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升职c记 耽美虐身文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31日 来源:互联网 1920 次 收藏

“姑娘!大事不好了!”拾舟连伞都来不及收,直接仍在廊下,砰的推开房门冲进屋子。兰舟嗔怪的看着她:“你这是做什么,姑娘身上有伤,刚睡着没一会!”

拾舟“哎呀”一声,“出大事了!”

卿如许本来就没睡安稳,还梦见了自己杀人的那一幕,这会被两人的说话声惊醒,心悸的喘了几口气,出声问道:“怎么了?进来回话。”她因为受了伤,被老夫人勒令回来休息,根本不知道松鹤堂里的情况,静幽阁那边的乱子自然也没传到这边来。

拾舟进了内室,说道:“是静幽阁那边……”她还没说完,卿如许猛地直起脖子,牵动肩膀上的伤口疼的倒吸凉气,“小宋氏又跑了?”

拾舟从听了消息到现在,面上一直保持着惊愕的神情,此时更是骇然,“她死了!”

“什么?”

满屋子的人都呆住了,还是熊宝儿最先发问:“下午回来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怎么突然死了?”

“说是二姑娘以死逼迫,闯进了静幽阁,母女俩在里面发生争执,不知是错手还是故意,二姑娘手里的簪子就扎在了小宋氏的胸口上!现在府里都乱成一团了!”

卿如许深吸一口气,犹自不能相信,“扶我起来,我要亲自去看看!”

兰舟道:“姑娘,你还伤着呢!不如奴婢过去仔细打听打听,回来告诉姑娘。”

卿如许摇头,执意起身披了衣裳出门。众人知道她的性子,也就不在全。兰舟又找了一件厚厚的头蓬出来,免得淋到卿如许的伤口。

大雨中的静幽阁尤显狼狈,不少下人都三三两两聚在院子外,或惊恐,或好奇。议论不休。“方才我经过这里就听见里面有争吵的声音,好像是二姑娘过来了?”

“我看见二姑娘不顾阻拦,以死相逼冲进去的!手里拿着簪子,脖子都扎出血来了!”

“不是说夫人病了,怕传给其他人,不让任何人靠近吗?二姑娘有什么事非得见夫人?”

听她一口一个疑问,旁边有个婢女小声说:“里面伺候夫人的婆子,在二姑娘进去之后突然惨叫一声,不一会就跑出来,口中含着‘杀人了’!”

卿如许站在众人身后听到这里,皱起眉头。兰舟出声道:“都聚在这里做什么!都散了吧!”

众人回头一看见卿如许来了,连忙低头行礼,讪讪的不敢再说话,各自走开了。卿如许面色凝重进了静幽阁,老夫人,卿鸿,三夫人和宋廷安都在里面。而卿如初此时被两个婆子按在一旁的罗汉床上,身体还在不由自主的抽搐,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冷凌郁正在取掉扎进她后背的瓷片,她似乎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老夫人连忙说道:“许儿怎么来了,是谁这么耳报神,你这身上还有伤呢!”

卿如许屈膝跟众人行礼,说道:“祖母,我怎么能不来。”事关她生母,事关给她下毒的人,她怎么能不来。

老夫人叹了一声:“好孩子,祖母怕你看了害怕,你还是别过去看了。”

卿如许摇头,她连自己的死亡都经历过了,怎么会怕别的死人呢,何况她昨晚可还亲手杀了一个人……一步步朝内室走了过去,内室的门本来就开着,她走到门口就看到了小宋氏的脚。

再往里,小宋氏的死相就出现在卿如许的视野里。

她不由捏紧手里的帕子,狠狠打了个寒颤,真的死了,小宋氏真的死了!那支金簪尾端裹着一层干涸的血迹掉落在尸身旁,映照着烛火反射出黄灿灿的光,好像在炫耀是它终结了这个生命!

卿如许看着小宋氏圆睁的双眼,胃里涌起一阵不适,她干呕一声,翻身出了内室。兰舟投来询问的目光,她摆摆手:“我没事。”

外间,冷凌郁已经将卿如初后背上那些扎进衣服里的碎片取出,说道:“瓷瓷片较钝,所以伤势并不重,不过我建议先送二姑娘回杜若阁,脱掉衣服处理伤口免得时间长了感染溃烂。”

卿鸿皱眉点头,找人给卿如初披了件衣服,先送她回杜若阁了。

“阿爹,怎么办?”

