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穿书国师受养成黑化攻 萧云卿宁婉走廊肉肉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5月19日 来源:互联网 1573 次 收藏

“五娘子,是回去吃了早饭再去韶华斋,还是另寻一处地方吃早饭?”青枝看着李恬问道,李恬想了想吩咐道:“去张记吧,吃完了去韶华斋也近。”青枝掀帘子吩咐了,车子调转了个方向,往韶华斋方向过去。

青枝和银桦陪着李恬在张记雅间慢慢吃了早饭,李恬吃饱了,刚才那股子惊气和踩了一脚烂泥的闷气也渐渐散了,看着时辰差不多,出来从张记侧门出去,再从侧门进到韶华斋。

专待女宾的管事嬷嬷急忙迎上来笑道:“五娘子来了,林二娘子刚到,在甲字雅间。”边说边殷勤的引着李恬甲字雅间过去。

林珂也是刚到,听到动静,忙迎出来笑道:“瑶瑶昨天一早打发人来,让咱们帮她大中小染各挑几支,她就不另外跑一趟了。”

两人站着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几个粗使婆子已经送了几摞子纸、四五盘墨和十来匣子笔进来,管事嬷嬷指着放在最前的几刀纸陪笑介绍道:“这是新鲜样的洒花笺,那颜色是揉了花汁染出来的,那香味儿是花汁的香,并没有熏香,五娘子、二娘子,你们闻闻。”

林珂凑上去闻了闻,李恬用手捻了捻,将手指送到鼻尖闻了闻,林珂笑道:“这纸倒有几分意思。”

“这不是花汁儿的香,”李恬笑道:“花汁儿揉出来也没法直接染纸,你不如买几刀上好的白宣回去,想熏想染自己做。”

“又熏又染的太烦了,瑶瑶最擅这个,我干脆多买些好纸,拿去换她那些精致的不得了的信笺去。”林珂松了那洒花笺笑道,李恬笑着正要说话,只听外面有人扬声问话:“我看到南宁郡王府的车子了,是他们府上哪位来了?大表兄还是二表兄?”

是蒋鸿的声音,李恬笑容凝了下,转头去看林珂,林珂象是没注意到李恬正看着她,只顾一脸专注的侧耳听着外面的声音,高挑着眉眼,看着李恬笑道:“是鸿表哥!他把咱们当成大哥二哥了,我去见个礼。”

李恬想制止,嘴张到一半又咽了回去,这个蒋鸿昨天那一瞬间的失神她都看在眼里,这样的,能离多远就多远最好,不然有什么事,伤了名声的是自己。可若不让林珂出去见礼,又实在说不过去,算了,还是大大方方的疏离冷淡远着吧。

“鸿表哥也是来买纸墨的,他最懂这个,要不,让鸿表哥过来帮咱们挑东西吧?”林珂也不进来,只探头往雅间看着李恬笑道,李恬无语的看着她,往后退了半步,点了下头,她都叫的这样人人听见了,自己若说不好,若不是过于扭捏造作,那就要成心让人心生疑惑,想一想自己这个‘不’字是为什么了。

蒋鸿一身靛蓝暗纹织锦缎长衫,腰间束着靛青丝绦,稳重中透着清爽,极是赏心悦目,跟在林珂后面进来,看到李恬,目光飞快的上下看了一遍,拱手半揖客气道:“多谢李家表妹对舍妹的照拂,昨天舍妹回去,和阿娘几次说起,实在是感激的很。”

“蒋大郎客气了,姗姐姐对我才是照顾良多。”李恬垂着眼帘,客气却明显疏离冷淡的曲膝答道,说完,不动声色的往后侧退了半步,将蒋鸿隔在林珂那一边。

这个蒋鸿人品才气过于出众,锐气十足,看着又是个有心计的,齐大非偶,这不是她想嫁的人,再说,这蒋鸿是蒋郡王妃嫡亲的侄儿,蒋郡王妃绝不愿意她嫁入蒋家,既不打算也没希望嫁的人,还是离的越远越好。

“我和李姐姐要买纸,还有墨,李姐姐写字用,我要画画,还要帮俞家姐姐买些大中小染,俞家姐姐画的一手好花草,表哥帮我们挑一挑吧。”林珂将蒋鸿往堆满了纸墨的几案前推去,蒋鸿笑容满面,连声答应,回转头看着林珂问道:“先说你是画工笔还是写意,若是画工笔就得挑熟宣,若是写意,就从生宣里挑。”嘴里问着林珂,眼角余光却越过林珂,瞄着后面的李恬。

“我只画写意花草,工笔太难为人了。”林珂笑道,蒋鸿‘嗯’了一声,步子随意的围着几案转了半圈,停在和李恬斜对面处,又挪了挪,借着那堆高高的宣纸掩着,微微垂着眼皮,看似认真的用手指一张张捻着挑宣纸,目光却一路往前,粘在李恬身上。

