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仙鹤神针合欢散那段 大团结全文免费阅读读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187 次 收藏

金黄的牌匾上赫然写着“慕府”,苍劲的力道勾画的字迹要多气派有多气派。过年时贫人信佛者门上糊上粘树枝的汁液贴上一对弥勒佛,求一个喜庆 。信道者贴上王重阳,保平安。信神鬼者当然是那阎王,大门贴大鬼,大门不进鬼……

通红的大门十二丈高,一边硕大的龙蟒张着嘴吐着蛇杏子,健硕的尾巴支撑庞大的身躯,鸡蛋大的眼睛怒视着另一边盘卧着的龙蟒。

盘卧着的龙蟒金鳞闪烁,比起另一边更加耀目。一片片鳞片刻画的好似一条大蟒真的盘在门上。眼睛微睁好像没有睡醒一样,有些疲倦不愿动弹。

这一幕就好像在书堂内的老教师用心在讲课,而下面趴着一个睡着的学生般。老师手中拿着教鞭瞪着眼要鞭打他一样,而下面的学生眼睛微睁,熟视无睹般。正是那句“朽木不可雕,良木不可用”。

门外站着两排尽忠职守的护卫,火热的太阳照射他们的苍黄的脸上,滴滴汗从脸上滴落在地上。虽是这般,几人还是不动如山。

门内角落,梅树两棵枯干,虽然枯干但也不孤单。与那另一半翠绿的细竹好似一个天一个地。细竹错综复杂的生长,一点都没有人打理过,但也有一种韵味。往前走两步地上兰花开的没有牡丹那么国色天香,紫色的兰花也有一分淡雅,不争不燥。直挺挺松树打理的刚刚好,多一分显得惹人厌,少一分却又没有那种“魁梧。”从远处若同一个宝塔般高耸,从进看像一把油纸伞能为一个人撑起一片天。

内院中蜻蜓点水,波光粼粼的水面激荡独具一格的半卷荷叶。荷花池中小亭子风雅依旧,四定的角倒立着像一只老龟般托着,朴素的牌匾上题字荷花亭,一种淡雅的感觉油然而生。但是有些奇怪的就是四角的定只有三个柱子,柱子上没有预想的龙蟒也没有应景的荷叶衬荷花,只是一片白净。亭内棋盘上对峙着黑白两子。

来往亭内只有一条通道只能一个人通行,不能并驱。桥面镂空的石台偶尔看见一条鱼游过。-从镂空的石台上走,四周荷花的清香扑鼻而来,越接近边缘荷花池里的荷叶越少,到了河边没有一片荷叶。可能构造是从“荷花亭”越到水边越浅也或者是有人打理,不让荷花荷叶靠近边缘。边缘一群鱼儿聚焦,红色的黑色的很是惹眼。红色的张着嘴一吐一吐,黑色的偶尔翻身鲤鱼打挺,好像是在等待谁在喂它们。

四周若同一个圆圈一样分割的很好。边缘是铺着鹅卵石的小石头。白黑镶嵌,一阴一阳形成一个八卦图,就差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手中拿着拂尘观测众生了。四周房间环水而居,环水的房间各色各异大小分明。

对着“荷花亭”的房间大门正开,香火不灭 ,牌位不倒,拜垫铺的整齐。四周朴素,堂上的牌位却是不少。从最顶的一位先祖,依次每代人都是叠倍的增加 。繁荣已久到了两百年那一排就有二十位子嗣,到了最近的几代灵牌人数凋零,牌位最后一排尽了了数人,很是凄凉。

靠近荷花亭的一件房子里香烟幽幽。几位怀间挂着小箱子的老人,枯老的手把在细轩的脉搏上,几人轮番搭在脉搏上细细沉思。女子细长的眉毛,尖尖的鹅蛋脸,脸上苍白,嘴角泛白有些凄美。

几人对嘴商量一下,一名衣服有些宽大的老医微微皱眉不知何意。

“医师,怎么样?”面容俊秀的男子焦急的问到。

“恭喜,恭喜府主!三夫人有喜了”几名老医师身子微低拱手皆是笑容,好像是自己家的孙女怀孕一样。

听到这话躺在床上的小莫睁开双眸,晴明的眼看向面容俊秀的“慕华”。慕华眉头一皱随即展开笑颜。

“赏!都赏!不必多礼”慕华哈哈一笑,抬起来拱手的为首的御医。

“多谢!”为首的医师没有矫揉做作。收起了拱手,但还是有礼的低头不语。

老夫有一句话说!正是那名衣服宽大的医师不合时宜突然插一句。本来说赏各位医师的慕相王不解的问到:什么话?

请恕在下无理!衣服宽大的医师挺直了腰板缕缕那不多的胡子:老夫觉得这孩子生不了……

  “老夫觉得三夫人不能生育,不然恐有性命之忧”老黄苍老的脸,眼见皱纹可见。老人明亮是眼睛盯着地面,眉头紧锁,身体颤颤微微。

为什么不可生育?慕华男子淡淡的看向他。口齿清晰一字一句有种上位者的威严。“有什么事情你直说,说不出来的话?哼!就算你们是医仙阁的,我慕华也教你们都要死在慕家。”

扑通!扑通!几名老医师吓得都跪下来。饶命啊,我们医术浅薄。虽是这么说,但是心里恨透了那多话的那人。

打个比方,朝中若有身份底下还敢犯上的臣子,得罪了哪位高官虽然朝中没有办法,如若高官不死。朝下高官随便安个罪名,即便那人不死在荒野,恐怕也要死无全尸……。朝中明眼人有句话,官官相护几何时,莫做多言人求死。

老黄跪在地上,头扣在地上,攥紧颤抖拳头。“请恕老夫多言之罪,老夫和张医师本是好友,因介绍刚刚进宫不久。我本是一介游医,曾经医治过几例与三夫人脉象相似的的女子。”

“秋末时候我带着我家老婆子,四处奔波为病人医治,走在一家清苦的人家,那女子说巧不巧刚好昏厥。我虽不是什么名医,但是医者父母心,我动了仁心”让老婆子扶她进我们居住的寒舍,我为她把脉,本是仁心,弱弱的女子竟然怀孕了!毕竟送佛送到西,好人就要做到底!

