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夹击啊太深了 肉肉比较多糙汉文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266 次 收藏

天雷滚滚,气震山河。

随着天空的漩涡愈加扩散,无数道惊雷以神鼎峰为中心,贯穿西凉整片天空。

天劫动怒啸九天,长河万盖气冠云。

神威伴随着天雷蔓延西凉各个角落,一直朝着附近大洲吞噬而去,宛如神明震怒,万道星空都将化作尘埃点点。

此等惊世骇俗的天兆异象,比之三十年前天地浩劫还要壮观。

天兆显,太阴蔽日,劫难起,风云寰宇。

天怒,万物为刍狗,没有谁能够抵挡那股神威之气。

神州各地的人们望着天边的彼岸,西凉之地闪闪发光,不断闪烁着骇人的光芒。

“这番景象……莫非是……天劫?”

吞天噬地,震动九州,这股气息,与当年邪神经历的劫难一般无二。

一名额前纹着火红道印的少年飞快跑回洞府里。

“师父,师父,师父!不好了!师父!”

秘境中,一名黑衣老者正在琢磨着一局棋盘。

棋盘对面无人,盘上几乎下满了黑白两子,正是陷入了死棋。

听闻弟子叫唤,他眉头一皱,微微道:“麒麟儿,发生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师父,西凉上空起了天劫!”

“啊?”黑衣老者听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走出洞府。

果然,天色大变,就连西凉交界这边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雷云交加,光骇闪烁,那一道道神雷铺天盖地朝着四周卷去,使得世间万物都得低头。

密密麻麻的雷扫过山下的灌木林,冲撞着树木,燃起了熊熊大火,那茂密的森林瞬间被磅礴的火海所冲垮。

烈焰纷飞,天火燎原,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暗沉下来,那股气息是水无法扑灭的火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师父,难道有人打败了神刀皇,引起了天劫之怒吗?”

黑衣老者先是摇摇头:“天地压制,如今这个世界是不存在天劫的,不过……”

随后又震惊道:“这是天道,对,一定是天道,绝对错不了,一定是谁解除了天地压制!”

……

南海,太白观。

一道惊雷落在岛屿前,直接将整座大山轰沉了。

天摇地晃,山崩海啸,被撕裂的空间仿佛久久未能愈合,那是超越这个世界所能承受的界限的力量!

太玄贞子经历了三十年前的天地浩劫过后,一直处于闭关状态。

那一道雷劫震耳欲聋,回荡在整个南海之上,使得她猛然睁开双眼,精致的容颜抹上一层焦虑,像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连忙施展太玄真元力飞出秘境,双眼忽然变得有神,洞察着前方,仿佛能看透千里之外。

只见远在天边的西凉上空发现了惊天巨变!

“莫非是……邪神苏醒了?”

……

上兎龙窟,被邪魔称之为神韵宝藏之地,却又被世人称为神陨遗忘之地。

鬼龙走出洞穴,望向天边,神色五味具杂。

不知过了多少年,终于再次看到此等景象。

那就意味着,这个世界的天地压制将会被解除,所有人都能踏上成仙之路。

但,也预示着,神州再无太平之日,灵气复苏,世界恢复,因为即将要面对的是九域各种群魔乱舞,以至于整个神州将进入全民冲级大时代。

“究竟是何人在西凉击败了神刀皇……”

神刀皇就是守护着天地压制的使者,若是有人企图破坏,神刀皇便会用他的天刀绝诛之。

可如今这番景象,极有可能神刀皇已经死了。

……

西凉,百兽门。

兽王皇天也苏醒了。

那股气息再熟悉不过了。

神威盖世,怒卷八荒,当年天地浩劫也是这般景象。

当他走出百兽门时,却发现眼前的一切比之前更为可怕,整个神鼎峰都被密集的雷云所卷入,并且神鼎峰还在朝着西面方向坍塌!

“是有人成功了吗?”

