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吸住一滴也不准漏 粗大的肉棒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507 次 收藏

“好!南宫姐姐,我的琴艺有没有长进?”商陆赶紧求夸奖!

我瞪了一眼商陆!说道:“你是不是傻?”

商陆撇撇嘴,说道:“你才傻!”

“嘿!商陆你说我们几个人里面,谁的琴艺最好?”我挑眉问道!

“。。。。。。”商陆犹犹豫豫,看了一圈也没好意思说谁!

“那你说说谁最差!”最好的说不出,很正常!那最差的,总不能还不知道是谁吧!

“最差的自然是你了!”商陆不卑不亢的说道!

“那你说你是不是傻?”我笑嘻嘻的问道!

白浩和杜若也跟着笑起来,只有云老是气鼓鼓的!云老心想,这个小孩子果然是南宫释带出来的,自己这么厉害的琴艺,居然还不知道谁是最好的?那俩货能跟自己比吗!!!

我看着云老吹胡子瞪眼,心里好笑,对商陆说道:“商陆你这次要好好表现啊,一会儿叫云老指点你一二!”

“当真?”商陆兴奋的问道!

我看着云老傲娇的样子,说道:“你现在知道谁的琴艺最好了吧!”

“自然是云老最厉害了!”商陆笑嘻嘻的开始抚琴了!

云老捋着胡须点点头,真是孺子可教也!

“南宫释,其实我的琴艺也是很好的!”白浩笑嘻嘻的说道!

“哼,就你!”杜若撇撇嘴,嘲讽道!

白浩瞪着杜若,说道:“怎么,要比试吗?”

“谁敢跟你比啊!就算再不好,南宫释还是觉得你好!”杜若不咸不淡的说道!

“喂!你这是质疑我的琴艺,还是质疑我的人品?”白浩觉得,杜若的意思是自己都是靠南宫释偏袒了!?

“随你怎么想!反正不会跟你比!要比也是比武!”杜若边喝茶,边说道!

“我看你是不敢吧!”白浩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闭嘴!安心听曲!”云老觉得这二位就像苍蝇一样,嗡嗡嗡嗡的没完没了!

。。。。。。

“怎样?”商陆兴奋的过来向云老讨教!

云老起身走到琴旁边,笑着说道:“那我就指点你一二!”

我也懒得听了,就跑去厨房,拿来几坛酒,然后示意杜若和白浩一起!

他们二人早就感觉到了,南宫释今天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如若是平时,有其他的事情,分散一下注意力,南宫释会瞬间复活。可今天无论什么事情,南宫释都提不起兴趣,这让二人有点小为难,就只能痛痛快快的拿着酒和她碰杯了!

我一口一口的猛灌着,很快就多了。我坐在秋千上,嘴里小声嘟囔着:“我不想和你们接触,我有秘密,我害怕被你们发现!我只想一个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为什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哼,当初我那么害怕,每天都想着逃离权力中心!可现在又开始主动接近人家,你们说这算什么?我还真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一个骗子!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我声音虽小,可白浩和杜若还是听的清清楚楚,白浩瞬间做出反应,对着杜若说道:“看来是喝多了,都开始胡言乱语了,我送她回去休息吧!”

“还是我来吧!”杜若说着就要上手扶南宫释,可却被白浩拽住手腕了!

“我说了,我来!”白浩一步不让的挡在南宫释前面!

“你打不过我,还是先放手吧!”杜若皱着眉头说道!

“你们干什么呢?喝啊!今晚不醉不归!”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把手里的酒一摔,开始翩翩起舞了!

几个人都被我的舞姿吸引了过来!我在大树下的空地上,转起来,曼妙的舞姿如同蝴蝶般飞舞,一袭蓝色长裙随着步子飘动,青丝墨染,脸色微红,粉面上还有那一点点朱唇,神色间却满是惆怅迷离。

白浩看着南宫释心里越发的心疼!姐姐,你这是恢复记忆了吗?

杜若又一次肯定了叶泽熙的决定,小叶子的眼光永远都是那么独到,这才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宝贝!不过现在更让人好奇的是,南宫释的秘密!刚刚那些话虽然都是酒后的醉语,可应该是真言吧?

“藏得可真深呐!”云老感慨道!

商陆虽然没有说话,可还是使劲点点头,表示赞同!

叶二也是第一次看南宫姑娘跳舞,原来京城第一才女的舞姿是这样的!确实挺好看!南宫姑娘这是喝多了,一会儿怎么回屋?杜若和白浩不会打起来吧?

“商陆,扶南宫释回屋吧!”云老直接吩咐商陆,说道!南宫释,今天你才算是伤心了吗?

