想要保护阳辛央,可是却发现她自保能力极强,根本不需要他出手。

敢在这两位面前讲道理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不由得对她有多了丝好奇。

安丽君在瞬间竟然被阳辛央说得无话可驳,她从钱包里拿出一张最小面值的支票,丢到阳辛央脸上。“这是十万,够你家洗一年的衣服了吧?拿去,以后别再和我们季炎来往。”

耻辱!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洗衣服500,多一分我都不要!”阳辛央咬着下唇,不卑不亢!

“嫌少?”安丽君说着又要丢出一张。

“我说过我只要500!”阳辛央提高音量,“至于你家季炎,我不稀罕!就算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和女人都死了,就算我要承担起传宗接代的任务,我宁愿和一只大猩猩结婚,也不会和你们的宝贝儿子季炎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阳辛央说得淡然,虽然她的心里各种不是滋味。

原本一直在看好戏的季炎,却突然拂袖而去!房门都快要被他拆下来一般!

季炎,对不起。我和你,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对不起……

“你……!”安丽君顿时被阳辛央的话堵得无话可说,管家听到动静急急赶来。

“夫人。”

“洗衣费!”安丽君几乎是咆哮了。

“给!”管家立马递上六百元。

阳辛央接过去,然后再递给管家一张,“500,恰恰好。”

阳辛央再也呆不下去,她给自己堆砌起来的保护色,已经快要崩溃掉。

“站住!”安丽君再次出声。

“不知道夫人还有什么事?”阳辛央并未转身,因为眼泪在转身的瞬间已然落下。地上的血渍流了一地,她的心微微一痛。

“别忘记你答应过的话,和季炎保持距离。”安丽君的口气,几乎已经是威胁。

“你放心!”阳辛央赌上最后的尊严,“但也请你别让季炎打扰我!”

“你……”安丽君再次被气得差点晕倒。

阳辛央这一次拔腿就跑,虽然她一瘸一拐的,但她也要瘸出骄傲,拐出尊严来!

虽然季府大的像皇宫,路多的像迷宫,但她可是天才少女,凭着顶级的记忆力,一路畅行无阻。

来到院心,张妈叫住了她。

“小姐,等一下。”张妈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阳辛央犹豫了下,还是站住了。“张妈,你有事吗?”

张妈见阳辛央在抽搐,以为她是和少爷吵了架,所以说道,“季少爷其实是好人。上次你看到季少爷呵斥我,其实是因为我不小心被割破了手。”

“是……是吗?”阳辛央总算知道自己误会了季炎,可是事到如今,知道这些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恩,少爷性格孤僻,冷漠,其实这是有原因的。老爷和夫人一心扑在事业上,少爷从小就是一个人,所以时间一长,才慢慢患了幽闭恐惧症。”

“谢谢张妈。”阳辛央知道张妈是出于好意,所以感激一笑。

“不客气。”张妈看着阳辛央总算有了点微笑,也放心了些。

告别了张妈,阳辛央快速跑了出去,总算离开了季府,她沉重的心却并没有轻松。

感觉到一丝注视,她狐疑的转过身去,却一眼撇到了站在阳台上看着她的季炎。

阳辛央的心一痛,快速扭过身子跑开。

季炎,我和你,不会再有交集。阳辛央一边狂奔一边发誓,眼泪一度迷糊了双眼。

季炎看着一瘸一拐跑开的阳辛央,眼里的愤怒和绝望平分秋色。

阳辛央,她竟然敢单方面终结和他的关系!还是在他的父母面前!

这个笨女人,就算付出任何代价,他也一定要让她屈服于自己的脚下!

阳辛央,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敢顶撞季家的女人!而且还是一次性把季家三口都给得罪了!

“季炎,你给我回床上躺着!”安丽君找到了他,原本有的关切却在严厉中消失殆尽。

“不用你管。”季炎连身都没回。

“你以后请和那个乞丐一样的女孩保持距离!”季炎抱着那个女孩的画面总是让他惴惴不安。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知道哪一个拥抱意味着什么。

“不用你管!17年前你没有管过我,17年后你也别想干涉我的生活!”

“有这样和妈说话的吗?”安丽君十分心痛。

“我累了。”季炎突然蹦出这么三个字,指代不明。

他厌倦了现有的一切。

优渥的生活条件,每天排得紧密的商业课程,虚假的人际关系,以及虚伪的亲人关系。

直到阳辛央的出现,才令他觉得人生有了新的活力。

阳辛央,那个如太阳般的女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