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露双奶头无档大胸 洞房错 小说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354 次 收藏

经过上次的事件,已经过去了两日。

虽然姜焕当日就下令严查,派人传来巡营士兵,和在席凝羽附近营帐的士卒。仔细询问,都未能查出,那几日有谁进出过席凝羽的营帐。

两天的时间里,都是一无所获。

“噗嘶嘶——”

帐篷外,传来了几声异动。

躺在床上的清影和清琼,第一时间睁开了双眼。

别人或许不会在意,可是她二人却是心中一动。这声响,是再熟悉不过的,猇卫传讯才有的讯号。

清影对着清琼略一示意,自己便闪身出了营帐。

“来人是哪个点的?可带有月神的文书?”

这是一套猇卫之间的暗语,是询问来人的同时,显露自己身份。

“瑞字天号的,带的是星使的文书!”

藏在暗处的人影,说出一句话后。才慢慢从暗影出走出,对着清影点了点头。

“何事?”

清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也就放了心,便开口问道。

“皇都那边传来了信息,让我等给清影姑娘通个信。”

“讲!”

“前几日,我们藏身在席姑娘营帐附近,见着了个偷偷进入过席姑娘营帐的人。

暗自跟随过去,发现是从军营里的那个梁军医处来的。”

清影一听,心中道。果然如此,原就怀疑那二人,可惜没有证据。现如今可好,被猇卫抓了个正着,这下姑娘可不用烦心了。

“既然早知,何不一早报来?”

清影有些疑惑,便问道。

“这不先将消息传给皇都了,那边传来指示。要我等暗助,我们才敢行动,清影姑娘也该知晓,那边可是不许我们随意暴露的。请姑娘多担待!”

清影听到这么说,才点了点头。然后和来人客套了两句,才转身返回营帐。

由于出了这么档事,席凝羽今日可是小心又小心。生怕再闹出什么人命,所以每天都不用清琼等人催促,早早的就自己醒来。

虽然天气还是有些寒凉,可是席凝羽也非一般的大家小姐。来自灵魂的那股子韧劲,在经过初时几天的不适应后,很快就让席凝羽习惯了这冬末初春的气候。

一早起来先是围着营帐跑动一会,吃了早饭,就带着清影二人,背着药囊,往伤兵营而去!

“早啊,四公子今日也是这么早就来了。实在是我辈医者的楷模!”

席凝羽三人刚走到一座营帐门口,脚还没迈进去,就听得身后,传来了这么一声话语。

席凝羽心说,近两日是怪了。这两位军医总是莫名透着亲近,可是这股子亲近,总是让席凝羽觉着瘆得慌。

不光如此,这一变化来的也太过突突。分明是刻意为之,难道这二位都不觉得,太过显眼了么?

“早,两位老前辈才是我等该学习的,这么大年龄,还是不辞辛劳以做表率。实在是让我等年轻人汗颜!”

恭维人,席凝羽也会。

“四公子过谦,以公子的身份,能够如此体恤伤兵。实属不易,实属不易!”

“不敢,身为医者。不分贵贱,自当如此。”

见连个军医还要说什么废话,席凝羽可是没耐心一直互相吹捧,见梁军医又要张嘴,席凝羽赶忙开口。

“梁军医、韩军医,不如一同可好?”

二人见席凝羽相邀,只得先闭嘴。点头示意席凝羽先请,然后鱼贯而入的进入营帐内。

“影姐姐,昨夜的消息要是无误,为何你不让我告知小姐?”

见人都进去,清琼悄悄拉住清影问道。

“别性急,此时不是最好时机。况且不能使小姐怀疑,我们要等晚几日再说。”

清琼闻言,才恍然似的点了点头。

进入营帐后,两位军医还有席凝羽也没有在言谈。

分别各自忙活着,给伤员更换伤口的药物。一时帐内除了换药包扎时的轻微响动外,可说是寂静无声的。

两刻钟后,已经处理完这营帐里伤员的换药包扎。席凝羽起身呼了口气,见两位军医也随后完成。

“两位军医,以为这些伤员伤势愈合的可好?我负责的这几人,经过用药后,依然开始结痂。近日已然可以有些动作,不用再一直卧床了!”

席凝羽首先开口询问道。

“哦!我们这两处也差不多,四公子的药膏,却是奇效异常。非是一般药物所能比较!”

“两位不用太过夸奖,这药却有几分急效。不过也尚不如二位所言,那般神奇。”

席凝羽心中还是有点小得意的,自然嘴上不能那么说。因此表面上还是要谦虚一番,省的被人嘲笑。

“四公子太过客气,这药确是不一般。按老朽所见,只怕连那周进,都不及四公子在调配药物上的才能高超!”

