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太小我进不去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1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1470 次 收藏

“都还顺利,我在天云城碰见花火了。”青城如实回答道。

“花火。”顾云熙想着花火肯定是为了客栈的事情去给他师兄送信了,能碰见也不奇怪,但是青城说了那就是有别的事情:“他说什么了?”

花火去天云城她知道,人没回来她也能想到,无非就是为了等消息,花火他也是个急性子,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师兄为难他了。

“他说让莫言明天去天云城的聚财赌场找他。”

“莫言“顾云熙想了下问:“他说别的了吗?”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让莫言去呢?

青城想了下,生怕有什么漏掉的话误事:“他师兄的手下阿达跟他一起,这次可能是专程来看莫言的。”青城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他只是有点感觉是。

“事情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吃了饭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继续收粮食。”

“是。”青城走后顾云熙在想‘专程看莫言八成是假的看自己才是真的。’

花火肯定有不方便说的话才会让青城带话,要是遇不到青城那他很有可能就直接把人带回来了。

她现在有些弄不明白这花火的师兄到底是对故事感兴趣还是对改客栈感兴趣,也许都有就是为了肯一下人。

这花火也还算聪明没给自己舔乱,要是莫言去能把问题解决并且不暴露自己那也是好事。现在她有些好奇这花火的师兄到底是什么人了,有空她的去问问。

顾云熙先去找了疯老头,疯老头跟严老下棋又耍赖了,老远就能听见:“不算,不算,咱们再来。”这样的话。

“疯老头,你又耍赖。”顾云熙进门笑着说道。

“我哪有。”疯老头辩解道。这种事情院子里的人都已经习惯了。疯老头看着顾云熙纳闷:“这么晚了你来干嘛?”

“当然是有事了。”顾云熙办的事情从不避讳疯老头,不然也不会什么事情都大张旗鼓的去做。

“什么事?”疯老头想着还有她顾云熙不能办的的事情?”你这丫头遇到难事知道找我了?”

“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想跟您打听个人。”顾云熙想这次是不是也让莫言高调一下,对于明年他靠科举也许会有帮助。

“什么人?”疯老头想到底是什么人值得顾云熙这么着急的问:“丫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理有。

“我是想问您的大徒弟,我想了解一下。”

顾云熙才说完,就见疯老头用诧异的眼光看着她:“你不会是看上我那徒弟了吧,我告诉你我那徒弟家里很有钱,也是当官的,然后人长的也不赖,总之就是你选夫婿的首选……”

疯老头已经忘了顾云熙没见过他徒弟,怎么会突然打听,他这么极力推荐也是白搭。

“停”顾云熙实在受不了:“老头,我不是选夫婿,我是想给莫言找靠山,莫言明年是要参加科举的。”

这下疯老头不淡定了:“丫头,你不会是看上莫言了吧,那小子也不是不好只是跟我那徒弟哪哪都差着级别呢,你选夫婿的事情要慎重。”他越说越觉得他要把他大徒弟赶紧弄来不然这么好的媳妇就被人拐跑了。

顾云熙头顶三条黑线,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有自己的打算跟选夫婿没有关系。”

虽然疯老头没说明白,既然是当官也有钱那就应该不会是小官,先让莫言小漏一下本事,他时候他真的不帮忙就让疯老头出面好了。

这老头的思想太跳跃她实在是有些扛不住,也许花火的性子就是随了这老头吧,不过有时候也不是很像,她想不明白所以也就不想了。

顾云熙出了疯老头的院子又去找了君莫言,果然如她所想这个书呆子还没休息:“莫言。”她没有直接进去毕竟男女有别。现在不是现代的时候这事她还真没注意过,还是那天星雨提醒了她。

君莫言听到顾云熙的生声音开门出来了:“云熙,有事进屋说吧。”

“不了。”这孤男寡女大晚上共处一室难免会让人多想:“你明天去趟天云城的聚财赌场,找花火。”

“聚财赌场”君莫言从来没去过这种地方:“是不是花火被扣下了。”他在想是不是花火闯祸了被人家当成人质留下了。”那个不着调的家伙难免不然他多想。

顾云熙‘扑哧’笑了,她想着花火这形象原来不仅在自己心里不好:“不是,他师兄来人了他说让你去,我想是不是他师兄想见你。”

“想见我干嘛?”君莫言还是有些不明白这花火到底唱的哪出。

顾云熙看他实在想不明白也就不绕弯子直说了:“我跟他师兄上次说了客栈的事情,想着合作,如果他问你就说是你的想法,还有故事也是你自己编自己写的可明白。”

“不明白。”他能明白马?那些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他怎么可以这么说。

‘榆木脑袋’顾云熙想着这人太死板也是不好:“花火明知道是我的故事非要让你去就是想让你替我接了这名声,你只是给别人看的,趁这个机会南方不是已经干旱了吗?

