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太多了啊好大 让人湿的小说细节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6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725 次 收藏

柯蒂斯是在逃亡中看到通缉令的。他在杀亲王之前早就做好了准备,猜测到国王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在动手前,将所有现金塞进了摩托车的后备箱,以便跑路。

他不能停下,开了一晚上的车,没有上公路,而是沿着村间小道绕路到隔壁小镇。他不敢太高调,皇城隔壁的小镇是以旅游业出名,人多且杂,治安不如皇城那么严谨,是个藏身的好地方,不会有人想到他就胆大的住在皇城隔壁的镇子上。他找了个破旧的农屋,花钱租了下来,已经在这里藏了好几天了。

他每天都看着电视,试图寻找一些信息。媒体方面都是杰克的人,他在电视上看到杰克发出的通缉令,确认杰克已经安全,不再被软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比起自己的安危,他倒更在意杰克在皇宫内过的好不好。

此刻他蜷缩在破旧小屋内,脚边放着两瓶啤酒,他几天都没刮过胡子,像个流浪汉一样,边喝酒边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屏幕。

电视里,小王子杰克依然优雅如天鹅,看起来并没有受什么委屈,这让他放心不少。杰克正在讲话,制服领子一丝不苟的扣到脖颈,像他第一次见他时那样干净完美。那湿润的灰绿色眼眸睥睨众生,形状优美的嘴唇吐出话语:“……柯蒂斯杀害皇室成员,畏罪逃逸,如有提供罪犯线索者,我个人将从私人账户中抽取十万作为赏金……”

柯蒂斯着迷的看着电视里的杰克,想念像火苗一样在内心燃烧,他拿起啤酒大口饮下,用手捏扁罐身。喝下去的啤酒在胃里微微发热,就像他的心脏一样涌起温暖泡沫。

他想起之前杰克被软禁时打给他的电话,杰克什么都知道,自己是不是被胁迫被冤枉,杰克心里最清楚。现在杰克出面要抓他,他怎么能不乖乖回去?就算杰克是被逼无奈,事情也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迟早会暴露,不可能逍遥一辈子,他的结局早在他杀了亲王时就已经注定了。他将一切心甘情愿奉上,哪怕是生命,捧在杰克脚下,只为杰克目光在他身上停留。

如果要死的话,比起死在别人手里,死在爱人的怀抱中会更好一些。

他伸出手,粗壮手指轻轻抚触着电视里杰克的面庞,蓝色眼睛涌上无数想念光芒,化作潮湿泪水,在眼眶里发亮。他强忍泪水,倾着身体,侧过头,嘴唇隔着电视屏幕吻在了杰克脸上。

“……杰克。”他喃喃道,泪水终于流淌下来,他几天都没洗脸,水迹在脸上划出黑色痕迹,流到腮边。他毫不在意的随手一抹,拿起酒瓶喝光了最后的酒。

记忆片段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闪过,他想起一开始的从列车上下来,站在雪地里那惊鸿一瞥;想起晚会上杰克受伤又愤怒的眼神,和他离去的背影;想起那个漫天星星的夜晚,坐在他车后的杰克,搂住他的腰的胳膊,和被风吹散的话语;想起雪地里他们抽的同一颗烟,和温暖怀抱;他想起洗手间里杰克苍白的脸和嫣红的唇,还有他的滚烫泪水,哭的让他心碎。

他想起那个大雨滂沱,雷电交加的夜晚,骄傲的王子抛弃一切,在黑暗中和他合二为一,灵魂熔铸上彼此印记,漫漫人生在那一刻终于有了归途。

那是他的王子,他的爱人,他的杰克。

思念灼伤了他最后的理智,喝过酒后的头脑更加清晰,那些酒精顺着大脑的脉络深入每一个沟壑,将本就浓重的思念深深刻入骨髓,他无法再忍耐,他站起身,从脏兮兮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两枚硬币,走向公共电话亭。

他要给杰克打个电话。

杰克发完通缉令后一个人躲在办公室,这条通缉令他发的心不甘情不愿,却不得不这样做。他没有选择的余地,柯蒂斯会被抓只是时间问题,与其冒着他被警察当场击毙的风险,还不如杰克亲自带队把控节奏,起码没有他的命令,警察是不敢开枪的。

