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的大 鸡 巴干的我好爽 公车系 列第7部分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1134 次 收藏

“爹?”秋山微怔,下意识将秋红护在身后。

苗永年红着眼,像是没听见秋山说话一般,把扫帚向两人一指,吼道:“说!!咋把老葛头家的鸡砍死的?手贱没处使了是不是?惹谁不好偏要惹老葛头?给我拿出手来,老子要剁了这手!!”

秋红吓的一下子哭起来。

这时,永年媳妇听见吼声从屋里跑出来,一边喊道:“山,你爹喝酒了,喝醉了,你快带你妹跑!!”

“敢!!”苗永年红着眼,想举扫帚打人,却无奈身体有些打转

“我砍的!!我去割草,没看见他家鸡蹲在草窝子里!!”苗秋山不跑不躲,将秋红一把推开,胸一挺,气势汹汹的喊。

“老小子!!敢跟老子吼?你砍的?哪只手砍的?伸出来!!!”苗永年瞪着眼晃悠着上前,拿手里的扫帚对准秋山伸出来的左手就狠狠的落下去,嘴里一边骂着:“我叫你手贱!我叫你闯祸!敢给老子闯祸!!”

秋山紧崩着脸,脸色涨的黑红,额头上很快渗出大颗大颗的汗滴,却硬是咬着牙不出声,伸出的左手像是定在那里了一般,不缩不躲。

躲在门里的秋树秋叶一下子哭起来,永年媳妇见势,尖叫一声,就往苗永年身上扑:“你要做什么,你要打残了他呀?你快住手,快住手!!!”

秋红也哭着上前去扯秋山:“哥,哥,你快跑,快跑呀。”

秋山像石化一般,扯不动,挪不走,死死站在那里,硬生生挨着罪。

手腕粗的扫帚头一下一下,狠狠的落在他的左手上,没几下,手就肿发起来,像个发面馒头一般,又红又肿。扫帚头却像是来了劲,更快更狠的一下下落在红肿的手心。

永年媳妇疼的哭起来,见劝不住丈夫,又上前拉扯秋山:“山,这时候你硬气什么,你快跑,你快跑啊!!他要打残你了呀!!”

苗秋山咬着牙,大颗的汗从他额头滑落。他硬板着手,不出声,也不动弹。

“老子打死你!再叫你惹事!再让你闯祸!”苗永年越打眼越红,手上的扫帚不要命的落在秋山的手上,一下一下,打的他的手一上一下的轻轻震动。

秋山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了,硬是不闪不躲。

永年媳妇和秋红哭叫着去扯秋山,可惜他已经是十二岁的少年,身体已经长开了,又向来是个力气大的,娘和妹妹的拉扯只能叫他身子轻晃,却挪动不了半分。

“娘”终于,秋山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带妹妹进屋”

一听这话,秋红哭的更大声,一下子扑上去,拿小身体护住秋山的手,哭喊道:“爹!!爹!那鸡是我砍的,是我砍的!!我去割草不小心砍了老葛叔家的鸡!!”

苗永年已经打红了眼,哪管得了秋红?扫帚头扬起,照着秋红的背就落下去。

“死鬼!!你还打!!”永年媳妇也红了眼,上前护住一双儿女,不管不顾伸手狠狠的推了苗永年一把。

苗永年被推的倒退了一步,晃了几晃一屁股坐倒在地。这时,倒像是有点酒醒了一般,眨着眼:“你这是干啥?”

“干啥?你该睡觉了,你想干啥?”永年媳妇和秋红上前,将苗永年扶起来,顺势朝屋里走:“你喝了点酒回来就想睡觉,走到院儿里拌了一跤摔倒了。你呀,赶紧睡吧,睡醒了就什么都好了。”永年媳妇哄着,将人扶进了屋。

秋树秋叶见爹娘进了屋,赶紧从屋里跑出来,向立在院子里的大哥跑过去。

苗秋山依然保持着板着手的动作,身体僵硬,唯一有脸上的表情放松下来。只是这一放松,手上的痛便一阵强似一阵的传来,他额上的汗流的更多了。

“大哥!”秋树秋叶两个受了惊吓似的,偎进他怀里,拿小手儿吹着他红肿的左手:“你看,都红了,我给你吹吹!”

“没事。”明明脸都白了,秋山硬是挤出个笑,故作轻松的揉乱了两个弟弟的发顶。

站在原在缓了一会儿,他额上的青筋才渐渐褪去,左手却肿的更高了。伸手往额上一抹,满手的汗,叫冷风一吹,冰凉的。

约摸小半柱香的时间过去,永年媳妇才从屋里出来,她眼角的泪早就干了,端着碗酱油出了屋,小心的将秋山肿的不像样子的手摊开:“快,娘给你抹点酱油。”一边抹着,一边心疼的道:“你这娃儿也真是,你爹喝醉了打人不知轻重,你咋就叫他打呢?我叫你跑,你咋不跑呢?你这娃儿……咋会误手砍了老葛头家的鸡呢?那人是个难缠的,刚才来家里,好闹了一通呢。”

“娘,那鸡是我砍的。”秋红小声的道。

永年媳妇抬头望向女儿,微怔,又转而望向秋山,叹道:“你这娃……”

