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十几个小时上班 快穿之欲女系统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1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580 次 收藏

午夜,万籁俱寂,连虫儿都有一声没一声无精打彩的叫着。

洛伽山,山高路险,山势更是奇陡,山顶处一间闲置已久破败的庙宇内聚着大约五六十人。

“莫言,如今的南诏国早已经被那个人搅得民不聊生,江湖中更是平空出现个拜月教欲称霸江湖,多少人曾想着除了这两个祸根,怎奈他们一个权势滔天,一个高手如云,反而都被他们灭了。”一个身着道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说道。“现在只有你能结束这一切!”

“我?我不行!”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虽然看起来瘦弱,但眼神却透着坚毅、隐忍和不屈。

“只有你行,拜月教这几次吃的暗亏都是你设计的,让他们损失惨重,如果这个乱世是棋局,只有你能与那个人博弈,若你为棋手我们都愿为你的棋子!”道袍人接着劝说。

“对,莫老弟,我们都听你的!”一个虬髯大汉扯着大嗓门嚷道。

“对,只有你带着我们才能为我们的亲人报仇!”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但意思都一样。

“我……”少年似还在犹豫。

“不好了!拜月教的人来了!”庙门被人推开,一个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真是阴魂不散!”

“大家别急,我选这里聚会,就是怕有这种情况发生,崖边有几条绳索,我们可以顺着它下去。下面有个山洞,我们可以在那里暂时停留,绳索之前被火油浸泡过,我们都下去之后点燃绳索,他们便下不来了。山洞里有工具可以让我们下到崖底,摆脱他们。”少年一边冷静的解释一边带着众人向崖边跑去,神情和动作十分老练,一点儿也不像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样子。

众人按照少年的方法下到崖下的山洞,但拜月教来得太快,赶到时,山崖上还剩下少年和虬髯大汉以及另外四个人,还没来得及下去。

“小子,快下去,我们拖住他们!”虬髯大汉急道。

“不行,要走也一起!”少年坚定的说。

“听着,我们谁都可以死,只你不行,你是我们的希望!你还要带着大家做更重要的事!”

“对,我们顶着,你快下去!”另外四个人也齐声说道!“老杜快带小子走!”说着四个人齐冲向敌人。

“不!”少年眼圈泛红。

虬髯大汉抓起崖边的绳子,把它交到少年手里,“来的是白虎,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只能拖延点时间,快走!小子,以后把我教你的轻功好好练练,你练不成内功,武功是练不好了,打不过,至少能跑得了!”接着把少年硬扔下了悬崖,转身投入战团。

“老杜!”少年含着泪顺着绳子向下爬。

实力相差太悬殊,只是片刻上面的打斗声便停了,他知道意味着什么,此时他才下到一半不到的地方,咬着牙抬头看去,借着月光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白衣人拿着一把大刀正探头看向下面,两人一上一下对视着,刀尖向下滴着血,一滴滴鲜红温热的血滴到他的脸上、眼睛上,眼前一片血红。

“臭小子,哪儿跑!”白衣人说着也要顺着绳子下来。

少年知道那个人就是拜月教的四大金刚之一,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绝不能让他下来,否则山洞里的同伴也活不了,一咬牙,掏出怀里的火折子,点燃了所有的绳子,包括他手里的。

一时间眼前火光与血色交织成一片跃动的红色,同伴的背影浸染在这片红色之中,心中的仇恨无以复加。

“白虎,我若不死,一定要你还我兄弟命来!”少年的声音响彻山谷。

整个人向山崖下落去!渐渐没入一片黑夜之中!

五年后

新皇登基欲实施新政,怎奈朝堂之上权臣当道,乃至政令不通,天灾人祸民不聊生。江湖之中亦是血雨腥风越演越烈,拜月教已然一家独大,凌驾于江湖中几大世家之上,欲称霸江湖,许多小门派被其威逼利诱,已被收入麾下,其声势更大,现又摆下诛仙炎冰阵挑战整个武林。若无人能破此阵便要整个武林所有门派听其号令,限期一个月。

青城云氏_凌云堂_风云际会厅

为了与拜月教抗衡,四大世家之一,青城云氏召集所有还未归附拜月教的世家门派齐聚风云际会厅商量破阵之事。

风云际会亭内高朋满座,容纳几百人的大厅,现已座无虚席,并且还有陆陆续续到来的人。大门派来的人多坐几桌,小门派有两个门派坐一桌的。最醒目的还是大厅的主位,那里坐着的是当今武林四大世家。

正中主位坐的是青城云氏现任宗主,云曦,此人年纪不到三十丰神俊朗,剑眉星目,谈吐优雅,举止端方。有文士之风流,又有武林大家之风范,青城云氏在其带领下渐成各家之首,此次破阵之会,便是由他发起,一呼百应。

