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里的黑色内裤 嗯妖精您下面都湿了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1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831 次 收藏

上一次两人逛大街,场景历历在目。细算起来,也不过是几十天前的事情罢了。

那天他突然出现在学校门口,将她从沈鹿鹿的泪水攻势里解救了出来,景山,鼓楼,什刹海……那一天,是夏晚风赴京就读一年来,头回儿产生了一种自己真真融入了京城那片繁华的感觉。

虽然不过是顾长野的天外一笔,却给她的回忆里撒泼了一片五彩焰火,夜梦时分倒也常常翻出来细看,总觉得绚烂烟火味儿半点不减。

俗话说小孩儿的脸,三月天。

明明上午她还沉浸在要亲手赶走壮劳力的悲伤中,可这路走着走着,两人间那股子别扭情绪又分明变了味儿。

夏晚风手里还捏着杯现榨甘蔗汁,边转边喝地小心不把甘蔗渣子咽下,不一会儿杯壁上就裹了一圈碎渣。可沿着这条学校侧门的小路走着走着,她又赖在奶茶店门口不走了。

顾长野手里提着沿途各式瞧见的小吃面点,正热得两眼发晕,他随手把手里的蔗汁塑料杯捏了扔进垃圾箱:“想喝就进去,这墨迹劲儿。太尼玛热了。”

夏晚风旋身看他,自己多年的心愿正在一一达成。这些个小玩意儿虽不值几个钱,却深深弥补了她的青春遗憾,于是就是笑,也跟个傻子没两样。

顾长野撇开眼,还记得两人本在吵架。他下巴扬起凌动的弧度,借着耀眼如金的阳光,掩下眼中细碎的愉悦。

整整一个下午,两人走走停停吃吃喝喝,顾长野方向感极好,环视一周,指着左侧马路的尽头道:“打这儿走到底,就是来时的车站。主城区就这点大?”

夏晚风叼着冰棍,半个身子都探进了冰柜里翻翻捡捡,也不知是在找还是无耻蹭凉气。顾长野见报亭老板鼻孔大的都要可以穿铁环了,单手抱住她腰一提,给人轻巧拖了出来。

“晚上你就是去这儿吃?”他眼风一扫,锁定了对街的一家大酒店。

赶在老板关冰柜前,夏晚风只来得及摸了一支冰棍出来,这会儿打开递给他:“你尝尝这个,是我们本地货,草莓味特别浓。你不是就喜欢草莓玩意儿么。”她还记得他总是爱点草莓冰沙的。

顾长野瞟她一眼,张嘴叼住,一手越过她举着手机去扫付款码。

夏晚风见他这样就乐了,也照样儿咬着冰棍,脑袋在空中画着圆圈,嘴里含糊念着:“啊,我是豌豆射手……”

顾长野差点把嘴里的东西喷出去,她这突如其来的傻□□操作,就连边上其他买冰棍的客人都给她逗乐了。有个小女孩立马也跟着扭起来,孩子妈妈捂着嘴直乐。

豌豆射手举着绿豆雪糕,一手在眉毛上搭了个棚子,左脚尖在右腿上一个灵活的缠绕两圈,头动尾巴摇地远眺。

“啊咦,咱这大牌款儿,怎么不得等场子烧热了再登台啊。”她一脚却步,又紧作了个唱戏的身段,翘起兰花指直眨眼,“且看那起子妖魔鬼怪,如何唱戏做科呀呀呀~徒——儿~”

顾长野闻言眯起了眼,夏晚风见了身子一僵,后脖颈子寒毛直立。下一秒就见顾长野出手如电,一把揪住了她嘴边的冰棍把子,冷冷一笑,随即狠狠一扯!

直到了晚饭的点,两人走进一家小面馆解决晚餐。

夏晚风一肚子的臭豆腐鸡肉串炸年糕奶茶,除了被冰棍撬了下的门牙隐隐作痛,肚子里是半点空间也腾不出来了。顾长野却是个能人,零食杂活跟着都吃了,还能干掉一大碗面,杠杠不含糊。

“师傅。”他喊了声,手里捏着面筷,“不知你饭间准备如何应对,徒儿帮着参详参详?”

夏晚风嘿嘿一乐,蹬鼻子上脸地拍拍他额发:“为师还没打算呢。”她收回手,浅浅一笑,“不过不碍事,自有人把剧本发给我,咱们坐着等就成。”

班级聚会从晚六点开始,这会儿眼看已经七点多了,夏晚风却还坐在这与酒店一街之隔的小店里,老神在在地直钩垂钓。

这期间,刘娟的消息就没断过,语气也越发焦急起来。

-[hello,现在可以上来啦,马上开席了~]

-[晚风,你怎么还不来呀,老师们都要走了,我给你留了好位置呢]

-[语音通话 已取消]

-[你不是耍我吧!老师们走了,我手里真的握着证据呢,你还怀疑什么!]

夏晚风看着手机叮咚不断,笑吟吟地看着这尾鱼儿生怕自己挂不上钩地挣扎。最新一条消息进来,显示是一段录音。

她脸上笑容敛去,与顾长野对视一眼,轻声道:“来啦,徒儿,一起听听?”

