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 叔叔轻一点

小榄小榄 2020年04月01日 来源:互联网 114 次 收藏

“我就是无赖,你可是我老婆。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顾彦辰的唇落在身下人的额头,目光灼灼似乎要把她焚烧,连发丝都不放过,一一的虔诚的吻上去。

“现在是白天!”苏浅夏见阻止不了他,便睁了眼望进他深情款款的眸子中,心里的挣扎溃不成军。

“嘘……我爱你。”顾彦辰突然啄了苏浅夏的唇,两人都是幸福的神色。

“我也……唔……”苏浅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突然落下来的吻堵在了喉咙里,又急又凶,攻市伐寨,肆意掠夺着她口中的空气,唇舌间的啧啧让人脸红。

这是她最爱的男人,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么?

苏浅夏眼睛有些红,更加用力的回抱着她身边的男人,细小的惊呼慢慢变了味道,空气中的暧昧也变得炙热起来,整个房间都充满着激情和幸福。

“慢……慢一些。”苏浅夏觉得自己如一叶颠簸的小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颠簸个不停,猛烈的风浪让她有些窒息,一边大口的喘息一边回拥着顾彦辰。

“小浅,小浅。”顾彦辰声音暗哑,却温情异常。

窗外的阳光正好,洋洋洒洒的透进房间,暖。

明亮的落地窗被阳光充斥着,透彻而又美好,苏浅夏挣扎着起身拉开窗帘时就是见到的这副景象,本能的拿胳膊去挡,却依稀间看到顾彦辰的背影出现在眼前。

确切的说是在楼下。

他似乎是颇为恼火的样子,身前低头站着的人是家里佣人的打扮,紧张的不停点头。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苏浅夏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低头的佣人看着眼熟,想都没有想,她便飞快的在自己身上披了一件衣服,往楼下走。

到了眼前,她才看清楚这个人就是方姐,可彦辰为什么会对着方姐发这么大的火气,难道是圆圆?

苏浅夏想到了这个可能,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身上的倦意消散的无影无踪,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两人面前。

“你怎么能让她这么胡来!”顾彦辰的声音夹杂着抑制不住的怒气,她从未看见他如此的对方姐呵斥过,心里的猜测就更加的不安了。

他们并未注意到苏浅夏,直到她出现在两人面前才暂时打破了充满火药味的呵斥。

“彦辰,出了什么事。”苏浅夏一把抓了顾彦辰的手,细长的眉皱起,颇为担忧的模样。

顾彦辰眼神一转,温和冲淡了暴戾,紧锁的眉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舒缓开来了,笑着摸了苏浅夏的头发,可这副神情在苏浅夏的眼里分明就是欲盖弥彰。

“阿浅你怎么出来了,不多睡一会。”

回避了正面的回答,眼里的疼惜是真,可慌乱的情绪苏浅夏也看的一清二楚,更是咬定是圆圆的事。

“是不是圆圆?”苏浅夏转了看了方姐,接着追问,“圆圆生病了?摔着瞌着了?”

她心里清楚如果是这种小问题他们不可能这么极力的隐瞒于她,可苏浅夏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圆圆能有什么事情。

“阿浅。”顾彦辰欲言又止,站在原地的纹丝未动,脸上的温柔也变了景象,算是愧疚难当。

“是我的错……”方姐接了话过来,满脸的内疚和懊悔,“我该看着圆圆的。”

更大的不祥拢上苏浅夏的心头,停顿了好一会才继续追问,“圆圆呢,我怎么没看见他。”

“圆圆不见了。”

方姐的话如晴天霹雳打在苏浅夏的心尖尖上,直打的苏浅夏一阵迷茫,愣愣的不敢相信她说的话。

圆圆丢了?

怎么可能!

沉寂了良久,苏浅夏才从不敢置信的神情中缓过来,目光盯在了顾彦辰的脸上,像是最后一遍确定,“彦辰,圆圆呢?”

“我也是刚知道。”顾彦辰见她这般模样心疼不以,知道圆圆是浅夏的心头肉,立马上前搂过来轻声安慰着,“没事的,有人看见是彩妍带圆圆出门了,也许很快就回来了。”

陆彩妍?!

她带着圆圆出门做什么。

苏浅夏头有些晕,不知道是急的还是恼的,推开顾彦辰的怀抱,竖起了眉毛,“她带圆圆出门做什么,找,马上让人把圆圆带回来。”

不是她多心,是实在处于多事之秋,顾彦楠被绑架,秦岚的失踪,一件件都让她心绪不宁,再加上陆彩妍对顾彦辰的“不怀好意”,她实在是难以不在意。

“阿浅,不要急,我立马打电话告诉彩妍,让她带圆圆回来。”

顾彦辰连忙哄着浅夏,对着方姐使了眼色,方姐便马上会意过来,忙说自己去叫人就匆匆退了下去。

正当午后四点,天色说早不早说晚不晚,这时候带圆圆出门,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浅夏殚精竭虑,被一旁的顾彦辰哄着回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的消息。

“嘟嘟嘟――”顾彦辰的脸上有些难看,第3三次的把电话挂了,眉头紧锁着。

“怎么回事?”苏浅夏见他脸上不好,知道是出了事,连忙的问道。

“关机。”说罢,便再一次拨打着陆彩妍的电话,手上恨不得将电话捏爆。

“不行,不能等了,我要去找圆圆。”苏浅夏噌一下子站了起来,闷着头就往外走。

还没走出两步就被顾彦辰拉住,按回了沙发,极力的安慰着几乎要失去理性的苏浅夏,温声细语,“阿浅,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你自己出去的话要怎么找,听话。”

浅夏很少情绪失控,这次是真的急了,不复往日的沉着冷静,眼睛都是通红一片。

再强大的人也有弱点,他的弱点是浅夏,浅夏的弱点是圆圆。

“我要怎么安心的呆在这里!”苏浅夏的声音都沙哑了,挣扎开顾彦辰拉住自己的手,眼泪就簌簌的往下掉,“现在天都要黑了,满市都找遍了,你让我怎么再呆下去,圆圆是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命。”

陆彩妍关机,全市都找不到人,监控显示陆彩妍在某处下了车就不见了人,像是在躲着监控,两个小时了还没有找到大体的位置,更别说人了。

细碎的呜咽再也忍不住,在气氛凝滞的客厅流转开来,听的顾彦辰一阵的心疼,连忙疼惜的抱了抹眼泪的浅夏,一点点吻着她的脸颊。

婚然心动:总裁老公放肆宠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