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灼花液混合流出来来了 公息乱大全小说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1990 次 收藏

苏彤有些慌乱的眨了一下眼睛,心里兀的泛过一丝失落。

邹继冕口里呢喃着一个人名。

苏彤心中一跳,珉了一下嘴角以后悄悄的凑近了邹继冕的唇角处,当恍惚之间听到一个小字的时候,她眼中顿时变得暗淡了下来。

用力的睁开了邹继冕的手,愤愤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着邹继冕心中一团闷气,盯着他醉醺醺的样子低声愤然道:

“果然你们这些人都不是好人,口口声声说着对这个好,心里还不是念着那个,好你个邹继冕!”

耍她耍的团团转!以为她苏彤很好欺负吗,撇过头立刻走向了婚纱店以后。

邹继冕在原地痛苦的皱了一下眉头,身子微微的向左侧了一下,也不知道是酒意上来了还是身体不舒服,眼睛困难的眯了一会后,又缓缓的闭上了。

苏彤一把将门砰的一声关了起来,拿着自己的包就往刚才来的地方走去了。

看也不看邹继冕一眼,直接往前面走了过去。

眉心一直紧紧的皱着。

直到要走到拦车的地方之时,苏彤脚步突然停住了,眼里一丝纠结闪过,一丝恼怒和无奈划过脸颊,马上转身走向了婚纱店门口。

望着邹继冕似乎已经醉倒了的样子,她冷哼一声,居高临下的挑了一下眉头望着邹继冕,学着邹继冕早上冷淡的样子嗤笑一声:

“你不是很能耐吗!怎么现在醉成这样子了!”

苏彤语落以后,不自然的咬了一下下唇,叹了口气便扁着嘴巴不乐意的蹲了下来。

看着他闭着眼睛平稳的呼吸着,苏彤手慢慢的举了起来,闷闷的捏了一下邹继冕高挺的鼻子,低声郁闷着:

“最讨厌麻烦了,又不能放你在这里,真是麻烦死了。”

她的话刚刚落下,睡着的邹继冕突然睁开了眼睛,反手就将苏彤压在了身下。

苏彤望着邹继冕深邃的眼眸,她倒吸了一口气,立刻推着邹继冕恼怒的喊道:

“这是大街上,你到底想干什么!”

虽然这边这个点路过的人很少,可是并不代表没有人看过,若是什么人看到像上次的报纸那样,她的婚纱店又要被人攻击了。

邹继冕像是没有听见一般。

他漆黑的眼底有着让人看不懂的意味,周身上下透着一股寒意,强大而凌然。

苏彤像是突然定住了一样,看着邹继冕这样的表情,她大气也不敢再出一声了,僵持在原地,和邹继冕正眼对持着。

邹继冕冷沉着声音,似乎一瞬间是知道了眼前被他压在身下的人是谁一般,盯着她便沉声问道:

“到底是谁在你心里更重要,你告诉我,现在!”

苏彤被震了一下,看着他怒意满满的样子,没有想到他还会记得早上的事情,心里泛起一丝紧张,看着邹继冕冷冽的样子立刻出声安抚着:

“你,是你,一直都是你!”

她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句话,不知道是大脑里面的潜意识还是自己想要让邹继冕冷静下来。

他的样子不像是在清醒着,反而带着酒意,虽然眼神很清列,但是苏彤知道,他一定没有清醒过来。

邹继冕沉下来的眼神突然的松了下来,像是一个得到糖心满意足的小孩一般,他笑了一下,立刻倒在了苏彤的身上。

苏彤悬在嗓子眼的心突然松了下来,那额头间裹着的纱布下都隐隐有一层汗渗了出来,她猛地松了口气,皱了皱眉头看着倒在自己身上的邹继冕。

撇了一下嘴角不由得抱怨道:

“你这样吓别人,有意思吗,最后还睡了过去?”

话落下一行,立刻有些稀稀疏疏的声音传了过来,她的余光瞥了过去,当看到那几个老人走过的时候,苏彤脸颊一烫,立刻将躺在自己身上的邹继冕给推开了。

一时间怨气布满周身,还好婚纱店已经关门了,人家也不会联想到自己是婚纱店的主人。

生无可恋的看向了邹继冕,纤细的手臂将他一拉,猛地踉跄了几步。

苏彤咬牙切齿的站稳了自己的脚步,身上还搂了一个邹继冕。

“邹继冕,你给我记下,你又欠我一笔账了!”