你写封信稍稍提点一下干旱的事情给他师兄,这样明年你科举的成功率更大,他也可以给你当当靠山,如果他不乐意到时候我去找疯老头就是了。”

“我明白了。”君莫言能不明白吗?顾云熙这么做完全是为自己在筹划。他担了明头可能会有危险但是危险与利益也是并存的。

顾云熙忽然想起了聚财赌场,她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呢?她又去找了青城,她想不明白就睡不着,还是去问问,青城的消息还是很灵的。

“青城,你知道聚财赌场吗?”顾云熙开门见山的问道。

“聚财赌场”青城想了下:“你卖麻将的赌场。”

“我知道了。”怪不得她觉得那么耳熟呢?原来在这里,难道这个赌场跟花火的师兄有关系?那隐阁又是?上次去天云城疯老头也去过,怎么他没反应?

顾云熙想着这个花火的师兄藏的还真是深,这事恐怕疯老头都不知道吧,要是知道他早就说了,何至于憋着,他就是藏不住话的人。

第二天君莫言就去了天云城找花火,顾云熙每日无所事事,偶尔去串串门,当然啦串门也不会出了庄子。酒坛子早就送来了,白糖也有了就差葡萄了。

君莫言刚道了聚财赌场门口就有个小斯在等着他:“请问你说君莫言吗?”

“正是。”君莫言可没想到已经有人在等他了,他第一次到这种地方还真是有些发怵,还在想着一会怎么找人呢。”你是?“他不放心的问道。

“我家少爷是这个里的管事,是花火少爷让我在这里等你的。”小斯很是恭敬。

“哦,那你带路吧。”是花火让等的那就没错了。

花火看到君莫言很是高兴:“你终于来了,我这一早上都还没吃饭就是为了等你。”

花火的话君莫言都不信,他没好气的说:“你怎么不回去直接看我,还要让我跑一趟。”

“辛苦你了还不行吗。”花火赶忙赔不是。他指着旁边的阿达说:“这是我师兄的人,专门等你的。”

“哦,承蒙你师兄看的起,这么远的来就是为了看我?”他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在下却实是为了满足主子的好奇心故才非要见本人的。”阿达解释道。

他没想到写出那么有意思故事的人居然是个书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不过他也没多想反正人见到就行了。

花火迫不及待的说:“快,阿达,我的信。”他等的就是信,要不是为了这信他何至于让君莫言跑一趟。

阿达也不废话,直接把信扔给了花火:“既然人我见到了,我还要赶紧回去了,那边还有很多事情呢。”

花火摆摆手意识很明显,赶紧走吧,在不走我都不高兴了。

君莫言想着自己的信到底要不要拿出来,他想起了昨天顾云熙话,心中坚定起来:“等下。”

花火跟阿达都看向莫言,花火想着是不是顾云熙交代了君莫言别的事情:“莫言,你……“

阿达也看着君莫言示意他有话赶紧说别耽误自己的时间。

君莫言被看的有些不好意:“那个我这里有封信麻烦带给你家主子。”君莫言说着从怀里掏出信递给了阿达。

花火能想明白肯定是顾云熙交代的,他就是好奇里面的内容。阿达到是没想到这书生还会给自己主子写信。

他接过信,装好什么也没说就匆匆的走了。

到是花火总是追着他问信的内容,可是他一个字都没说,花火问不到觉得君莫言是坏人,有事情不跟自己分享,总是小声嘀咕。

君莫言才不管那些,他也懒得理花火:“我走了,你自己呆着吧。”

“喂,喂,你等等我啊。”花火赶忙追去。

他拿腹黑的师兄骗了他,心信里什么秘密都没有,同意了客栈的改法算是补偿自己的,还有那两成的利润也答应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