其下右边第一张桌子仅坐一人,与满堂喧闹拥挤的场景格格不入,此人长相极其俊美,双目狭长,双眉入鬓,眸色漆黑,目光若天上点点繁星,肤白如玉,薄唇紧抿如冰雕玉琢一般。一袭白衣胜雪,配上墨色秀发,清风拂过,飘飘如谪仙一般。

在场的世家小姐们纷纷偷眼观看,但见其生人勿近的气势,却无人敢上前搭话。

另一张仅有一人的桌子是云宗主左手边第一张桌子,此人一身灰蓝色长袍,仙风道骨,眼睛总是眯着,唇上一道墨黑色的胡子,仿佛用毛笔画上一般浓重且又均匀。

此二人是整个大厅之中,除云曦外最为醒目的两人。引得下面众人纷纷议论。

“那个穿白衣的年轻人是谁?”一个小门派的掌掌门问同桌的另一个掌门。

“他你都不知道青城云氏掌门的表弟,云煦。都说他最知礼识仪,是世家子弟的楷模。此人对谁都彬彬有礼,却同时也拒人于千里之外,除了礼貌的打招呼,很少与外人多讲一句话。”同桌的人解释道。

两人凑得更近了些,“都说他是三尺之内生人勿近,长得这么好,没一个女子敢靠近他。听说去年一个世家小姐与他搭话,他连看都没看人家一眼,最后还拂袖而去,害得那个小姐回家,便剃度出家了,从此以后,更无人敢和他说话了。”

对方啧了一下嘴,“可惜这副皮囊。”

“谁说不是,要是我有这个长相怕不是夜夜新婚了。”两人相视一笑,笑容说不出的猥琐。

“小声点儿!”云煦好像能听见他们说话,目光有意无意地瞟了他们这边一眼,只这一眼便让二人如置冰窟,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再笑了。

过了半晌见无事才又壮着胆子说了起来。“年纪轻轻眼神怎么那么吓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青城掌门虽是云曦,但若论武功最高的还是云煦,只有二十几岁,但内功修为已臻化境,剑法更是登峰造极,三丈之内皆在其剑气之下。”说话之人一脸的佩服。

呷了口茶接着说道:“三年前,一东瀛武士挑战各大世家未逢敌手,死于他剑下之人不计其数。掌门云曦亦重伤。当时云煦正在闭关,强行出关,百招之内将其一剑穿喉钉在崖壁之上,自此便一战成名。”

另一人点了点头,“难怪倾城云世这几年声势越来越大!”

看了看另一边,“那个穿灰蓝长袍的是谁?”

“你不认识他,也难怪,本来我也不认识,还是几年前偶然经过落雁山见过此人,他是天机门门主莫千涯。”显然这个人对武林中人倒是知之甚详。

“天机门?他们不是隐世不出,专参天道的吗?”

“有一句话听过没?参悟天机,不乱不出!”

“听过,这是说天机门的啊,天机门平时从不过问武林中事只有出现大乱才出来,乱平则回?”

问话之人点点头,但又有些疑惑,“可是诺大的天机门,他们就来一个门主?”

答话之人摇了摇头,“你真是孤陋寡闻,天机门早就已经在江湖中出手了,现在天机门风头最盛的不是莫千涯,而是他们最年轻的掌政一个叫莫言的年轻人。听说此人会妖术,以一人之力,一夜之间就将荥阳分舵三百余人,全数杀光!”

“为什么说是妖术不能是武功高绝吗?”

“听说此人有先天不足之症,不能修习内功,你想连内功都没有,怎么凭武功杀那么多人?不是妖术是什么?”

“那此人怎么没来?”

“不知道……”

“肃静!”一个身着云纹白衣的云氏子弟,一声轻呼。声音不大,但因有内力加持,却是众人听着仿佛就在耳边对自己说一样。大家定睛一看,此乃一个不过二十的年轻人。看衣着竟是云氏一个普通弟子,不由得暗自赞叹云氏一个普通弟子,内力竟如此精纯。

“各位世家宗主各派掌门,武林英雄云集我青城云氏是我们云氏之荣幸,因事起突然,如有招待不周,万望见谅!”云曦长身一躬恭敬有礼,态度谦和,让人不由得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如今拜月教欲独霸武林,让我们唯命是从,而他们是倒行逆施,荼毒武林正道人士,我们不能再听之任之。如今更是摆下诛仙炎冰阵要我们一月之内破阵,所以请各位前来共商对策。幸而现有精通阵法的天机门莫长门前来相助,我们更是如虎添翼。”说完向莫千涯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莫千涯微微睁开眼,点点头示意回礼。“云宗主客气,天机门虽置身方外,但亦有祖训,逢乱必出,如今武林大乱,我们应尽一份心力,师弟莫言有事晚到一步,待他来与大家讲解破阵事宜。”说完便闭上眼,似周围之事,又与他无关了。

云曦微微一怔,不由得看向另一边的云絮,此时,他也是双目下垂,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旁若无人!这两人虽一灰一白,但神态举止却出奇的像,心中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