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番外篇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1

小榄小榄 2020年04月16日 来源:互联网 555 次 收藏

她花了那么多的钱,请了那么多顿饭,好不容易把参与投票的人尽可能的拉过来一点,就算再有第四轮第五轮,走到这步了也得咬牙走下去。

“好在现在是一比一打平,如果让她二比零赢了我,我在这个圈子还怎么混了。”

现在她担心的是第三轮,听说这第三轮投票的评委里还有麦瑞和沈凌轩合作多年的老朋友,不乏业内精英,她这点小动作没有办法奏效,如果真的输了,她该怎么找个退路。

“莉莉。”她若有所思的看着莉莉,“你还记不记得夏初拍一部电影的时候,有一个女主演拍摄第一天就出了意外,不知道是中毒还是过敏,浑身浮肿无法消散。”

莉莉点了点头,她当然记得,为了这件事MY还特地给她们开了会,要严格的筛选自家艺人的化妆品和吃的食物,避免在此出现意外发生。

任娉婷的眼睛亮了亮,“你说,如果这次试镜前,姚舒南出现什么突发状况是不是也属于正常现象呢?”

她孑然一身,没有助理,没有营养师,就算有沈凌轩,也不可能无时无的在她身旁。

更何况,根据这两天她的观察,他们两个人之间应该还存在着一些别扭隔阂,对于她来说正是大好的机会。

莉莉被她语气中的阴晦吓得一缩肩膀,“娉婷姐,你不会真要亲自动手吧,这是行规里的大忌,如果被发现是我们坏了规矩,后果不堪设想……”

“我就是说说,再说,谁说一定要亲自动手了?”她弹了弹水葱般晶莹的指甲,心里却没她说的是事实,有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么云淡风轻。

“就是就是,就凭她的能力,骗一骗员工还行,最终试镜来的都是大人物,都在各种渠道听说过娉婷姐的成绩,一定不会买椟还珠的。”

要是真的是这样就好了,任娉婷在心里轻微的叹了口气,就算她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认可姚舒南的聪明。

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表演的天赋,在电影学院不温不火,是因为没有一个伯乐发掘她,如今给她这么一个机会,她一定会用尽全力。

这才是最可怕的,触底反弹……

姚慕寒最近与姚舒南联系紧密,几乎每天都要问一问她,什么时候才可以来跟她学琴,姚舒南心里也很纳闷,这个从来对学业都不学圣洁的妹妹什么时候这么刻苦了。

但是毕竟她住的房子是沈凌轩的,她只是名义上的主人,所以要什么人来家里都要提前跟他报备。

对于姚舒南来说,最不擅长的就是开口求人。

既不想拒绝妹妹提出的这个请求,又不想将自己所谓的骄傲再一次放在脚下踩,踌躇再三,她还是裸着步子走到了沈凌轩的书房。

“那个……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她搅着手指,“能不能给我买一架钢琴,那种最普通的就好。”

似乎是觉得这样唐突地开口要东西有些不妥,姚舒南立刻加上了一句,“我不是白药你的东西,今后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工作,挣够了钱还给你,就当你是借我的你可以收利息。”

最开始说话的时候,姚舒南的声音底气还很足,但是越说语气越弱了下来。

谈钱……她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和他谈钱。

要说起来还,那一个亿的资金注入到了爸爸的公司里,和拿给了她本人并没有区别,她也要还么?

一个亿,别说是一个亿了,现在他连十万都还不起,家里早就把他当成了摇钱树,只会伸手跟她要钱,又怎么会舍得把钱拿给她花呢。

沈凌轩只觉得好笑,“那你觉得,我应该跟你要多少利息才合适呢?”他张开五根手指,“五个点?还是六个点,我沈凌轩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借的。”

他一直在等,等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能对自己完全的卸下心理防备,他并非不想对她无极限的宠溺,而是这个女人总是在他想要亲近的时候,浑身僵硬。

好像直到现在还是他在强迫她一样。

“怎么都可以,反正我们的契约还有很长的时间,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慢慢地还上。”

“我问一问你为什么这么想要钢琴吗?”按照他了解的资料,她在电影学院学习的专业并不是钢琴,声乐只是课程的副修。

果不其然,姚舒南在说明他是要为妹妹帮忙补课的时候,沈凌轩露出了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你已经帮她从我这里出来了一个去寰宇出人头地的机会,难道还不够吗?姚舒南你什么时候才会被自己求一求我呢?”