刚还一脸笑意的梁军医,突闻韩军医这一句话。脸色刷的一变,脚下趁着人不注意,轻踩韩军医两脚。

韩军医也是,被踩过后。脸色一片苍白,原本笑意盎然的脸,变得极为难看!

“哦?这么说,那位周进兄。还是个配药的高手,那改日本公子倒是要去,请教一番。

不过,之前几位可是不曾提起过,那位周年兄,懂得药理!不是说只是随着二位,学些药草的养护知识么?”

席凝羽听闻刚才韩军医无心的话,以及现在二人那突变的脸色。心中霎时起疑,再想想当日初见时,周进自我介绍时可是只说学些药草养殖的事,对于药理医理不通的。

何时会了配药了?

见两个军医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席凝羽心中的疑惑更重了几分,不想将二人逼迫太过,席凝羽便装了个糊涂。言说要去那个重伤兵处看看情况,率先告辞。

见席凝羽出去,梁军医才长长呼出口气。

“你就不能言辞谨慎些,没来由的说什么周进。你是生怕不使人怀疑么!”

“我……你,要不是当日你我,一时糊涂。怎么会有今日之事,还有那个周进,怕也不是好东西,那可是你梁某人的至交之子。”

韩军医甩袖而去,独留下梁军医黑着脸,杵在营帐里。

席凝羽走在路上,心中计较。

早几日就觉得那个周进有些奇怪,出了事后,一时忘了跟二哥打听下这个人。现在既然得空,一会去二哥处一趟,若是二哥空闲,要让他好好查查这个周进!

席凝羽说干就干,等看过那位已经苏醒过来的重伤士卒后。一路往军营的大帐而来!

“二哥,可有空闲?”

席凝羽一进门,就问道。

“咳——四弟,怎么这时有空来了?”

席凝羽此时才看到,营帐内。端坐着,站着数位大小武官。

心中就已然明白了,这是开会呢,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正打算转身退出,却听见姜焕又道:“行了,你当初不是想说来军营见识一番么。既然闯了进来,也别躲了,我还不信你连你二哥都出卖不成。就在这听着吧!!”

席凝羽抬头,看姜焕脸上带着坏笑。眼中分明藏着一种,颇具不怀好意的意味。

而众多武官,也是对姜焕这么一出,很是不解。

虽说这是你四弟,可一没有军职;二不通晓兵法。就算不会通敌,可是留此也是无用,况且这也有违规矩。

只有鲁鸣一脸憨笑,说道:“也是,四公子既然来了,就别走了。虽说四公子一向医术精湛,可是跟着将军学些军阵之事,也无不可。来来,四公子就来站在我身边看着吧!!”

席凝羽一阵蒙圈!

不过也没再退出,就依着鲁鸣所言,站在最末的位置。心说,那就看她这个二哥要出什么幺蛾子!!

“将军,依末将所看。不如就趁夜偷袭,现如今正是冬末,一般人都嗜睡,尤其这些散漫的流匪,怕是更加懒散。我等趁着夜色将尽,天尚未明时偷袭,必有所得!!”

诸人见席凝羽站定,也就不再耽搁,纷纷开始商议。

“末将以为不妥,我等已然数次夜袭。可是收效甚微,想必此时匪徒早已有备,若是再次夜袭,建功未必。恐还要反被算计!”

“他们防备一夜,我们是在凌晨天明时分行动,那时正是最为困倦之时。就算有所防备,也必定减弱,怎会无法建功??”

提出夜袭意见的军官,见有人反对,于是大声强调。性情极为激动,一看就是个性子暴躁,刚愎自用之人!

“贼徒也是自会轮换值夜,岂能尽都入睡。此计不可行,还望三四!”

反对者也是据理力争,丝毫不让!

“二位莫恼,都是为着剿匪。不要伤了和气!!”

“是呀是呀!别激动别激动……”

营帐内议论纷纷,各出其计。

众人争论了快两个时辰,才总算定下计议。虽然不是趁夜偷袭,不过也还是已强攻为主,仍然靠着兵士拼杀,不管奏不奏功,怕是又要出现不少损伤!

席凝羽站在一旁静眼瞧着,凝心听着。

“那么就依着冯指挥所言。明日与匪寨正门叫阵征伐,由严郎将率兵与匪寨后门偷袭,务必一击定鼎,荡平这股匪徒,我们也好回军!”

商议半晌,姜焕觉着冯指挥的策略可行。便依言行事!

可是在旁边站着的席凝羽却是满心的不耐,说来说去都是兵对兵,将对将。最终靠着的还是士兵拼杀,这和最开始的趁夜偷袭有什么两样。

你们当匪徒后门就是那么容易夺的,人家立了后门,自然便有准备,岂会这样简单就被你们攻破,怕是反有防备,等着你们送死去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