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不同意男的就进不去 师父又饿了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4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197 次 收藏

待到人都来齐,许芷晴心思一转,起身朝着沈玉歆行礼道:“皇贵妃娘娘,你看如今人都已经到齐,咱们只是赏花未免有些太过无聊,不若增加点有趣的项目?”

“这……”看许芷晴盯着沈玉潇的模样,沈玉歆就知道此事必然是冲着沈玉潇去的,不由得皱眉,今日这许芷晴行为未免也太过分了,丝毫未把她放在眼里。

“娘娘,许小姐说的有道理,咱们何不一起娱乐娱乐?”沈玉歆没把话说出来,便有与许芷晴交好的小姐站了出来。

沈玉歆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如此情况下,她不答应反倒不好了。她只好问道:“不知你们想如何娱乐?”

许芷晴勾起了嘴角,她也看出了沈玉歆的不悦,可此刻许芷只想让沈玉潇出丑,她相信若是沈玉歆见到了沈玉潇的真面目,必然会明白她的好。

沈玉潇也勾起了嘴角,她要的就是许芷晴不顾一切的针对她,沈玉歆的闺中密友不多,其中和许芷晴关系最好,只有把她这个好友解决了,她日后在沈玉歆面前的地位才能有所提升。

许夫人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可此刻的许芷晴她已然是劝不住了。许芷晴笑着道:“不如来比试才艺吧?”

听到许芷晴的话,沈玉歆担忧地看向沈玉潇,沈玉潇不动声色地朝沈玉歆点了点头,示意她不必担忧。沈玉歆这才应下:“那好吧,如何比试?”

“不如让众小姐各条一项自己拿手的才艺出来展示,看谁的才艺更胜一筹,角出一名得胜者,娘娘以为如何?”许芷晴笑着开口,眼神却是轻蔑地看着沈玉潇。

她就不相信一个连正经名分都是靠皇帝赐封号才得来的私生女能有什么才艺。

“好。”沈玉歆见沈玉潇神色自若,知道此事对她而言必然不在话下这才应下,“既然是比试,那就得有彩头,本宫前些日子正好得了皇上赏的一堆红玉手镯,就用来赏你们吧。”

许芷晴完全沉浸在喜悦之中,自杜家倒台后,这才艺便属她第一,哪怕是沈玉歆也不如她呢,这镯子她还不拿定了,陛下亲赐的必然是好东西。

看着许芷晴的神色,沈玉歆不由得摇头,她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许芷晴的真面目呢,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长安县主在我们这小姐中位份最高,不若就让她压轴吧?”许芷晴笑着提议。

看似是为了沈玉潇好,其实却暗藏心思,这赏花宴皇帝必然是回来的,不管什么时候来,都不可能做到结束,而沈玉潇的身份必然是可以自己选顺序的。

她若是挑在中间,便会被皇帝看见,许芷晴索性说让她最后出场,看似是太高了她,实际上却是让她无法在皇上面前露面。

沈玉歆一下子就想到了许芷晴的用意,心中也是赞成的,虽然她对沈玉潇甚是欣赏,但沈玉潇的美貌于她也是威胁,若是被皇帝看中,总是不好。

不过她也不好一口应下,假意笑着朝沈玉潇问道:“不知县主意下如何?”

“压轴便压轴,只是臣女雕虫小技,一会娘娘和诸位小姐切莫嘲笑臣女。”沈玉潇笑着应下。

这下众人都惊讶不已,他们都没有料到沈玉潇竟然会这样轻易答应下来,此番前来的最大目的不就是引起皇帝注意吗?

莫非沈玉潇不想进宫?众人闪过这个想法,对沈玉潇的态度好转了些许,沈玉歆也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县主没有意见,那便让县主压轴,不知县主打算表演何种才艺?”

“舞蹈。”沈玉潇起身行礼,“臣女不才,唯有一舞还算拿得出手,便为大家献舞一曲吧。”

她这话一出,有人不屑嗤笑起来,更有甚者小声地交谈道:“果然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庶女,连个才艺都如此上不得台面。”

“就是啊,咱们这些正儿八经的小姐哪个学的不是琴棋书画。”

几人的交谈毫不遮掩尽数传入了沈玉潇的耳中,她勾起嘴角仿若未闻。

沈玉歆做得远却是并未听到,可听到沈玉潇说跳舞,也还是蹙了下眉,不过既然沈玉潇已然决定,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笑着道:“既然如此,不知你要跳什么曲目,本宫命乐师即刻准备。”

“《平阳令》。”沈玉潇笑着开口,她相信不管李明德想不想待到最后,听到这首曲子都会留下,这可是沈青阳最爱的曲子。

何况,刚才刘全刚走,李明德就派人来盯着这里的情况了,他派的是刘全的徒弟,甚少有人知道那太监与刘全的关系,她也是昔日恰巧得知。

“这是什么曲目,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啊,我也没有呢。”众人议论纷纷。

就连沈玉歆都没有听过,蹙眉看向乐师:“可有这首曲目?”

