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压力团体辅导方案 妈妈我太涨了帮帮我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3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649 次 收藏

所有人离开之后,整个房间就安静了下来。齐方涯缓缓睁开眼,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子,身上的疼痛感和之前比起来几乎不值一提。自己真的还活着……还没来的及好好感受重生的喜悦,就听见有人进来了。微微皱眉,沈子岸的一袭白衣就已经出现在眼前。

沈子岸其实根本就没有离开,早就知道齐方涯只是在装睡,在暗处等着李亦歌等人离开。

“齐三公子,恕在下冒昧了。”

“沈公子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希望沈公子不要告知家父,齐某感激不尽。”齐方涯撑起自己的身子,靠在床头。

沈子岸挑眉,齐方涯好像对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齐公子,在下只是想问问你,昨天晚上,不知道齐三公子在哪里,为什么会受此重伤?”

齐方涯其实在刚才隐约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只是知道昨晚徐家家主的儿子徐铭珏死于非命,但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扯到自己的身上。

“昨晚,我只是在假山后发现了有人在说话,随后就被人打晕,醒来……就浑身是伤的躺在这里了……”邪教的事情,绝对不能让沈子岸知道。

“被人打晕……你在被人打晕之前,听到了什么?”

齐方涯紧皱眉头,仔细思索:“好像是说……他疑心太重,我不好下手……”

君子扇在手中一下一敲打着,沈子岸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子岸轻轻挑眉:“徐家的大公子徐铭珏昨日被杀害,死在自己的卧室里,手段极其残忍剜其心脏,苏老先生已经证实徐公子中过你们齐家的嗜心散和邪教的雪蛇毒。”

齐方涯隐隐感到不对,齐家的嗜心散……邪教的雪蛇毒……沈子岸这是在怀疑自己是凶手?

“沈公子的意思是……昨日重伤我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杀害徐大公子的凶手?”

沈子岸眼睛一眯:“齐公子的猜测也不无道理……只不过……”沈子岸一顿,“不知道齐公子的伤是怎么造成的……”

“沈公子,我昨晚曾经受伤醒过一次,醒来就发现自己浑身都是伤痕,好不容易才爬到大道上被易姑娘所救。若不是易姑娘,我怕是早就死在路边了……”说着,齐方涯轻轻笑起来,“等我好了,确实是要好好谢谢易姑娘。”

沈子岸对于齐方涯的话半信半疑,不给齐方涯思考的时间,紧接着提问:“齐公子,在下听易姑娘说,你中的是邪教的雪蛇毒,不知道你与邪教有何纠葛为何会对你下此毒手?”

齐方涯摇摇头:“我从未接触过邪教的人,更说不上结怨,只是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要杀我何苦如此复杂?”

沈子岸最擅长察言观色,与齐方涯的几次对话,齐方涯说的倒也没什么破绽。

突然,齐方涯像是发现了什么,紧张得摸向自己的腰间。

沈子岸立刻想到了,寒水玉人佩!

“齐公子,可是在找这个?”沈子岸将事先收起来的寒水玉人佩拿出。

齐方涯一看见沈子岸手中的寒水玉人佩,竟然还带着血迹,几乎是立刻就联想到了徐铭珏的死和沈子岸过来找他的原因。

“是!这正是我在找的,这是我齐家后人的玉佩,我虽无份,但若是丢了,怕以后的日子更是难过。多谢沈公子。”说着就是抬手,“咦?为什么上面……”

“这是……从徐铭珏的肚子里……”

“什么?!怎么会……我知道了,莫不是邪教的人,将我打晕抢走我的玉佩,嫁祸给我,欲挑起徐家和齐家的矛盾……怕也是因为我听去了他们的计划,想找我做替罪羔羊……”齐方涯一想似乎是理顺了思路,自己昨晚无意中发现了邪教的阴谋,被打晕扔到山洞,拿走自己的玉佩嫁祸自己。却中途被神秘邪教女子所救……这邪教到底打的神秘主意,一方面想害死自己做替罪羔羊,一方面却又救自己?

沈子岸默不作声,仔细思索,齐方涯说的倒是合理,也没有明显的破绽,不过也只是齐方涯的一面之辞,沈子岸本就觉得齐方涯不是真凶,如今也不打算再纠缠,不过,齐方涯所说的偷听到的话,倒是令人在意。

“齐公子若是再听到相同的声音,可否认出?”若是能找出昨晚的人出来对峙,倒是一个突破口。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