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肉细节小黄文 宝贝我下面好硬帮帮我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5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764 次 收藏

话说十八年前,定州城首富赵家长房的嫡子出生时,引来了腾飞的金龙。当时正是青天白日,艳阳高照,定州城的街市上正是人来人往,突的天空就撒下刺目的金光,“龙!是龙!”一道震惊声音传来。这时,人们才发现原来是一条腾飞的巨龙。震惊之下,纷纷跪地而拜!有那胆大的,偷偷抬起头来偷瞄着那金龙的去向――却是在那城里首富赵家上空盘旋。又不过转瞬的时间,便化作一道金黄直冲向赵家里消失不见了。

赵家的长房老爷满面焦急,已在自家夫人产房门外等候多时。却说看见那腾飞的金龙时,震惊害怕得的一下子就算了瘫软了身子,跌坐在了地上,赶紧的就给那金龙叩头。这时一道婴儿啼哭声传来,他抬起头来,那金龙已经不知所踪了。

他赶忙起身,跑进了产房里,但见自家夫人已经昏睡了过去,产婆抱着一个长的肉肉的不断啼哭小婴孩儿。他走过去,从产婆怀中抱过婴孩儿,但见一双圆圆的眼睛乌黑发亮,又想起刚才所见的金龙,顿觉这孩子不平凡。他把孩子递给产婆照顾去,又吩咐了几个伶俐的丫头好好照顾大夫人,便往老太爷那里去了。赵老大跟他爹赵老太爷说了刚才所见的金龙腾飞的神奇景象,老太爷震惊的把手里的茶杯都摔坏了,赶紧就有个丫头去把茶杯碎片扫走了。“什么!金龙!”赵老太爷不可置信的说道,心想,莫非这孩子是金龙转世。

赵老大对他爹极为了解,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和自己想到一处了,忙说道:“不如请静国寺的了尘大师来看看?”

“好!快快去请!”赵老太爷一拍桌子,赶忙叫他去请。心想,这孩子若真是金龙转世,可是福还是祸啊。金龙转世,若是出生在帝王之家端的是再好不过了,可自己不过一介商贾,如此这般,这孩子也不知道要遭多少劫难。

“是!父亲!”赵家老大起身一拜,便吩咐下人准备马车,亲自往静囯寺请了尘大师去了。出了门,一路上都听见人们在议论刚才的金龙异相,他心里也是慌得很,这要是得罪了皇家可怎生是好啊,毕竟龙是皇室的象征,是天子的象征啊!越想越慌,便吩咐车夫加快了速度!

却说赵府里,丫鬟婆子们一早就唧唧歪歪的谈论着刚才的金龙异相,都说小公子是金龙转世,前途无量。

过了一个时辰,赵家大夫人终于从昏睡中醒了过来。一睁开眼,便叫丫鬟婆子扶她起来,倚坐在床头,又吩咐呢了丫鬟婆子把小公子抱过来。不一会儿,一个婆子便把小公子搬过来了。大夫人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看见他睡着了,不哭不闹,安静的很。抱着他,直感觉软绵绵的,异常可爱。她的心中第一次有了一种叫做母爱的东西。

却说赵大老爷一路急赶慢赶,终于到了静囯寺。他下了马车,望着眼前的寺庙,只感觉内心的烦躁消了不少,整个人都静了下来。他说明了来意,一个小沙弥便引着他寻了尘大师去了。片刻,便见到了了尘大师。

“了尘大师”他双手合十,对了尘大师拜了拜。

了尘大师也回了一拜,说道:“施主不知有何事?”

赵大老爷叹了口气,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了尘大师,又祈求着说到:“大师!烦请与我回去看上一看小儿,感激不尽!”

了尘大师修为不凡,已知刚才异相,本以为那金龙回投身帝王之家,却没想到竟投去了一个商贾之家,天意难测!天意难测啊!了尘大师不由心中感慨!说道:“我且与你去看看。”

“谢了尘大师。”赵大老爷又拜了拜,说道:“大师,马车已备好,我们且快些去吧!”

