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的巨炮 抓着萝莉的马尾疯狂输出小说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469 次 收藏

采桑和罗思瑶赶紧收拾好东西,将慕容芷凝搀下楼。叱云跃轩已骑着马在驿馆门外等候,采桑小心地将慕容芷凝扶上马车,她和罗思瑶也随后上了车。

一行人出了渔梁县城,叱云军的大部队已经列队准备好,在那里待命。叱云跃轩一声令下,部队开始往浮陵关方向而去。采桑自言自语:“没想到这个禽兽竟将军队管理得如此有条不紊。”

罗思瑶不服气地替叱云跃轩辩解:“叱云将军除了管理军队在行,在战场上也很威猛的。他每次打完仗,都会提着一颗敌将的人头回来,整个军队都会士气大振。”采桑不高兴地斜了罗思瑶一眼:“这倒也符合他那凶狠残暴、冷血无情的性格。”

叱云跃轩为了赶时间,带着一队人,骑快马而去,只留下一小队人护送马车。叱云跃轩一走,采桑长长松了口气:“芷凝,我们还要不要再找机会逃跑?”

罗思瑶白了采桑一眼:“不行不行,你们跑了我怎么交差?再说了,芷凝这身体弱成这样了,还能跑吗?”采桑回瞪她一眼:“你还看不出来吗?芷凝再留下,早晚会被那禽兽折磨死的。你就不能和我们一起跑吗?你就这么想给禽兽做奴才?”

罗思瑶有些不满:“我们将军也没你说的那么不堪,万一他以后良心发现,会对芷凝好呢?”采桑戳了她脑门一下:“你现在是芷凝的人,你必须站在我们这边。那个禽兽有什么好?穷凶极恶的。再说了,他这么伤害芷凝,我都不会原谅他,芷凝怎么可能原谅他?”罗思瑶没有再说话,慕容芷凝也一直没有说话,因为她根本没有力气说话,争论得面红耳赤的采桑和罗思瑶都没发现,她已处于昏迷状态。 

慕容芷凝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状况越来越不好。她身下不停地流血,背上的伤口也感染了,整天昏昏沉沉地睡着,发着高烧,奄奄一息。

跟随马车的副将,命人骑快马去禀报了叱云跃轩。他怕出了事承担不起责任,私自作主将慕容芷凝送到了离得最近的一个崇德县,找了家医馆,救治慕容芷凝。

慕容芷凝行走在一片花海间,姹紫嫣红的花海的尽头,站着一位衣袂飘飘的年轻男子。他背对着慕容芷凝,负手而立,竟有些像炎烽。他高大的身躯站在阳光下,仿佛镀了一层金。慕容芷凝心里知道,那就是她一直在找的小哥哥,她穿越花海,向小哥哥走去。

小哥哥慢慢转过身,向慕容芷凝伸出双手,慕容芷凝将手放在他手心。两人相顾,微笑注视着对方。慕容芷凝从颈项上摘下碧梧,双手捧着递给小哥哥。

就在这时,有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冲上前来。他一把夺过慕容芷凝手中的碧梧,将碧梧狠狠地摔在地上,碧梧应声裂成几块碎片。

慕容芷凝哀伤地大喊了一声:“不要……”。

男人摔碎了碧梧,手中提着一把戟,向小哥哥逼近,他手中的戟闪着寒光挥向小哥哥。慕容芷凝绝望无助地看着那个男人,她看到男人如地狱鬼魅般凶恶的脸上,长着一对狭长妩媚的桃花眼。

“她醒了。芷凝你终于醒了。”采桑的声音虚幻空灵地飘在慕容芷凝头顶,慕容芷凝竟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慕容芷凝努力地睁开眼,采桑跟罗思瑶焦急的面容映入她的眼帘,采桑脸上挂着泪珠。

采桑倾着身子,摸着慕容芷凝的脸:“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三天三夜了,你这是要吓死我吗?”她的泪珠大颗大颗地滴在慕容芷凝身上。

慕容芷凝惊慌失措地伸手摸了摸胸前,碧梧安然贴在她身上,她还沉浸在刚才的恶梦里。

慕容芷凝强打起精神,握住采桑的细软的手:“我本来已经到了鬼门关了,守门的小鬼说:“你还欠一个叫采桑的丫头的情,不还清不许进来。”我就被撵回来了。”采桑抹了一把眼泪:“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罗思瑶红着眼,声音极低:“这几天采桑一直守着你,不停地跟你说话,喂你喝水,为你擦身子降温。怎么劝她都不肯去休息,人都瘦了一圈。”