邪神也好,太上长老也好,当年也是为了解除天地压制而做出了抵抗。

但邪神死于天地门之下,他们几人也都败于神刀皇之下。

可如今,究竟是谁打破了这一道法则……

……

中原,杜川镇。

月上楼红阁内。

穆月白透过窗台,望着那片闪闪发光的天空,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

只听她微微道:“看吧,风扬万里,你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风扬万里锁紧眉头,望向那处彼岸没有出声,但却握紧了手中的剑。

“这也多亏了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妖化,使得阴阳之力还可以对你产生抑制作用,若是能够突破那道枷锁,化蝶成仙,你便可以改变眼前的一切了。”

穆月白回眸道:“所以啊,要对自己自信一点。”

红阁阁主凌冷红道:“楼主,这样的话,整个神州都将陷入九域之乱。”

蔡香香点头道:“不错,那时候的世界,恐怕再也不是我们所认识的样子了。”

“你们错了。”

穆月白摇摇头道:“其实早在之前就有征兆了,随着无数天才的崛起,总有人想要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邪神也仅仅是其中之一罢了。”

“因为他失败了,所以成为了遗落在历史里的一粒尘埃,光芒短暂,可他所做的一切却没有被世人遗忘。”

“世界会改变,会焕然一新,但身为活着的我们,究竟会因为面临毁灭而消亡,还是会成为那璀璨夺目中的其中之一,这还得看你们自己选择的道。”

“没有谁会等着谁,世界也不会等着你。”

最后这句话,是穆月白对风扬万里说的。

同时也是她对自己说的。

她和苏凝一样。

当年邪神的死,也在穆月白心中留下了无法抹灭的痛。

依稀记得那个男人在临走前说过的那句话:“无须担心,安安静静的等我回来就好了。”

“一直以来,我从来都没有失败过,不是吗?所以你就相信我吧,最后相信我一次……”

是啊,我相信你。

这一等,就等到了现在,再也没有结果了。

每次看到有人离开,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全世界最温柔的笑容,所以她选择救风扬万里。

她害怕有人跟她一样内心留下遗憾。

不过。

真好啊!

邪神虽然永远的从自己身边离开了,但却用另一种方式活在了所有人心中。

那以凡人之躯独自面对天地门的威武雄姿,足以让整个天下铭记于心。

如今看到有人成功了,穆月白的心是动容的。

那道情怀,没有正邪之分,没有对错之别,仅仅是世人潜存于心的一股信念。

随着天上神威怒冠八荒,整个世界都得为之一震。

无数的老怪物从中苏醒,望着眼前的天地变异,久久说不出话来。

或许是在沉思,人们究竟会在毁灭中死去,还是会在寂灭中觉醒……

苏鹤心急如焚,快过了所有人,全力飞行的他,速度超越了一切,直接来到西凉神鼎峰。

神鼎峰山体逐渐倾斜,此时倒塌的角度已经清晰可见了。

只见山顶上有几人。

“长生五小?”苏鹤认得这五个年轻人。

五人正在合力施展一种奇特的阵法,那里所散发的巨大能量,正是天地变异的源泉所在。

苏鹤再看,天地门石碑早已不见,整个六道场毁得不成原型,雷劫纵横,暴躁的闪电四处弹射,狂轰乱炸。

“苏鹤,你来了!”只见一人白衣缭乱,披头散发,神色有些癫狂。

“你是……”苏鹤看到此人,一切都明白了。

“游龙溪水!”

虽然当时在红石峡战斗,苏鹤并未在意游龙溪水这个所谓的正盟军师,但他却可以过目不忘。

“不错,是我。”游龙溪水道:“应该不用我做过多的解释了吧,既然你能来到这里,证明已经知晓了一切。”

苏鹤勃然大怒道:“就是你他妈的用计陷害我?”

“话可不能那么说。”游龙溪水浑身环绕着一股可怕的气息,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与苏鹤对峙。

“我只是奉承天道,做了应该做的事情罢了,你乃这个世界的异端,不能留你。”

苏鹤愤愤道:“为什么!”

“因为时代的改变需要有人牺牲,而你作为这个世界的异端,不能留你,必然要成为牺牲品。”

游龙溪水句句夹杂着磅礴的神威,仿佛神明附体,看上去耀眼而神圣。

“当年的邪神也好,太上长老也好,神刀皇也好,你也好,逆天之人的归宿,注定会成为历史的尘埃。”

“而你的命运,将会在神鼎峰这里终结。”

“就凭你?”苏鹤毫不在意眼前的一切变化,不惧反怒道:“你无非就是想破除天地压制罢了,为何要利用正邪之间的关系连番挑起战争?”

游龙溪水冷冷道:“我说了,有些人是世界的异端,必然会成为时代改变的牺牲品,任何人在大义面前也不例外。”

“可笑,但你的做法和当年邪神有何不同?他也是为了解除天地压制,开拓飞升之道,而你不也是这样,但为何在你的眼里,却将他看得无比邪恶?”