“好!”商陆没有多嘴,直接走到南宫释旁边,扶着南宫释回屋了!

杜若和白浩相互看了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二人对这个决定还是比较满意的!

“二位,天色已晚,虽说今天是灯节!可还是早点回吧!”云老看了一眼二人,直接哄人了!

“你不回吗?”白浩直接说道!不管怎么说,云老也是男的,所以决不能留宿!

“对啊,要走一起走!”杜若难得和白浩站在同一战线!

“呵呵,好好,好,一起走,不过要不要先收拾收拾啊!”云老边说边指着一片狼藉的院子!

“一起吧!那就!”杜若笑嘻嘻的说道。

“这个南宫释一喝酒就摔东西!真是该给她留着!明天叫她自己收拾!”白浩边收拾,边嘟囔着!

“你要是不愿意收拾,就走好了,反正我们都是没有怨言的!”杜若说道!

“哼!”白浩冷哼一声!

云老把南宫释的那些手稿都一一卷好,小心翼翼的拿去之前的屋子,可一推开门,就呆住了,云老站在门口,久久不能动弹。看着满屋子的手稿,仿佛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穿梭在各个偏僻的角落,然后被那些无知的人们各种嘲笑,各种为难,顿时眼睛就湿润了!

南宫释我还打算劝你放弃呢!你这样做是明目张胆的打了朝廷的脸面啊!可是这一屋子的手稿,我又怎么开的了口啊?!我难道不知道你是对的吗?我难道不想帮你吗?可我居然还在犹豫,这辈子真是活的不如一个女娃娃!我就是一个懦夫,我不想沾染京城的风雨,更不想被大家认为,我参与了那些不该参与的事情。所以我果断拒绝了你,怪不得你会生气,怪不得你会失望,你对我应该是要比其他人更加失望吧?

“云老,可以了,你那还差多少?”白浩看着云老在屋子门口愣神,赶紧开口询问道。

可云老不但没有答话,而且还保持原本的姿势,一动不动。

“云老?”白浩又唤了一声。然后慢慢走到云老身边,轻轻拍了一下。

“啊,哦,你说什么?”云老被吓了一跳,瞬间回神,不好意思的问道。

“你这都完成了嘛?我们都收拾好了,时辰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白浩有点疑惑的看着云老,可还是平平淡淡把话说完了。

“哦,好!我把门关一下!”云老边说边把门关好,可走了两步又回来,把门上的锁挂上了,这样就不用担心起风了。

“走吧!”杜若一直在秋千上等候,看见他们过来了才起身,说道。

三人相继出了南宫府,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气氛一度变的很尴尬。没办法了,就各自找借口分开,各自回家了。

我被商陆扶进屋里,直接坐到软榻上,看着商陆说道:“对不起,我们的大事要延期了!”

商陆看着南宫释,散乱的头发,脏脏的衣裙,红红的眼睛,摇摇头,说道:“无需道歉,既然是大事,自然要慢些的!”

“你这是安慰我吗?”我苦笑道。

“自然是!”

“好,我接受!”

“嗯!”

“就算延期,我也会坚持!”我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相信你!”商陆哽咽道。

“呵,我是不是特别无能?居然不会赚钱养家!”

商陆看着南宫释挫败的样子,心里难受,可又不能哭出来,明明南宫姐姐比自己还难过,可她都能忍住,不哭,自己还是堂堂男子汉呢!坚决不能输!

商陆咬着嘴唇,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了,而且越流越多,擦都擦不完。

我看着商陆手忙脚乱的擦眼泪,居然笑了,我往后撩了一下头发,说道:“傻瓜!”

商陆听见南宫释的话,这眼泪更擦不完了,以前南宫姐姐的笑是美好的,可现在的笑居然只剩下凄美了!

“南宫。。。姐姐才。。。是最傻的。。。傻瓜!”商陆断断续续的说道。

“好了,别哭了!把眼泪擦干净。商陆你记住,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还很累人!”

“呵呵,不过哭可以用来发泄,另外眼泪有消毒杀菌的作用,不过不能老哭啊!我可不喜欢爱哭的孩子!”

“南宫姐姐什么是杀菌?”

“对眼睛有好处就是了!”我不耐烦的说道,这要怎么解释啊?一会儿再出现什么新词,可不就没完没了了!

“哦,好吧,南宫姐姐我陪着你聊会天吧?”

“不用了,这么晚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你一个人能行吗?”商陆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很欣慰的说道!

“那好吧!那我去外面帮大家收拾收拾吧!”商陆说着就要出去了!

“不用!”我赶紧阻拦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