又过了个把时辰,马车终于行到了赵府门口。赵大老爷引了尘大师去了正厅,又吩咐下人去叫奶娘把小公子抱来。

赵老太爷一看见了尘大师便起身相迎,互相拜了拜,拉着了尘大师坐下喝茶。

不一会儿,奶娘便把小公子带了过来。小公子此时已经醒了,也不哭闹,黑黑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地转着。

赵大老爷抱过孩子,给了尘看,了尘看了看,心想,果不其然!天意难测啊,果然乃金龙转世,这孩子生在这商贾之家,还闹出这么大阵仗,怕是京中的那些人早已乱做一团了吧。这孩子就在这里也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啊!看着赵老太爷与赵大老爷直愣愣地望着自己,说道:“这孩子确乃金龙转世!”这句话一出,赵家父子俩喜忧参半,顿觉百感交集。

“这孩子不适合养在这里,不若跟我回静囯寺,学习佛法,可免去许多祸事。”了尘大师继续对赵老太爷和赵大老爷说道。

“好!”赵老太爷与赵大老爷一咬牙说道,虽然不舍得,可也不能为了他,让家族上百年的产业毁于一旦,不能拿赵家上上下下几百口性命来赌啊。

“送去给夫人瞧瞧,让她见见他吧!”赵大老爷说着,把小公子递给奶娘。

“倒是不急。”了尘大师说,“待到此子五六岁年纪,我再来接他去清修吧。”

“如此,便麻烦了尘大师了!”赵老太爷说道。

待送走了了尘大师,赵大老爷便去逗弄小儿玩儿。

此儿如此不凡,原先想的名字倒是不适用了,赵家上上下下,包括女眷在内,一起商讨了整整一个多月,总算是给小公子起了个像样的名字,名唤赵子顺,意为人生平平安安,顺顺遂遂。

一晃眼,五年便过去了,赵家众人心中又慌了起来,子顺这么可爱,这么惹人疼,真的不舍得他离开啊!赵大老爷作为子顺的亲爹,整天更是愁眉不展,不过三十有几的年纪,头发却白了好几根。

大夫人更是舍不得小公子,这时间过完一天少一天,便整日的都在陪着小公子。

然而,在他们平静的日子下,一场巨大的灾难正悄然袭来。

洪武57年,四月天降大雨,数月不曾停歇,黄河水暴涨,尽管当地官员督促当地百姓日夜兼程,修筑大坝,以抵御暴涨的洪水。但是,大自然庞大的力量,又岂是区区尔等能抵御的得了的?

终于,在六月初的一个夜晚,堤坝被洪水冲垮,混浊的洪水铺天盖地而来。一夜之间,昔日繁华的定州城,被洪水淹没,来不及逃脱的百姓死伤无数。

几天之后,黄河水终于消了下去。被淹没了几天的定州城终于显现出来了它的模样,多数房屋垮塌,损毁严重。定州城算得上是一个大城,拥有百姓三十余万人,由于这次灾难发生于半夜,竟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在这场灾祸中死亡,几千人失踪,经济、人口、建筑损失不所谓不严重。洪水发生的第二天,朝廷便派遣了钦差大臣负责赈济受灾民众和灾后重建工作。

令所有人唏嘘不已的是,赵家的“金龙小公子”却在洪水中失踪了。赵家一众无不以泪洗面,赵老太爷也郁郁而终。

赵小公子睁开眼睛,入目是屋顶的枯草。他又闭上眼回忆了一下,铺天盖地的洪水,然后自己被冲走了。他起身,环顾四周,这是一间木屋,虽然简陋,却很是整洁。

“你醒来了!”他转身,只见一个跟他自己年纪一般大小的漂亮小女孩,站在门口,一脸惊喜的看着他。小女孩也不等他回答,一转身便跑了出去,嘴里喊着“爹爹!爹爹!他醒了。”

不一会儿,那小女孩儿便拉着一个青年男子进来了。这青年男子就是小女孩儿的父亲,他名唤李世青,是这个村上的大夫,平时最是爱笑,给人感觉亲切的很,平时村里的乡亲们有个头疼脑热的都爱来找他看看。

他走过去给赵子顺把了把脉,说到:“已没什么大碍了,好生将养将养就行了。”又说到:“你可有什么不舒服的?”