他头痛的突突直跳,期盼柯蒂斯能逃得越远越好,柯蒂斯是为了他才做这一切的,是他害了柯蒂斯——他不能再害他第二次了。

他的手机震响,上面显示出一个陌生号码,杰克拿着手机,盯着那串号码,心脏不由自主的狂烈跳动,竟然不敢接听。他内心浮起不好的预感,手指颤抖着接了电话。

“杰克,是我。”电话那头,柯蒂斯道。

果然是柯蒂斯,他的声音哑了好几度,听上去疲倦极了,杰克心里泛起疼痛,但却不敢说太多:“我知道。”

“我很想你。”柯蒂斯用手握住听筒,哽咽道。他从来没有这样痛苦过的时候,从列车上下来的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已经得到救赎,然而命运仍然将他卷入洪流,他一听到杰克的声音就无法自控,窒息感扑面而来,眼泪掉在锈迹斑斑的电话线上,溅出破碎印记。

柯蒂斯的哽咽让杰克的心脏蔓延起疼痛,几乎快要哭出来,他言不由衷道:“别再给我打电话。”

“我做不到,杰克。”电话里柯蒂斯的声音蒙着一层雾气,那是眼泪蒸发的痕迹。

“……”杰克颤抖着呼吸,试图劝阻他,却无法开口。

“我就在隔壁镇,杰克,来抓我。”柯蒂斯的手指搅缠着电话线又松开,语气坦然又有种宠溺,“抓了我,然后杀了我。”

杰克泪水一下子涌出眼眶,大颗大颗滑落,手机屏幕被眼泪弄得潮湿一片,他哭着骂道:“你找死吗?为什么这样?”

“我只是不想你太为难,死在你手里,我心甘情愿。”柯蒂斯的声音顺着电话线遥遥传来,温柔的敲打着杰克的鼓膜:

“我等着你,别为我哭,宝贝。”

杰克手机从手中滑落,他脱力的坐在椅子上,眼泪不断涌出,内心痛苦无比。

柯蒂斯挂断电话,拢拢身上皱巴巴的外套,缩着头进屋,安静的坐在地上看电视,一动也不动。屋内只听得到柯蒂斯沉沉的呼吸,电视毫无声音,屏幕上,暂停着杰克的脸。

柯蒂斯恋恋不舍的看了半晌,闭上眼睛,面上浮起释然的笑。

杰克办公室门被敲响,他迅速擦干眼泪,面无表情的开了门。门外站着两个士兵,对他道:“殿下,刚刚追踪到了柯蒂斯的位置。”

杰克一下子明白了,这些人是顺着自己的电话追踪到柯蒂斯的,否则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柯蒂斯已经逃了一天,就因为刚刚那个电话暴露了位置。虽然他明白柯蒂斯迟早会被抓回来,但他仍然忍不住朝小兵撒气,质问道:“怎么查的?”

两个小兵面面相觑,不敢开腔。

“父王让你们监听我的电话?”

两个小兵对视一眼,沉默着摇了摇头。

不是国王,那就是王后了,可能从软禁那天杰克手机被搜后,就一直处在监听的状态,从来没有被撤销过。杰克第一次从内心涌出真实的恨意,此前王后做的一切事情,不管是冷漠、自私、对他的视而不见,他都可以接受甚至不加以责备,唯独这件事,他不能原谅。

柯蒂斯是他的底线,如果因为这件事害死了柯蒂斯,那么谁都别想好过。

当务之急是怎么不动声色的保护柯蒂斯,救下他的命。或许抓住他,把他放在身边看管,倒更安全些。他一下子就做了决定,果断命令道:“召集人手,即刻出发。”

警车顺着公路不断向前,杰克坐在车内,车窗玻璃贴了一层黑膜,车内光线晦暗,看不清楚他的表情。用来抓捕柯蒂斯的人手都是由国王安排,想在这群人眼皮底下耍花招的可能性不大。

