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解 挺身 小东西含深一点全部吞下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4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140 次 收藏

“何子谦,你叫我来,到底什么事情?”

何子谦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微微压下的眼睫,让叶天星没看清他眼底的深沉,竟然看出了几分脆弱。

“没什么事情,看到以前的照片,想起了很多事情。”

叶天星不由心头一软,在何妈妈出事之前,他们之间确实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脸上浮起淡淡笑容。

何子谦忽然拉起她的手,轻柔的带着她往后面的休息室去。

“跟我来!”

叶天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丝毫没有反抗的,跟着他去了。

休息室的门被合上,隔断了光芒。

叶天星是最讨厌黑暗的,她连忙伸手要去找墙壁上的开关。

黑暗中,何子谦精准的找到那个位置,按住叶天星的手。

“别开灯。”

叶天星妥协了,黑暗中,有些不安地抓住了他的袖子。

“何子谦,你要干什么?”

何子谦抽回被她捏在手心里的袖子,一只手绕道她身后,反锁了房门。

叶天星心中涌上淡淡的忐忑,还带着丝丝期待,不觉脸上开始热起来。

她攀上何子谦的胸膛。

“子谦,太黑了,开灯好吗?”

何子谦在黑暗中沉默着,双手轻轻一带,叶天星就觉得身体一轻,接着往下落,落在柔软的床面上。

她伸手往前一探,什么也没有碰到,黑暗中连除了身体和床面的摩擦声、和她自己的心跳声,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那种完全处于被动,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摸不着的感觉,让叶天星心里开始发慌。

“子谦,我看不见你。”

双手在黑暗中胡乱挥着,隐隐约约感觉床边站着一个黑影,她就朝那边爬去,伸手就想碰他。

何子谦轻笑了一声,轻轻一推,将她推到在床上。

“看不见正好,看见你的脸,我就只觉得恶心。”

残酷诛心的话,让叶天星所有的动作都暂停住了。

几秒钟之前所有期待喜悦的心情,这一刻瞬间被打散,恍如一把寒剑,穿心而过。

半晌,她缓缓收起脸上的笑容,往前伸的手也缩回来,轻轻的握紧,握紧。

“何子谦,你找我来就是想这样羞辱我?有意思吗?”

她怎么会觉得,一点点回忆,就能抹掉他们之间所有的隔阂。

黑暗中,听见何子谦轻轻的笑声,没有任何喜悦的感情,只有冰冷冷的,冰霜一样的冷意。

离她身体很近的地方,床面微微下陷。

何子谦一条腿跪在床上,“当然有意思,对我来说,看着你痛苦,就是我最大的乐趣。”

这种沉重,被千刀万剑狠狠穿透心脏透不过起来的感觉,让叶天星万分难受。

“何子谦,我们能不这样吗?”声音颤抖着。

何子谦俯下身,双手撑在她耳边,灼热的气息,在她心上留下道道伤痕。

“不能,一辈子都不可能。”

叶天星痛苦的闭上眼睛,心口沉闷着,她吐出一口气来,那种感觉,反而更加深重。

“那就这样吧!我想回去了。”

叶天星想推开他,离开,却没有推动。

何子谦冷冷抓住她的双手紧紧压制在她头顶。

“现在这样,你以为你还能走得掉?”

轻蔑讽刺的语气。

叶天星觉得心脏在颤抖,她软了声音,无助的乞求。

“何子谦,你放过我吧!从今以后,我们各不相干。”

抓着她手腕的手狠狠用力收紧,叶天星不禁吃痛轻哼一声。

“疼!”

何子谦毫不怜惜,声音愈发冷酷。

“你以为你欠我的,就像这样走?”

叶天星沉默地闭上嘴,闭着眼睛,忍受住所有的羞辱和折磨。

黑暗里,何子谦冷漠的眸子动了动,一只手往下,探进她裙底。

叶天星一惊,猛地大动,才发现,她所有的反抗,早已全部被何子谦压制的死死的。

裙下一丝不挂,叶天星屈辱的紧紧绞紧双.腿。

何子谦火热粗粝的大手,又探进她上衣里,抓着那一小片布料,狠狠撕下来。

滚烫的气息刻意对着她紧闭的眼眸喷洒。

“你不喜欢?昨天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一整晚,不是很爽吗?”

叶天星猛地回头,黑暗中,瞪着不可置信又失望的泪眼。

“何子谦,你在说什么?”

何子谦不理会,一只手在她腿根游弋,自顾自说着。

“结婚之前,你告诉我虽然在圈子里,但是你洁身自好,婚后,你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所以我就特别想知道,你还是处吗?”

叶天星呼吸猛地一滞,牙齿都在打颤。

“何子谦,你住手,住手……”

一根手指,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猛地刺了进去。

叶天星一声闷哼,疼得身体一抖。

手指撤出的时候,丝丝液体顺着滑落,空气里有淡淡血腥味的香甜。

他瞳孔微张,怔了怔,整个人都停顿了一样,一动一动僵在原地。

咸咸的泪水滑进嘴里,压抑不住的哽咽声从喉咙里冒出。

被这声音一激,何子谦猛地回神,动作有些凌乱,从床边推开。

“有那层膜也不见得就是雏儿,修复手术这种事情,想必你也清楚得很。”

叶天星哽咽的声音一顿,半天,空气里一声沉沉的呼吸。

“何子谦,我恨你。”

沉痛的语气里,夹杂着浓烈的怨愤。

何子谦身形一颤,慌乱的背过身,沉默离开。

黑暗的休息室里照进一瞬间的光明,随着他的离去,整个世界,再次完全陷入黑暗。

叶天星眨了眨眼睛,心头空空的,仿佛洞开了一大大口子,风声簌簌。

匆匆忙忙穿好衣服,她想快点离开这里,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让她觉得万分恶心。

从休息室出来,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何子谦不在。

她匆忙离开,红肿的眸子,和进去是稍显凌乱的衣服,引起所有人的关注。

所有人都交头接耳起来,关于叶天星的事情,公司里热议不下。

快速进入电梯,电梯门马上要关上,一个人就趁机抢着跑了进来。

叶天星整颗心立马提了起来。

“天星,见你一面真是太不容易了。”

熟悉的声音,叶天星不由抬头。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