慕容芷凝心疼地看着采桑,采桑把脸转到一旁,不想慕容凝看到她的憔悴。慕容芷凝抚着她的手温柔说道:“快去歇会儿,你累倒了,我可怎么办?”采桑含泪点头,她知道现在听话,就是对慕容芷凝最大的安慰。

在采桑和罗思瑶的精心照顾下,慕容芷凝身体一天天好转起来。副将在县城里买了一处小院落,让她们三人住下,派了几个卫兵看守着小院,就回浮陵关去了。

一连三个月,叱去跃轩都没让人来催她们回去,只是定期让副将来看望一下,给她们送来银两用度。慕容芷凝的身体已恢复健康,只是消瘦得厉害,弱不经风的样子,看着都让人心疼。

闲下来的慕容芷凝,没事就带着采桑和罗思瑶在县城里四处闲逛。崇德虽然只是个边陲小县城,商业却很发达。城里商铺林立,酒旗招展,有塞外小江南之称。周边几个国家,都有边民在这里贸意,时不时还能看到黄头发、绿眼珠的外国人,当地人叫这些外国人“毛子”。这是慕容芷凝跟采桑从来没见过的,她们好奇地到东张西望。

慕容芷凝带着采桑跟罗思瑶进了一家酒楼,在大堂坐下,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一壶黄酒,边吃边开心地谈论着。不知道是不是因是慕容芷凝长得太漂亮的缘故,很多人都往她们这桌张望。

采桑得意洋洋:“你看那些人,都朝着我们芷凝看。他们这些小地方的人,哪里见过这样的美人?”

慕容芷凝摇头笑了一下,继续小口啜着杯中的酒:“也许别人是觉得我太丑才看的呢?”罗思瑶“噗”地一声笑出来:“我也发现了,走了一路,都有人盯着芷凝看。下次啊,我们该穿男装出来,才不会那么招摇。”采桑点头表示有道理。

慕容芷凝喝了两杯酒,脸上微微泛起桃花一样的颜色,采桑静静地看着她:“我好久没看到芷凝这么美了。”罗思瑶不以为然:“我一直觉得芷凝很美,就算病重的时候,也是个病西施。真弄不明白,我们将军怎么如此对她?”气氛一时安静下来。采桑戳着她的额头:“好不容易看到她高兴了些,你又惹她不开心。”罗思瑶自知失言,惭愧地吐了下舌头。 

慕容芷凝眼波流转:“我不会难过的,一个不相干的人,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更左右不了我的心情。”

正当三人兴致正高的时候,有个中年男人向她们这桌走了过来。男人四十多岁的模样,从穿着上看,不像本地人,像个外国的商人。他很有礼貌地弯腰用手横在胸前,问慕容芷凝:“这位美丽的姑娘,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采桑只当是故意想搭话的人,拉下脸来警告道:“请你赶快离开,我们小姐不会随便搭理陌生人的。况且,大叔您年纪也有一把了。” 

慕容芷凝也没搭理他,叫罗思瑶结了酒菜钱,三人出了酒楼。

三人吃饱喝足,心满意足地往回走,根本没注意到,身后远远跟了两个人。

傍晚,那个外国商人打扮的男人,出现在慕容芷凝住的小院门前,他身后跟了一个中年女子。男人让女子前去敲门,门开处,里面的卫兵大声叱问女人:“你是何人?来这里有什么事?这里住着将军的家眷,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  

女人和和气气地打听道:“你们家是不是有位十六七岁的小姐?请问你们家小姐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地方的人?”卫兵并不搭理她,不耐烦地把她往外面轰。

采桑听到外面有吵嚷声,跑出来察看,刚好看到卫兵正把一个中年女子往外推。女子被推到门外,还不肯走,在那大声说着什么。采桑走出门去想看个究竟,她看到女人跟今天在酒馆搭话的男人,站在院门外说着话。

那个男人扭头看到采桑,快步跑过来说道:“姑娘请留步,我没有恶意,我想打听一下那位漂亮的姑娘,叫什么名字?”

采桑绷着个脸:“竟追到人家里来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已多大年纪了?快些走吧,这屋里的人,不是你招惹得起的。”

女人上前求采桑道:“姑娘你误会了,我们就想打听一下那位小姐是什么地方人。”

采桑一脸的不耐烦:“快些走吧,我不会告诉你们的。我又不认识你俩,我凭什么告诉你们?看到院子里的卫兵没有?那可是叱云大将军的卫兵。再吵吵嚷嚷的,我就让他们把你们拖着丢出去。”两个人听了采桑一席话,没有再继续纠缠。

从那以后,每次出门去游玩,慕容芷凝都觉得身后有陌生人远远跟着。采桑为了安全,出门时也让卫兵远远地跟着她们。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