“并无”他摇了摇头。

“小公子,你姓甚名谁,可知道家在哪里?”他又问到。

赵子顺思索了一下,只觉得头疼的狠,晃了晃脑袋,答到:“不知。”

李欲看着这小男孩,只觉得怪可怜的。遂说道:“如此你便留在这里好了,待你找到家人再回去吧”

然而,过了几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的夜晚,一群黑衣人来到这个小村庄,他们均是黑巾蒙面,手里握着一把长剑,在清冷的月色下泛着冷冽的光芒。

就在那个夜晚,一群黑衣杀手屠尽了这个村庄的村民,青青的草地被鲜血染红浸透,数百条亡魂在黑夜中游走。

李青的被一剑封喉,死不瞑目,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被一剑削落头颅,那个他就上来的小公子被掳走了。

皇宫,深夜,四处都透着诡异的安静。高墙之内的一座宫殿却不时传来极其恐怖的尖叫声。这是净身房,是太监入宫净身的地方,好多人熬不过这疼痛就死掉了。熬下来的就可以留在这森严的皇宫之内。

赵子顺就是在这尖叫声中醒来的,他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几位恐怖的一幕,淋漓的鲜血,刺目的猩红,令人作呕的味道,他恐惧极了。他偷偷地爬起来,想乘着没人注意偷偷逃走,这里太恐怖了!他左看看右看看,只有那个挥刀的老太监和地上这些昏迷的孩子,他看见那个老太监背对着他,便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门边,他心跳加速,就要出去了,他缓缓地拉开门,企图不要发出声音来,可这木门太过沉重,还是弄出了声音。老太监转过身来,看见一个小身影从门口快速冲了出去,他放下刀,立马追了出去。

赵子顺一路疯了一般的跑,慌不择路,已经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来了。他看见左边有一个院子,便推开木门,然后迅速的插上了木梢。

他紧张的靠在门后,听见外面没有声音了方一下瘫倒在了地上,平复着急促的呼吸。他打量着这个院子,破败不堪,甚至院子里还种着青菜。他小心翼翼的往院子里破败的厢房走去,靠近才看见屋里点着油灯,有微弱的灯光。里面有一个夫人躺在床上,神色憔悴不堪,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小男孩跪坐在床前。有微微的说话声传来。

“澈儿,娘怕是要去了娘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活下去。”床上的妇人泣不成声地嘱咐着小男孩:“等你成年后就可以封王,熬到那时候就好了。”

“嗯!澈儿谨记娘亲教诲。”小男孩也哽咽着说道小手紧紧的拉着娘亲的手,眼泪汪汪。

那夫人望着自己的孩子,依依不舍,可还是闭上了眼睛。

“娘亲!娘亲……”小男孩不停的摇着他娘亲,哭着不住叫喊呼唤。

“你不要哭了,大人们说人死不能复生,且让他安心离开吧。”赵子顺已不知不觉地走了进来,看见他哭的那么伤心,忍不住出口安慰。

“你是何人?”小男孩警惕地看着他,他平时常被他的几个皇兄欺负,见人就怕,可看他竟不像是会欺负人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原先住在一个小山村里,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赵子顺说道。

轩辕澈见他不是坏人便管他了,继续哭着叫娘亲,企图能够唤醒她,多么希望娘亲只是睡着了,香每个清晨一样,当太阳升起就又会醒来。

赵子顺找了一个小软塌,便躺下睡了。

第二天是被轩辕澈的哭喊声吵醒的,他起身,又走过去安慰了他好半天,最后两人才在院子里挖了个坑把那妇人埋了,轩辕澈在他娘亲的坟前磕了几个头。

“你既不知自己是谁,不如留在这里,与我做个伴如何?现在娘亲走了,这殿中便只有我一个人了。”轩辕澈对赵子顺说到,祈求地盯着他。

“好啊,反正我也无处可去!”赵子顺很爽快地答应了。

然后他们就开始了平静的种田生活,轩辕澈告诉赵子顺,这座宫殿是冷宫,从他记事开始便居住在这里,从来也没出去过,也很少没有人来,冷清的很。赵子顺现在没有了名字,于是轩辕澈很是大方地将他的姓给了他,于是他就姓轩辕了,他们两人又商商量量地想了一个名字,叫漓,漓江的漓,于是他就有了一个新名字,叫轩辕漓。