“启禀娘娘,有的,前些日子微臣等才排练过这曲子。”乐师连忙起身行了一礼,而后点头。

原本也是没有的,只是李明德前几日想起沈青阳,顺势想到了他最爱的乐曲,就让乐师排了出来。

沈玉歆看众人表情就知道此曲目必然十分少见,有些惊讶乐师竟然会,乐师自然不会说是陛下吩咐联系,只低着头没有说话,沈玉歆笑着道:“既是如此,你们好生准备一番。”

“是。”乐师齐齐应下,退至一旁开始准备。

许芷晴看着沈玉潇波澜不惊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妒意,想要申请第一个表演,许夫人生怕她一个冲动,连忙暗示她稍安勿躁。

许芷晴这才想起今日来的目的不是和沈玉潇斗气,将倒嘴边的话压了下来,道:“其余小姐便按父亲官职大小来排如何?”

其余小姐听了也纷纷欣喜,毕竟父亲官职高,进宫基本是板上订钉的事,先后出场并无区别,可家世一般的可就至关重要,只有被皇帝看到才有机会入宫。

尚书是二品官职,在这些小姐面前也不算太前面,等来皇帝的机会也大。

“你们以为如何?”沈玉歆看出了许芷晴的心思,冷笑了一声,也不想在这些小事上与她计较,笑着看向众人,众人纷纷低头不语,沈玉歆也只好道,“那就如此吧。”

“娘娘英明。”众人自是都十分欣喜,齐齐起身行礼。

第一位小姐是太傅的孙女,父亲官职虽不高,但有太傅那样的祖父,还是压了众人一头的。之前沈玉潇扮作男子,男女有别,这些人虽都认识,却也只是在暗处瞧见过。

她表演的琴曲,一首《凤求凰》女儿家的情谊尽显,悠扬婉转惊艳开场,众人齐齐鼓掌。

一位位小姐相继登场,可是李明德却迟迟未曾露面。

眼看就要轮到许芷晴了,李明德还是没有来,她不由得着急起来。

排在她前面的小姐已经表演结束,李明德还是没有来的迹象,原本许芷晴打算弹琴,可如今李明德未来,根本听不到,就算拔得头筹,也是无甚大用。

许芷晴看了眼上一位展示书法留下的笔墨纸砚,起身朝沈玉歆道:“娘娘,臣女见御花园百花争艳,不记录下来实在可惜,便作一幅《百花争艳图》吧,娘娘觉得如何?”

“甚好。”沈玉歆知道许芷晴是想画给李明德看,这些东西最终都会由她保管,只要李明德不提,看或不看还是她说了算。

许芷晴当真是当她是个傻的不成?沈玉歆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脸上却依旧挂着笑。

“多谢娘娘。”许芷晴又行了一礼,笑着走到了桌案旁,宫人在沈玉歆示意下,又端来了彩墨。

许芷晴向沈玉歆道了声谢,坐下提笔开始作画,半个时辰未到,一幅《百花争艳图》便已经跃然纸上,百花各有各的特色,鲜艳娇媚。

花间鸟兽争斗别有一番风味,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做出如此画作,难怪如此傲气,沈玉潇心中感叹。

众人的赞美声也是不绝于耳。许芷晴画完停笔,朝沈玉歆行了一礼,走向席位,路过沈玉潇时挑衅地看了她一眼。

沈玉潇低头品茶并未理会她,许芷晴一拳仿佛打在棉花上,原本众人的称赞声在她耳里听起来也没那么舒坦了。

她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向沈玉潇的方向,目光幽怨。许夫人担心地看着许芷晴,却终究没有开口,说到底还是她平时对许芷晴太过骄纵的缘故。

原本在许芷晴后面的应当是沈玉潇才是,如今她变成了压轴,后一位吏部尚书的女儿便提了上来,她看许芷晴有意弹琴,便选了作画。

谁知许芷晴突然改了主意,有许芷晴珠玉在前,她的一副《赏花图》显得像是蹩脚的模仿,虽也画的不错,却还是黯然失色。

这位吏部尚书家的小姐自然是在心底恨上了许芷晴的,不过如今这么多人,她也不好表现出来。

接连几位都的表演和许芷晴的画作一笔,都显得没那么出色了,许芷晴心中更为得意了。

“皇上驾到——”待到三品大臣的嫡女都表演完了,李明德才姗姗来迟。

众人齐齐起身朝着李明德行礼,沈玉潇混在人群中低头行礼,李明德点头免了众人的礼,在沈玉歆旁边坐下,目光却是停在了沈玉潇身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