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把我的处开了过程 美女的沉沦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676 次 收藏

晚上,周以沫跟陶桃一起去撸串了。

办公室没有几个有真友情的,当面笑转脸捅刀子的太多了。所以,周以沫一直跟大家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

之前因为要给母亲攒钱治病,周以沫一个人打几份工,没时间,也没钱跟公司的任何人集会。

今天陶桃硬是要拉她出来,用她的话说,她们两个是难姐难妹,都被陈冉冉威胁开除了,说什么也要庆祝一下。

周以沫哭笑不得,感叹这年月庆祝还真不值钱。

两杯啤酒下肚,陶桃的脸就红了,打着酒嗝红着眼睛看着周以沫,“我知道,在公司很多人都在背地里骂我是刺头,是疯狗,逮谁咬谁。我愿意这样吗?在公司尔虞我诈,在家里也要处处小心,我真的很累,是心累。”

陶桃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的位子,而后又灌了杯酒。

看着她又替自己满上了,周以沫用手挡了一下。但是陶桃坚持,她只好由她去了。

陶桃家庭条件不错,陶桃父亲的生意做的也挺大的,她也能算是豪门千金。但她的好日子在小学一年级就终结了。

妈妈病逝后,不到半年就娶了新妻子,后来还生了孩子,她在家里的地位也就每况日下了。本想做出一番事业,让父亲刮目相看,但现实是,如果她不是陶家的女儿,她早就被炒十次鱿鱼了。

“总会好起来的,你看,今天不是将陈冉冉给怼的差点吐血?”周以沫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自己都一大堆的事,没有陪她一起哭已经很不错了,说出来的话干巴巴的。

陶桃抬起有些沉重的头,盯着周以沫看了很久,忽然一笑说道,“你还真是心大。”

“不大又如何?难道别人会因为你伤心了,不伤害你?”周以沫摇头,在这方面,她比陶桃的体悟更深一些。

好歹,她还有个亲爸,而自己……

还是不说了,说出来都是泪。

喝酒,就算不能一醉解千愁,最起码暂时可以麻痹大脑。

“说的没错,还是你看的透彻。”陶桃举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一口喝下,啪的一声将杯子放在桌子上,“以沫,跟我去个地方。”

“去,去哪?”都喝成这样了还到处跑,周以沫扶了她一把,“别去了,我送你回家吧。”

陶桃摆了摆手,“不回去,家里没人,他们都在给我那好妹妹庆祝生日。”

生日?难怪她心情不好,“不如我们去唱歌?”

周以沫对服务生招了招手。

陶桃按住了周以沫的手,“说好了我请。”

周以沫知道她的脾气也没跟她争,“我们现在去哪?”

“是不是哪儿你都陪我?”陶桃反问。

“今天我属于你。”周以沫很肯定的点头。

“跟我来。”陶桃在前面带路,周以沫跟在后面。

九点半,两人出现在近郊某知名的五星酒店,两人先后下车,前者黑衬衫黑裤子,脚上一双黑色平底尖头小皮鞋;后者一身白色一字肩小礼服,脚踩八公分细跟绑带高跟鞋。

陶桃下车便很自然的伸手挽住周以沫的胳膊,两人并肩往前走,她小声嘀咕,“扶着我点儿。”

周以沫面色淡淡的说,“姐姐,把墨镜摘下来,前面都是康庄大路。”

摘下墨镜,随意的侧头看周以沫,她穿了一身黑,挑眉道,“你干嘛非得穿的跟保镖似的?”

周以沫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为了衬托你千金大小姐的身份。”

陶桃配合的扬了扬下巴,目视前方道,“我爸竟然敢瞧不起我,从来不带我过来,难道我自己没长脚?”

这家酒店是陶家的产业,之前,她为了赌气从来都没有过来过。今天周以沫的一句话点醒了她。

她是陶家的大小姐,陶大伟的长女。他的所有财产她都有份,自己到自己的酒店,凭什么要看人脸色?她也是主人好不好。

所以,她今天过来了。

来之前还特意的去换了身行头,画了个妆。

周以沫为了配合她,选了一套黑色的西装,看上去就跟她的跟班一样。

也不知道周以沫是耍酷还是真酷,她面无表情的道,“说明叔叔很看中你,想培养你独立能力,将来还指望父凭女贵。”

周以沫不过是想安慰陶桃这颗脆弱的心灵,没想到竟然成真,几年后陶爸爸的生意失败,是陶桃力挽狂澜。

当然,这是后话,现在的陶桃在陶家是爹不疼妈不爱,就连参加宴会也是厚着脸皮过来。

两人插科打诨往里走,中途陶桃余光一瞄,当即站在原地,盯着几个正在谈笑的人看。

周以沫顺势望去,“怎么了?”

