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关门叫我躺下 公和我做好爽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6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848 次 收藏

不知过了多久,韩诗樱感到白修泽推了推她:“你还真打算继续啊,还不快起来!”

“哦…”韩诗樱难得温顺地起身,看着白修泽的眼神也难得地有些躲闪,“我…先回去了。”

“嗯,”白修泽犹豫了一下,“对了,以后见到卢景玥,不要像刚才对我那样那么随便,她…”

他还没找到合适的词,就看见韩诗樱回过头,眨着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知道的啦,她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只是话虽这么说着,韩诗樱的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失落。

白修泽看着她仓促跑开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丫头这么急干什么,他话都没说完呢。

他本来是想说,卢景玥的身体不太好,精神比较脆弱,所以可能受不了小樱那样闹腾。

她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

卢家。

水晶吊灯下的长餐桌布置得一如既往的奢华,精致的美食摆满了桌面,但桌旁的人却都沉默着没说话。

最先打断这种诡异气氛的还是卢景玥:“查出来了吗,那条短信是谁发的?”

卢景川和父亲卢天瀚对视一眼,尽可能轻描淡写地说道:“还是和以前一样,隔三差五的恶作剧而已。”

“这已经不是恶作剧了好吗,”卢景玥抬头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哥哥,美眸里闪过一丝不满,“他们肯定知道些什么,如果能找到他们,说不定就会有柠儿的下落!”

“他们这几年骚扰我们的次数还少吗,如果我们每次都当真,整个卢氏集团都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卢天瀚也跟着发话道,威严的神色看起来容不得半分质疑,“更何况,如果他们真的有底牌,也不必三番五次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试探我们。”

“可是…”

“没有可是,”卢天瀚看了女儿一眼,语气却缓和了不少,“还是你的身体要紧,以后别那么容易激动。”

卢景玥轻点了下头算是回应,可等吃完饭后她却没有回到自己房间,而是走到了一扇已经封锁多年的门前。

轻扭一下钥匙门就开了,屋里的一切都和十年前一模一样,小小的儿童床上还放着某个小丫头最喜欢的卡通抱枕,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本标着拼音的《一千零一夜》。

好像在柠儿五岁生日的前一天,自己还给她读过呢…

可是现在又过去三个多一千零一夜了,柠儿,你怎么还不回来?

卢景玥的视线在屋内转了转,最后落在书架边的一个首饰盒上。

盒子里只剩下了一对别致的樱花耳坠,EVE的字样在粉色的绒盒上低调而显眼。

那是母亲十年前特别为她们姐妹定制的款式,一模一样的她也有一套。

柠儿当初简直是爱极了这套首饰,除了耳环因年龄未到不便佩戴,剩下的手链和项链则天天被她戴在身上。

卢景玥合上盒子,忍不住一阵心酸。

也不知这两样东西,和它们的小主人一起流落到哪里了…

“景玥!”门口忽然传来卢景川紧张的声音,接着就见他疾步迈了进来。

“你脚步声太重了。”卢景玥皱了皱眉,仿佛柠儿就在这个房间的某个角落休息,随时会被惊扰到一般。

“对不起,”卢景川愣了下,随即压低了声音,“可是你怎么忽然想到来这里了?”

天知道他在听到佣人说大小姐进了二小姐的房间后有多紧张,于是来不及多想就直接闯了进来。

“这需要什么原因吗,”卢景玥叹了口气,清艳的脸庞上浮起一丝落寞的笑,“之前一直怕触景伤情,可现在…就是很想。”

因为很想她,所以很想来这里,找她说说话。

哪怕她不在这里,哪怕她听不见。

“其实爸说得对,”卢景川沉默片刻,忽然开口道,“不管他们知道多少细节,如果他们真的知道柠儿的下落,肯定会直接跟我们谈判。”

“我知道,”卢景玥闭了闭眼,“只是…”

只是他们怎么会知道,那句自己亲口说出、又让自己愧疚了那么多年的那句话?

愧疚到这几年只要看见樱花,心就会隐隐抽痛。

**

那是十年前的樱花公园,一大一小两个可爱的身影拉着手在樱花树下站立。

“姐姐,今天真的不会有人管我们吗?”

“是啊,你不是最讨厌别人跟着了嘛,”年仅七岁的卢景玥像个大人似的摸了摸妹妹的小脑袋,“今天是你生日,妈妈特地批准的~”

当时的她虽然年纪尚小,但举手投足间已然是一副名门千金的模样。

“那哥哥和臭翊廷什么时候来?”

“等他们训练完就过来,我们先玩,”卢景玥牵起妹妹的小手,一边走一边打趣着,“可不能这么叫人家,他可是你以后的未婚夫哦~”

“哦…”卢柠儿懵懵懂懂地应了一声,显然不知道姐姐口中的“未婚夫”是个啥,注意力也很快被公园里新鲜的事物所吸引,“姐姐,我想吃冰激凌。”

“好,柠儿想吃什么口味的?”

“嗯…要芒果。”

“那你在这里等姐姐,姐姐去买。”

卢柠儿作惯了小尾巴,当然是想跟着姐姐一起去的,只是冰激凌摊位前人实在太多,卢景玥担心妹妹会被挤坏,所以就哄她留在了树下的一把长椅上。

“你就数这棵树上掉下的樱花,等数到一百,姐姐就回来了。”

然后便再没有然后,等七岁的卢景玥奋力地穿过人群,拿着冰激凌返回原地时,再也没了卢柠儿的身影。

那个五岁的、小小的、穿着淡粉色公主裙的身影。

卢景玥有时候也会在想,如果柠儿在等待的那一段时间内一直乖乖地数着飘落的樱花,那她在离开的时候该有多绝望?

柠儿自幼聪明伶俐,在陌生的地方肯定会在原地等待——

如果离开,那一定是出于无奈。

“早知道会这样,我一定会带着柠儿一起去买冰激凌的…”卢景玥拿出手机,盯着上面的那条信息,目光晦涩。

屏幕上只显示着一句话——

“等数到一百,姐姐就回来了。”

这是她和柠儿的约定,或许食言的不是她,是柠儿没有等到…可不管怎样,还是她这个做姐姐的责任。

柠儿那时候还那么小,自己怎么可以把一个五岁的孩子丢下不管?

这大概…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事了,也注定把这个错误背负一生。

然而她也忘了,自己当时也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而已。

这些年她一直沉浸在这样的自责中,每次做噩梦,她都能看到大片大片的樱花向她涌来,粉色的花瓣转眼变成一张张恶魔的笑脸,然后狞笑着把她淹没。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