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心机狠毒善伪装 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879 次 收藏

保镖疑惑的给自己姥姥打电话,问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很怪异的问题。

老人家年纪大了,耳背,说话声音也特别大。乔安漠本来想放外放,又怕吵着叶锦休息,就拿了个耳机让他插上。两人一边一个,怪异的坐在床边。

他握着叶锦的手,手里还诡异的动作,要是换一身衣服,那就是个十足的神棍。

按照保镖姥姥的话做着动作,安抚吓到的叶锦。他很有耐心,即使那边的老人家说话翻来覆去的,还带着口音,根本听不明白说的什么。

但是他听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终于弄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幸好那位老太太一样很耐心,也或许是喜欢找人聊天,一边讲解一边问着问题。

只是这么一会的功夫,老人家已经把他的年龄工作之类的都问清楚了。而乔安漠也终于弄明白究竟应该怎么做。

而有些古老的办法虽然听着很怪异,但是做起来确实很管用。一直挣扎着做噩梦的叶锦,很快就平静下来,也不再说梦话。

乔安漠松了一口气,在她头上摸了摸,好像在摸一个孩子。

保镖兴奋的说:“管用了,真的管用了,少爷,你看。”

他的声音太大,被乔安漠瞪了一眼,接着就捂住嘴,然后收起手机站起来。

乔安漠说:“这个月给你发三倍工资,多出来的是孝敬老人家的。”

“谢谢少爷。”

保镖的姥姥还在电话那边问:“刚才那是你的老板吗?听着很年轻啊,好好干知道吗?你老板有对象了吗?”

保镖应付着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又被嫌吵的乔安漠从屋里撵出去。

叶锦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觉得有人握着自己的手腕,后来又轻轻摸她的头,让她焦躁害怕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醒来的时候,就见自己又在医院里,洁白的墙壁和天花板,有点晃眼。

手好像被人拉住了,轻轻动了一下,拉着她的手也跟着动了。转头看去,就见乔安漠正坐在床边,已经睡着了,可手却紧紧拉着她的手不肯松开。

她动了一下,乔安漠接着就醒了。

他一睁眼,眼睛就立刻恢复了清明,根本不像是刚睡醒的人。

“小锦,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

他紧张的问着,又按铃叫了医生和护士过来。

叶锦板着脸,往周围看了看,眼神有些失望。

乔安漠看她神情不对,轻声说:“小锦,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一个人扔在山上。”

“本来就是你的错。”叶锦瞪了他一眼,又往四周看去,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乔安漠看她的表现很奇怪,问道:“你在看什么?”

叶锦摇头:“没什么,是我睡迷糊了。”她的眼神很失望,本来想跟乔安漠大闹一场的心思也没了。

乔安漠却觉得她的反应很怪异,更加担忧,追问道:“小锦,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他站起来,在她额头上摸了摸,又上下打量。

叶锦却打开他的手,还碰巧打打他的石膏。乔安漠疼的吸了口冷气,也没生气,还是担忧的看着她,不停的追问。

“小锦,你到底怎么了?”

叶锦的神情有些茫然,迷迷糊糊的看着他说:“我,我好像看到我妈妈了。”

“你妈妈?怎么可能?”徐弯弯早在很多年前就跳楼死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叶锦看着他的眼睛,愣了一会。然后,迷糊的眼神慢慢恢复清明,好像这才醒过来一样。

“抱歉,我刚才睡迷糊了,我以为我妈妈回来了。”

乔安漠还以为她是生病梦到妈妈,也没在意,只是心疼的搂住她:“放心,我会照顾你。”

叶锦还小声说:“可我在梦里感觉到妈妈握着我的手腕,还摸了我的头。”难道是错觉?还是因为发烧迷糊了?

乔安漠黑了脸:“那是我,不是伯母,难道我就这么像一个女人吗?”

叶锦一听刚才摸自己头的人是他,立刻冷着脸推开他。

“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做什么?”

她可没忘了,这个混蛋把她一个人扔在路上,一杯水都不给留,害的她差点成了狼肚子里的食物。

乔安漠却说:“应该说你不是走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了?”

