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役精灵女皇小说 高h辣文小说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5日 来源:互联网 1031 次 收藏

顾墨析抬脚走到了神渊面前,弯下腰敲了敲神渊的双眸,嗯,的确是闭紧了。

虽然神渊已是闭上了眼,顾墨析也还是有些不放心,基于神渊大爷之前的种种做法来讲,顾墨析早已将神渊当成了一个长相禁欲实际色胆包天的无赖。

要不就是擅作主张地想扒她的外衣,要不就是半夜爬上她的床。

顾墨析又伸出手在神渊面前晃了晃,“睡着了?”

“嗯。”神渊道。

顾墨析一巴掌拍在了神渊的俊脸上,“睡着了还能说话?”

“我争取。”神渊并未睁开眼,翻了个身,背对着顾墨析小憩去了。这些天,他几乎是没睡过一个好觉,除了那晚与她共眠。

顾墨析见神渊似乎真的睡着了,起身向着温泉走了过去,脱下了衣物,仅留了一件内衣,便要下水。

“全部脱掉。”神渊似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

顾墨析脚步一顿,立马捡起地上的衣服挡在了身前,“你偷看?”

“听出来的。”神渊道。

“真的?”

“自然。”

顾墨析也是半信半疑,正好自己站着的位置有两颗低矮的树,顾墨析将手中的外衣搭在两树之间,挡住了神渊。确保外衣不会掉下,顾墨析还将衣带都绑在了树枝上,这才放心地脱下了全部衣物,快速地钻进了温泉之中。

温泉水底虽是铺满不知是何品种的彩色石头,看着有些扎人,可顾墨析刚进入温泉之中,洗髓灵碧便急急忙忙地在顾墨析的身下用自己的身子铺成了一个软垫。温泉的水温刚刚好,不烫也不冷,顾墨析泡的都有些困乏,差点要睡去,温泉之中的水色却是突然一变,洗髓灵碧也断了好些,直接碎成了渣,染绿了整个温泉。随着温泉的变色,水温也是上涨了好几个度,有些灼热,将顾墨析的皮肤都烫红了些许,顾墨析被烫的立马起身,刚想踏出温泉。

“坐下。”神渊清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顾墨析则是轻吐了一口气,一下子又坐了下去,这时的水温又是升高了,“怎么回事啊!”

“忍着。”神渊语气虽是平平,但心里也是有些不舍。直接用洗髓灵碧洗髓带来的痛苦会比洗髓丹高上好几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才是真正的洗髓,只要熬过去,对修炼大有好处。

顾墨析未在回答,她已经被烫的说不出话来了,虽然这水温是真真切切的难以忍受,可她的皮肤除了有些发红意外,根本没有任何被烫伤的迹象。顾墨析虽是难受的很,但再也没动半分,静静地坐在温泉的一角,默默忍受着。

过了一会儿,顾墨析本来泛红的皮肤又慢慢地变了回去,甚至比之前的皮肤更为白皙了。温泉中飘着的洗髓灵碧的碎屑突然顺着顾墨析的方向飞快飘去,一边飘着还一边凝聚成团,直接贴在了顾墨析的身上,遮挡住了顾墨析的每一寸皮肤。已经碎成渣的洗髓灵碧还是依然的活泼好动,水温又升高了一些,洗髓灵碧直接从渣变成了沫,依附在了顾墨析的身上。顾墨析只感觉有什么东西要被吸出来了一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发现本来碧绿的洗髓灵碧已经变成了青黑色,随着这些青黑色的污浊黑泥越来越多地被吸出,就连滚烫的水温顾墨析都有些适应了,逐渐放下了早已扣出血的手,闭着眼睛靠在了温泉的石壁上。

“很好。”神渊的声音突然在顾墨析的头顶响了起来。

顾墨析立马睁开了双眼,抬头对上了神渊的金眸,“你干什么!”

顾墨析一着急,伸手去摸自己刚刚脱下的衣物,不想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她早已将所有的衣服遮挡在了那两颗树上,而自己的身上则仅仅剩了一件肚兜,没办法,顾墨析只好钻入了水底,幸好温泉中的洗髓灵碧极多,顾墨析离开了角落,直接钻进了洗髓灵碧中。洗髓灵碧好像也懂了顾墨析为何如此,乖巧地替顾墨析挡住了裸露在外的皮肤,顾墨析这才伸出自己的脑袋,一瞬不瞬地盯着依然站在原地的神渊。

“你难道不知什么叫男女有别?”顾墨析有些生气,将温泉中的水拨弄到了神渊的衣服上,而神渊却是没有躲开,被水泼了个正着,湿了大半身。

“我看我未来的妻子何错之有?”神渊一脸的理所应当,眨眼间又换了一套衣服。

顾墨析白了神渊一眼,直接游向了离神渊最远的一个小角落里,“什么时候才算洗髓好?”