杰克苦苦思索,虽然抓捕队伍由他带领,听他的命令,实际上他自己才是孤立无援的那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他商量,一切都要他拿定主意。

柯蒂斯非抓不可,杰克打开车窗,冷漠视线看向窗外,吩咐手下:“一会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开枪。”

车开了几个小时,到达时已经是傍晚,这次警车没再犯上一次的错误,不敢大意,将柯蒂斯藏身的屋子从前到后围了一个圈,任他插翅也难飞。

柯蒂斯的屋门紧闭,杰克下车走上前去,手下不放心的提醒他:“殿下小心。凶犯就在里面。”

杰克返回,随便从一个人腰间抽出一把枪,拿在手里,边走边吩咐:“我有枪。你们在这等。”

一堆警察只好乖乖等在原地,没有王子的吩咐他们也不敢贸然上前,但国王的命令是要求当场射杀柯蒂斯。显然两边都不能得罪,所以只好架起枪朝着屋门,等柯蒂斯出来就击毙他。

杰克当然知道这群人打的什么算盘,他朝着屋门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无奈的看着这群警察,“都把枪朝着我后背干什么?要谋逆?”

警察们纷纷尴尬,举起枪也不是,放下枪也不是,杰克佩服自己这时候竟然能笑出来,他边笑边说:“放松些,把枪收起来。”

警察们不敢违抗他的命令,纷纷不情愿的收了枪。

杰克敲了敲房门,柯蒂斯连门都没锁,他推开门进去,一瞬间差点哭出来。

房屋破旧矮小,床就是一张木板,地上铺着稻草,杂乱无章的扔着几个酒瓶。泛黄开裂的墙上挂着一面电视,还反复播放着自己发出的通缉令,柯蒂斯站起身看着他,目光中似有千言万语,却什么也没有说。

杰克拔了电视插头,走到他身边:“你这几天就住这种地方?”

“这没什么,我住了17年的列车尾厢。”柯蒂斯一把抱住杰克,稻草和烟火的气味混合着酒气扑着杰克的鼻子。

“我好想你。”柯蒂斯深深的嗅着他脖颈的气味,鼻子触到他的耳朵,嘴唇轻轻吻了吻他。

屋子里没有窗户,外面看不到这一切,杰克抱紧柯蒂斯,将头埋在他的肩膀,小声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没什么,让我好好看看你。”柯蒂斯握住他的肩膀,蓝色眼睛温柔看着他,眉头皱起,难掩悲伤,“你瘦了,杰克。他们欺负你了吗?”

杰克眼圈涨红,胸腔难以抑制的钝痛,他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安慰柯蒂斯:“没有,柯蒂斯。”

柯蒂斯伸出双手,粗壮手腕并在一起,举向杰克:“抓我吧。”

杰克强忍泪水,郑重向他许诺:“我不会让你有事。”

柯蒂斯信任的看着他,眼中汹涌爱意毫不隐藏,化作海水将杰克淹没“我爱你,宝贝。”

杰克拿出枪抵着柯蒂斯的后腰,把他带出门。门外警察都目瞪口呆,想不到杰克这么轻易就制服了柯蒂斯,杰克毫不在意他们的目光,把柯蒂斯押上了车。

柯蒂斯杀害亲王是铁一样的事实,杰克按照国王的要求,亲手将他逮捕归来,皇室成员因亲王的死,对他愤恨至极,纷纷强烈要求开庭审判柯蒂斯,按照法律让他付出应有的带价。

国王心满意足,他不在意杰克是怎么抓的柯蒂斯,只要柯蒂斯被抓回,就是死路一条,哪怕杰克有再大的本事也不敢翻起风浪。

杰克始终不敢忤逆自己,哪怕他和男人在一起,也不得不按照自己要求,亲手抓回柯蒂斯,将他送上断头台。国王对此非常满意,亲王已经被杀,只要柯蒂斯一死,杰克元气大伤,没人再会对他造成威胁。

杰克的存在让皇室蒙羞,他不是一个好的继承人,国王已经放弃他。只要杰克乖乖听话,他乐意给这可怜的王子一条生路。

他背对杰克,眼神落在远处,这场风波的胜利者始终还是他。

他志得意满,心情好得不得了,难得的夸赞了儿子:“你做的很好。”