又过了几个月,已经到深秋了,天气渐渐地变得寒冷了起来,凉凉地吹在身上,刺骨得很。他们的衣物已不足以抵御寒冷,所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轩辕澈与轩辕漓便出了冷宫,企图去弄一些抵御寒冷的衣物。出冷宫的时候,轩辕澈翻箱倒柜地找了一件太监服给轩辕漓换上,以便出行,那件衣服是以前在这宫里伺候的一个小太监留下的,那个小太监从小伺候他,却因为不小心得罪了大皇子,生生被折磨致死,他跪在大皇子的宫殿门外,求他放了那小太监,可大皇子却置若盲闻,丝毫不理会他的求情,叫人活生生的把那小太监打死了,他至今仍记得那小太监痛苦的神情和死不瞑目的眼神,那样绝望的眼神,他从未忘记,每每想起便心如刀绞。

不多时,他们便收拾妥当,准备出冷宫了,出了冷宫的大门,轩辕澈忍不住回望他住过许多年的这座宫殿,冰冷的月色下,触目所及,果真是破败不堪啊。

“走吧。”轩辕漓拉了拉轩辕澈,示意他,该出发了。

“嗯!”轩辕澈收回了目光,拉着轩辕漓的手往一边的小路走去。

他们一路小心翼翼,本是想去司衣局找几件冬衣,却不曾想到了御膳房,美味的食物味道扑鼻而来。他们靠在墙上,吞了吞口水,真是好久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饭菜味道了。轩辕澈又不由神伤,他想到了他的娘亲,他的娘亲做饭很好吃,冷宫虽然冷清,可他娘亲有一手好厨艺,虽然菜色差了一点,吃得却很满足,也不觉得冷宫里的日子难熬,自从娘亲走了以后,他又不会做饭,轩辕漓也不会做饭,他们回忆着大人们怎么做到的,照着做了出来,却是很难吃的。这几个月下来他们俩均是面黄肌瘦的,如今问到这么香的饭菜味道,早已忍受不住了这饥肠辘辘。

所以,他们对视了一眼,便靠着墙边的柳树翻进了御膳房里。他们弯着身子,扫视四周,简单没有人注意,便小心翼翼的快速到了屋檐下,喷香食物的味道不停的刺激着他们的神经,他们稍作停歇便偷偷摸摸的进了房子里,躲在厨灶后面。

切菜、生火和炒菜的声音不停传来,他们心跳加速,紧张不已生怕被人发现了。

“你!这萝卜丝怎么切的这么粗,不想要命了?切细点!”一个太监尖着嗓子叫到。

“是!崔公公”切菜的小太监恭谨的答应着。

“你!告诉你多少次了!熬这个鸡汤要小火顿!,小火!你这么大的火,是怕贵妃娘娘不责怪你吗!”还是那个太监尖着嗓子嘱咐着生火的小太监。

“是,崔公公!”生火的小太监恭谨地答到。

“崔公公!贵妃娘娘的酒酿圆子好了!”又一个太监喊到。

“来了来了!”崔公公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把盛好的酒酿圆子放进托盘里,然后便喜滋滋地往贵妃娘娘那里去了。众太监见他那狗腿样,就知道油水肯定不少,崔公公每次从贵妃娘娘那里回来,都或多或少的得了些许赏赐。原先本不是崔公公去送宵夜的,后来崔公公发现每次去给贵妃娘娘送宵夜的小太监回来都得了很多赏赐,便设计将那小太监调走了,然后自己就接了他的活,亲自去给贵妃娘娘送餐。