“等这一池子水变黑了。”神渊指了指已经黑了一半的温泉水。

顾墨析也随着神渊的手看了过去,她倒是忽略了这浮在水上的黑色东西,这些很像是锅底下沾着的黑色油泥。这些黑色油泥的旁边还泛着些白色泡沫,顾墨析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东西了,实在是太恶心了。简直难以想象,这些东西都是洗髓灵碧从她身体里吸出来的。

很快,顾墨析身上的洗髓灵碧的碎沫都掉了下来,温泉中的洗髓灵碧又断了大半,洗髓灵碧一消失,滚烫的温泉水又使顾墨析再一次咬紧了嘴唇,皮肤再次泛红,这次比上次更红了些,皮肤也起了些红色的疙瘩,像是水泡一样。这些水泡遇到温泉水更疼了,顾墨析脸色已是惨白,嘴也被咬的没了血色,刚想站起,水刚到肩膀处,顾墨析又瞄到了神渊的双眸,没办法,顾墨析又坐了回去。

似乎觉得这方法奏效,神渊干脆从自己的空间中拉出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温泉旁,紧盯着顾墨析。

那些断掉的洗髓灵碧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很快得变成碎屑,而是慢吞吞地飘向了顾墨析,当这些洗髓灵碧靠近顾墨析的时候,她身上的那些水泡变小了些,但疼痛却是一点都没减轻,反而更重了。不得已,顾墨析只好召出冰灵凝成冰墙想挡住这滚烫的水,不料冰墙刚被召出,就被温泉水给融化了。

顾墨析这回是彻底失去了希望,眸光转向了神渊,“疼!”

“忍。”

“好。”顾墨析深吸了一口气,蜷缩在了温泉中。

终于,在一旁看热闹的洗髓灵碧们又碎成了渣,包住了顾墨析的身体,将水泡又压了回去,这些洗髓灵碧们一个个伸出了绿色的小刺,扎进了顾墨析的皮肉之中,好像在找寻着什么。

顾墨析此时只觉得自己被扎了无数根针一样,又麻又疼,这些洗髓灵碧好像在将藏在身体里的什么东西吸了出来,同时又将她体内的灵力也吸了出来。

魔灵似乎不愿被吸走,一下子包裹住了灵脉,蛮横地将这些洗髓灵碧的刺又扔出来顾墨析的体内。

神渊皱了皱眉,径直走向了顾墨析的身旁,“如何?”

“好像不太好。”顾墨析此刻已是疼的发昏,魔灵虽是将洗髓灵碧都扔了出来,可现在她身上的这些小伤口是越来越疼了。

神渊将顾墨析挂在树上的衣服拿了过来,直接下水披在了顾墨析的身上,神渊这才将顾墨析抱在了怀中,冰凉的手直接抚上了顾墨析的后背,输送这灵力,“可有好些?”

神渊的灵力就像是夏天里的甘泉一般,将顾墨析身上的烧灼感与疼痛感都给驱散走了,就连洗髓灵碧扎出的小洞也都自动愈合了起来。

这时温泉的水温又恢复了正常,不似之前那般滚烫,顾墨析也终于缓了过来,“幸好我有灵泉,不然没有灵力的保护,更加受不了。”

顾墨析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她有灵泉之事,就算是自己的爹娘她都没有说过,此时确将此事告与神渊,顾墨析也不知为何她这么相信神渊。

“你体内的魔灵确实该好好教训一下。”神渊手掌一推,一道金色的光芒就进入了顾墨析的体内,成功找到了灵脉所在,将魔灵包裹在了其中,魔灵一遇到这金色光芒立马怂了,嚣张的气焰也压了下去,再也不敢讲魔气散出。

“我这算不算是洗髓失败了?”顾墨析有些泄气,她好不容易熬到现在,却因为魔灵功亏一篑。

神渊却是将顾墨析拥进了怀中,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早已成功,只不过这魔灵耐不住性子,这才让你受了苦。”

“你没骗我?”

“不信你可以试试。”神渊拉着顾墨析站了起来,用灵力将顾墨析身上的水都给烘干了,又拿出了一套衣裙放在了顾墨析身边,“穿上。”

顾墨析见神渊将衣裙放在她身边后就转了身去,也放心地拿起了草地上的衣裙穿在了身上。这套虽然不是她的衣服,尺码却是丝毫不差。

“这衣服你是何时买的?”顾墨析问道。

神渊转身看向了顾墨析,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件衣裙是他亲手做的。为了做出好看的衣裙,他还专门去夜城之中的衣店中学了学。

“可喜欢?”

“喜欢,这件衣服就连琳琅阁中的那些都是比不过。”顾墨析摸了摸身上衣裙,这料子可比琳琅阁的都好上了许多,一看就不是凡品。

“喜欢以后就再送你几件。”神渊从空间中掏出了一把木梳,替顾墨析简单梳了梳头发。

顾墨析耳根又有些微红,总觉得现在的气氛有些尴尬,看了看已经完全变黑的温泉,顾墨析终于是找到了话题。

“这么一池子的温泉就被我浪费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