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布料摩擦顶弄厨房 短篇1000篇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360 次 收藏

舱厅内,所有的声音都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了阁楼上脚步踩在楼梯上的声音。

杨真回头望去,神色顿时一愣,目光渐渐的痴了,如果不是这个场合不适合流口水,杨真能接一小盆。

此时的杨真好想唱一首歌:“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无法视而不见……”

楼梯上,一个年轻女子笑得璀璨如花,杨真第一次遇到笑容都能带着甜糯香兰的人,眼前这个女子恍若无骨,却凹凸有致,无论是身材还是容貌都是无可挑剔的存在,一出现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最主要的是女子的笑容,还有看着杨真那盈盈目光,简直能把杨真的魂儿勾去蹂躏个死去活来,而杨真也很配合,一副猪哥相,恰到好处。

一个能演,一个能装,两人连脸上的微末表情都控制的极好,棋逢对手!

如果用一个杨真心里最贴切的形象来形容的话,就是他在蔚蓝星球上玩过一款游戏里面的乌鸦女王芈月,透着一股子邪恶妖而娆的感觉。

这年轻女子穿着一身黑纱,将身材衬托得恍若天工造物,凹凸之中带着些许魅惑,朦胧而玄妙。

杨真的目光从头到脚刷了一遍,顿时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女人不简单。

这是杨真第一次遇到几乎可以和花幽月平分秋色的女人,不过如果在对男人的吸引力上区分的话,走妩魅女王路线的黑纱女人要更胜一筹。

花幽月静静地看着女子,身上渐渐起雾,身形微微后撤,长月楼楼主那种出尘的气势如水似雾缓缓升起,和女子交相辉映,争相抗衡。

“云舫主怎么下来了?”

“不愧是东海之滨一朵娇艳的花,每次出现都给人以惊艳的感觉。”

“花楼主喜得锦鲤,云舫主自然要下来恭喜一番,只是这两个女子都是女中豪杰,如今两人站在一起,我等眼福不浅啊!”

“咦,云舫主居然向着那少年而去,那少年叫什么来着?”

“杨真!”

“恐怖如厮!”

……

早已经入戏三分的杨真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口水,一把拉起云舫主的手,捧在手心拂摸,双眼如月,声音深邃而情往:

“以前我以为,这天下间女子无人能出小花之右,哪怕是从村里出来,来到大陆上行侠仗义,见多识广,也觉得天下女子不过如此,直到……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依旧是一只井底之蛙!”

“井底之蛙?”云舫主微蹙的眉头释放开来,好奇的看着杨真,咯咯娇笑,不着痕迹的向外抽手,却是脸色一变。

杨真岂能让她说抽就抽出去,握紧双手,双眼毫无焦距,四十五度望天,带着无限唏嘘和遗憾说道:“是啊,你看,在我面前,天空永远只有井口那么大,我就是那一只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竟不知这世间,还有比小花更美之人。”

一群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杨真,尤其是杨真居然一把将无数人都垂涎三尺的玉手柔夷握在手中,还来回摩挲的时候,嘴角齐齐一顿狂抽抽。

尼玛啊!

这个无耻的混蛋,什么井底之蛙,什么坐井观天,这都是信口胡诌之言,恐怕就连脸上那一副痴迷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见过贱的人,众人哪里见过如此贱的人,关键还不要脸,明明眼前就有一个绝色女子,还对云舫主下手,这这这……这样的混蛋怎么不是自己啊!

听着杨真赤剌剌的赞美之词,一群羡慕嫉妒恨的人一脸怨恨的吞了吞口水。

罗无尘一声冷哼刚酝酿出,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一连串如银铃却带着甜糯沁兰柔酥的笑容憋了回去。

云舫主微微瞪了杨真一眼,终于抽回了柔弱无骨的手,笑看着杨真说道:“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这形容却也有趣儿,杨公子用这些花言巧语哄骗了不少女孩子吧?”

完了!

杨真一撇嘴,这柔到骨子里的女人果真不简单啊,言语巧妙,最重要的是这一连串的笑声,即便是被她揭短,也让人生不起半点气来。

而且这云舫主说话的时候,似笑非笑的看着花幽月,那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花幽月神色一动,非但没有动气,反而似笑非笑的看着杨真,似乎在等着杨真的回答。

马拉个靶子的,惹不起惹不起。

说好的异世女子都是傻白甜呢,眼前这两个女子,心思灵透千丝万缕,丝丝点点都能让人魂牵梦绕之下被带的团团转,简直惹不起。

杨真哈哈一笑,靠在座位上说道:“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在下凿凿肺腑之言,怎能用欺骗这种词来形容……”

声音掷地有声,铿锵有力,那一股股洒脱的超然物外,让杨真懒散的表情也显得浩然深邃。

杨真的声音一出,整个舱厅内的所有声音顿时全都消失了,只留下了杨真朗朗之声,绕梁回转。

云舫主浑身一震,神色惊异的看着杨真,喃喃重复了杨真所言一遍,目光越发的精亮,咯咯娇笑说道:“原来杨公子竟是如此豁达明志之人,小女子才疏学浅,孟浪了,还望杨公子莫怪!”

杨真摆了摆手:“无妨,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纵是千山万水,也让你我相见于此,可见缘分这东西的妙处,不是让我万里迢迢来怪罪你的。”

云舫主眼睛更亮了。

杨真不但表明立场,以真性情会至交,更是通过一句话将患难才能见真情阐述的淋漓尽致,这等心胸和认知,瞬间就得到了在场绝大多数人的认可。

罗无尘脸色阴沉,三番两次欲言又止,盯着杨真看了半晌,一脸懵逼的扭头对同门问道:“这两句话什么意思?”

其中一个女弟子迟疑片刻,说道:“大概是……杨真要和云舫主做邻居!”

“哼!”

罗无尘冷哼一声,接着哈哈大笑,走到杨真身边说道:“云舫主美若天仙,就你这井里的蛤蟆还想和她做邻居,简直异想天开。”

众人:“???”

扑哧!

花幽月没忍住,当场笑出声来,云舫主同样掩嘴咯咯娇笑个不停,看向罗无尘的目光却透着一股失望。

其余众人见两个女子都笑了,哪里还会忍的痛苦,齐齐笑了出来。

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本来正在吃面条,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杨真说出两句至理名言之后,也诧异的抬头看了杨真一眼,摇头晃脑的品味了一番。

猛地听到罗无尘说杨真要和云舫主做邻居的话,大汉噗的一声,把面条都喷出来了,鼻子里钻出一根白色面条,晃晃悠悠,大汉一脸懵逼的看着罗无尘,伸手将面条从鼻子里面拽出来:

“特么的,天青福地怎会有这等酒囊饭袋?”

罗无尘见全场都笑喷了,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一时间脸色涨红,怨愤的盯了杨真一眼,神色阴鹫而冰冷。

杨真没理会罗无尘,倒是对那个鼻子喷面条的大汉有些好感,鼻子都钻出面条了,这货仍旧能够慢条斯理满不在乎的一点一点拽出来,绝对是特么个人才。

只是这云舫主明显来头不小,为何偏偏下来寻他,莫名其妙的给他拉仇恨,杨真有些迟疑的看向云舫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