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军婚 肉 女儿钻进爸爸的被窝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1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242 次 收藏

两人被轰出了房间,恩康伯默默离去。

而何翊刚走出房间就听坐在沙发上的隼说:“厉害,不愧是......”

不愧是受王传承的人,他在心里补充。

“你知道刚才的事情?”何翊走过去坐在他对面。

隼说:“当然,我在旁边看的一清二楚。”

何翊不忿道:“他那样欺负我,你就站在旁边看着吗?”

隼笑道:“若您有吩咐,我定会出手;而且刚刚根本不需我出手,您下一道风刃位置在他持枪的手腕。”

“这你都知道?”何翊惊讶的望着他,然后也笑了“你比我厉害。”

正午时分。

魔法院区的餐堂内,何翊和隼对面而坐,边吃饭边聊天。

“那个魔法阵究竟需要多少魔力才能启动?”何翊问完又补充道“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魔法阵。”

隼说:“我知道,但需要多少魔力我不知。”

“这样啊。”

扒两口饭,何翊又看看四周,低声问:“你们口中的那个王应该不是指国王吧?”

隼点点头。

何翊了然道:“果然,虽然我记不太住名字,但这个北国是叫什么什么王国,而你们口中是拿的啥帝国,是南国吗?”

“不是,”隼说“纳德萨帝国是一个古老的帝国,现在已经不复存在。”

何翊听了连忙问道:“古老?很多年前吗?”

“嗯。”

“那你们,”何翊惊讶的看着隼“你们是王的部下,岂不是活了......很多年?”

隼笑道:“我们手上的魔法囚印也是一种传承,所以我们的实际年龄和您看到的是一致的。”

“哦对了,我还有个想问很久的问题,你们的名字为什么都是一个字,是代称吗?”何翊奇怪的问。

“我们没有名字,这既是代称,也是我们的名字。”

“没有名字?”

“我们不需要名字,”他说“只需要知道怎么复活...”

说着,见有人从旁边路过,隼停下了话语,待那人走远后继续说:“知道怎么复活王就够了,这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何翊又问:“那复活王之后,是准备光复拿的啥帝国吗?”

“不知,”他回答“我们只为复活王而活着,其他不归我们考虑。”

“这么说有点太夸张了吧。”何翊皱眉道。

隼笑笑没说话。

何翊当然不会懂他们的内心。

他看看左手背上的魔法囚印标志,这是他所谓的父留给他的意义。

父者,子之天也。

这是他从古书上看来的,可古书上的‘父’与他的父不同。

他的父不教道德,不教规矩,不教别人的‘父’教授的一切。

只是让他活着的同时,给他留下这魔导师等阶的魔力和这虚幻朦胧的目标。

成年那天,父说:“是时候了。”

然后那三角形的魔法囚印便从父的左手背,转移到了他的左手背上。

父没什么表情。

他盯着父看,什么都看不出来,看不出解脱,也看不出遗憾。

于是他也没有表情。

第二天,父自杀了,除了面色泛着死人特有的紫青外,依旧没什么表情。

从那之后,他便成了鸮的领袖,只为复活王而奋斗。

“我吃饱了!”何翊的话将他从思绪中扯出。

“我也是。”他笑着说。

也不知哪天起,他突然变的爱笑了,因为只有在笑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自己和其他人是一样的。

“那走吧,”何翊伸个懒腰“我待会要去听课,你想干嘛就去干嘛吧,不用一直跟着我。”

他没有听从何翊的话。

当何翊进入那房子之后,他抱起双臂背靠在房子的外墙上,仰头望着天空发呆。

屋里,何翊听课听得津津有味。

他专门打听了各处的课程,然后找最基础的来听。

这里正在讲魔法等阶划分,因为是基础课程,来听的大都是些刚学会冥想的小孩子,所以那女老师讲的很细致,很通俗。

老师长得挺漂亮,声音也很好听,讲起课来赏心悦目。

“最高能放出什么等阶的魔法,就是什么等阶的实力,这是最简单的辨别方式,”她说“例如,最高能放出入门魔法的话,就是魔法学徒。”

说完,她看了看在座的人,提问道:“有哪位学员能为我重复下各个等阶的名称?”

“我我我!”一名小男孩连忙举起手抢着要回答。

“好,你说说看。”

见美女老师让自己回答,他兴奋地站起来说:“有魔法学徒,魔法师,大魔法师......”

前面说的很顺畅,可在大家注目下,后面的名称居然一时间卡壳了,望着面前美女老师期待的目光,他顺口乱说道:“...大魔法师,大大魔法师,大大大魔法师。”

整间屋子笑作一片。

那老师也被他逗笑了,对其示意让坐下。那小男孩挠挠头,不好意思的坐下了。

“那我再重复一遍,你可要记清楚了,不是大大大魔法师哦。”

美女老师轻咳一声让大家保持安静,然后说:“魔法学徒等阶,对应入门魔法;魔法师等阶,对应初阶魔法;大魔法师等阶,对应中阶魔法。”

她故意停顿一下,看眼小男孩说:“魔导师等阶,对应高阶魔法;而最高等阶圣魔导,对应的也是世间最厉害的魔法,圣阶魔法。”

说起最厉害的魔法,何翊就想到老头卖给自己魔法书籍时候说的,世界上最强魔法秘籍。

他忍不住笑着暗骂道,这个老骗子,卖给自己的居然是世间最弱的魔法。

美女老师看何翊在偷偷发笑,盯着他问:“这位学员,我讲的很好笑吗?”

“没有没有。”何翊连忙摇头。

“那你笑什么呢,不如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何翊眨眨眼,说道:“我觉得魔导师这个名字不好听,还是叫大大魔法师更贴切一些。”

屋子再次笑作一片。

屋内的人学习着魔法知识,屋外的人仰望着蓝天白云。

麦罗城满是和睦,而远方的亚尔城已危机四伏。

城主的下一场宴会终究是没能举办,甚至还没来得及将监牢中的那名子爵斩首示众,丧尸突然大量爆发,城中的兵卒全部派出,却如同杯水车薪。

危急时刻,城主不得不高佣金雇佣大量人员进行全城戒备,不管是会魔法的,不会魔法的,只要有膀子力气,杀死丧尸就可以领取赏金。

并且他给城中所有贵族都发了一封信件,在此危机关头,希望他们能为亚尔城尽自己的力量。

然后城主亲自前去大教堂,面见负责亚尔城教事的大主教,两人相谈许久,在城主付出一定代价之后,大主教终于同意帮他守护亚尔城。

可这些权宜之计也仅仅是暂时保住了亚尔城,一些丧尸逐渐开始产生奇怪的变化。

城中丧尸越来越多,每天都有居民逃离,这样的亚尔城不知能撑到什么时候。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