陶桃目不转睛的说,“穿咖色西裤的那个,是有着‘时尚教父’之称的蒋文轩。前几年为了妻子离开时尚界,最近我听公司的那些消息人事说,他有复出的打算,做我们这一行的要是能跟他搭上线,以后就吃喝不愁了。”

对于‘时尚教父’的大名周以沫早有耳闻,真佛今天是第一次见。

但她跟陶桃不一样,她就是个助理设计师,说好听点叫设计师,不好听就是个打杂的。别说是‘时尚教父’这种大人物,就连一般的客户都轮不上她见。

但是陶桃就不一样了,她有资历也有获奖作品,虽然没什么名气,但好歹也是正牌的设计师。她要是搭上‘时尚教父’能得到他的推荐,肯定是前途无量,推了一把陶桃,周以沫说,“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拜见衣食父母啊。”

“时机不对。”蒋文轩身边围了一群人,她们根本近不了身。

两人站在一旁静候,看着漂漂亮亮,实则目光特像森林里觅食的狼,终于等到蒋文轩身前的一圈人散开,陶桃找准空挡,马上踩着高跟鞋健步如飞的上前。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周以沫虽然听不到对话,但看样子他们聊得还不错,正想着有戏,结果有人走近跟蒋文轩说了句什么,他马上就走了,只留下身边助理跟陶桃聊。

有的谈就说明有希望,周以沫也不好贸然上前,干脆找了处位置坐下来等,屁股还没坐热,只见陶桃踩着高跟鞋,翻着白眼儿往回走。

周以沫起身迎上前,低声问:“这么快?”

陶桃气得炸肺,“要不是我爸三令五申,劝我在外面别给他惹一屁股麻烦,我真想抽丫的!”

她是很崇拜蒋文轩,可她有自己的骄傲,挂嘴巴边的话‘是金子早晚会放光’。她希望别人第一眼看上的是她的设计,而不是包装纸。

要不是今天在陈冉冉哪儿受了刺激,她才不会主动出击。

让她懊恼的是,她的如此尊贵的第一次,就这么被蒋文轩的助理给蹂躏了。

周以沫抬眼往蒋文轩助理方向看,男人竟然也在看她们这边,明确的说,是看周以沫。

陶桃来气,拽着周以沫的手臂道,“别搭理他。”

周以沫一脸好奇,“干嘛?是不是他见色起意,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

眼睛在两人身上来回了几次,周以沫得出了结论。

陶桃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丫长得不美想得够美的,他看上你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瞪的跟小狮子一样。原本是在生气,但看上去竟然有些可爱。

周以沫眸子微挑,“我?”

陶桃小声磨牙,“将文轩在的时候装的人模狗样的,老板前脚一走,他后脚立马原形毕现,臭不要脸……”

陶桃越说越气,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助理,还是觉得自己第一次求人,被怠慢了。

反正她就是气。

周以沫完全没往心里去,一边顺毛捋着,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别生气嘛,买卖不成仁义在。”

对这种事,她是司空见惯。

陶桃是端着大小姐的脾气,一时半会转不过弯来,多被拒绝几次,习惯了就好了。

陶桃侧头瞥向她,哼了一声:“一天让人退N次的人,好意思说我吗?”

设计被人家给偷了,她不一样炸毛?今天还不一样拿着钝刀割了陈冉冉的肉?

人呀,永远只会站着说话不腰疼。

周以沫抿唇不语,暗叹她们都是膝盖只能屈一条的人,单膝下跪可以,双膝那是上坟。

忽然,她就笑了。

跟陶桃一个办公室上班也快一年了,她还真的没有好好的了解过陶桃。

在公司,她浑身是刺逮谁刺谁。

而今,近距离接触后,她才发现,陶桃这个人嘛,还是有真性情的

陶桃出师未捷,憋着一定要出这口气,两人乘电梯上楼,她很快又发现蒋文轩的身影,跟一帮业内大佬围坐在沙发上聊天。

“你先自由活动,有机会推销自己千万别错过,我再去会会他。”到底不甘心,陶桃反正已经失身,索性破罐子破摔,这脸不要了。

陶桃性格风风火火,说走就走。

周以沫开始也并不担心她会办砸,很悠闲的坐在原地欣赏芸芸众生相。直到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熟悉的令人紧张警惕的身影。

心里咯噔一声,全是上下充满了戒备。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