崔公公走了之后,轩辕澈和轩辕漓终于感觉紧绷的神经轻松了些。

他们两人缓缓的探出小脑袋,就看见眼前的一排都是烧鸡,他们也不敢从中间拿,那样太容易被发现了,便拿了边上,他们一人拿着一些烧鸡,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唔,真是太美味了,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了。轩辕澈吃着吃着,眼泪就流了出来,他又想起了她的娘亲,想起了娘亲做的菜,想起了娘亲对他的好,想起了娘亲温柔的笑容,想起了娘亲瘦弱的身子,他想,娘亲走了,再也见不到娘亲了,娘亲走了之后的日子好难熬,吃不饱,穿不暖,娘亲说等熬到成年以后封王就好了,就可以去封地了,可他那传说中的父皇从来都没有来看过他,从来都没有,他怎么这么狠心,让娘亲和自己住在冷宫,这么冷心冷血的一个人,真的还记得他在冷宫还有一个儿子吗,就连娘亲死了他都没来。

轩辕漓看着轩辕澈不停溢出的眼眶的眼泪,用衣袖给他擦了擦,给了他一个拥抱,轻声说:“不要伤心,不要害怕,你还有我呢,我会保护你的。”

“嗯!”轩辕澈定定的点了点头,离开轩辕漓的怀抱,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我们吃东西!”然后就又开始吃了起来。

“嗯!我们以后可以常来这里!一会儿再带点吃的回去。”轩辕漓轻声地对轩辕澈说到。

“嗯!”轩辕澈重重的点了点头。

吃完后,他们又偷偷的拿了几只烧鸡和一些包子馒头肉类。

然后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御膳房,跟着一个刚从一个妃子宫里出来的司衣局的小宫女往司衣局而去了。七拐八拐的,终于到了司衣局。

他们原本是准备也翻墙进去的,却不曾想那小宫女忘记了关门,他们便偷偷摸摸的从大门进去了,然后找了几间房,终于找到了他们可以穿的冬衣,他们马上就换上了一件。然后又挑了几件比较厚实的冬衣带回去,还可以当棉被用。

打包好了衣物,然后就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司衣局。当他们出了司衣局的殿门后,刚才那个小宫女便走了出来。这个小宫女名唤青荷,年约十六七,长相清秀。她看着那两个小男孩,心想,多半是当年的谢贵妃娘娘的孩子,不由回想到了七年前。那时,她还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宫女,刚入宫不就,犹记的当时整个宫里最得宠的便是谢贵妃了,毫不过分的说,皇帝几乎是独宠谢贵妃,谢贵妃不算是绝色美人,胜在一份清新脱俗的气质,她不喜女工,除了吟诗作画,最钟爱的就是做饭,皇帝还就喜欢她那调调。皇家讲究个帝王之爱,应雨露均沾,可当时皇帝就是独宠谢贵妃。她还记得当时她初入宫,还不太懂这宫里的规矩,无意间得罪了皇后娘娘,本是心灰意冷,以为必死无疑,惊恐害怕之下,不住地给皇后娘娘磕头,祈求她能够宽恕她,就在这时,谢贵妃刚巧来给皇后娘娘请安,谢贵妃心软,见得她年纪轻轻便帮她向皇后娘娘求了情,最后,皇后娘娘终于宽恕了她,之罚她扫了一年的御花园。谢贵妃如此善良,可天意弄人,最后却被打入冷宫。至于原因,中说纷纭。有的说是因为和她的青梅竹马通奸被发现了,和谢贵妃从小一起长大的顾家公子又在这是被贬官,去了一个荒芜的边疆小县城,这似乎正是佐证了这一点。又有人说,这不是事情的真相,谢贵妃娘娘是被皇后娘娘陷害的。还有人说,谢贵妃娘娘是被太后娘娘陷害的,说太后见不得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儿子把心丢到一个女人那里去。更有人说,这是政治问题,是谢贵妃娘家谢家功高震主,皇帝害怕了,谢家一门就出了两个将军,一个丞相,一个礼部尚书,皇帝害怕他们谋反,接着这件事削弱谢家呢。……众多的猜测,纷纭得很,真相到底如何,恐怕也只有皇帝和谢贵妃娘娘自己知道了。后来,皇帝就毫不留情的将尚怀有身孕的谢贵妃娘娘贬到冷宫去了,从未去看过她。宫里的太监们见谢贵妃娘娘失势,纷纷变了嘴脸,很是克扣冷宫的用度,后来更是见皇帝毫无待见谢贵妃的意思,竟再也不往冷宫送东西了,任由她们自生自灭。也幸亏有几个与谢贵妃真心交好的妃嫔接济着,才勉强度日,后来有一个接济谢贵妃的妃嫔被皇后娘娘发现了,竟然将她打的半死,后来便再无人敢来冷宫了,只有一个慧嫔,托人去宫外买了几包菜种子,偷偷的送去了冷宫,谢贵妃看着种菜才勉强生活了下去。今天看这两个孩子,竟然跑到了冷宫外来,莫不是谢贵妃出了什么事情?只是谢贵妃只有一子,这另一个孩子是谁?带着满腹疑问,她决定明日去见一见慧嫔娘娘,跟她说一下今日所见。

