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开嫩苞舒服 寡妇田前桃花多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31日 来源:互联网 423 次 收藏

若从这个角度说来,现下有两种可能。

一是,三王想除去太子,取而代之。

二是,三王与太子,私下不睦,太子想要除去三王。

太子柳溪澜见过,就是那个跟苏逸轩长得美艳十分相似的俊逸男子,他曾力主查案,也是他让自己的父亲同意自己去办案的。若是太子有所嫌疑,怎会让宰相家的小姐去查案?

且太子已是储君,贸然除去三王,反而会引得自己一身腥。

柳溪澜总觉得太子的嫌疑不大。

如此说来,便是这位没有见过的三王爷最有可能了。

不补,凡事讲求证据,办案更是如此。虽然警官的推测都非常敏锐。但柳溪澜依然不想单单依靠直觉。

“柳小姐。”耳边又响起太监尖细的声音,那太监看柳溪澜,一路紧紧低头走路,也不东张西望,也不叽叽喳喳,对柳溪澜有不错的印象,越发觉得这位小姐沉稳持重。

“是。公公有何吩咐?”柳溪澜这才抬头,不紧不慢的回答道,丝毫看不出她心里想了整个案情的发展。

“吩咐不敢,咱家送刘小姐到此了,前面就是太后的寝宫慈宁宫。”

柳溪澜温柔一笑,从贴身的荷包里拿出一小锭银子,塞入那太监的手中,“多谢公公引路!”

手里沉甸甸的,那太监就越发客气。“咱家多谢柳小姐!当朝太后是将门虎女出身,太后素来不爱娇滴滴病殃殃的小姐,咱家听闻柳小姐是巾帼不让须眉,小姐必然得太后喜欢。”

果然赏赐还是有用的,柳溪澜对那太监客气,又给了赏,太监心下十分欣赏她,所以多嘱咐了一句,这对柳溪澜十分有用。

“是。多谢公公。”谢过了那太监,柳溪澜走到慈宁宫宫院的门口,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个嬷嬷。

嬷嬷看到柳溪澜,“可是柳家小姐?”

柳溪澜点点头,“正是小女。”

那嬷嬷看柳溪澜穿的素雅,神色淡然,心下,“丞相,果然叫女有方,不枉太后接见。”随即便说,“柳小姐请进吧!太后正等呢!”

随后柳溪澜跟着那嬷嬷,走进了太后的寝殿。

嬷嬷进去了,柳溪澜却没有跟着进去,直接对着朝着太后的寝殿跪下一拜。“臣女柳溪澜,给太后请安,祝太后福泽万年,身体康健。”

太后坐在屋里,本以为柳溪澜会跟着嬷嬷径直进来,不想这女娃倒是懂规矩,在外面冰凉的水泥地上就拜上了,可见其恭敬之心。

屋里熏着香,太后正在礼佛,檀香的味道沉静。太后的声音更是慈祥,“进来说话吧,外头地上凉。”

柳溪澜这才起身,步入太后的寝殿,太后坐在榻上,手里拿着一串佛珠。

榻前的黄铜香炉烧着檀香,烟雾盈盈。仿佛仙境一般。

柳溪澜进了太后的寝殿,对着太后又一次拜下,“臣女给太后请安。”

太后慈祥的笑了笑,“刘嬷嬷,扶她起来,这孩子懂规矩,可动不动就跪在这冰凉的地上,可别伤了膝盖!赐坐吧。”

虽说有臣女入内宫请安的规矩,但是太后从未见过未奉召不请自来的,这是太后收到的第一封拜帖。她深觉有趣。太后从不出宫禁,平日见的都是自己的子女或孙子孙女,陌生人是见不到的,难免觉得无聊。

柳溪澜过来,太后能解解闷似乎也不错,柳溪澜进入寝殿,太后细细的观察,只觉得这女娃气质刚健独立,不似宫中的公主们,见了自己也唯唯诺诺。

她穿着一件月白色小袄,衬得她肤色温润白皙。柳溪澜的一双眼睛明亮锐利,微微的丹凤眼,但是并不妩媚,也不像宫中女官一样惶恐低垂,眼中平静如水。

这姑娘沉静秀丽,太后心想,可是眼中的聪明可不是女儿之福啊。

女子无才便是德。最好不要太聪明。

但总体太后还是喜欢的。太后叫人给柳溪澜拿了软座,柳溪澜静静的挨着太后坐,太后不开口,柳溪澜也不搭腔。

太后慈祥的看着柳溪澜笑笑,“你来看哀家,可是为了查案的事?”太后开口威仪很重,配着殿里的檀香,竟像是天外传音。

柳溪澜想起那个太监跟的话,便不再扭捏,也不想推脱。“太后睿智,臣女,正是为此事而来。”

太后这时突然表情变化,十分严肃。“刁民小女大胆。”她将手里的佛珠往桌上一放。

柳溪澜倒是并没有十分紧张,只是站起来,跪下。“不知太后何事动怒。”

太后见柳溪澜这样镇定,便说,“一介女流之辈,介入宫廷要案,你是何居心?”

