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今我是你的 顾轻舟司行霈第一次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3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1728 次 收藏

“我校高二年级文科班张优同学,假期期间丝毫没有学生的样子,早出晚归,小姑娘家家成何体统!在校外你代表的是我们英华中学,不是你个人。出门化妆,谁教你的?小小年纪不学好光顾着化妆,丢尽了学校的脸面,还在夜里出门吃烧烤大排档!”广播里副校长粗哑的嗓音正滔滔不绝念着年度学校决定处分的学生名单,处分原因从“定外卖”到“化妆出门吃大排档”一应俱全,本来就不算大的校园一时间全淹没在他唠唠叨叨甚至有点神经质的批评里。

就好像谁都欠了他200块钱似的,谁都得对他言听计从才是。

而张优这位化妆吃大排档的小姑娘此时正坐在教室,她完全没想到自己假期吃个大排档化个妆什么时候也算是违反校规校纪了。本来就不高的个子,现在像是要让自己变成一只鸵鸟,把头埋进沙子里才能逃避现实的处分。一顿大排档,陪朋友出去玩化妆,假期里多少姑娘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结果现在却因为芝麻大点甚至根本没有理由处罚的事,张优遭到了全校批评。

她的眼泪顺着脸颊便流下来,濡湿了浅色的校服,不一会儿的功夫,班里都能清清楚楚听见她细微的啜泣声,这啜泣里还夹杂着一丝委屈的呢喃。

枯燥乏味的批评大会仍在继续,无疑还是些什么“小姑娘家家要洁身自好”之类的话语,老年人的陈年罐子里总会存上这么几句,毫无道理且令人耳畔起茧。

“电教,把这个广播给我拔了。”讲台上不耐烦的班主任突然开了口,平时温润而平和的语气之中掺上了毫不抑制的愤怒。这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兼历史老师,同学们还从没见过他生这么大火气,至于到了要电教委员直接破坏公物,把广播的电线薅了去的指令。

他半长的棕色头发翘着几根,本来就不服帖的乱毛此时更是因为心中的烦闷而有更多发丝支楞着翘起,活像只被人逆着毛撸了几把的猫。

可怜的广播没挣扎几下便彻底噤声在电教手里,“谢谢王老师,我早想把这个破玩意拆了!”他兴奋的向翻了个白眼的老师挥了挥手里拆下来的外壳,脸上还有着得逞一样的表情。

别看王老师脸上翻了个“我可去你的吧”的白眼,实际上他心里别提有多美滋滋了,他也看副校长不顺眼,多大的人了脑子里净是点封建糟粕思想,王萧兮都怀疑他是不是靠人傻钱多蹭上副校长这个职位的,天天就知道给老师和学生心里添堵。他们班里挺好的学生张优,硬生生被他给安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欺负人欺负到他学生头上了,这让他怎么忍下去?

王萧兮,听上去就是之乎者也之人会选用的名字,而王老师他也随了这个名字学习了历史系。萧兮出自诗经,萧是种植物,而兮仅仅是句尾语气助词,萧兮他爸当年觉得就一个单字不好听,力排众议强行把兮这个语气词加在了最后,搞出这么一个说文不文,说凑合不凑合的名字来。萧兮现在想起来这件事都想诅咒他爸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哪有取名字这么随意的?

不过的确,王老师不是什么能忍就忍的主,他曾经在上初高中的时候和人打架斗殴,几乎每星期请一次家长,他爸都在考虑要不要在老师办公室支起来个行军床,省的动不动一个电话就跟远程遛狗一样。多数打架的原因都是因为萧兮这张破嘴,谁要惹着了他,批发耳塞都不够他跟你白活的,那大嘴叉子一张,脱口秀演员都得让他把话给堵在嗓子眼儿里,发展到最后肯定是有人听不下去直接给他一拳。

坐在讲台后面的王萧兮现在就处于想充分发挥他口才的状态,我不能动手,还不能用唾沫淹死你咯?实在不行,气也能把你气的嗷嗷直跺脚。他起身拍了拍还在打着哭嗝的张优,“得了哭一会儿行了,谁都知道你委屈。这委屈咱可不能白受,他管天管地难道还管得了你追求漂亮,管的了你几点吃大排档吗?打扮了又不是给他看的,也没吃他家大米。”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转了转咖啡棕色的眸子看向班里也都在忿忿不平的小崽子们,“姑娘小子们,哪个想跟副校长讨这个账的,老师今天就带你们闹他个革命,今晚咱们集体翘自习去吃大排档,老师请客!”不就是钱包吗,能气气这个老家伙,空了也值了。

