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哦,好深,快点 女友被健身私教上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1992 次 收藏

季淼猛然想起了七队的众多成员们遇难的时候,她看到的“元凶”便也是这样一条长长的铁链。她曾经亲眼看着那种铁链洞穿了李茜的胸膛,在转瞬间夺走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此刻那铁链毫不留情地抽向了应书雅的腹部,把她重重甩在了地上。

季淼的眼前飞速闪过那些血淋淋的画面,她看着那离她越来越近的铁链,害怕地喃喃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坐在沙发上的苏思宇始终低垂着头,没有一丝表情。他的脸上还沾染着已经干涸的血迹,样子看起来有些恐怖。

季淼仓皇地挪动着身体,想要离那坚实的铁链远一些。眼看着那铁链就要击打到她的头部,她声音颤抖地尖叫了一下,惶恐地闭上了眼睛。

不过那铁链并没有袭击她,而是尽量轻柔和缓地缠绕住了她的手臂,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苏思宇动作僵硬地转过了头,说道:“别怕,我怎么可能伤害你呢?过来,让我保护你。”

季淼不安地看着那条铁链,怔怔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仿佛又能看见葬身在血泊之中的李茜,又听见了孙嘉洁绝望的呜咽声。

距离苏思宇被制造出来的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七队的成员们遇害的事情分明是发生在苏思宇“诞生”之前。苏思宇为什么会突然多了一条这么具有攻击性的铁链?

这房间里的动静惊动了周围的邻居,有几个人好奇又紧张地凑到了门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屋子里的情况。

柳未珂连忙回过头来,拦住了这些人。“这里危险,请大家赶紧离开,不要靠近。”

“天哪,那家伙是怪物吗?”一个中年女人惶恐地看着沙发上的苏思宇。那条坚硬的铁链忽地腾起,将应书雅再次狠狠地甩到了一边。

苏思宇低垂着头,面无表情地说道:“别挡路。”

这附近的居民看到了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有看热闹的胆子,纷纷连滚带爬地逃离了现场。唯独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淡定地走到了一边,为那些仓皇逃命的人们让开了一条路。

苏思宇走下沙发,拉着季淼的手说道:“咱们走,离这些家伙远一点。”

然而季淼此刻充满了恐惧,她战战兢兢地后退了两步,说道:“别、别过来。”

苏思宇那木然的脸上出现了些许表情变化,他似乎有点受伤。“连你也害怕我,讨厌我了吗?”

苏巍趁他在跟季淼说话的时候,快速走到那敞开的工具箱前,拿起了一个沉甸甸的锤子。

他刚想要冲到苏思宇的面前,胳膊就被那铁链紧紧缠住。那坚固的铁链不停地缩紧,勒得他快要皮开肉绽。他咬紧牙关,强忍着疼痛,猛地将手里的锤子掷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苏思宇的胸口上。

苏思宇胸前裂开了一条缝隙,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险些就要栽倒在地。柳未珂突然看见他的左胸处露出了一枚芯片。如果毁了那芯片,苏思宇会不会彻底报废?

她举起手枪的瞬间,便听见了季淼带着哭腔的声音。“别、别开枪!未珂,再给他一个机会好不好?他不是有意伤人的。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季淼此刻虽然也非常惧怕攻击性极强的苏思宇,但她仍是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毁掉。

柳未珂的手指马上就要接触到了扳机,她看着季淼恳求的神色,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应书雅捂着疼痛不已的腹部,有些虚弱地说道:“只怕我们愿意给他机会,他不愿意给我们机会啊。柳未珂,别犹豫,动手啊!”

这时,站在门口的老人突然趁乱走了进来,他弓着腰,焦躁地用拐杖敲击着地面。“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这可是我侄子的家,他好心好意把房子租给你们,你们却把这里弄成了一团糟!”

柳未珂连忙说道:“老大爷,你快出去,这里不安全!”

那老人甩开了柳未珂的手,怒气冲冲地说道:“我不走!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是不会走的。我侄子买这房子才没几年,你们没来之前,这里干干净净、板板正正的。你们一来啊,恨不得把房顶都给掀了。你们瞧瞧这地方还能看吗?说吧,谁来赔?怎么赔?”

刚才胸口遭到重创的苏思宇脚步有些踉跄,被他控制着的那根铁链也垂了下来,松开了苏巍的手臂。苏巍走到门口,一边把那老人往屋外面推,一边着急地说道:“我们赔,我们赔还不行吗?老大爷您快赶紧走,别让这家伙伤了您!”

苏思宇紧盯着那个身形佝偻的老大爷,后背上的铁链忽然间又挥动了起来,径直飞向了那老大爷的脚腕。

那老人的身体忽然间失去了平衡,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仓皇地回过头来,看见了那紧紧缠绕着自己脚腕的铁链。

柳未珂和苏巍急忙去拉他,然而已经晚了一步。那老人狼狈地趴在地上,被苏思宇猛地拉了回来。

“救我、救救我啊!”那老人惊慌失措地喊叫着,身体瑟瑟发抖。他刚刚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又被苏思宇一脚踹在了地上。

“我是不会跟你们回去的,季淼也不会。你们要是不想看着这老人家命丧于此的话,就不要再缠着我了。”苏思宇踩着那老人的后背,冷漠地说道。

他这副可怕阴狠的样子让季淼觉得极为陌生。季淼连忙慌张地说道:“不行啊,苏思宇,你快放开他!”

苏思宇听到季淼的命令,忽然间有些犹豫,那缠绕在老人脚腕上的坚固铁链也微微松弛了些。

季淼劝道:“你答应过我会永远听我的话的,你难道忘了吗?放了他,好吗?”

苏思宇低头看着那叫苦不迭的老人,他的眼前忽然又闪现了一行指令:“带着季淼和老人藏进卧室。”

他看了季淼一眼,缓缓说道:“抱歉,我是在保护我们。”他一手拉扯着季淼,一手拽起那趴在地上的老人,迅速冲进了卧室。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