卿鸿跟宋廷安对视一眼,皆沉默下来。片刻,卿鸿开口说道:“我看,不如借此机会,把这件事摆到明面上。”

………………

疾风卷地,暴雨倾盆。

白色的灵幡在狂风骤雨中翻卷不休,整个卿府白茫茫静悄悄,笼罩在密密实实的骇然与肃杀之中。惊恐慌乱依旧没有退去,除了雨声,没人发出半点声音,回廊下奔走的下人都下意识的垫着脚尖,仿佛稍微大声就能惊醒棺木之中死不瞑目的尸身一般。

小宋氏的死突然,一切事物都要从头准备,但三夫人也极是能干,天际泛起头一道曙光时,一切都筹措妥当。

宋家人最先赶来了,只是多数人不明所以,只知道是府上半夜遭了贼,小宋氏起身查看被贼人刺死。卿如许当然不会来跪杀母凶手,身上又有伤,此时在蘅芜居并未出来,对外声称受了惊吓。

院子里,抛洒纸钱的还未飞起就被雨水砸落,堕入泥水之中。三夫人一个人忙不过来,便叫了卿如许的舅母林氏来帮忙,“嫂嫂,一会永平郡主和荣国公夫人来了,万万别送到一处落座。”

因林奕跟薛准的事,荣国公府和宣平侯府闹得很不愉快,林氏对他们两家的过节显然也知道,说道:“放心吧,我晓得的。”

永平郡主来的时候,卿府的哀事已经开始。

小宋氏的灵位放置在灵堂正中,灵前摆放着香烛纸钱,八岁的卿如暮跪在棺木旁一边哭泣,一边将纸钱放入火盆之中,火舌舔噬着它们,直至烧成灰烬。而卿如初受了巨大的惊吓,木愣愣的跪在那里,连话都说不出来,一动不动宛如泥偶雕塑。有人在她手里塞了一把纸钱,她也毫无反应。

众人都以为她是因为母亲遇害受到刺激,倒也没引起怀疑。

永平郡主在灵前上香完毕,卿家一众向她致谢,永平郡主十分客气:“事发突然,你必定还有事要忙,就不用在这陪我了。”虽说之前因为求娶卿如许的事情闹了些不愉快,但还没到不相往来的地步,何况这样的大事。

三夫人连忙说道:“是我分内之事。”

永平郡主进了小厅落座,宣平候则找卿鸿大略问了问事情的经过。知道前因后果,有些气愤的说道:“京城之内,居然能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是何种胆大包天的盗匪,居然敢进入朝廷重臣家里行凶!”

卿鸿默然,目光转动,看向放置在灵堂中的棺木。“此事我已经与皇上禀报,请求皇城司协助调查此案。”对外声称小宋氏是被贼人害死,这样就能名正言顺的在京城查找可疑之人。

宣平候听他提到皇城司,目光闪了闪,说道:“若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尽可知会我一声。”

卿鸿拱手道:“多谢。”

灵堂内,火盆中燃气的青烟缭绕在四周,令人觉得不适。不少人见雨势渐小,就三三两两聚到廊下说话,对小宋氏的死议论纷纷,对强盗的胆大包天感到骇然。只有荣国公夫人一脸丧气的站在一边无心插言,脸色看上去也不大好,脸颊蜡黄中带着几分干瘪之感,厚厚的胭脂也遮不住。

秦家太太上了香从灵堂出来就远远看见她,走过去拉着她走到一边,问道:“不是说你这几天身上不大好,怎么也来的这么早?你这脸色,怕是得好好调养一阵子。”

荣国公府就是整个京城的笑柄,最近林三爷也分家出去单过了,闹得沸沸扬扬。秦太太原本是不屑与荣国公府这样的糟烂人家来往的,只是面上过得去,有过几回往来,但秦嗣远之前因为赵家豆腐店的人命案被连降三级,她也因此受了些排挤,此时也就顾不上挑拣了,有人说话,总比一个人尴尬的站在那里强。

再者,林家与秦家,因为宸妃和慧妃的对立,是水火不相容的局面。现在林家大房和三房出了矛盾。秦家必定要钻个空子,再伸手搅一搅这浑水。秦太太理所当然要接近荣国公夫人,探听荣国公府的事。

好在荣国公夫人没什么心眼,也没因此为秦嗣远的事情疏落她,给她脸色看,说道:“我家里那一对烂事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一边调养一边生气,养的赶不上气的,八成是快要死了!”

上次她因为儿子林奕的事跟荣国公大吵一架,害的荣国公被拎到御前挨了一顿臭骂,又害得三房铁了心要跟荣国公分家。荣国公就彻底厌恶了她,还故意跟她做对,变本加厉宠妾灭妻,荣国公府现在乌烟瘴气,她又怎么能好的了!

秦太太听她竟然说这样的丧气话,吓了一跳:“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是因为那个温姨娘?”

“哼,那个小贱人,我若是死了,也必定要拉着她做垫背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