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被男人吃软软的 风流小农民艳遇记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30日 来源:互联网 1065 次 收藏

神界·医尊殿内

一位身着一袭素衣的女子正全神贯注地为躺在床上的男子施针。

只见女子:眉若远山含黛,目似秋水横波,鼻若琼瑶小巧,唇似三月桃花。姣好的面容不施一丝粉黛,如墨的长发仅用一支木簪松松挽起。加之她在施针时那特有的专注之态,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

看得出来,这似乎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细密的汗珠从她鼻尖悄悄浸出,甚至连额头处也开始浸汗。

当最后一针施针完毕,女子终于微微舒了口气。接过一旁侍女急忙递去的软巾,简单地擦拭了下,又接着忙着为床上的男子换药了。

一旁的青衣丫鬟张了几张嘴,想开口劝女子先休息些。可又深知主子的性子,最终没有开口。

整个神界,乃至整个六界,无人不晓独孤晗烟的名号。她在医术方面的成就,可以称的上是一个近乎传奇的存在。

自幼便是出身于医学世家,三岁起,她就被父母送到了神界中医术最为高超的医门圣手医道人门下修学医术。仅仅只用了十五年的时间,便学会了他人要花上百年才会学到的医术。她的师傅不由连连称奇,曾亲口赞道:千百年来,吾在医术方面从未见过如此聪慧之人。它日,晗烟医术必当冠属六界第一。

如今,百年已过,独孤晗烟的医术早就超过了她的师傅,并且成功地实现了师傅当日的预言。她的医术,六界之中无人可比,并且不可超越。甚至六界盛传,独孤晗烟的医术早已达到了活死人,生白骨的境界。

谨尊师父“医者父母心”的教诲,独孤晗烟每年都会抽时间在六界中往返出诊,几乎六个族的族人都有接受过她的诊治。通天鉴(一中自动记录下六族中重要人物的灵石,嵌于通天峰的通天塔上。并且,每个被记录的人物均会被通天鉴自动赠予一个称号,该称号还会随着人物的实力的变化而不断变化。六族中人莫不以被其记录获封为荣,通天鉴的认可也就相当于六界的认可。)上,她的称号是——六界医尊!

好多族人都觉得独孤晗烟就是上天的宠儿,样貌与才华,世人竟相追逐的东西被她全部收入囊中。可是太完美的人,往往是会被天妒的。正如她的姓氏那般——独孤,在晗烟的生命当中,一直都是着孤独的。至少——在遇到某人之前一直如此。

独孤晗烟生性孤僻,她极少会与他人主动交流。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世间除了医术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引起她的兴趣。百年来,她仅仅是在日复一日地重复这近乎一致的生活。

她不是没有试图做点什么来改变自己的无趣,可是每一次莫不也是无疾而终。最后,她自己也释然了,也许,她的一辈子注定就要这么无趣地活下去了。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她遇到玹千玦的那一刻起,命运齿轮的转动就已悄悄发生了变化。自然,这些,都是后话。

“三年了,也该醒了吧。”晗烟喃喃自语道。

生平头一次,晗烟竟然也有对自己的医术如此不自信的时候。三年前,她拼尽全力,却也仅是将他从死亡线上给拉了回来,并为他留住了最后一口气而已,她真的不敢肯定他能否醒过来。

微微一叹,转身又进了内室。也就是在她转身的一刹那,红木床沿上放着的手指几不可察的动了一下。

医尊殿门口

一群小丫鬟个个莫不是面含悲壮,语调凄凉。她们正在讨论一个自生命存在以来最为伟大而艰巨的任务——出门采药。额,当然,采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个在殿门外已经等候多时的大大“惊喜”,哦,不对,是“惊吓”。

“你,你去。”

“不不不,还是你去吧。”

“上次都是我去的。”

“那你去你去。”

“好姐姐,还是你去吧。”

……

这群小丫鬟一直在推推桑桑,谁也不愿意去面对外面那来势汹汹的“洪水猛兽”。

最终一个穿着蓝衣服的小姑娘不幸被众人“光荣的”推了出去,只见该姑娘面带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感人表情,勇敢地用她那颤抖的小手推开了大殿的门。再接着,便以肉眼不可察觉的速度迅速溜走。

唯一所能听到以及看到的,是风中送来的她那抖音“神皇神后大人好我们的医尊正在努力地救治太子殿下啊你们放心一有消息我们一定首先通知你们的”以及在风中略显凌乱神皇神后和门后那群表示惊呆了的小丫鬟们-_-||(这样也可以)……

医尊殿内室

“青衣,怎么回事,刚才为何如此吵闹?”沐浴归来,晗烟的疲惫已减轻不少,可眉宇间依旧带着那未来的及完全褪去点点倦意。

“尊上赎罪,刚刚是丫鬟们不懂事,冒犯了尊上。”青衣毕恭毕敬地答道。

“何事?”

“这,这个”似是有些难以启齿,“启禀尊上,神皇和神后大人又,又来了。”说完,青衣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为了这点小事就惊扰到尊上休息而感到惴惴不安。但她也知道那些小姑娘这么做的原因,谁都能理解父母担心孩子的那份心思,可是如果天天都堵在门口向你问东问西,并且一问就是三年,换做哪个正常人都会崩溃的好不?她心里也觉得十分好奇,传说中的神皇神后不应该是超级大忙人么?加上这才经历了一场大战,不应该更是忙的不可开交么?他们是如何做到将一天之中近乎一大半时间用来堵在医尊殿门口的o(╥﹏╥)o

六界中人都知医尊大人不喜吵闹,尤其是在她治病的时候,更是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神皇神后也不好意思直接杀进大殿,只能每日里堵在门口,往里边眼巴巴的瞅着。但凡逮到一个出门的丫鬟,就是各种“严刑拷问”关于太子殿下的一切近况。这可就苦了这些小丫头们了,每次出门都要提心吊胆,唯恐被人偷袭。

略略思索了一下,晗烟提笔写下一封短信,让青衣带出去交给神皇神后。没有人知道那封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只不过奇怪的是,从那以后,医尊殿前再也没出现过神皇神后的身影。医尊殿,也终于得以重归它日平静。

红木雕花的大床上,玹千玦就如同睡着了般安静。长长的睫毛微微卷起,鼻梁英挺,再往下,性感的薄唇轻轻一抿。那脸上的每一道轮廓,都如鬼斧神工般雕刻的完美。带着那种初生婴儿才有的纯真,他就这么静静的睡着,没有人能够把此时恬静的他与战场上宛如撒旦转世的他联系在一起。

晗烟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可她并不知道,此刻的玹千玦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般平静,三年来,他一直都在重复地做着一个梦,一个关于血色的梦。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