一丝精光从眼底泛过,这个时候还好能做一笔生意,扫了一眼已经睡过去的邹继冕便收回了自己的眼神,慢悠悠的走向了前方拦下了一辆车租车。

将邹继冕扛到车里面以后,苏彤已经大汗淋漓了,本来天气就热,这会还拖了一个人走了这么久。

苏彤懒散的靠在座位上,望着司机师傅等待自己回答的样子,下意识的就想说自己的家,当想到不可能去哪里的时候,立刻又转了一个弯瞧着司机师傅笑道:

“师傅,去荣山公寓那边吧,马上师傅快点,这马上也要到十一点了。”

司机师傅诶诶的憨笑了起来,从车镜看后去的时候,当看到邹继冕的样貌时,不由得顿了一下,他好奇的皱起眉头,憨笑着问道:

“诶姑娘,这位先生好像很眼熟的样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苏彤闻言眼中一丝窘迫划过,邹氏太子爷果真是有名气啊,连个中年大叔也见过……她干笑了几下,用手假装不经意挡住了邹继冕的脸庞,笑了几声:

“师傅这人长的相似也不奇怪,他就是一普通人,师傅赶快开车吧。”

这要是被人发现了她和邹继冕在一辆车上面,岂不是又要乱写了,她眉头皱了起来,很快的又舒展开来了。

司机低声咦了一声,当看到邹继冕的脸已经被苏彤挡的差不多看不见的时候,他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眼神,憨笑了几下,抓了一下脑袋以后才启动了车子,一边还忍不住嘀咕着:

“还真的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啊,难不成是我老眼昏花了……”

苏彤隐约听见了司机的嘀咕,讪讪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笑了一下,这司机还真是可爱呢……

转头垂下眼眸看着邹继冕睡觉的样子,苏彤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眼里一丝狡黠的笑意掠过,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对准邹继冕的脸庞便拍下了一张照片,准备丑化成最难看的样子,得意的扬起一笑。

“你小心点,好好走别摔了啊。”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公寓里面站着的女人慢慢的转过了身,看向了正扶着邹继冕踉跄着走进来的苏彤。

她的瞳孔在那一瞬间迅速的收缩了起来。

苏彤整张小脸皱了起来,看着邹继冕又醒过来不安分的样子,她慢慢的抬头起来,进到公寓的第一眼就看见了凝固在那里的女人。

眼里掠过一丝不可思议。

乔安娜?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一时间脑子里闪过一丝慌乱,苏彤微微珉了一下嘴角,看着乔安娜停在那里的样子,她立刻挂起一副笑容,却让人感觉笑的很是尴尬:

“乔小姐怎么会在这里呢?”

乔安娜兀的一笑,眨了眨眼,敛去了眼底那一抹不悦和嫉妒,望着邹继冕的手架在苏彤的脖子上面的时候,她温柔一笑,反问着:

“苏小姐又怎么会在这里呢?这手上扶着的不是继冕吗?他怎么了?”

乔安娜一副当家女主人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解释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苏彤嘴角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她余光看了一眼邹继冕,立刻扶着邹继冕走向了沙发那一边。

脚步都显得有些紊乱了起来。

乔安娜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嗤笑一声,果然,没家教的人一个眼神就会被吓怕了。

她将邹继冕放在了沙发上面以后立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望着乔安娜从容的笑着看着自己的时候,苏彤眉心不自觉皱了一下,她总是觉得乔安娜的笑容有点奇怪,但是看到乔安娜没有什么奇怪的行为之时,又觉得自己是想多了……

眼神沉了一下立刻抿嘴解释着:

“他喝多酒了,我在外面看到他一个人顺道将他送回来了,乔小姐照顾好他把。”

乔安娜这会才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眼底深处却掠过一丝毒辣,看到他一个人顺道?还知道这个公寓吗!

一丝嫉妒从心里滋长出来,乔安娜收回了自己的眼神,挂起一笑,倒是装做谦逊的样子看着苏彤接着说道:

“真是麻烦苏小姐了,若不是爷爷今晚让我来这里送点东西给继冕,我可能还不能帮苏小姐照顾继冕呢,真是劳烦苏小姐了,下次有时间我一定和继冕好好感谢你。”

苏彤垂下了眼眸敛去眼底的不适,这一口一口继冕的叫着,是想给自己听的吗?她神色恍惚了一下,点点头便慌张的离开了这里,不敢再待下去了。

乔安娜转身幽幽的盯着苏彤慌张逃离的样子,她眼里一丝凉意慢慢的蔓延开来,嘴角的笑容也渐渐的收敛了起来,不由得勾起一丝冷笑。

犹如一个蛇蝎美人一样,眼眸中完全没有刚才那一副温柔从容的样子。

任何阻止她和邹继冕在一起的人,最后的下场一定不是好的……就算五年前的事情又怎样……邹老看中的还不是她吗……

乔安娜勾起一丝得意的笑意,缓缓转过身换上那一副担心的样子,皱着眉头便走到了沙发的旁边半蹲了下来,白皙的手掌立刻抚到了邹继冕的额头上面,担心的喃道:

“怎么可以喝这么多酒,你这不是想让大家都担心你吗?”

乔安娜也没有想到邹继冕接下来的动作。

他下意识的就将眼前的女人当做了苏彤,大手立刻抓住了乔安娜的手腕拉了下来。

她娇声的啊了一声,立刻倒在了邹继冕的身上,那双白皙的手掌撑在了他的胸膛上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