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地儿野炕头 3两根粗大隔着薄膜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4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967 次 收藏

花哨要困成狗了。

她本来睡眠质量就很不好。

好不容易睡着被吵醒,暴躁情绪瞬间爆发至一百级。

“你能不能别给我打电话,我真的很烦你!你去找你的柔柔不行吗?!”

然后秒挂,把手机调成免打扰模式。

但她是睡觉苦难户,一旦中途被吵醒,那就别想再睡会去。

辗转反侧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花哨还是放弃了。

果然不管她换多少个身体,睡觉对她来说永远都是刻在她灵魂上的难题。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中午十一点了。

冷默然在她挂了电话后,又打来三个,看来真是有很重要的事。

她忘了什么?

花哨翻了翻手机上的备忘录,赫然发现今天是答应和总裁一起去试婚纱的日子!

最近又是忙着法院那边事,又是忙着多赶制几双红底鞋样品鞋,

把和总裁的约定抛到脑后勺去了...

怪不得他前面打电话过来语气那么冲。

这都快日上三竿了...现在去肯定也来不及了。

这时,她和宣钰尹婧三个人小群发来消息。

宣钰:“你们睡醒了吗?”

花哨回复来一个举手的表情,然后艾特来一下尹婧。

尹婧没动静,估计是还没睡醒。

但尹婧的经纪人小亚却把电话打到花哨手机上,说今天下午尹婧还有个综艺要拍,给自家艺人打电话又打不通。

花哨只好随便洗了把脸,爬起来去隔壁叫尹婧。

她刚一出门就见宣钰在员工宿舍前到空地上晨跑。

两人也没做过多的交谈,只是说了声早上好,花哨就去交尹婧起床了。

然而,她刚踏进尹婧的房间,就听到身后传来喧闹声。

花哨本能的将尹婧的门关上退出来。

尹婧是个公众人物,万一是记者摸到这里来,就算没什么也能造谣点什么。

更何况宣钰这个圈内人也在场。

宣钰也听到闹声来,也以为是媒体,刚要回避一下,

就听到一个熟悉冰冷,但又夹杂着震惊的声音:

“宣钰?!”

宣钰和花哨同时向声源处看过去,就见到满脸冰碴子的总裁大人。

冷墨然整个人像是从冰窖里刚挖出来的似都,周身十里都散发着冷气。

今天因为沈晚晴这个女人放他鸽子,

他一气之下,把她最近几个月行踪全都调查里一边,这才知道他未婚妻居然背着他搞事业!

刚开始他还挺惊讶的,尤其在看到她还搞的正儿八经的,什么商标品牌都注册了,

更是把一群老员工治理的服服帖帖的,冷默然忽然意识到,他这个未婚妻不是个只会花钱的花瓶。

不过,这并不能浇灭他被鸽了的怒火。

天知道他为了今天能一起去试婚纱退掉了多少行程。

她居然就这么忘了!

忘了也就算了,还在电话里理直气壮的骂他!

还说他很烦!

该死的女人知不知道跟他预约的人每天要从上安南站排到北站?!

冷默然查到她的厂子后,二话没说,直接杀过来。

杀过来他就看到自己的好友,跟自己的未婚妻出现在员工宿舍门口!

他可是知道沈晚晴昨晚没回家!

宣钰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出现造成误会了,连忙开口说道:

“墨然,不是——”

总裁厉声打断,冲过去提起他的领子: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老婆?!”

老婆这两个字像是导火线一般,把宣钰这几天的情绪也点燃了。

宣钰一把推开他:“她还不是!以后也不会是!你们只是各取所需!”

冷墨然一把抓过旁边花哨的手腕,瞪着她说:

“你说你是不是?!”

那眼神仿佛她要是摇头,他就能把眼珠子瞪出来当弹珠砸死她。

花哨忽然就很想看他玩弹珠了。

她说:“不是。”

宣钰瞬间松了口气。

冷墨然却差点被这一口气噎死。

“不是?!那你还想是谁的老婆?!”他用力捏着她的手腕,似乎要把她捏碎掉。

花哨说反正不是你的,你老婆是柔柔。

冷墨然真是听烦了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柔柔,柔柔!

他们之间就一定要再插一个人吗?!

宣钰见花哨手腕红了,赶紧去扳冷默然的手,斥声道:

“放手!你再用力就要把她手腕捏脱臼了!”

冷墨然这才注意到她手腕的红肿,怔了怔,松手,怒气也弱了些。

宣钰有些心疼,用手掌给她揉了揉,却被霸道总裁一把推开。

冷墨然继续瞪着花哨,说:“没有我的允许,你居然让别的男人碰你!”

然后学着宣钰的样子给她揉手腕。

但人家宣钰是浑然天成的温柔,他这是动作粗暴,自以为温柔。

花哨一个反手,捏住他的左手手腕,一用力——

“嘎嘣”

冷墨然的惨叫声夹在喉咙里,憋红了脸也没喊出来。

他觉得喊出来很丢人,有失他总裁的身份。

只是,这女人手劲怎么这么大?!

宣钰听到骨头的声音,忍不住全身寒毛炸起。

他想起当初王家侄子偷袭的那次。

忍不住想沈晚晴是不是个练家子......

花哨眼睁睁的看着他痛苦了半分钟,然后又扶着他的手腕,嘎嘣两下又给他复位了。

宣钰:“......”惹不起。

缓过劲来的总裁不敢招惹花哨,就把气撒在宣钰身上,说什么要他收起不该有的心思,

不然不仅朋友没得做,还让他在时尚界混不下去。

花哨在心里吐槽这也太重色轻友了。

冷默然跟宣钰认识十多年来,还顶不过刚认识几个月的女人。

果然玛丽苏言情里男主都没得朋友。

之后,花哨只能暂时把还没起床的尹婧交给宣钰,拖着随时都要爆炸的总裁出里鞋厂。

结果出鞋厂短短的一百多米,总裁就给她列里一大堆规矩。

不许和除了他以外的男人走太近。

晚上不回家要向他报备。

不能穿超短裙,不许穿吊带,不许......

语气不仅霸气又霸道。

花哨嘴上嗯嗯嗯的答应,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到厂房外的地下停车场,总裁忽然抛给她一把车钥匙。

花哨接住一看,居然是一台价值两百多万的蒂奥r8。

总裁说:“送你,我向来说话算话。”

花哨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是那天她随口胡诌的说他喝醉了抱着她,非要给她买跑车......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