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师傅每天都想要我 嗯啊再深点顶到花心了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536 次 收藏

吃完饭后流火跟着两个丫头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回去之后一脸闷闷不乐的坐到自己的床上回想娘亲说的话。

不得不承认,娘亲说的很对,她对这个社会对女子的苛责和对男子的放纵看的很清楚。她冷静的保留着自己内心的一片净土,没有吧自己所有的心神都投入到所谓的相夫教子中。所以她过的潇洒且从容。就像娘亲说的,这是这个时代赋予男人的天然优势,有什么能和这个时代大势去作斗争呢。

流火自己的内心又迷茫了,娘亲都是这么想的,那么内在拥有一个渴求自然灵魂的自己该怎么做呢,越想越低落啊。抬头看到小丫头们无忧无虑的在那里做女红,很想了解下她们是怎么想的

“络羽络雪,你们将来有什么打算啊,是一直跟着我么”

“小姐,我们的未来是要取决于你的手上的。如果你需要我们的话,我们可能就一直跟着你,跟着小姐你嫁去作陪嫁丫鬟。如果小姐你大发慈悲的话,就给我们介绍个好人家,然后我们就嫁出去了。”络羽随意的说到

流火继续追问道“如果我把你们嫁出去了,你们的丈夫还要娶别的女人和别的女人生孩子怎么办啊?”

“呵呵,看来小姐是被太太的那番话刺激到了。普通人家是没有什么姨娘的,娶一个女子都快没钱了哪还有多余的钱财啊。即使取了,那也没办法啊,这种事就像太太和小姐你说的,是拒绝不完的。你剩下的就是活好你自己,收回在他身上费的心神就可以了。”络雪说道

“可是付出的真心得不到回报,浪费的怎么收得回?”流火说道

“那就当喂狗了,总不能在狗身上继续浪费剩下的心神把”络羽开玩笑的说“小姐你现在还不懂感情就开始操心这么多了,我的小姐真可爱”

内心已经是老姑娘的流火害羞道“这不是现在想起来就问了么”(′▽`〃)

派遣了些内心的郁闷之后,流火无聊的躺在床上翻滚,翻过来翻过去,可是太无聊了,又爬起来找小丫头们撒娇“络雪络羽,好无聊啊,咱们玩点什么吧”

络羽放下手头的活“不如小姐我们出去荡秋千吧,要不然扑蝶吧”

想想自己拿着个网在那里捉蝴蝶,边跑边笑,满满的违和感啊。更何况还不知道能不能捉到蝴蝶呢,捉到了也没意思,还不如荡秋千呢。

“好吧,那我们去荡秋千吧”主仆三人收拾妥当之后去荡秋千去了。

在一假山上的凉亭里面,当朝首辅和皇上的唯一胞弟夜王正在对弈。穆山后面站着他的贴身小厮,夜王则是旁边坐着一个男子。

这男子身着一件深蓝长袍,衣袍上的金色丝线昭示了主人的身份必定是皇亲国戚。一头青丝虽说规矩的束在头顶,但那顶金冠真是骚包不已啊。往下看去,不得不说此人长着一副好相貌啊,剑眉桃花眼,薄唇挺鼻,一看就是多情的长相。

此时这男子满脸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懒懒的将手搭在桌子上,手指一下一下的扣着桌子,但是完全没有影响到那两个人。

“哈哈,我又赢了。穆山啊,你这水平不行了啊,以前都是我输给你,今天你这是怎么了,已经连输给我两局了”夜王嘲笑到

“没什么,这不是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么。最近这不是春闱要开始了么,选拔官员不得操心么。而且到了春耕时节,有的地方还干旱没水,这不是耽误耕种么。家里那不是也刚出完事么,这不都是事,想想都烦”穆山叹到

“你这也是,先吃萝卜淡操心。下面的事有下面的人在忙,你又不可能事事兼顾到,想也是白想,还徒增烦恼。要我说,你还不如多关心下你的小闺女呢,最近这火儿的情况怎么样了”夜王好奇问到

旁边的男子听到回想了下这个火儿是谁,后来想来好久才想起来,好像是个骄纵的小女孩,剩下的也没什么别的印象了,听说变傻了,呵呵,果然够骄纵,把自己都折进去了。

这是穆山说到“哎,火儿她醒了。可是,她,哎”

“她怎么了,你倒是说清楚啊,说话说半截,真让人心急”夜王急道

“她变傻了,哎”穆山说完以手掩面“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做了什么惹怒了老天爷了,让我火儿受这样的罪”

夜王在一旁安慰道“这事,哎,不过放心,傻了不也还有你这个爹能照顾他周全,不行这不还有我呢。如果担心将来你我百年之后没人照顾她,嗯,就让这臭小子照顾火儿,就当多养个妹妹。”

一旁的男子一听差点急了,还以为要让自己娶那个傻丫头,还好,只是说照顾妹妹。

穆山忙道“这那用的着你的儿子啊,说的我的儿子还不能照顾好他自己的亲生妹妹。这让别人听到还以为是我没有儿子呢。”

就在这时隐约传来女子的声音“络羽啊,为什么还没看到秋千啊,秋千不应该在个院子里搭着么,都走了好久”

络雪笑道“小姐,这才刚绕过一小段路而已怎么就好久了。咱们的秋千是直接架在一棵很高很高的树上的,这还是因为小姐你嫌秋千低,荡的不够高专门找了棵大树重新弄到。哎,到了到了,小姐你看,那不是么”

只间前面有棵极高的大树,本来周围的环境是曲径通幽的,生生被这个充满少女气息的秋千破坏了。

“走走走,小姐咱们去荡秋千,我们一定让你荡的高高的”

流火坐到秋千上,握紧两边的绳子。准备好了之后两个小丫鬟一起用力把流火送到了高空。

“啊,好玩好玩,太低了。再高点再高点”流火叫到

“好勒,小姐要坐稳啊,我们要出力了”两个丫头更加用力了,秋千也荡的更高了。

秋千荡到空中,风呼呼的吹过,从最高点落下,享受失重的快感,早上遗留的那点郁闷也在秋千的起伏间消散了。流火舒畅的叫到“啊,好玩好玩,哈哈哈哈”

在亭子里的几个人听到笑声,心情也莫名的愉快了。

“穆山啊,这就是你那二女儿把”夜王疑惑“不是说。。。”

“这丫头怎么出来了,还在荡秋千,也不怕再出事,真是的”穆山急道

那边的流火也在荡够了秋千之后听从两个小丫头的建议,回屋去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