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乳胶公主一二三 别人都说我变态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5月16日 来源:互联网 867 次 收藏

季诺曦迅速找到生门所在,见那片乌云越来越近,不再逗留,召出幻狐,乘上幻狐命她朝生门方向逃去。这北冥玄煞大阵因季诺鸢和季诺曦的修为所限,并非完整,威力也有完整大阵的一半威力。布阵之人是季诺曦,更是熟知各个生门所在。只可惜,这大阵哪怕是布阵之人进入,也不是那么容易出去的。

再说另一边那魔修手执拂尘,面色严峻的看着西南方向,原本安静地平原逐渐传来沉闷的脚步声,听声音,应该是体型巨大的兽类。这阵法他未曾见过,又是那两个小儿所布,应不会是简单的困针,这凶兽怕是来者不善。

季诺鸢率先出手,手中的飞剑悬在半空,随时待命。烈焰土熊怒吼一声,直震得地皮都微微地颤栗了,熔浆因这吼声再次翻滚。季诺鸢迅速布下防御结界,半空中的飞剑顺着主人心意飞速刺向烈焰土熊的身上。土熊身型看似庞大,却异常灵活,四足离地,一个跳跃轻松躲开了飞剑的攻击。季诺鸢冷哼,手中十指间数十枚被她蕴养多年的金针全部飞出,从四周向烈焰土熊攻去。烈焰土熊轻蔑的看了眼飞来的金针,前蹄向前猛踩,脚下的熔浆形成数粒小火球对向飞来的金针。季诺鸢见烈焰土熊竟有智商,心中更加小心。心神专注一根金针,小心地隐藏在四周准备偷袭。

季诺曦乘着幻狐临近生门,被那看似缓慢的乌云挡住了前路。乌云之中雷电滚滚,与季诺曦遥遥相望,似有季诺曦不动,它也不动的趋势。季诺曦心急胞妹,又怎么会浪费时间与它周旋,离生门不过百米距离,搏一搏又如何,

季诺曦祭出寒冰剑,跳下幻狐,唤出锦绣,双手瞬间结印,四周瞬间降温,无数冰锥出现在季诺曦身前。乌云之中的雷电更加紧密,一声刺耳的叫声从云中传来,一只通身暗灰的老鹰从云中穿透,向季诺曦攻来。季诺曦迅速反应,离开攻击范围,四周的冰锥也向那巨鹰攻去。寒冰剑发出剑鸣声,季诺曦感受到寒冰剑的急迫,随着冰锥攻向巨鹰腹部。

巨鹰挥动两个巨翅,形成多股飓风,将攻来的冰锥全部卷走。季诺曦趁此欺身向前,寒冰剑脱手而出,瞬间刺入巨鹰的左翅之上。巨鹰吃痛,长鸣一声,向季诺曦张口咬去。季诺曦不退反进,纵身一跃,寒冰剑瞬间变大,稳稳地接住进攻的季诺曦。

季诺曦双手继续结印,动作越来越快,巨鹰那会让她施咒成功,一击不成转而飞向高空,再次挥动翅膀。寒冰剑迅速做出反应,紧跟巨鹰动作,躲开了飓风的攻击。季诺曦手中的术法已经完成,双手不再结印,取而代之的是眼前一道道剑光,在周身盘旋飞舞,寒冰之力伴随在阵阵剑光之中。

季诺鸢召回飞剑,取出她的本命武器,麒麟雷鞭,这是叶澜之收藏之物,见季诺鸢又爱使鞭,便在季诺鸢筑基之后送于她。季诺鸢一直将麒麟雷鞭放在丹田之中蕴养,后又因叶澜之飞身前教她那三招剑法,又改用长剑,鲜少拿出。如今,正是验证这麒麟雷鞭是否如师父所说那般,讨人喜欢。

季诺鸢先是会出一鞭,打在烈焰土熊身上,长鞭所到之处,夹杂着季诺鸢的雷电之力,那是天雷,专克邪魔。烈焰土熊身上的火焰瞬间暗了几分,季诺鸢挑眉,确实有几分欢喜。

嘭!大地震颤,烈焰土熊脚下的熔浆飞溅,季诺曦迅速躲闪到十丈之外。烈焰土熊紧追其后,硕大的巨掌朝着季诺鸢的脑袋拍下。季诺鸢再次后退,手中的长鞭再一次舞动,长鞭之上的雷电之力更甚,长鞭卷住烈焰土熊拍下的巨掌,季诺鸢挥动雷鞭,竟将这小山般的烈焰土熊抬起,朝着一边的熔岩地狠狠地砸去。体修的女修果然伤不起,若是单看季诺鸢那娇弱的身材,谁能知道她也是体修的一员。

烈焰土熊吃痛长吼一声,季诺鸢趁他病要他命,隐藏在一边的金针飞速攻向土熊的眼睛。就听土熊再次传来惨叫声,周身的火焰瞬间暗了大半。见那庞然大物想要爬起,季诺鸢那肯给它这个机会,再次祭出飞剑,欺身向前,朝着另一个完好的眼睛狠狠地刺了下去。

“嗷!”再次吃痛的烈焰土熊挥动前蹄,将还在它脸上的季诺鸢拍向一边。季诺鸢来不及躲避,被前蹄撞了正着,狠狠地撞向岩壁,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看着烈焰土熊身上的火焰消失,庞然大物瞬间变成了熔岩四分五裂的散在一边,逐渐融入岩浆之中。

季诺鸢扶着岩壁,确定已经没有危险,暂时放松一些,口中的腥气再次传来,又一口鲜血吐出,胸口顿觉好受一些。胡乱地塞了一把疗伤丹药,扶着岩壁找了一处离熔浆最远的角落坐下调息伤势。在这未知的地方,季诺鸢不敢随意进入空间,谁也不知道下一次出来,面对的会是什么。

