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看湿的h文小说 为什么不要吻男生脖子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3月25日 来源:互联网 228 次 收藏

血液沸腾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陆安铭从陆家离开之后,迫不及待地先去了公司,观察了薛尧等人还没什么动静之后,马上召集了太古区商业广场负责人召开会议。

将自己的意思传达下去之后,他轻松的靠着椅背,抬眼看着眼前面色为难的负责人,皱眉问:“这个月总裁不在,而且昨天董事长刚牵头完成了一个项目的前期,所以最近……”

“最近怎么?”支支吾吾的声音让陆安铭的心情顿时不爽起来,他盯着畏缩的负责人,阴鸷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那人的脸。

负责人的脸都要吓绿了,嘴里结结巴巴地应付着,额头上也已经满满都是密布的冷汗。

他这是第一次在陆安铭手下干活儿,以前觉得陆绍钧翻脸不认人的功夫够厉害的,没想到这个陆二少更加可怕。

陆绍钧好歹还是明事理不会故意为难人的,最起码陆绍钧生气还是因为他们办事不利索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眼神的人纯粹是为了发脾气啊!

“不过我会尽量推进的。”就算顶着巨大的压力,负责人总不能给他凭空变出一个亿的资金来,所以只好用这种还算婉转的方式拒绝了他。

当初是在他的指示下才报上去那么一点点预算,如今突然要加,就算公司的资金状况没有这么紧张,董事局会议也不可能批准。

陆安铭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不过冷静下来之后他又像,又不是只有这么一条路可以走,他最后要的只是陆绍钧的命而已,项目什么的无所谓。

听证会过后,风平浪静了两天,温鹭鹭长时间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撑不住了,在某个睡不着的晚上打开窗户吹了吹冷风,然后便光荣的患上了重感冒。

一大早上头重脚轻地起身,出门正好碰上了邵廷,刚准备抬手打个招呼,可是手还没抬起来,她的脚下便绊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栽下去。

“小心!”邵廷眼疾手快地扔掉了手里的东西,拦腰抱住了温鹭鹭,一手搂着腰一手扶住她的后脑勺。

眼前一番天旋地转,等到温鹭鹭意识到已经差点摔倒,已经是邵廷凑近她担心地看着她的时候了。

“没事吧?”当事人一脸淡定,反而是目睹了全过程的邵廷惊魂未定,两个人一直保持着特别贴近的姿势,大眼瞪小眼地对视。

温鹭鹭重重咳嗽一声,近距离地看着邵廷的眼睛真是一件考验人自制力的事情,她猛地摇摇头,轻推他的胸膛站直身体,“没事没事。”

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的,从站好之后她便没有再抬头看他,只是视线轻悄悄地扫过他解释:“大概是没睡醒。”

邵廷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听着她重得不正常的鼻音,最终还是要离开的温鹭鹭,“你生病了,去休息吧。”

生病了?温鹭鹭迟钝的想,自己今天确实不太舒服,但是也不至于生病吧?她已经好多年没有生病过了,发烧感冒什么的,遥远得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

“店里今天我帮你看着,小刘也不需要去送货,我们两个足够了,至于蛋糕的就别做了。”别看平日里邵廷衣服腼腆温和的模样,但是还是很有主见的,温鹭鹭想了想便接受了他的提议。

她确实需要休息了,无论是补偿自己这段时间的劳累还是为了之后的战斗养精蓄锐,休息都是必须的。

“那谢谢你了。”温鹭鹭真心诚意地感谢到,如果没有邵廷的帮助,她真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该怎么熬过来。

“去吧,记得先吃点药,午饭……午饭我来做吧。”突然想到现在店里只有温鹭鹭一个人会做饭,其他人都是厨房都没进过的门外汉。

说了半天活已经没了多少力气,但是温鹭鹭还是坚持道:“午饭时间来叫下哦吧,午饭我来做,让你进厨房太危险了。”

邵廷的厨艺仅限于泡面一类的,这是他自己说的,然而温鹭鹭也见识过他前面的技术,将所有材料一股脑儿扔进碗里,再添上热水,仅此而已。

“额,好吧。”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邵廷并不坚持,这个店里就算他和小刘两个大男人不需要吃饭,可是上学还在长身体的温蓁蓁不能不吃。

因为前一段时间的经营,店里的生意已经好很多了,邵廷坐在收银台里翻看这一个月以来的账本,和一个月前零盈利的成绩形成鲜明的对比。

可是邵廷的脸色并不轻松,按照他当初的推测,营业额这个月就算到不了顶峰时期,那也不会是现在的水平。

是他对自己太自信呢吗?邵廷这样想,便利店的地段很好,平日里客流量大,社区里的固定居民也仅仅占了百分之五十,其他对一年前事情不明所以的人应该不会这么抗拒的才对。

还是他低估了中毒事件的影响?