好嘛,这一句话下来本就想改善伙食的那些读作同学实际为吃货的,一个个跟过了年了似的,有几个就差抱着萧兮亲上几口以解心头快意了。

到了晚上,王萧兮还果真带着这群孩子以“外出实践”的名义出了校门,直奔大排档。这下子孩子们可高兴坏了,有烤串吃还能气死那个地中海副校长,人生两大乐事也。学生们倒也不见外,一个个都真往嘴里招呼啊,什么羊肉串,羊肉筋,炒螺丝,麻小,端上来的瞬间就能给你清空,都跟千百年没吃过饭的饿狼似的,看得萧兮一阵胆寒,这钱包怕不是得废在这儿。

“诶诶诶,干嘛呢。未成年不能喝酒不准抽烟知道不知道,就算我今天带你们出来闹革命也得遵守法律法规,不行就是不行,说出大天来也没用。”他夺过几个男生手里的烟酒,一人赏了他们一个后脑勺上的巴掌,喜滋滋的从裤兜里掏出他那把和画风十分不符的黑面翠竹折扇给自己降着温。他估计这下子地中海校长怕不是要气到吐血,然后三句凑不出一个屁来。

“姑娘们,你们喜欢漂亮不喜欢啊?”他扇着扇子拖着长音来了这么一个问句。

“喜欢——”

“老师周末带你们逛街去,记得每个人都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啊!”不是说化妆有失体统吗,他王萧兮还偏要看看小姑娘打扮漂亮怎么就有失体统了。

周末的时候萧兮领着一群化着妆的女学生把学校周边商场都转了个遍,要多拉风有多拉风,再加上萧兮自己本来也是帅哥这个行列的一员,一圈下来别提多养眼了,他看见路人拿手机拍照还特地比了个剪刀手。这下子,王萧兮带学生逃课撸串,周末化妆的事在网上一下子就火了,自然也传进了副校长耳朵里。

“王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地中海副校长坐在他真皮制的转椅里还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领导架子,完全不知道王萧兮可就等着他来审问自己。

“副校,我关爱我的学生而已,您至于把我叫过来吗?合着老师关心学生现在都违法啦,在下关注事实看来还是不够,我怎么没听说□□改了这点啊?”揣着明白装糊涂,王萧兮愣是把老师演出了流氓的既视感,知道的他是故意要气鼓这个副校长,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儿来的地痞流氓要砸场子呢。

“王萧兮你有没有点老师的样子,有没有点大人之才?”地中海这一下子可没想到,这区区一个历史老师怎么还突然流氓起来,跟他耍上三青子了。

“我?诶呦副校,您这□□裸的栽赃嫁祸啊。我这可还什么都没说呢,您就开始怀疑我有问题?您这也有点太污蔑好人了,我要是没点大人之才,现在也教不上高二。反观您吧副校,封建糟粕摒弃多少年了,现在还让您天天挂嘴边上以为什么宝贝呢。您那点马哲怕不是都跟着您这头发一块儿没了吧,我一个历史老师都知道辩证否定观,您一个副校长却不知道?副校,我都替您觉得臊得慌哟,可闭上您那嘴吧。”没怎么停顿一股脑说完,萧兮嗖家伙站起来,脚底一抹油溜了,就留下地中海满脸不可置信的僵坐在转椅里。

“刘文生!”副校长气的双手直哆嗦,拨个号码足足用了他半个小时的时间,“教导主任你去给我好好教育教育王萧兮和他那帮学生,一个个的以下犯上!”他说完这些好像是脱了力一般瘫坐下来,大概是还没缓过被萧兮怼的那一股子气吧。这王萧兮,他恶狠狠的磨了磨牙,总有一天他会把他亲手扔出这个校园。

刘文生晃着搭在桌面上的腿,他也是好奇,什么样的人物能把这老东西给气的直哆嗦,或者说,什么人敢去气这拿钱堆起来的金主。他看了看自己电脑上王萧兮的履历,皱起了眉头。

长得挺好看,怎么偏偏这人嘴那么碎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