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车里啊放开我 紫霞仙子被x哭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941 次 收藏

这可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就算一口气结清赵兴那一百两,她也还能剩下三百两,足够她再去做别的生意。

她拿了银子找到的第一个人便是赵兴。

看着那实打实的一百两银子,赵兴的眼睛都要放光了,“姑娘…阿不,东家,这银子是?”

“这是方才那个老板,买了我的配方和加盟权,现在这酒楼的银子我可以给你了,地契你也可以给我了吧?”林徽如戏谑笑笑,对着赵兴伸出了一只手。

赵兴瞠目结舌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而后无奈一笑,转身去了储物间打开了个匣子,把地契放在了林徽如手里,“现在我就该堂堂正正叫您一声东家了。”

“嗯,这么叫倒也行,往后跟着我,有的吃香的喝辣的,你若是认识一些做大生意的老板,对串串有兴趣的,引荐过来的话我可以分你一个点。”林徽如将地契揣进怀里,也没仔细看,毕竟她也分不清这个年代的东西有没有造假。

闻言赵兴思量了片刻,“还真有一个我认识的人。”

“何人?”林徽如眉毛一挑,她本是没想到赵兴能认识到大老板的,但是看赵兴这种肃然起敬的表情,她忽的就好奇了起来。

“其实是我家的世交,我爹那一辈的时候,这里做的酒楼生意好的很,他救了一个快要饿死的人,后来那个人发家了,老了以后又回来了,一块与我爹在乡下买了房子,他的儿子与我差不多大,说来惭愧,那个人叫刘远道,现在好像也是在外做着酒楼生意。”赵兴说着,忽然顿了顿。

“我还需跟你请几日的假,过几日是刘家长辈的生辰,到时刘远道也会回来,若是他有兴趣,我定会给你引荐的。”赵兴道。

林徽如听故事听得感慨,并未太过入戏,含笑点了点头算是允了,“好,只是这假给不给,得看你什么时候把我这要的人招齐了,不然忙不过来算你账上?”

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赵兴也只是顺了下去,“我知道了,有两个人明儿个就来,我争取早给你找好人,东家你都给工钱了,又怎么能让你操心呢。”

闻言林徽如点了点头,“好,这份精神值得奖励,他们表现好的话,给你涨工钱。”

……

等送走最后一个人后林徽如才亲自关店走人,她打着哈欠出门,却发现深深夜色中有一盏等着她的灯。

她快步上前,发现那人竟是徐子乔,“你怎的来了?今日学堂无事?”

“嗯,今日先生下课的早,回去了一趟听岳母说你还在店里,女孩子晚上自己一个人不安全,我来接你回家。”徐子乔将灯往她那边送了送,迈开步子向家走去。

林徽如心中不禁一暖,“谢谢你,你每日在学堂也不容易,不必再那么辛苦抄书了,赶考的费用我可以给你。”

“不需要,堂堂男子,我现在连养家的能力都没有你还跟着我,再不努力,对不起你们。”徐子乔听林徽如这么说,心中愧疚更甚。

“你无需这样,其实只有你自己的话岂不是轻快一些了?其实在你我二人无甚感情的时候,和离难道不好吗。”林徽如叹了口气,倒不是她铁石心肠,而是和一男子挂着夫妻名分她是着实不习惯。

徐子乔当即板起了脸,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拉住了林徽如的胳膊,面上有几分怒意,“谁说没有感情?我既已娶你入门,就一定会负责到底,你为何一直想要和离?可是嫌我不如你?”

“不是,你误会了。”林徽如满心无奈,这个人一幅要跟她白头偕老的架势,她怎么受得了。

“那你说,你到底怎么想的,为何要天天将和离挂在嘴边?”徐子乔压着心中不解与怒火,压低了声音质问道。

“算了,你当我什么都没说,我也不谈和离了。”林徽如的好心情被搅得一团糟,想来这件事也是她不对,摆了摆手便在前面走的飞快,意图甩开徐子乔。

徐子乔则是提着灯笼在后紧跟,生怕林徽如会突然消失一般,两个人在街上你追我赶,好在这会人少。

忽然间,林徽如脚下不小心踩了个东西,而后一个踉跄,事情发生时大脑一片空白,就在她闭上眼以为要摔得很惨时,一只手托住了她的肩膀。

“小心点,别走那么快,这里白日被小贩用来垫摊的砖头多。”徐子乔语气低沉,虽然方才的事让他心情很差,却还是在林徽如即将跌倒时跟着揪心了一下。

林徽如被他揽起,看着他别扭的模样心情也没那么差了,她心中无奈,“谢谢。”

这一路上二人缄默无言,直至到了家门口,徐子乔才开口道,“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心想跟我和离,但是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你不喜欢与我行夫妻之间的事便不行,但是莫要总是说出和离这两个字。”

“好,我知道了。”林徽如敷衍应下,而后跨进了家门,压下心中波澜做没事儿人一样回了房里。

齐荷花叫了她好几次吃饭,她也只是说吃过了,不过这个吃过了是真的吃过了,在铺子里闻着香味饿了便吃,她这几天已经要吃串串吃腻了。

晚上临睡前,林徽如脱衣时才想起来怀里那张地契的事,她重新穿好衣裳,见徐子乔房间里的灯还燃着,便轻轻拍了拍门,“你睡了吗?我有件事想要找…”

话音未落,徐子乔已然打开了房门看着她,短暂的对视过后将她请进了房里,“什么事?”

“这个,想麻烦你帮我看一眼这张地契是不是真的,官印可有伪造之类的。”林徽如将地契放在桌上,指着右下角的红印问道。

徐子乔拿过地契端详了片刻,沉吟一声道,“放心,这个是真的,不过这个不止靠官印辨别,你看这处,真的地契上都会有一个很像井字的符号,你若是不仔细去看,看不出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