姚舒南拿捏不准他的心思,这一次他破天荒的没有碰自己,甚至都没有怎么看她,好像心情不佳一般,低下头看这电脑屏幕忙着工作的事。

看着他将自己置若罔闻如同空气,姚舒南有些不明白了,他这算是答应了,还是不答应,想要继续追问一个准确的答案,然而沈凌轩俨然已经摆出一幅生人勿近的冰冷架势。

姚舒南咬了咬牙,踏踏的踩着拖鞋跑去厨房,磨了一壶新咖啡,自从上次被吐槽咖啡做的太难喝之后,她特地买了两本学习冲咖啡的书籍。

短短的时间,一杯拉花精美,香气浓郁的咖啡就做出来了,她悄悄的回到书房,悄悄的把咖啡放在沈凌轩身侧的桌子上,然后再悄悄地退出来。

她能允许自己做的只有这些了。

沈凌轩其实什么都知道,却故意不做声,咖啡真的很美味,看起来真的花了一番心思在里面。

想到这里,他拨通了艾德森的电话,“明天去帮我买一架钢琴,要最好的。”

“好的boss,什么颜色的?我猜是要送给夫人的吧,不如白色,一般女孩子都喜欢干净的颜色。”

“随便你。”

艾德森望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无奈地摇了摇头,女孩子不是这么宠的啊……

不过抱怨归抱怨,他还是第一时间给全市最好的声乐旗舰店打了电话,预订了一家钢琴,在他报上身分的时候,店员的眼睛几乎都要放出饿狼一样的红光。

沈少!

没听错吧……

沈凌轩的身份在A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又何尝会不知道。

早就听说沈少最近大婚,难不成是他的妻子?他们没有放弃这个赚提成奖金的机会,殷勤的解答着艾德森的问题。

所有的钢琴都是从国外定制,都是维\也\纳音乐会上,皇家演奏乐队御用的,运送回来需要一定的时间,艾德森嘱咐沈少的东西一定要优先派送,随即刷卡付了定金。

“看来沈少对妻子是真的很好啊。”送走了艾德森,几位店员聚拢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之前报道上还在说,这位小姐家世不怎么好,可能是靠出卖自己接济娘家,两个人之间丝毫没有感情,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不堪啊。”

“这都是给外人看的啦!”另一个姑娘接话道,“对外一定要是这样的啊,不然的话对谁都是不利的反面新闻,谁知道私底下的感情怎么样呢,听说沈少的夫人还是电影学院毕业的,从那里毕业的姑娘,谁不会点勾引男人的技巧,谁又不拜金呢!”

女人间的谈话窸窸窣窣,在下一位顾客到店的时候戛然而止,姚舒南并不在乎这些新闻的臆想与猜测,她现在所有的生活重心都放在了工作上。

是的,竞选代言人就是她现在唯一的重点。

如果对手不是任娉婷的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这么强烈的胜出欲望,她现在看着上学的时候做的PPT寻找着灵感。

“也不知道最后一轮的题目会是什么。”手指百无聊赖的点击在鼠标上,向下划着,“所有的题材不管是妖艳的,清新的都用过了,好像也找不到什么心意,还有什么元素能利用呢?”

猝不及防的屏幕上弹出了一条关于收养流浪猫流浪狗的新闻,她点开了新闻看着一只只小动物纯澈可爱的眼神,忽然心里暖城了一片。

众生皆有灵气。

为什么不用萌宠的主题去做自己下一轮拍摄的主题呢!

她眼前一亮,手指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打字,做一个简单的记录,她对这次的试镜并没有势在必得的决心,但是努力的比谁都要多。

水晶酒店总统套房,手执红酒杯的男人背着身子,他的办公桌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张房卡,还有一张纸条一朵玫瑰花。

“今晚七点,不见不散。”

是姚舒南吗?过去他看见这样的纸条都是会扔在一边弃之不顾的,但是这一次也不知为什么,心中总有一种强烈的想法。

只觉得这张纸条是姚舒南留下的。

他在这里已经等了有十分钟了,房间里没有一点的蛛丝马迹,站在阳台上俯视下方马路想事情正出神的时候,身后隐隐约约传来了一股香气。

“凌轩,你来了。”

娉娉婷婷的身影,加上软软蠕蠕的嗓音,如果不是那张清纯不在的脸,他还真的会有一种恍若昨天的错觉。

这次任娉婷回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赫她在站在一起的时候,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

好像,很陌生。

好像,无话可说的陌生。

“是你留给我的房卡和纸条?”他皱了皱眉,“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公司里说,一定要在这里?”

他有意的保持和她的距离,两个人中间好像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留给我的房卡,我还以为是我太太,以为是我们夫妻间的情趣。”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