说到这里老者顿了顿手中虚汗滴水,佝偻的腰,后背已经打湿。一句话也不敢说下去了,心中甚是担忧。

慕华坐在床边修长的指头攥着小莫无力的手。在磨磨蹭蹭休怪我不讲仁义,慕华厉声喝道。

老黄咽了咽口中的吐沫,又接着说。

那位弱弱的姑娘昏迷的时候我家的老婆子为她清理身体的时候,身体几处暗伤还有结疤的刀痕。说到这时老者轻咳了一声,可能是口干舌燥。

我家老婆子忍着心中震惊为她清理完身体后,细细碎碎的给我说了这件事。我原先不相信,后来我去给她把脉的时候,发现这个那位弱弱的姑娘不进怀中有孕,身体里暗疾导致气血不通。我本来回想起来当初就该走了,可是我心中空有一番报复,医者不可能躲避那无妄之灾而放弃一个病人。

过几天弱弱的姑娘醒来后好像失忆了,我就和我家老婆子就有一分安心,一分不知这几天医治的钱财怎么该怎么挽回。那女子懂得人情世故,摸了摸衣服,虽然老婆子为她清理了身体但是却没有给她衣物换掉 ,她摸到了一个玉佩。这时老者手中双手奉上,可是头却不敢抬起来。慕相王接过后打量着玉佩。

老者不敢磨蹭,自言自语到:女子把玉佩说抵过医药费,我和老婆子却是不敢接。一是来女子历不明,其二恐怕她身上也没有其它值钱的东西送与我们了,听闻江湖人不拖欠人什么,万一我们不收她的东西,,她觉得亏欠我们独自走了,这可是一尸两命,老头我信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是见死不救死后定会打入阿鼻地狱受尽苦难。

想到这里我还是迟疑了一下接过,这玉佩不知什么钱,我看那女子来历不明,然后这也是个念想我就没有变卖……

我那时带着老婆子四处为家治病,而我家里老婆子是个接生婆。说起来虽然不是乱世,但是还是有一点家当。我们因为这个女子而在一个小山村逗留下来了。

年过大半!女子肚子微痛,老头子就把本在村子拉家常的老婆子叫回来了。

夜半,屋内烛火通明。

医者也是要的避嫌,毕竟男女有别,近些年宫内也有一些女医。可是小山村中我还是跟我家老婆子一起接生了,有二点:一,山村内虽然男女有别我这老头子看一下不会少一点肉。二,女子虽是练武可身体确实出奇的柔弱,我怕万一有什么事我好做好准备

啊!娇嫩的声音突起。女子光洁的额头卓卓的汗渗下,本来俊美的脸开始扭曲,唇上已是泛白。强忍着痛,牙齿已经颤抖的打架……

老头子我啊早知道这女子体虚,刚为她接生前,没少下功夫虽然没有人参熬汤提气。小山村靠山也有不少医术上可以代替的药草。

刚开始的时候女子气力小,随后贫血层出不穷。到了黎明我和老婆子都感觉少了半条命了,但那女子还是没有生出来。

天泛白时,孩子慢慢漏出一只脚。无论接生婆还是医生都知道生孩子头先出来,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心中想:坏了这可难办,这女子真是惨啊,难产了,这种时候如若不是这个体虚的女子我还有办法,可是这刚开始就脸色泛白的女子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常人都以为我们接生的遇到这种情况,肯定要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可是这只是谣传。

安营扎寨的宝宝住在母亲的子宫里面,可以是说是吃住都需要母亲负责,连接宝宝和母亲的就是一根输送血液和营养的脐带。所谓唇亡齿寒,如果母体的健康状况不好比如得了这样或者那样的疾病,那么住在她体内的宝宝也会受到影响。

所以我就没有让老婆子保大人。这个苦命的女人,也有个苦命的孩子,在母亲肚子里折腾了几个月又回去了。也不知道那个野汉子毁了女子清白也没有好好负责,狠心的人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说到这里愤愤的骂到!老头子如果见到那负心的汉子,定会用着半入土的身子拿起竹条抽打他,再拿蜂蜜封上伤口,绑到树上,让他天天受万虫嗜咬。

是老夫多言了,请惩罚在下。老医看来对那负心的男子气愤,不然也不会在相王这里多说废话。没事!你继续说,我听着,后来那女子怎么样了。慕华一摆手放了他一马。有血性年轻时定是一个好男儿,年老了还念着家中糟妻,如若不是身份有别,慕华或许可以成就一段忘年交。老者见慕华没有怪罪胆子就大了一点

经过大半年的相处女子待人接物有礼和善除了不能干重活基本什么都干,即便是快生孩子的那几天还在为我这老婆子刷鞋,我家老婆子脚臭自己都懒得刷,这样好的女子,祖上积德行善都找不到。老者叹息,苦命人就是顺天而行的人……我那时仅存一点家当买了一根人参想着为了女子吊一口气努一把力好保一下孩子,那女子命苦所以这人参切片让她含在嘴里。

天已大亮,好不容易保下了女子的性命,可是那苦命的婴儿刚刚呼吸了这片土地的空气又回到那空荡荡的天堂。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