轩辕漓和轩辕澈打包小包地,一路小心翼翼,躲躲闪闪的,终于回到了冷宫,一关上门,插上木梢,便都累的瘫软了下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喘着粗气。

他们对视一眼,会心一笑,终于可以穿暖和了,还有这么多好吃的。待放好衣物和食物,他们便美滋滋的睡了。

第二日,彩璃宫中,昨日那小宫女,也就是青荷,跪在堂下,刚向慧嫔娘娘说完昨日所见和自己的猜想。

“你退下吧!”慧嫔端起细瓷茶杯喝了口茶,说到:“赏。”

慧嫔身后的宫女春桃便从荷包中取出二两银子,给了青荷。

“谢娘娘赏赐!奴婢告退。”青荷向慧嫔娘娘行了个礼,便离开了。

“来人,更衣。”慧嫔心想,看来我的去见见皇上了,谢贵妃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这么多年了,孩子始终是无辜的,还是把小皇子接出来的好。

慧嫔娘娘换了一身嫩柳色的宫装,梳着坠马髻,一副弱柳扶风之态,煞是动人。伶俐的宫女早吩咐人备好了步辇,慧嫔娘娘上了步辇,便吩咐往御书房去。

不一会儿,便到了御书房,侍卫前去通报了回来之后,方请慧嫔娘娘入内。

“臣妾给皇上请安了。”慧嫔进了书房,施施然地走过去盈盈一福。

“什么事?”皇帝埋头于公文中,头也没抬,直入主题地问到。

慧嫔按自己组织好的语言将自己要说的缓缓地告知皇帝,细心的她发现,当她说到谢贵妃不知出了什么事的时候皇帝的手微不可查的停顿了一下,她想,皇帝果然还是在意谢贵妃的。

“既然如此,便去冷宫看看吧,到底是朕的皇子。”皇帝合上了手中的奏折,抬起头说到。

“是。”慧嫔又是一福。

随后,便随着皇帝往冷宫而去了。小半个时辰后谢贵妃和皇帝一行人便到了冷宫。

一个小太监正准备喊“皇上驾到!”却被皇帝制止了,皇帝走在前面,亲手推开了冷宫的门。一眼便望见了院子里的坟堆,此刻,他的内心是百味杂陈的,虽然她被自己贬到了冷宫,可毕竟是曾经自己深爱过的女人。

稍稍看了一下便又往里走了去,推开门,便见两个小男孩抱在一起睡得正香,连进来了人都未曾察觉。

“她生的两个男孩吗?”皇帝问到。

“兴许是吧。”慧嫔想了想,虽然好像记得慧嫔只生了一个孩子,另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但皇宫中,哪有别的小孩子,总是陛下的孩子,兴许是那个小宫女偷偷产下的说不准,反正都是皇子,也没多大差别,便说了个模拟两可的答案。

“皇帝走至床边,静静地打量这两个孩子,面黄肌瘦的,甚是可怜,也不知在这冷宫中遭了多少罪。”

“你们是谁?”轩辕澈先醒了过来,想到昨天晚上他和轩辕漓去偷东西的经历,心想,莫不是他们被发现了,这些人是来抓他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极为忐忑不安。

“嗯。”轩辕漓也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见这么多人着实吓了一跳。

“两位小皇子,这是皇上啊。”一个小太监提醒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