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第一宠婚顾先生别上瘾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645 次 收藏

“良子,你陪我去飞泉城。”寒木歌顿了顿,复道:“我前几日听到飞泉城有拍卖会,正好是今天。”

“你可是有什么东西想买?”飞泉城的拍卖会他也有所耳闻,只是不想寒木歌也感兴趣。

寒木歌眉眼一弯,看着是徐良柔柔一笑:“我想买几味珍贵的药材,去碰碰运气,看有没有。”

“此去飞泉城少说也有两个时辰,不如我们早点出发。”

寒木歌点了点,便见徐良转身要走,却不是往着城外的那个方向。

寒木歌一把拉住,奇怪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回府取银子。”

“不用了,银子我自有。”寒木歌摇了摇头一口回绝,她要买东西,岂有让徐良掏钱之理。

“那还是要回府一趟的。”他迎着寒木歌微微不解的目光解释道:“我们总不能徒步去吧,待我回府挑两匹上好的马驹。”

寒木歌哑然失笑转身就拉着徐良往城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道:“良子你就别麻烦了,既然我来找你自然是把什么事情都准备好了。”

此刻时间还早,又因着是冬季,一大早有些寒冷。所以出城赶路的行人尽管也有,但也不过三三两两。

寒木歌寻了个空,待众人不注意时手腕一转,一辆莫约有一个房间大,足有二四平方米的马车凭空出现。

车前的四匹汗血宝马哒哒哒的原地踏了几下步伐。

寒木歌亲昵的拍了拍一匹靠过头来蹭着她脸颊的马,柔声道:“去飞泉城。”

说完后趁着众人的目光还未被这里完全吸引,她立马拉住还有些怔愣的徐良,手脚利索地爬上马车。

寒木歌两人一上车后,无人驱使的四匹宝马迈着矫健有力的步伐朝着飞泉城 狂奔而去。

一旁的行人见了皆啧啧称奇。

“歌儿,你的好东西真是不少。”徐良看着马车内宽阔的空间,优雅的布置,赞道。

“这是靖哥哥在我十四生辰送我的礼物,这马车上的所有东西都是他一手布置,就连这马车也是他做的。”

“靖哥哥?”

徐良嘴角笑意淡了几分,有意问道。

“玝靖,是玝笙叔叔的儿子。”寒木歌解释道,看一眼纱帘,复道:“他待我极好,我视他为兄长。”

“是那个极为有名的天才少年炼器师?”徐良眼中闪过一抹惊疑,近几年来玝靖的名声在碧落大陆可是如雷贯耳。

寒木歌肯定的点了点头。

徐良再一转眼细细地打量起马车的内部。

马车正中央悬挂下紫色的纱帘,将马车的内部一分而二。

内部的景色被纱帘遮掩不得而知,可纱帘外的布置是一目了然。

地上铺着上好的羊绒毯,左置一张美人塌,右置一架书架,书架上的书满满当当,又在其旁置了一张红木矮长桌,桌上一鼎炉熏着清新淡雅的不知名药香,闻了让人神智清明。

这布置简约而落落大方,却不会寒碜,反倒叫人看了心情舒畅。

徐良看向紫帘,带着几分好奇问道:“帘内是不是还别有乾坤?”

寒木歌捂嘴一笑,率先挑开帘子步入其内,徐良随后。

帘内的布置也寥寥可数,不过是一个大衣柜,和一张占了三分之二大空间的大床罢了。

徐良眸光微闪,这玝靖对歌儿用心不浅,歌儿的喜好也是摸得一清二楚。寒木歌喜阔,车内的布置简约而实用,在看那一张容纳七八人有余的大床,完完全全对了寒木歌嗜睡的胃口。

忽地,他目光一转,看到另一侧。水曲柳所做的车壁上诡异的有一道门,门上镶嵌着十来颗暗沉的石头。

“这?”徐良一顿,诧异道。

“这是空间石,推开这扇门是另一片小天地。”

说着,她上前拉开了房门,徐良一看瞠目结舌,门后居然是一亩小药田。大半田上还种植着几片或孱弱或盎然的药草。

寒木歌瞥了一眼几珠枯黄的小草,轻轻叹了口气道:“这里药草的生长速度虽比外界快,但始终灵力稀薄,若是寻常的药草倒还好些,可好一点的灵草就病恹恹的。”

徐良眸光一闪,这车上的东西无一不珍贵,就这十来块空间石怕是整个寒国都不见得有。

“他确实待你极好。”徐良的心情有几分诡异 ,玝靖对寒木歌这般好他本应该是高兴的,毕竟自己想疼宠的人有其他人也一样待她极好。可虽说寒木歌视玝靖为兄长,但说玝靖对寒木歌有男女之情他也毫不吃惊。唉,歌儿身边的大尾巴狼真多。