游龙溪水道:“邪神逆天,却不从天,仅此是为了一己私欲为非作歹,而我是为了解救苍生,奉承天道之运,开拓修真时代。”

苏鹤震愤道:“你他妈这根本就不叫大义,你就是个性情扭曲的怪物,只要能达成自己的目的,谁在你眼里都是牺牲品,那些不会服从你的人,你就将他们都给杀了,你好好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怪物?呵呵呵……只要能成功,谁又会在意那些谬论呢。”

苏鹤看到游龙溪水如此癫狂,知道多说无异了,若刃青红直接在手,朝着游龙溪水斩去。

“拯救了天地,我就是例行天道意志之人,如今的我想杀谁杀谁!”

面对苏鹤的攻袭,游龙溪水眼神逐渐冰冷,只见他随手一挥,天空便轰下一道惊雷。

那一剑与雷劫碰撞,无比磅礴的力量涌入全身,像是切断了浑身经脉,使得苏鹤瞬间被禁锢在原地,丧失了行动力。

好麻!

浑身毫无知觉了!

那雷……真的是天劫!

被天劫轰了一下,苏鹤无法御空飞行,就连凝气都做不到,落在神鼎峰山上。

但知道苏鹤并没有死,还须得再轰几下,游龙溪水连忙双手大张,凝聚了更多的天雷。

突然,长生五小铁犁喊道:“师父,我顶不住了!”

阴阳化五行,五行化万物,乃世界真理,真理亦是天道。

他们都为极致五行体,游龙溪水窥视天道法则,动用了阴阳相撞产生变异的原理,暂时解除了限制,开启了这最为特殊的阵法。

每当操控天道之力时,力量的反噬都会被阵法引到‘土’身上,也就是铁犁的阵眼位置。

方才就轰了一下,此时的铁犁早已浑身烧焦,惨不忍睹。

“为了大义,死又何方!”游龙溪水不顾弟子安危,对着苏鹤继续轰杀!

“啊……”

苏鹤没发生惨叫,铁犁却也承受了等量的反噬,化为灰烬。

“师弟!”

大师兄钱熏看到师父如此疯狂,神色大惊。

“铁师兄就那么……那么没了……”淑小差点没崩溃,想要结束这个阵法的维持,但却被游龙溪水压制在原地不得动弹。

“你们莫要躁动!”游龙溪水一边对着苏鹤那个方向轰炸,一边狠狠道:“铁犁不会白白牺牲的,这所有的一切,都将在成功之后获得回报!”

说完,游龙溪水立即结印,将龙灏转移到了土之阵眼上面。

龙灏已经明白了眼前的一切,原来所有人都是棋子,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他人的掌控之中。

他怒吼道:“游龙溪水,你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吗!”

“盟主,我现在清醒得很,请你别质疑我。”

游龙溪水五官扭曲,癫狂道:“身为当今世界罕见的五行体,此时正是需要你为了大义奉献的时候,所以,请你不要有一丁点挣扎!”

当初救了龙灏,正是因为他明白,以铁犁的体质无法承受天道的力量,但龙灏较为特殊,又是蕴含五种极致属性的神体。

被禁锢在阵眼里动弹不得,龙灏咆哮道:“你疯了!人们心中所想的大义,绝对不是你那样的!”

天空的雷电将游龙溪水衬托得无比癫狂,他痴痴笑道:“不不不,这就是人们心中所想的大义,为了理想,可以放弃眼前的一切,就算牺牲也不会犹豫,这才是天底下最纯净最神圣的大义!”

苏鹤突然在他停顿之时冲了出来,看到眼前此景,就连龙灏都不放过,真当是丧心病狂。

“游龙溪水,你他妈就是个疯子!”

“我是疯子?好吧,就当我是个疯子,但又如何?如今成功的人一定是我!”

游龙溪水不管不顾,再次召唤天道对苏鹤进行轰杀:“比起我来说,你们更是渺小的一粒尘埃,什么也不是,哈哈哈……”

看到天劫再度来袭,苏鹤知道不能硬抗,连忙施展响转闪避。

几番轰炸之下,龙灏早已化为血人,他还在咆哮道:“游龙溪水,你这个扭曲……的怪物……大义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盟主你错了,我想你还不知道吧,其实创建正盟的人,是我啊!”游龙溪水放声大笑道:“在你之前,上一任正盟之主白如鸽,也是我手里的一个棋子罢了,你只不过是恰好在我需要你的时候,让我遇到了你,才引你加入正盟罢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