原来浅灰配天青这么好看,裙子下绣鞋露了个头,小巧柔软,鞋尖上绣着只宝蓝蝴蝶,真是只有福气的蝴蝶,这裙子真雅致……

“哪一种好?”林珂见蒋鸿捻着纸半天不说话,忍不住问了句。

“啊?噢!说不上哪一种好,这得看你功力如何,学的哪家的笔法……其实也不用那么讲究,若是初学,先用半熟宣最好,省得一不小心,晕染的过了……”蒋鸿头两句有些零乱,很快就反应过来,语调缓和带笑的和林珂细心解释起来。

李恬悄无声息的往后退了几步,绕到长几另一头,和蒋鸿隔着案几上高高的几大叠纸,垂着头挑了几刀云母和蜡生金花罗纹纸,又随手挑了几锭墨,示意婆子包起来。

蒋鸿和林珂说着话,全部心神却都在李恬身上,见她脚步轻移,被案子和案子上的纸墨挡了个干净,只觉得这案几和上面的东西如座山一般碍眼,想挪步子,却又怕让人觉得端倪来,这满屋的人好象都在盯着他,蒋鸿心里紧张,不挪又不甘心,眼角余光飞快的溜了眼四周,不动声色的挪了挪,又挪了挪,从那几堆纸缝里见她柔痍轻点,挑好了纸墨就要让人包起,忙急窜两步抬手笑道:“先别包起来,让我看看。”人窜了两三步,话也说完了,这才想起来林珂,忙指着李恬示意给林珂笑道:“李家表妹挑好几样了,咱们先替她看看去,我看这金花罗纹纸你用着也好。”

不等林珂答话,蒋鸿已经几步就绕过几案,婆子忙将李恬挑的纸墨摊开,蒋鸿飞快的扫了李恬一眼,没敢看清楚就赶紧低下了头,伸手拿起一锭墨竖在案几上,先用手指轻轻敲了敲,听到金石之声,又举起来仔细认真的看了一遍,李恬微微带着笑,也不答话,只看着堆了满几的纸墨,不动声色、慢悠悠的挪到林珂身后,蒋鸿凝神看完几方墨,抬头看着李恬笑道:“李家表妹真是好眼力,这几方都是好墨,可惜都是当年墨,火气太大,不知李家表妹习何字体?”

“不过随便写几个字,哪习过什么字体。”李恬客气道。

“我和李家姐姐临的都是曹全碑。”林珂笑盈盈接答了一句,

“那这新墨就更不合适了,我那里收着些旧墨,一会儿让人送些到府上,李家表妹先用着,这些新墨买回去先存个三五年,至少放过一个冬夏,再用就能好些了。”蒋鸿压着心跳,大大方方的看着李恬道,李恬笑着正要推辞,蒋鸿却已经移开目光,手指飞快的又从墨锭盘子里挑了七八锭出来笑道:“这几锭墨阿珂表妹拿回去先存着,放上几年,画画写字就很好了。”

“李妹妹喜欢写大字还是小字?”蒋鸿借着挑墨稳了稳心神,大着胆子转回头,眼睛亮亮的直看着李恬问道,李恬微微有些闷气,不客气的直视回去微笑道:“阿珂爱写大字,我写小字多些。”

“噢!”蒋鸿被李恬这一眼看的胆气顿失,脸上飞红,竟觉得喉咙发紧,心跳如鼓,忙低下头飞快的翻着那一叠纸,心如揣鹿、头晕眼花的低头挑纸,婆子小心的收了三人挑剩的墨端出去,只听外面有个清亮温和的声音道:“这几盘墨色泽倒还好,拿过来我看看。”

蒋鸿全心全身都在李恬身上,压根听不到外面的动静,李恬也不留意,林珂却皱起了眉头,一步跃前,探头往外看了一眼,急忙旋回身,眉梢倒竖,跺了跺脚,错牙恨道:“又是那个坏东西!哼,只配用我们挑剩的东西!”最后一句挑衅的话故意将声音提的很高,以让外面的人听到。

李恬诧异的看着林珂,忙挪了半步,侧头往外,一眼就看到了外间的冷明松,冷明松已经听到了这句挑衅的话,正惊愕不解的转头看向雅间,李恬急看向蒋鸿,却见蒋鸿已经反应极快的一步跨了出来,冲冷明松长揖陪礼道:“这位兄台,适才小妹语出不谨,却是与在下说话,并非语及兄台,还请兄台多多见谅。”

“兄台客气了。”冷明松已经看到了林珂,眼里闪过一团亮光,忙笑容满面的还了礼,和蒋鸿客气道:“这店铺之物,你挑我拣,哪有这许多顾忌,兄台不必介怀。”

李恬眯着眼睛盯着林珂,林珂被李恬看的心虚胆怯,勉强撑了片刻,跺了跺脚嘟嘴道:“我知道我又帮倒忙了,我错了,我去陪礼。”说着,不等李恬反应过来,冲前两步,也不抬头,也不知道这一福是冲的是冷明松还是蒋鸿,福的飞快的话说的更快:“是我不会说话,冲撞了您,请您见谅。”说完,也不等冷明松答礼,急转身,裙子飞旋成花奔了回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