邵廷沉默地想着,想着找个几乎好好了解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亲自调查之后他一定会更了解点的。

日头越来越号,放学回家的温蓁蓁背着书包进门,抬眼看到的便是邵廷,平静的小脸上瞬间露出流光溢彩的笑容,脚步都欢快了不少。

“邵哥哥,今天你值班啊?”小孩语气脆生生的,邵廷微笑着点点头,搂着小孩身子,指了指后院温鹭鹭房间的方向,“姐姐今天身体不舒服,现在在休息。”

“怎么了吗?”温蓁蓁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从孩子气的撒娇到严肃担忧的大人模样不过片刻的时间,她松开邵廷的手,“我去看看。”

“我跟你去。”邵廷看看时间。差不多是该做午饭的时间了,睡了一个上午,如果好好吃药的话,这会儿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

本着这样的想法,还有不让温蓁蓁挨饿的心思,他跟在温蓁蓁的身后进了温鹭鹭的房间。

邵廷第一次进她的房间,不由得对一切都感到好奇,还有莫名其妙的激动。

不过他还是知道非礼勿视的,目不转睛地看向床上盖着薄薄一层毛毯睡着的温鹭鹭,又看看还开着的窗户。

还敢这人回来就直接躺下睡了?估计叫药都没吃。

“姐姐?”温蓁蓁趴在她的床边,轻唤一声,见她没有反应,皱眉回头看着邵廷求救。

“阿蓁知道家里的感冒药在放在哪儿吗?姐姐估计没吃药,去拿来。”邵廷走近,半蹲下看着孩子担忧的脸安慰,“没事的,只是感冒而已,吃了药就会好了。”

“嗯。”懂事的温蓁蓁跑出去找药,房间里便只剩下邵廷和熟睡的温鹭鹭两个人。

邵廷先是轻手轻脚将窗户关上,然而才又在床边坐下,安静的空气让他有些无所适从,手脚和视线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怎么对自己的身体这么不上心呢?”不知什么时候,邵廷的视线已经紧紧地黏在温鹭鹭的脸上了。

半张脸躲在被子里,只剩下眼睛和鼻子露在外面,过重的喘息声从被子底下传出来,邵廷怕她呼吸太困难,赶紧将被子掀开一点,让她整张脸都露出来。

殷红的嘴唇一开一合,轻轻地吐血热气,近在咫尺的脸颊吹弹可破,白里透着不正常的红色,邵廷默默咽了口口水,心脏跳动的速度也不可抑制地加快。

他这是怎么了?邵廷默默想,多少年没有过的感受,酸涩的欣喜的,瞬间全部涌上心头,裹挟着他血液,一股脑全冲上头顶,让他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

耳畔也在嗡嗡地响,恍惚的感觉让他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明明才认识一个月而已,却又仿佛认识了很久似的。

“邵哥哥,药来了。”温蓁蓁又跑进来,压低声音跟邵廷说道。

被猛然打断思绪的邵廷有些尴尬, 不过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冷静地接过药,犹豫着隔着毛毯拍了拍温鹭鹭的肩膀。

大概动作太轻了,温鹭鹭没有任何反应,邵廷便又加重了力道,这一次温鹭鹭微微皱了皱眉毛,然而动了动之后又沉沉睡过去了。

看来实在病得太厉害了,要不然这么大动作不会不醒的,于是邵廷更坚定了让她吃药之后好好休息的决心。

“姐姐怎么还不醒啊?”温蓁蓁趴在床边,凑近温鹭鹭的脸,朝着她的耳朵吹口气,“姐姐醒醒啊,你该吃药了。”

被打扰这么久,温鹭鹭终于有了点反应了,她微微睁开眼睛,朦胧的视线里有一个熟悉又温暖的身影。

“邵廷?”还没看清楚脸,温鹭鹭便脱口而出叫道,她费力地想爬起来,可是胳膊沉重地像是灌了铅,酸痛地仿佛昨天狂奔了几百里。

“别动,你感冒太严重了,吃了药好好休息。”邵廷没有责备人的习惯,更何况还是在沉浸在自己震惊中的时候,恨不得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同她说话了。

“没事,等我去做好午饭再吃吧。”温鹭鹭艰难地喘着气坐起身,看着墙上的钟表,固执地要爬起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