---

高三九班,全体学生五十九人,其中过半上一本线,全班仅有两人未达本科线,都选择了复读。

作为实验班,这个成绩也算亮眼了。加之这次是毕业后首次班级聚会,除去不在本地的、家中有事的,满打满算来了小四十人,偌大的包厢内坐了三大桌。

且别的人有缺,一众班干部可是齐聚一堂。

刘娟作为当年的学习委员,坚持在身边留了个位置,面对众人的疑问,她则卖足了关子,只说是她今日碰巧遇着的,十成十的大人物。可在引起了足够的关注后,这位神秘人物却迟迟未到,不免遭人质疑。

“刘娟,你看你惹的这出好事。咱们这可是主桌,连老师们都没见着你这贵客,空这么个空档在这儿,丢不丢人呐!”

刘娟看着对面的波波头女生,当然没有忽略她眼中的嘲弄和幸灾乐祸。自己刚刚已经把录音发了过去,她只管皮笑肉不笑地喝着红酒,也不出言搭理。

高慧见刘娟还冲自己冷笑,于是顺势挽上隔壁位置的男生,委屈的声音不高不低的,偏让整个包间的人都能听见。

“智高,你看她那样。明明是她惹的祸,她还来劲儿呢!”

冯智高作为班长,也是班级群的群主,素来是个老好人的性格,可当着众人也得维护自己的威严,只好不轻不重地指责了刘娟两句。

刘娟瞪着那对一唱一和的狗男女,心里冷笑连连。

闹吧,这会儿你俩越是人模狗样,等会儿就跌的更惨!还不可劲儿的作吧!

她正爽快YY着,包厢门却给从外面推开了。老师们离开的早,余下的都是初入大学的青春男女,毕业后头回聚会,你一个我一个的划拳起哄闹酒正是热络时候。

可当那个纤细的身影进来后,以门口为圆心,周遭层层浪潮转瞬归于平静。

夏晚风穿着白T牛仔裤,站在原地面带笑容,甚至颇为淡然地挥了挥手:“各位好啊。”

刘娟见冯智高和高慧也变了脸色,后者更是拉着男友摇晃起来。她心里暗爽,正要笑盈盈去拉夏晚风过来落座。

不料夏晚风却反手掏出个巨大的扩音喇叭来,一看就是工地喊话用的那种,另一手同时举起手机,“嘿嘿”一笑。

刘娟看着她那明晃晃的笑容,只觉得自己脑子都空了半晌。

她、她这是要干嘛?

难道!!

下一秒,夏晚风轻点手机屏幕,对准音量调到最大的喇叭。冯智高醉醺醺的声音顿时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你说夏晚风?切,那女的简直是个傻逼!就那班费啊,哈哈,根本就不是她拿的……”

冯智高猛地推开身边人,闷声发了狠就要冲上去夺走那发声的东西。刘娟不知怎么的,脑子里猛地冲上一股热气,她三两步冲上去,张开双臂,硬是把双眼发红的冯智高拦在了半边。

就在他二人的激烈争执声里,夏晚风笑吟吟地一手一个物件,欣赏着眼前一屋子呆鸡呆鹅傻眼的脸庞,恨不能再长只胳膊出来拍照留念。

喇叭里持续传出冯智高得意的腔调,与他平日道貌岸然的形象大相径庭——

“哼,那班费可是老子自己花的!五百六十八块七毛,这点子钱,她夏晚风居然都掏不出来,还得让家里那什么、大伯吧?来给她赔钱哈哈哈,而且她还真的休学回家去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

整段录音足足三分半钟,夏晚风没有兴趣播放其他片段,只公放了这一段,她关上手机,想了想直接用喇叭对着傻在原地的冯智高喊话。

“喂——”声音近距离震动鼓膜,她脖子一缩,嘴里喃喃,“哎妈呀这大声呢。”

说着她自己笑了,拇指一拨关了喇叭。好在屋里落针可闻,夏晚风清淡的嗓音轻易便能飘荡在屋里,像是蓬松柔软的羽毛,划过每个人的感官。

“有意思。就这稀屎破烂的,还聚会呢?”

她把喇叭扛在肩头,眼睛笑成两道弯月,“屎是个好东西,大家慢用啊。”

说着夏晚风反手拉开包厢门,转身潇洒离去。

门扉合上的一瞬间,她还听见了冯智高对刘娟的厉声质问。刘娟则用一句“我哪儿知道她会这样,你自己狗屎一个还怨上我了”就给他堵了回去。

酒店的走廊那么长,夏晚风甩着喇叭,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满楼道的服务生和客人见状,都面露惊恐地朝她看过来,夏晚风也懒得顾及他们,只是越笑越放肆,到了一楼大堂时更是笑得小腹都抽痛起来,只能“哎唷哎唷”地死命接着笑,到最后满脸都是泪。

她的世界一直充满阴霾,今日这一遭过后,眼前猛然清明了一大片。

等到回家,她都要问问妈妈,白内障手术之后的世界是不是都明亮到了刺眼的地步,好像这层霾不是长在眼睛里,而是扎根在心头似的。

这时候手机震动响起,夏晚风看了眼屏幕,捂着肚子接通,又哭又笑的。

“哈哈哈顾长野,你不知有多痛快!你在哪儿呢!我跟你说,这事儿得好好庆祝下,整个大的!哈哈哈!”

电话那头,顾长野似乎站在路边,汽车鸣笛声近在咫尺。

“我在酒店门口,都给你整好了。”

他低沉一笑,“最大的场儿,包你满意。”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