周身调息几个周次,见伤势好的七七八八,便祭出飞剑,飞出了火山。然而出现在季诺鸢面前的不再是火山,而是看不到边的汪洋大海。

季诺曦踩着寒冰剑,瞬间抛出剑光,巨鹰再次挥动巨翅,想要故技重施,季诺曦又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幻狐此时已经就在生门面前,锦绣虽有御空能力,确一直未有近身的机会,此时见巨鹰因为主人的攻击而出现破绽,哪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见锦绣迅速飞身到巨鹰上空,扔出披帛,狠狠地砸在巨鹰的脑袋之上。巨鹰吃痛,差点砸向地面,忙挥动翅膀稳定身形。锦绣落在巨鹰身上,手中的披帛不断地击打巨鹰,巨鹰吃痛的胡乱挥动着翅膀。季诺曦的攻击也到了巨鹰面前,不待巨鹰反应,寒冰剑狠狠地差劲了巨鹰下腹,彻骨的冰冻瞬间夺走了巨鹰的生命。锦绣及时离开巨鹰背上,跟着季诺曦迅速撤离战场。一直在上边的乌云不知何时离开或者消散了。

再说那魔修,此时他已经不在平原,而是在一片沙漠之中。之前他见巨兽离他愈来愈近,片刻,他就见到了一只魔象,只见那大象有大山一般的身形,那四肢有如四根天柱,粗壮的鼻子犹如一棵参天大树。魔象一步一步行走缓慢,却又瞬息千里的感觉。魔修面色微沉,这魔象修为也不过在人类修士元婴初期左右,可那身形却不是一般元婴可以比拟的。权衡利益之后,魔修迅速撤退,远离这魔象,谁知,不知不觉走进了生门,直接换了场景。

若说这魔修运气之好,也并非如此。这北冥玄煞大阵之中,最凶险的不是火山,不是那魔修,而是这一片金黄的沙漠和沙漠之下未知的危险。

北冥玄煞大阵,带有煞,即是凶,破阵又怎会简单,不经历生死大战,岂会让你轻松走过。季诺鸢看着脚下的汪洋大海陷入沉默,她此时坐在季诺曦送她的飞行灵器之上,这灵器是一艘小船,只需灵石就能启动。是季诺鸢随口一说,季诺曦研究多时炼制出来的交通工具,没想到,真的会有用到的一天。这大海之下有什么季诺鸢不清楚,也知道若是这危险一天不出,她除非找到生门,否则一直困于此地或者有人破阵将她救出。

听季诺曦说过,进入阵法,若是一时找不到生门所在,就朝你心中最直接的方向出发,修者的感应最为准确也最为直接。季诺鸢感觉得到,前边特别危险,可心里又有些急迫想要她过去。

季诺曦踏入生门,引入眼帘的便是那一望无际的大海。锦绣和幻狐守在她的两边,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季诺鸢就在这里。这阵法就如传送阵一般,进入一个场景就像进入一个世界,这大海之大,又该怎么找到妹妹。

季诺曦深知这北冥玄煞大阵的危险,也知在大阵之中是无法传递信息,哪怕她和季诺鸢此时就在一个场景之地,也不能联系到对方。翌日,季诺曦突然感应到一阵心悸,从东南方向传来很重的危机感。季诺曦看向东南方向,心悸的感觉越来越严重,这是妹妹的感觉,妹妹出事了。季诺曦和季诺鸢多次经历过生死,这种心悸曾在通天塔中也感应到过。

季诺曦不敢再有耽搁,顺着直觉用最快的速度朝着东南方向前进着。瞬息万里,不过数日,季诺曦终于赶到了一座岛上,当季诺曦踏上这座岛屿,危机感瞬间升起,季诺曦迅速撤离刚刚所在之地。顷刻,她之前所待变成了一道深坑,这坑直通海底。

“我说是谁来了,原来是你。”深坑对面,是那本该被困在阵中的魔修,如今的他修为竟然又有精进。季诺曦看到那魔修手中提着的人,冰冷的双眸瞬间充斥了怒火。

“放开我妹妹!”季诺曦不敢相信自己的妹妹如同一具没了生命的玩偶,被那魔修提在手上。

“放了?也好,反正也不过是个死物,送给你,然后将你一起送入地狱。”那魔修似乎有些不一样,若说之前的魔修还有一丝所谓的人类感知,那现在的魔修就是彻彻底底的恶魔,血红的双眼,苍白的脸上布满了黑色纹路,像是禁咒一般。

魔修就像扔垃圾一般,将季诺鸢随意地扔过深坑,季诺曦不知道他刷什么花样,却不敢不接。慌忙接住季诺鸢,检查周身,还好还好,她的妹妹没有坏,那个恶人没有做出什么事,或者应该说是没来得及做什么。季诺鸢体内的金丹没有了,身体冰凉,像是死去多时,季诺曦抱着季诺鸢的身体,那种心悸消失了,她心默默地放下了。心悸消失了,就表示妹妹没事,她虽然不知道妹妹用什么办法将自己变成了一具尸体,但是,只要没事就行。

“下面,轮到你了。你妹妹的味道我还没来得及享用,不若,先拿你开包。”魔修舔着嘴唇,看着季诺曦发出刺耳的笑声。

“就凭你,还不配。”感应到自己妹妹微弱的呼吸,心中更是大定,不等魔修反应,抱起季诺鸢跳入深海之中,实则进入空间。

“你们跑不掉的,我这就毁了这个阵法,让你们乖乖现身。”彻底疯魔了的魔修,随意破坏着岛屿上的一切。他一定会找出那对姐妹,碎尸万段,做成魔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