柳溪澜不敢抬头,这头声音却不露怯,她知道这是太后的试探,通过了这道考题,她也许就能得到查案的便利和帮助。

“臣女不敢,臣女只是想着,此案关乎皇家颜面!圣上着臣女爹爹查办,爹爹公事繁忙,臣女若能查清此案,一来,为皇家颜面保全,二来,为爹爹分忧解难,三来,为朝廷立威于国民。柳家食朝廷俸禄,于国于家,臣女皆认为此乃柳家之责任,臣女是柳家人,理当为此负责。”

柳溪澜说的不卑不亢,井井有条。

太后沉默了一会儿,“起来吧,你这姑娘,确实懂事。”

这是通过了考验吗?柳溪澜不敢起来。

太后边说,“刘嬷嬷他起来吧,起来跟哀家讲话。”

柳溪澜重新坐到软座上。太后的态度明显跟以前有所不同了。没有再训斥她。

“柳小姐,”太后幽幽的说。“你能于国于家如此想,实在是朝廷的幸事,只是此事牵涉内宫,实在纷乱复杂,你听哀家一句劝,切莫深陷其中便可。”

太后在宫中多年,也是九死一生过来的,她必然是比别人看得清楚,她的劝慰实在是有用,可是,柳溪澜没有办法不身涉其中,她已经接了圣旨。

但当着太后的面,柳溪澜仍是乖乖的点点头,“太后教诲,臣女记得了,但是臣女已经接了圣旨,奉命查案,虽无头绪,却并不敢懒怠。”这是拒绝了太后的意思,但是太后喜欢她这种有话直说的性格。

就像那个太监说的,太后的父亲曾是前朝的将军,太后从小便在将军的熏陶下,性格直爽,但不乏谋略。最不喜欢娇滴滴的绿茶婊。

柳溪澜这种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性格,正好投了太后的胃口,加之她心念家国,太后更加觉得此女大气。

若不是为了案子,两人聊天还是很愉快的。

可是柳溪澜觉得,太后明显不希望柳溪澜继续查下去,可是包庇某人?

太后跟柳溪澜问了很多宫外的事儿,也问了柳溪澜怎么会查案,柳溪澜只是说他经常看书,反正闺中无事,对查案很有兴趣。太后倒也没有怀疑,毕竟人有兴趣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你的兴趣是女工诗书,我的兴趣就是查案办案。

“不早了,哀家想要去休息了,你下次再来陪哀家说话吧。”太后说话也说累了,她其实很喜欢柳溪澜这样的孩子。

“皇祖母!”这是外面有一个明丽的身影跳了进来。

“哦,思言来了。”太后笑了。

“咦,皇祖母,这不是相府的大小姐吗?“思言公主年纪不大,所以在太后面前尤其的娇憨。

她还记得柳溪澜,那天晚上,她跟柳溪澜也算是共过患难了。

这件事情太后并不知道,她很好奇,“思言,你如何认得相府的大小姐?”

思言公主细细把那日她受到绑架的事情说了,太后听的越来越生气,面色阴沉了下来,可见太后是十分心疼这个小孙女儿的。

竟有这种事,在天子脚下,竟敢绑架天子的女儿和丞相的官家小姐!太后震惊了,她本不想让柳溪澜参与这件事情,可是她现在知道为何皇帝会如此重视此事?

柳溪澜其实想错了,并不是太后想要包庇谁,太后只是心疼她,不希望她涉险,毕竟皇宫里的权力争夺一日也未曾消减过,若是卷进一个柳溪澜,她也是白白送死。

太后听完了全部的过程,只觉得浑身发凉,这是太后熟悉的阴谋的味道,可是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只有三个儿子,不如先帝子嗣众多。

三个儿子,其中有一个废人,太子和三子关系又不错,三王爷闲云野鹤无意于权力,为何会如此呢?

“太后,臣女也是,因为自己涉案,其中,所以才如此有兴趣调查。”柳溪澜忙撇清关系。并不是因为权力,而是因为自己曾经受害。

“溪澜姐姐。”思言公主说。“那日,找到我们的两个捕快呢,他们现在还负责此案吗?”

柳溪澜没有想到思言公主会问起苏逸轩和欧阳辰逸的事。“嗯,是他们在负责,现在我们在查这个案子呢。可惜毫无头绪,只知,此人是宫中女官。”

“宫中丢了人,自然可以查到,”太后出言告知。“既然,此事牵扯到思言和相府大小姐被绑,查清楚是必然的!只是,这宫中之事,不是说查便能查的,即使是哀家也不能够随意翻查宫中的人员情况,这须得求了陛下才行!”

这是给柳溪澜指了条明路了,柳溪澜站起来谢恩,并向太后告辞,太后实在喜欢这个相府小姐。“刘嬷嬷,哀家看相府小姐穿月白色的衫子好看,上次苏州进的素锦,似乎就有月白色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