“谢谢。父亲。”杰克顺从的站在他身后。

“在你做过的事情里面,这算是为数不多能让我满意的了。”国王转过身来看着他,提出要求,“接下来,你只需要指证柯蒂斯杀害了亲王。”

“不是已经有证人了吗?”杰克拿出手机,准备拨号,“我现在就让他们准备证人证词。”

“这还不够。”国王拦住他的手,他就是要看着杰克亲手断送柯蒂斯的性命,“除此之外,还需要王子的指控,他的亲卫队归你所有,你必须指控柯蒂斯。”

“可是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杀了亲王。”杰克收回手机,尽力忍耐。

“没有什么理由,”国王道,“从在雪国列车上时,他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他连小孩都吃过,没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那您之前还选择他做人民英雄。”杰克实在是忍不住了。

“人都有看走眼的时候,”国王毫不在意他的抱怨,枪口一转,对向杰克,“我不是还选你当王子了么。”

杰克气极,怒火熊熊燃烧,只想一脚把这老头踹飞,然而现在还不是和国王发生冲突的时候,杰克硬是压下胸口翻涌的血气,保持缄默,做出不敢忤逆的样子。

最起码现在机会还未到,真正的战斗在柯蒂斯被审判的那天。

在这之前,一切都顺着国王的要求,韬光养晦,只等给他致命一击。

柯蒂斯杀害亲王一案今日开庭,不光是皇室高度关注,社会各界都纷纷将目光聚集在这件案子上。亲卫队队长胆大包天,杀害皇室成员,对社会造成的恶劣影响是难以估摸的。人都是怕死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想,皇室成员尚且无法得到安全保障,那么身为普通百姓的他们,又该如何确保自己的安全?

不光是亲卫队受到质疑,就连警察的办案能力都被藐视,理由非常简单,柯蒂斯孤身一人就能杀害一个亲王,还在众目睽睽之下逃得无影无踪,要不是王子出面,抓都抓不回来。警察的作用好像就是看着他跑,再看着王子把他抓回来,办案能力十足草包。警察局背了这么大一个锅,敢怒不敢言,一群人郁闷至极。

开庭当天,媒体记者等尽数到场,还是在最开始柯蒂斯授勋的那个大厅里,摄像机依然围了一圈,一切看上去都和以前一样。

只不过,上一次是为了表彰英雄,这一次是为了审判凶手。

杰克站在国王身后,内心剧烈跳动,柯蒂斯手上戴着手铐,被一群警察押着进场,他比押着他的警察壮了一个号,身形高大,肌肉隆起,整个人透出一种危险的气息。

杰克内心愧疚无比,柯蒂斯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如果换做是自己,能不能为柯蒂斯做这么多?一直以来追求皇权和父亲的认可,蒙蔽了他的心,让他的方向出现偏差。曾有一段时间对柯蒂斯态度冷漠,将他弃若敝履。等到他后来真正爱上柯蒂斯时,已经晚了,他现在已经想明白,无论如何,今日一战要救下柯蒂斯,只能赢不能输。

“……我出去开门,被他挟持……”证人正是亲王包养的小情人,她也没想到自己摊上这么大一件事,站在庭上瑟瑟发抖,底气不足的指控柯蒂斯:

“亲王出门,被他一枪打死……”

皇室成员闻言坐不住了,纷纷指责柯蒂斯血腥残忍,庭下窃窃私语声不断,一片嘈杂中甚至有人拿当年雪国列车的事情出来说。

杰克冷漠的听着证人证词,不发表任何意见。

柯蒂斯对此也不作回应,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杰克。

两人目光相触,都有很多话语难以言明,杰克一看之后马上扭头看向窗外,深深呼吸,压抑住鼻间酸涩。

“现在由杰克王子指控柯蒂斯。”