这么想着,他心下有些不虞,一言不发地出了紫帘在红木矮桌旁坐下。

好一会儿还不见寒木歌出来,他脸上的神色更是淡了几分,怎么,难道他的不虞歌儿感受不到吗,也不见她出来宽慰几句。

想着,他又有些尴尬,自己这是闹的什么,居然也耍起了小性子。

正在他胡思乱想时,寒木歌才抱了一个箱子出来了。她将箱子置于矮桌上,打开箱子,有一股脑儿倾倒,箱子里地各色面具哗哗地倒满了一桌。寒木歌一边挑选着一边说道:“我不想让人认出来,可我又不会易容术,只能是用这面具遮掩自己的面貌了。

徐良看着满满一桌堆积成小山的面具,一头黑线,看来这些年来她可没少收集。好一阵扒拉,寒木歌才找出一个红色的莲花半面具和一个青色的马面具。她笑着恶趣味地递过红莲花面具,却见徐良瞥了她一眼,随手拈起一面银色的半面具。

寒木歌挑了挑眉,也不纠缠 ,随手把青色的面具一丢,自己戴了红莲花面具,啥也不管地往美人塌上一摊,自顾自闭目养神去了。

徐良无奈地看了一眼寒木歌,她这是在不满他不要红莲花面具,和他使性子吗?心中却是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

再看着桌上小山一样的面具,使不得要一件一件整整齐齐的摆放进箱子里,随带着把每一面面具细细观摩了一番。

。。。。飞泉城拍卖阁。。。

寒木歌和徐良两人来的有些晚,拍卖已然开始,交了入阁费用后由侍从领着进了包厢。

寒木歌透过珠帘向外看去,四周皆是和 她一样的包间,以珠帘隔开,外头看不见里头,里面却可以清楚的看见外面。

除了这二层的包厢之外,底下的大堂也围坐了一圈的人。

底下正中央的高台上主持拍卖的是一个婀娜多姿的橙衣女子。

橙色,这样的颜色可不是好驾驭的,可这女子出色的容貌和那自信的气质到也相得益彰。更为可贵的是,女子的声音还极为动人。

从带他们上来的侍从口中得知,她是紫衣。

只听那玉珠落盘的声音道:“接下来拍卖的是这千年墨”说着紫衣把手中装着黑色浓稠液体的琉璃瓶高举,一边道:“此墨遇水不化,千年留印。起价是三百两白银。

这墨虽然好却不是顶尖的至宝,竞价的人也是寥寥无几。最后以三百三十五两成交给底下的一个拍卖者。

紫衣又拍卖了几样寒木歌不甚感兴趣的东西后,终于迎来了她要的东西。紫衣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冰雕的盒子,里面有三株不知名的药草。

紫衣戴上手套,动作轻柔的从中拿出一株最大的药草。

那草长短大约有如孩童的小臂,通体雪白。大大的花苞收敛着,细长的叶子也有些耷拉。

紫衣道:“想必在座的各位虽不曾见过,却也听过这雪草,这是炼制冲阶圣级的碧灵丹的必备药草,甚者它本身有极强的聚灵作用,可以说是修炼人不可错过的至宝。三株一同拍卖,起价是两千两白银。”

寒木歌一声嗤笑,圣级,好大的诱惑,世上最多的就是掂不清自己分量痴心妄想的人。果不其然,经过紫衣的巧舌如簧,底下就三三两两地传来竞价声。

“两千一百两。”

“两千二百两。”

“两千三百两。”

………………

底下的价格是一百两一百两的往上加,寒木歌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略一思量,压低声音,一出口便是一个苍老的男音:“四千五百两。”

拍卖阁一时静了下来,众人纷纷抬头看来,好奇珠帘后的是何人,是哪个家族的人出手如此阔绰,一加就是整整两千两。

紫衣却不似众人吃惊,形形色色的人她见多了,不过是一加就是两千两,这也没有什么。

她神色从容的等了一盏茶,见无人在竞价便道:“时间已到,无人竞价,这雪草以四千五百两成交。”

包厢里的寒木歌却是撇了撇嘴,心里暗自嘀咕,她是不是出手太过豪迈了,心下又有些心疼那白花花的银子。

徐良眼中带笑,伸手弹了一下寒木歌未被面具遮住的额头,“买都买了,还想它做什么。”

“哎,”寒木歌装模作样一叹,摇了摇头,“我怎么这么败家。”

“你的凝香阁遍布各国,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这么点银子你还放在眼中。”

“果真不愧是堂堂一品宰相的儿子,这话说的可够财大气粗的。”寒木歌立刻接口道。

徐良一听就笑着伸手去挠寒木歌的痒痒肉,寒木歌一时不妨,被挠个正中,当下咯咯笑了。

“真够牙尖嘴利的。”徐良见寒木歌笑的开怀,嘴角的笑意加深几分。

寒木歌笑过喘气道:“我错了,良子,放过我吧。 ”

徐良见寒木歌笑的颇有几分上气不接下气,也就收了手,看着寒木歌因大笑而双颊飞红,眼底的笑意还未散去,动人的艳丽,不由得心中一动。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