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校花.好紧.好爽 我和美女院长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320 次 收藏

夜深。

屋里炉子烧得通红,干燥的柴火烧得噼里啪啦,不时有炽热的火星迸溅而开,落在潮湿的石板地面上,冒出丝丝白烟。

炉子上架着一口大锅,里面全是沸腾的开水,嗤嗤的往外冒着气泡,水蒸气不断往上弥漫,周围的空气都已变热。

旁边有一个直径超过五尺的大桶,里面装着黑漆漆的液体,仔细一看,是血!

一大桶血!

这些血已渐冷,变得比较粘稠,浓郁无比的腥气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不远处还有个染着血污的木盆,暂时空着,不知道用来装过什么。

噗!

突然,一声刀锋砍进肉里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屋子的宁静。

紧接着,又是嘭嘭的两声,是刀锋砍进骨头的声音,现在正值深夜,这声音听起来真是太过悚然。

过了一会,门外传来一阵大笑,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踢开木门,大步走了进来。

他一只手拿着杀猪刀,一手提着血淋淋的猪腰子,浓眉大眼的脸上染着不少血迹,神情却非常喜悦。

他把猪腰子丢进木盆里,把杀猪刀扔在砧板上,用木瓢打了盆开水来洗手,只有开水才能洗去他手上的血污。

他一边洗,一边冲门外喊道:“老鲁,你还在磨蹭什么,洗洗手收工了!”

陈正山现在心情很好,不仅因为他杀完了主人家委托给他的三十六头猪,能够拿到丰厚的报酬,还因为他可以顺带拿一些猪肉回家。

他和老鲁合作三年多了,每次替人家杀完猪,他们都会默默带一些肉回家,按他们的话来说,这是行内规矩,虽然有的主人家不太高兴,但也不好说什么。

他最喜欢的就是猪腰子,用在锅里粉蒸,然后下酒吃,简直美味得无法言语。

他已经收拾完了,猪腰子也已包好,可是老鲁为什么还没进来?

他心中疑惑,打算出去看看,脚步刚刚迈到门口,他就看到一张狰狞恐怖的脸。

老鲁的脸!

陈正山的胆子并不小,但任何人在深夜时看到这样一张脸,都免不了要心惊一下。

他的脚步后退,强笑着道:“老鲁,你做什么,摆出这样一副脸,跟要杀猪似的。”

他看到过老鲁杀猪时的样子,就是眼前这个样子。

狰狞,恐怖。

老鲁瞪着眼睛,嘴里只吐出几个字:“我现在不就是在杀猪?”

他的手里有杀猪刀,不由分说,狠狠捅向陈正山的脖子。

他杀猪时,向来都是捅脖子,那样血放得最快,杀起来最便捷。

听见老鲁的语气,陈正山已发觉不对劲了,脚下连退三步,刚好躲过杀猪刀的锋芒,但脖颈处还是擦出了道血痕。

陈正山瞳孔收缩,心在狂跳,大吼着道:“老鲁,你疯了,我不是猪,你杀我做什么?”

老鲁眼睛里非常浑浊,就像僵尸般重复着一句话:“会动的东西都是猪,我就是要杀猪,杀猪!”

陈正山已发觉老鲁的状态不正常,心想难道他是杀猪杀多了走火入魔,现在连人都要杀了?

老鲁杀猪向来出手凌厉,几乎从未失手,现在对面这只猪却灵活得很,他已接连失手两三次,不由得勃然大怒,操起杀猪刀扑了过去。

陈正山被他按倒在地,撞到旁边一大盆猪血,尽数泼在两个人身上,浓郁腥气瞬间弥漫整间屋子。

老鲁提刀奋力捅向陈正山胸口,陈正山快速出手,擒住老鲁的手臂,两个人的手臂都因为倾尽全力而颤抖。

陈正山眼睁睁看着刀尖逼近自己的胸膛,想起还未娶过门的妻子,心中顿时升起愤怒和恐惧,他绝不能死在老鲁的刀下!

他一转头,就看到旁边砧板上自己的刀。

猪血早已覆满他的脸面,他眼睛里看到的全是红色,心中想到的是全是死亡和恐惧,很快他也丧失了理智。

一个人都快要死了,还有什么何惧的?

老鲁见杀猪刀迟迟捅不下去,便调转刀锋,使之斜斜的刺向对方的下巴,只要一刀进去,就能捅进对方的脑袋。

陈正山抓住这个机会,膝盖猛地往上顶,正中老鲁的腹部,老鲁眼睛凸出,手上的力顿时松了三分。

陈正山猛一咬牙,伸手抓过砧板上的杀猪刀,一刀砍进老鲁的脑袋,血溅当场!

陈正山浑身是血,颤抖着推开老鲁的尸体,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他自己染满热血的双手,瞳孔不由自主的收缩到最小。

那不是猪血,而是人血!

他不敢相信自己杀了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