这一步早有国王安排好,杰克只需要按照他的吩咐指控柯蒂斯即可,随后柯蒂斯会接受审判,审判结果是执行枪决。

国王信心十足的看着杰克,他了解这个一直活在他阴影下的,不够坚强的王子,杰克绝对不敢违背自己。

杰克上前两步,对着话筒和摄像机,机会终于来临,他在内心盘算数秒,要确保一击必杀。

杰克沉吟许久,开口的话震惊四座:“我认识的柯蒂斯,忠诚可靠,不像是一个杀人凶手。”

国王不料他会这样说,马上打断他的话,厉声道:“他已经承认罪行,杰克,你要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杰克看向国王,“你血腥残暴,这些年权力倾轧在你手里死了多少人!都是你的错——”

柯蒂斯震惊的看着杰克,不敢相信杰克真的为了他在庭上出言顶撞国王。

所有人都惊呆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是惊爆眼球。

王子走向国王,指着他,对着在场的所有人喊道:“一切都是国王的阴谋——是他!!!逼迫柯蒂斯对亲王痛下杀手!!!柯蒂斯被他胁迫!毫无选择————”

国王猝不及防被他这样揭了老底,一下子乱了阵脚,杰克是怎么知道的?国王愤怒拍桌,大声斥责他:“胡言乱语!!把他带下去!”

守卫上前拉住杰克胳臂,要把他带走。

“都不准动!”杰克怒喝,守卫纷纷停下脚步,不敢再去触他的霉头。王子的指控让人心中动摇,不少人都怀疑的看着国王,国王气急败坏的走向杰克,用尽全力,狠狠抽了他一耳光。

“放肆!!!!!”

柯蒂斯眼中燃起剧烈怒火,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步,野兽一般隆起的肌肉带动锁链震响,几乎快要挣脱,又被两边警察重新狠狠压住。

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看着这一幕,没有人再敢发出声音,国王和王子间的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没有人敢率先开口打破僵局,气氛可怕的沉默着。

杰克挨了一耳光,平静的有些可怕。他淡定自若的从怀中拿出手机——正是他被软禁时,守卫偷偷塞给他的那个。他冷笑着滑动屏幕,将音量调至最大,一段录音响彻大厅。

那是国王和柯蒂斯的声音,两人的对话清晰至极,绝对不会有错:

“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完成。”

“找个机会,杀了亲王。”

“您的命令我不敢违抗,只是,我受您任命担任亲卫队队长,负责保护皇室成员的安全,这样出面恐怕不太好。”

“不需要你抛头露面。”

“你是什么样的人,在雪国列车时我就已经知晓。你没有那么心软,否则雪国列车到现在还不会出事。”

“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完成这个任务。”

在场众人震惊的看着国王,又看着杰克,再看看柯蒂斯,信息爆炸的太快,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先对哪个做出反应。

录音的指向性太过明确,柯蒂斯明显是被国王命令,王后也没有料到杰克会使出这一招,杰克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些,杰克的电话被她没收又监听,这个电话是哪来的?居然还录了音?王后目瞪口呆。

国王垂死挣扎:“这是伪证!!!王子谋逆!!!”

杰克抢先一步道:“可以拿去做技术鉴定,不会有假!”

这场闹剧还在持续,王后不得不再添一把火,她从杰克手里抽走手机,递给手下,“把录音拿去鉴定。”

国王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再看看杰克,母子俩竟敢联手对付他,他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竭力呼吸,却感觉胸口绞痛,无法喘过气来,胸口受到枪伤的地方重新炸开,火星剧烈迸发,狠狠烙上心脏,烫的让他难以忍受,他愤怒咆哮,耳边穿过剧烈风声,眼前一片黑压压,声音越来越小:“你们!你们都是背叛者!……都是……背叛者……”

公主离他最近,首先发现了国王的异常,惊呼着扑上去:“父王!!父王你怎么了!”

天花板越来越高,国王身躯沉重摔倒在地,没了呼吸。

杰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摔落,扶都不扶。他冷漠吩咐守卫道:“将国王送往医院。”

医护人员纷纷进来,将国王抬上担架,匆匆走了。

谁也没想到今天的闹剧是这样收尾,杰克淡定自若,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他走回发言台,对着话筒,声音坚定而威严:“录音技术鉴定结果出来后,将再次开庭,我相信柯蒂斯无罪。”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