叶锦转过头:“谁回去了?我早就决定走了,要不是因为你把我自己扔在山上,害我遇到雷雨天和狼,我现在早就回国了。”

她才不会说,为了这个混蛋,她还特意回来了呢。

乔安漠轻松的靠在椅子上,悠闲的说:“是吗?可我发现行李箱的地方,距离我扔下你的地方有很大一段距离,而且不是向山下,而是往山上走。”

“那是我被狼追,往山上跑,想寻找帮助。”她还是辩解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这么瞪着他。

乔安漠也回望着她,笑的更加愉悦:“是吗?你碰到狼,竟然还能拉着箱子往山上跑两个小时。小锦,你真的很厉害啊。”

分明是拆穿了她的谎言,却不说破,一个劲的逗她玩。

他的手总是有意无意的伸过来,想要抓住她的手,将她整个揽在怀里。只是,好几次都忍住了。

叶锦无话好说,只能这么瞪着他,然后扭过头。

“我要回国了,再见。我的行李呢?还有我的护照。”

说走就走,她直接起身,自己拔了针头,拿着床头皱巴巴的外套就要走。

而乔安漠终于忍不住,从床上跳过来,一把抱住她。

他胳膊上打了石膏,一动就疼的厉害,可这也不能阻拦他要留住这个女人的决心。如果她现在走了,那可能就真的走了,一辈子都不会回来。

叶锦挣扎了一下,头又晕的难受。感觉到他也在颤抖,怕伤到他,就没再动。

“放开我,你说了让我自己回去。我要回国,我不能让我妈妈的心血被人偷走。”

乔安漠却轻声在她耳边说:“我跟你一起回去。”

“什么?”叶锦愣了一下,往后昂着头,不确定的追问:“你不是生气,不肯跟我回去吗?”

乔安漠用左手捧住她的头,轻轻的亲在她苍白的唇上,舔着。

一个吻分别之后,他才说:“我想明白了,你一开始就不是自愿嫁给我,只是为了利用我。”

“我……”叶锦想说不是这样的,这话听着很别扭,可她也解释不出什么。因为她确实是在利用这个男人,利用他的一切。

乔安漠苦笑一下,接着说:“既然一开始你就是在利用我,而我也接受了这样的你,那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不管你做什么冷漠的事都要坦然接受的心理准备。”

他依然是笑着的,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叶锦很难过。

“你不是的。”

她低头,轻声说着。

“什么?”他没听清,疑惑的追问。

叶锦明亮的眸子,抬头看向他,好像要看进他的心里。

“我说你不只是被我利用的人这么简单,你是我的丈夫,我既然嫁给了你,就做好了跟你共度一生的准备。”

“所以,我回去找你了。”

看他竟然一个奸计得逞的模样笑起来,叶锦觉得自己好像上当了。

“不对,你刚才是故意那么说的?你在装可怜?”

这个男人很狡猾,刚才的可怜样子,很有可能是故意做出来骗人的。

乔安漠立刻收敛住笑容,又做出心伤的神情:“难道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不对吗?你这女人竟然还在这时候怀疑我,看来你没把我当自己人。”

他的神情太认真,让叶锦有种错觉,分不清到底什么时候是真,什么时候是假。

不过,这件事她确实有错,所以就接着说:“对不起,是我的疏忽,我不该一着急就把你给忘了。以后,我会努力让自己更像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乔安漠终于听到她的保证,脸上的笑容更深。

“好,我期待你的表现。老婆,我看好你。”

“去,一边去。你把我一个人扔在山上,害我差点被狼吃了,我还没原谅你呢。”

叶锦还是头疼的厉害,站了这一会就晕眩的要昏倒。乔安漠赶紧扶着她又躺回去,看她一想起那头狼就害怕,赶紧再次安抚。

“好啦老婆,都是我的不对。不如我们都做一个保证,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负气把对方一个人扔下,如何?”

叶锦捂着头想了想:“好,不过你别想以此就逃脱惩罚,我会给你记下,看你表现。”

乔安漠也都一一应下,看她跟自己使小性子,心里更是愉悦。

医生和护士过来,又给叶锦做了检查,看她自己把针头拔掉,还把这两个人给训了一顿。

叶锦觉得无所谓,反正她听不懂。可是乔安漠完全听得懂,见医生唠唠叨叨的没完了,直接把人撵出去,说要出院。

医生倒是很负责任,指着叶锦,大概是说还没康复不能出院的意思。

乔安漠才不管这些,拿了药就要走。

这会儿他倒是很着急,说:“三天后叶氏就要跟市政局签约,我们必须在这之前回去。一旦跟市政局签约,就不能反悔了。”

叶锦也着急起来,虽然一站起来就头晕,可也坚持要出院。

医生叽里咕噜的说着,说她这种情况出院,简直就是自杀。

乔安漠也觉得这样不行,就让她先躺回去,又想了想。

“你这样的情况,现在回去很危险,我们不能冒险。”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