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们班男生玩我下面 把女同学带到家里强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9日 来源:互联网 1372 次 收藏

近来又接连下了几天的绵绵细雨,逍遥涧笼罩在一片水雾之间,朦朦胧胧,隐隐间,似也给人增添了几分懒散。

少嬉身子不争气,竟在这个时候病了,连连咳嗽了两日。

半支的窗棂外小雨淅淅沥沥,打在屋檐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安宁中平添一味纯然的天籁。少嬉侧卧在榻上连声咳嗽不停,圆润的小脸已有几分清减,白皙的肌肤更现几丝苍白之色,倒是一时无了往日的活泼。

“药来了。”栖梧推开房门,端着碗热气腾腾的药进来。

和风送着药味拂过鼻尖,轻嗅之下皆是一片苦涩。少嬉蹙了蹙眉,捂着鼻子背过身去,拉过被子一下将脑袋蒙住。

“躺了很久了,赶紧起来把药喝了。”栖梧顺势坐在榻沿上,低头轻轻吹着手里的药汁。

离得近了,那股子难闻苦涩的药味更加明显。少嬉紧紧拽着被子将自己包住,被窝里动了动,似在发表着无言的拒绝。

栖梧又唤了两声也未闻一声回应,他回头去看,却见被窝里鼓鼓的。他无奈摇头,空出一只手去拽少嬉的被子:“赶紧起来把药喝了,不然你这病得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好。”

“我不要,难喝死了。”少嬉在被窝里动了动,又将被角拽得紧了些,还顺带着踢了一脚,“你离我远点,臭死了。”

栖梧堪堪避过那一脚袭击,起身动作太大,还差点儿将碗里的药汁洒了出来。他耐着性子,再次哄:“听话,快起来把药喝了,这次给你准备了蜜果,一定不会特别苦。”

被窝里的人儿摇了摇头,始终不肯露面。

栖梧无法,利诱不成只得威逼:“不喝药看来是身体已经大好了,既然好了,那就去把先前欠下的六千篇小字给补了吧。”

“你不是已经给我免了吗?”少嬉一听顿时急了,一把掀开被子坐起身来,气鼓鼓地瞪着栖梧。

后者掀唇一笑,狭长的丹凤眼亮出几许得意之色,少嬉后知后觉自己是上当了,不禁更是气得背过身去不去看他。

栖梧含笑走来,坐在榻沿上,就着手中药碗吹了吹,递了过去:“听话,把药喝了身体才能好,病怏怏的还怎么出去为非作歹?”

听着调侃的话语,少嬉扭头对上栖梧的关切的目光,心中的气立时消了不少。她无声叹气,凑过头,就着他的手小口啜饮着碗里的药汁。

汤药只余温热,但那难闻又苦涩的味道却着实是叫人难以下咽。少嬉才略略啜了一口已不想再喝,岂料栖梧一个带着威胁的眼风睇来,她无奈,只得勉强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完。

苦涩的味道充斥在喉间,少嬉连连咳嗽几声,险些没将喝下去的药汁给再次吐出来。

栖梧见状,放下药碗,从怀里一摸,竟掏出一包用油纸包好的蜜果来,捏了一个送入少嬉口中。蜜果甚甜,甜腻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立时便将那苦涩的味道减去不少。

少嬉紧蹙的秀眉微微舒展,又捏起一块蜜果放入口中,甜滋滋一笑,才问:“你什么时候变得喜欢吃蜜果了,转性了?”

栖梧忍着想敲她一记的冲动:“方才九重天来人了,说是奉天后的旨意,送来新熟的蟠桃。”说着随意一指,房中的桌面上果然放着四个又大又红的蟠桃,“另外,还有这包蜜果。我想着你喝药怕苦,正好可以给你解解苦涩,便留下了。”

听他解释间,少嬉又接连吃了好几个蜜果,果核无处可吐,便顺便拉过栖梧的手吐在他掌心。栖梧十分嫌恶地一瞥,终是忍了。

“是游奕灵官吧!”又吐了个果核,少嬉捏起一块咀嚼了两口,咂咂道,“九重天也就只有他会时常去凡间买些果子来解馋,也真是胆大!”

能借着公事的便利做自己的私事,除了游奕灵官,不作第二人选!

栖梧点点头,算是默认:“蟠桃给你留着,待身体好些了再吃。”

少嬉忙不迭点头,唇边沾了几粒糖渍也浑然不知,仍旧吃得津津有味。栖梧微微拧眉,抬手,借着袖子替她拭去。

自少嬉身体抱恙后,司命倒是日日都来,每次都会带着一盒子桃花酥,却是因着她身体的原因,特意将去南海的日子往后挪了一挪。起初少嬉还有些担心会因此与南海大殿下敖谦再次错过,但据说司命已提前书信一封去了南海,她方才安下心来静养。

这日午后,天气放晴。栖梧去了后山打坐,少嬉也刚刚送走了司命,眼下正抱着一盒子桃花酥坐在秋千架下安然品食,姿态何其悠闲。

一道绿光自天边垂直落下,光晕散去,化出一个妙龄少女来,正是茶茶。

茶茶环顾四周,一眼扫见梧桐树下,正荡着秋千的少嬉。她狡黠一笑,蹑手蹑脚走到秋千后,趁着少嬉不察,陡然拍在少嬉肩上,直吓得少嬉惊叫一声,手中一块桃花酥也掉在了地上。

茶茶捧腹大笑:“瞧你这胆子,这就吓着你了,哈哈哈!”