“没事。”苗秋山向娘亲和妹妹扯出个笑来。

永年媳妇给苗秋山抹好酱油,将他的手放在嘴边轻轻的吹着:“饭我早已经做好了,这会子估计都凉了。叫我再热一热,你吃一点,晌午睡下歇一歇吧。你也别怨你爹,等他酒醒了,瞧见你的手,有他后悔的。”

“娘,我不在家吃饭了,樱桃家还给我留的灰豆呢!”秋山抽回手,走进院儿里跳了两下:“你看,我没事。我骨头硬的很呢,打不坏,以后我爹打我,你甭管。”又转向秋红:“妹妹,在家看好弟弟们,下午我带灰豆根来给你们吃!你们保准没吃过!”说着,长腿已经走出院子,朝东去了。

“哎~~秋山~!”永年媳妇见唤不回来,只好叹道:“这孩子!!”

**********

米桃刚把洗好的山药根在锅里摆好,樱桃伸手就掏了一根出来:“烤着也好吃!“

米桃瞪她一眼:“就你事多!”说着,脸色不善的瞟一眼她手里的山药根:“呆会儿煮熟了,这玩艺儿要是不好吃,白费了我的火,看我不把你烧烧吃了!”

樱桃笑嘻嘻的:“只怕呆会儿熟了,你抢都抢不到呢。到时,你可别追着我要进山去挖灰豆根去!”

“贫嘴”米桃嘴上这么说,手里却挑了几个个儿小的红薯扔进锅灶里,怕家里这两个小的呆会儿吃不上烤灰豆根再沮丧。

到饭蒸好,秋山也没来。

见还没有人影儿,杨桃只好叫几个妹妹先开了饭。

灶烧的山药根,看上去就是细细的黑漆漆一根软棍子,捏开了,登时喷香四溢,露出里面白嫩嫩,面沙沙的肉来,光看着就知道肯定好吃!再混上烤红薯的香味儿,小院儿里飘着一股浓浓的甜香。

这可是纯正的野生山药,没有任何化肥和催熟剂,没有农药,全是山泉水和雨水浇灌,自然生长的。前世吃的那些,肯定不如眼前的这些好吃。樱桃也食指大动,眼巴巴的看着杨桃,等着她分饭。

岳家吃饭要先把量少的食物分一分。这不是怕姐妹们抢,而是怕姐姐妹妹之间推来推去,推到最后热饭变成了凉饭,却谁也不肯吃。

灰豆煮了一大碗,不用分,桌上的菜和主食也足够。杨桃只把红薯和山药给秋山留了一些放在锅里,剩下的给几个妹妹和自己一人一块的分了。

“啊!真香啊!吃起来面面的,软软的,又香又糯!”核桃小心的咬了一口烤山药根,满足的叹一声:“四姐真真寻得些好东西,这灰豆根竟然这么好吃!”

“好吃就使劲儿吃。烤的和煮的是两种味道呢。”樱桃幽幽的叹息:“刚刚某人还说,这要是不好吃,就要把我吃了呢。这会子,还不是吃的又香又甜的?”

米桃一口吃掉手上的山药根,没好气的:“行行行,这回我服你了行不行?谁能想到这灰不溜秋细细长长的东西也能吃?还这么好吃?要我说啊,咱爹似乎还真偏心呢,有那些传家的本事怎么都教给了你?偏我们连知道都不知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樱桃笑道:“那回也是凑巧。”心道,看来下回不能再拿那个便宜老爹做幌子了。

“这东西,确实是好吃。听说,还可以做菜?”棉桃笑眯眯的问道。

“是的,说是可以炒,也可以炖,只是我也没尝过。”樱桃点头,还是三姐最能抓住关键啊。

“那里还有吗?有多少呢?”棉桃的神色认真起来

“挺大一丛,豆没有多少了,根倒是还有许多,只是难挖。要是再往山林深里走,或许还有更大丛的。”樱桃知道棉桃要说什么,却不说出来,等着棉桃自己开口。

“要是多的话,拿去卖也不是不行。”棉桃轻忖着道:“难挖倒不怕,咱们好歹人多。趁着冬前,也能挖下一些。我看这东西吃的是根,跟萝卜差不多,想来埋在土里应该好贮存。”

“这东西也能卖?”杨桃话一问出口,又接着像是回答自己的话似的:“是啊,这东西这么好吃,还能做菜能做粮,要是拿去卖的话,怎么会卖不出去?”

“就算卖不出去,咱们留着自己吃也是好的。”棉桃继续道:“这回咱们多挖些,挖好了,存起来。等山里的都挖完了,或是上了冻不能挖了,咱们再拿出来卖,也就不怕别人抢了。”

“三桃说的对!这回咱们可要走的稳一些!”米桃一激动,连棉桃的名子都改了。

棉桃浅笑着,故意扬着眉:“难得二桃也会说‘稳’这个字。”

“哎哟,你笑话我!”米桃怪叫一声,上前去呵棉桃的痒痒。

姐妹们正笑着吃着,秋山才从东面过来。

他一脸的若无其事,好像那顿打没挨过一般,脸上带着浅笑。左手很是自然的垂在身侧,微卷着,将那片红肿很是完美的藏起。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