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儿脖子有白斑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6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1539 次 收藏

盈晴闻言倒是愣了一下,直觉便想着松手。谁料巧莲姨娘却是步步紧逼,下手越发厉害,将盈晴原本梳着的发髻也弄得乱七八糟,头上的簪子也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掉了。

见盈晴开始吃痛地叫了起来,连连后退数步,巧莲姨娘已经打红了眼,一副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二老爷的样子,眼神凶狠地继续扑了上去。

曹慎勉见状,一把抱住了巧莲姨娘的腰,两个人顺势跌倒在地上,喊道:“姨娘,别打了!我知道您是心疼我,看见我生病,心里便不舒坦。是我不好,没注意着身子,这才上吐下泻的,跟钟家小姐完全没关系!您就别将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埋怨到母亲的身上了,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声音之中,隐隐带了哭腔。

巧莲姨娘这才清醒了过来,“啊”地一声,顿时和曹慎勉抱作了一团:“四少爷啊!是奴婢对不起您啊!您这么好的孩子,为何要托生在我这个姨娘的肚子里啊!眼见着年纪这么大了,连娶一位小姐,都找不到顺心的。姨娘这是没有办法啊!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你将一个不详之人娶进来,祸害自己啊!”

二太太冷眼旁观,嘴角处更是勾起一抹冷笑。

从前她倒还觉得勉哥儿还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现在当着老爷的面,竟然敢如此含沙射影地为他生母开脱,什么时候竟然也学会了这些!果然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会打洞!她巧莲一个贱婢出身,靠着色相取悦二老爷的姨娘,果然生出来的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勉哥儿,知道你姨娘为你担心,就爱惜些自己,现在这样像什么样子!”二老爷蹙着眉头,看着曹慎勉说道,听着好像是在训斥他,只是更多的却是疼惜。

看着二老爷没有在意一旁站着的她,反而走上前去,将坐在地上哭泣的巧莲姨娘扶了起来,巧莲姨娘又如梦初醒一般赶着曹慎勉快些躺到床上去,二太太陈氏突然觉得自己是局外人的感觉。就好像二老爷和巧莲母子才是一家人,她根本就是多余的那个。

盈晴看着二太太的脸色越发不虞,阴沉着的脸好似快凝出水来,连忙朝着二老爷跪了下去,道:“是奴婢的错,不该看见巧莲姨娘对夫人不恭敬,便与她动手。还望老爷恕罪。”不是二太太让她动的手,而是她看见巧莲不守规矩,才自作主张动的手。这样,起码还能让二老爷给二太太留几分颜面。

二太太的脾气,盈晴最是清楚,她最见不得二老爷对二房的这些通房侍妾好。此刻二老爷如此作态,无疑是在二太太胸口之中正燃烧着的火焰上添柴加油。一旦让二太太把火气撒出来,只怕二老爷又是十天半个月全部歇在巧莲姨娘的屋里,看都不看二太太一眼。这日子,不光是二太太没办法过了,连她们这些做奴婢的也讨不了好。

“啪啪!”谁料二老爷直接朝着跪在地上的盈晴扇了两巴掌,道:“我这是替你主子教训你!巧莲好歹是二房的姨娘,是四少爷的生母,就算是丫鬟出身,也是二房的半个主子,还轮不到你一个丫鬟对她动手动脚!”

“老爷这是要做什么!”二太太顿时双眼瞪得铜铃般大小,道:“老爷要是想为一个贱婢出身的姨娘出头,打盈晴一个丫鬟算什么本事,你大可将气撒在我的身上?”说着,二太太陈氏又冷笑了一声:“现在二房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原本禁着足的姨娘,说跑出来就跑出来也就算了,见了我这个当家主母,竟然连礼都可以不行。我让盈晴教教她规矩,又有什么错?这般不知尊卑的粗鄙之人,也值得老爷这般护着?”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昧着良心,想为勉哥儿娶个煞星回来,勉哥儿会卧病在床?巧莲就算先前对你有所不敬,那也是因为你之前做的好事!”庶子姨娘在跟前,二老爷的气势完全不输给二太太。

“我做的好事?我做什么好事了?我早就跟你说过,这门婚事根本就还是没边的事,让你不要宣扬开来,你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府里弄得沸沸扬扬,到处都是流言蜚语。这又是谁做的好事?”二太太胸口的火烧得越发旺盛了起来。

“我说过的话,我自然记得!”二老爷梗着个脖子粗声粗气道:“谁知道是你屋里哪个丫鬟说出去的?不好好管教底下的人,跑来这里疯言疯语!”

“曹穆辉!你说谁疯言疯语?”二太太一把揪住了二老爷的袖管,满脸凶狠道:“今日你不给我说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放手!撒什么疯!”二老爷满脸不耐烦地一把甩开二太太。

“好好好!曹穆辉,你这是要宠妾灭妻!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跟你和离!”二太太全身上下的坚强在这一刻全然瓦解,满腔的愤怒也转化成了怨怼,双眼顿时流出了泪水,丢下这句话,便朝着外头跑了出去。

“夫人!”盈晴见状,连忙高喊了一声,追了上去。

二老爷倒是被二太太的样子给吓到了一般,竟是愣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从前二老爷曹穆辉与二太太陈氏倒也为了妻妾之事争吵过,可到底即便冷战几日,也总有一人先一步认输,然后和好如初。陈氏这是第一次扔出这么重的话来。

见二老爷的脸色有些犹豫,巧莲哪里不知二老爷这是想追上去,又怕掉面子,故意说道:“都是因为婢妾,老爷才会与夫人争吵起来的。现如今夫人定然怒气难平,才会一时意气,老爷要不然还是追上去瞧瞧吧,莫要出了什么事!”

这巧莲一开口,二老爷就更不会追上去了,否则岂不是更掉面子?

“有盈晴跟着,能出什么事!”

巧莲了然一笑,便转身开始关切起勉哥儿的身子来,二老爷这才心不在焉地问了几句。

还不到用晚膳的时候,曹府上下又传遍了二太太陈氏要与二老爷和离的消息,顿时比四少爷要娶钟家小姐更为热闹,小丫鬟们和粗使婆子们一见面便是一句:“你听说了没,二房两位主子要和离了……”

老太太卢氏听说了,差点连串着佛珠的线绳也给生生地掐断了:“这是在胡闹什么!”

没有多久,二老爷被老太爷传进了书房之中,两人到底说了什么,没人知道,只是二老爷出来之时,耷拉着个脑袋,神色很是不情愿。

然后第二日,钟毓秀的筑云楼,便迎来了曹老太爷。

首位上坐着的男子,便是曹家老太爷曹宣祥了。崔嬷嬷这不是第一次见到老太爷,只是神色却是激动的很。因着钟毓秀几次三番求见,曹老太爷都是避而不见的态度,已让曹府上下对她开始轻视起来。崔嬷嬷实在是没有想到曹老太爷竟然会在这个风头之上,亲自上门。

崔嬷嬷亲自沏了茶,端给了老太爷。曹老太爷喝了一口,眉头便皱了起来。只是未曾多言语一句,便放在了一旁的桌面上。再也不曾用过一口,这是后话。

“你在家中,可学过些什么?”曹老太爷也未曾寒暄过,便直接开口问道。

望着曹老太爷那张不苟言笑的脸,钟毓秀淡笑道:“小女不才,小时候跟着家母学过女戒,女则,女论语,后来父亲便挑着教了一些诗词。琴棋书画,女红骑射都会一些,只是都不精通。”自信而不自大,恭敬而不谄媚。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