少嬉惊疑未定,回头瞥一眼笑得花枝乱颤的茶茶,嘴角一撇,顺手捡起地上掉落的桃花酥就势扔了过去。茶茶余光瞥见一物飞来,灵巧的身子一避便躲过袭击,她嫣然一笑,绕到秋千前与少嬉并排坐下。

陡然受到了惊吓,连手中最后一块桃花酥都掉了,少嬉郁郁不快,省得理她。

茶茶见她仿若是真生气了,倒也不恼,笑嘻嘻地做着鬼脸逗她。少嬉哑然失笑,又想着自己还在气头上,索性背过身去,嘟着唇不作理会。

见她笑了,便说明气是消了。茶茶一乐,一手勾过少嬉的脖子,大咧咧道:“嘿,怎么跟个娘们似的,这么胆小!”

这话一出口,茶茶似乎也觉察到什么地方不对劲,再对上少嬉诧异的目光,俏脸一红,摸摸鼻头讪讪道:“不对呀,我们本来就是个娘们,还是两个标致的小娘们。”说来已兀自捧腹笑了起来。

少嬉翻了个白眼,一把甩开茶茶的手,端正坐好:“你来做什么?”

“什么叫我来做什么?我可是听说你病了,特意瞒着母后下来看你的。”茶茶撇撇嘴,一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模样望着她。

“是游奕灵官告诉你的吧。”少嬉恍然想起昨日好像是挺栖梧提过,说游奕灵官曾奉了天后的旨意送蟠桃至逍遥涧。

茶茶不置可否:“你都不知道,最近母后管我管得可严了,不仅剥削了我玩的时间,还另外添了不少功课,可是愁死我了。”

复又哀怨的看向少嬉:“你说你,我好心下来看你,你都不给个好脸色,可叫我伤心了。”说罢,便是一副委屈的模样。

少嬉这才拿着眼风去觑茶茶,果见她沉着脸色,嘟囔着嘴一脸郁郁,突地便笑了。茶茶更是生气,佯装要打人:“你还笑!”

这下少嬉却是笑得更加大声,好半晌憋住了笑,已是满脸通红,这才似模似样的安抚:“好了好了,不生气了。不生气了。”说完瞥向身畔的盒子,又是一声叹息,“可惜最后一块也给掉地上了,不然就可以让你尝尝了。”

“尝什么?”一听食物茶茶顿时来了精神,一扫不快,两眼希冀道,“是什么好东西?”

“喏!”少嬉将已经空掉的盒子递到茶茶面前,“司命送的桃花酥,可好吃了。只可惜,你没这个口福啊!”

“桃花……酥?!”茶茶低头,愣愣看着怀中的盒子,半晌才喃喃出这三个字。

少嬉不察,仍在可惜那最后一块桃花酥。

茶茶微微垂头,脸上嬉笑之色已尽数褪去,一张俏脸顿失血色,目光定格在食盒上的花纹上,眸底光亮却一点点暗下,随即覆上一层失落、失望,以及哀伤。

“司命说是游奕灵官给的,也不晓得是凡间哪间铺子做的,改天一定得让他带我好好去吃个够。”少嬉正回味着桃花酥的味道,半晌未闻茶茶出声,回头见她失神,便以手戳了戳她手臂,“你在想什么呢?”

茶茶顿时回过神来,一张俏脸已顿失血色:“没、没事。”

少嬉并未放在心上,兴致勃勃的问:“你可知游奕灵官这是在哪儿买的?”

在哪儿买的?茶茶动了动唇,溢出一丝苦笑。

这份桃花酥是她亲手做的,从不假手于人。本想着一番心意能够得到回应,却不曾想,某人非但不珍惜,竟还随意赠给了旁人。难道这么久来,她的一番心意都被如此轻视?

满满的苦涩在心间溢开,茶茶再无玩耍的心思:“少嬉,这个食盒,可以让我带回去吗?”

“这……你拿去吧。”反正桃花酥已经没有了,少嬉自觉留着这个食盒也没有什么用处。

此番下逍遥涧本是想偷个闲,但陡然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将茶茶一颗火热的心登时冷却。失望、哀伤充斥着四肢百骸,似乎连同血液也一起冰冷,徒剩了个冰冷没有思想的躯壳。

茶茶谎称有事,未有寒暄,已径直抱着食盒起身,拖着万分疲惫地身体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进。双腿似灌了铅般行动困难,却不及心头沉闷,重得叫人喘不过气来。

少嬉望着她的背影莫名感到一丝异样,张了张口欲说什么,茶茶已消失在了眼前。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