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系列1全文阅读 学校游泳泳裤掉了被看到jb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1644 次 收藏

巨大的梧树一株株连在一处,遮住天中的封印,平兰月仰天叹了一气,这简直是……根本也指望不上中庭南天门那双眼睛与耳朵了……

虽说那两位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但其是在凡界,恐怕还听不到神兽的封印结界里。

离着凤宫愈来愈远,身后的林木窸窸窣窣了会,这会反是愈发安静,虫鸣鸟叫半分声响也无。

这两位外带只狐狸一路奔逃,这时候半分也不觉得对方放弃追杀了,只恐怕……

一直被折浚拉着跑的步子渐渐慢下来,平兰月心头转过万千念头,最终还是在层层林木之后停下来,悄声道,“我们分开走。”

白狐唰的立起毛来,“不行。”

折浚蹙眉,“什么?”

她看了看小狐狸,又看了看折浚,加重了语气,“分开走。”

他的手猛然扣紧,也说了句,“不行。”

“凤昭虞她们还在宫殿,你既是她表哥,总该知道一二密道,出结界后快去东庭。”

“那你……”

“若我们一起……”平兰月摇了摇头,将小狐狸塞到折浚怀中,否定了这可能,凝重道,“我去引开他们。”

白狐挣扎着跳到她身上,“心月要和主人在一起!”

“我绝对不会丢下个你独自逃走。”他说了一半,见平兰月惊奇地看他,脸色唰的红了,继而义正言辞,“本殿这么多年,还没干过让一个女子挡在身后这种窝囊事。”

白狐点了点头。

平兰月啪的拍他一脑袋,顺手纠下一条发丝,“别叽叽歪歪了,若我知道什么密道能出去,先走这件事还能落到你头上。”她扣下发珠一手将匿息珠塞到他手中,一手幻化出人偶娃娃,将发丝缠上,一阵薄雾升腾间凝聚出个人影,细看正是折浚模样,“凤族若出事,五方天界也不安宁。”

她低头看了看怀中的狐狸,没等它防备施了道昏睡咒,继而塞到折浚怀中,“替我照顾好它。”又想了一想,突然豪情壮志的道,“英雄,拯救六界这伟大的任务就落在你身上了!”

语毕,径自冲出林叶,徒留折浚听闻此言一时还风中凌乱。

但这确是唯一的办法了。

折浚捏着匿息珠,看她的身影渐渐远去,不多时果然出现几道影子掠过,果然是饕餮一族。

她说的不错,这密道,他是知道一条。只是如今也没时间多想了,只得沿记忆的路线与她背道而驰。

作为一个常年在宫殿里养尊处优走过最特别最长的路就是南庭到太清境的神女,在深深林木中,平兰月显然跑不过生于野长于野的饕餮一族。

若非之前两人拿着匿息珠,恐怕都不能跑出凤宫。

面前突然缭过一阵阴风,平兰月的脚步唰的停了,周围林木间众多影子出现。

平兰月将假折浚挡住,心里一阵犯虚,面上还算镇定……这跟谁学的来着?平兰月表示她目前真是太紧张了,脑海里真的一片空白……

周围林木间齐刷刷步出几个高大的身影,平兰月缩了缩步子,来人生的高大,浑身虬肉扎结,穿着堪堪盖住身体的白毛短衫,头发短短一簇遮住头顶。

她脚步不由退了退。

领头的拿出一张影画,点了点头,“就是他们。”

未等她开口,对面那人狞笑一下,“小娘皮……怎么不跑了?你跑啊……”

平兰月眉头一蹙。

只见他的面容一阵扭曲,身形不断抽长,化成副人面羊身的怪物模样,鼻子喷出热气,“害爷爷们平白追了这么久……”

“饕餮一族?”

“哟呵,还有点眼力劲儿……”

今次之事也太过蹊跷,凤族向来与神族交好,四大凶兽却是势单力薄。虽久来积怨已深,也不可能轻易就袭击凤族。

平兰月想不出什么头绪,只得不动声色试探道,“尔等竟如此妄为!莫非是要挑起与天界战事!”

饕餮兽脸露出一个冷笑,狰狞的獠牙露出来,“天庭吗?那是个什么玩意?”

它身后还未变化的众饕餮族人顿时一阵狂笑。

平兰月心里一紧,这些家伙,是找到了何等的依仗才如此肆无忌惮……

思及不知在哪儿的折浚,顿是一个叹息,只盼他腿脚利索些,至少比当年被她揍时更利索一些,好歹让她不要折损在这里……

那化出原形的饕餮将将冲过来,不过数步带倒一片梧树,血盆大口中喷出许多冰棱,齐刷刷刺过来。

平兰月飞身掠起,站在最近的梧树枝上,低头一望,一片烟尘间树木顷塌,原本还茂密的林子已经被清出大片,木屑飞扬。

四周却围了数十个饕餮族人,她也不敢妄自盲目去冲开包围。

兽族向来以力见长,平兰月半分也不认为被那一根指头都比她腰粗的爪子拍上一下她还能安然无恙……

她又不是皮糙肉厚的从小都被打打到对疼痛免疫的东皇折浚!

她念着真言咒,手中的法诀也是一片片下去,地上倒着的林木再次被摧成粉末。

饕餮族体质强横,寻常术法留个印竟就没了效果。

一片烟尘中对面厚重的声音嘲笑,“怎么?就这点本事?给爷爷挠痒痒的吗!”

平兰月蹙眉,对方自恃体质强横,连守护法术都不放一个,偏偏她平日常练诸般法术却不常用什么神兵利器……此刻根本无法破开兽族肉身防御……

对面还在说些无关痛痒地废话,平兰月火气也上来了,喝道,“要打便打,唧唧歪歪真不像个男的!”

对面洪亮的声音一滞,继而声上长空怒道,“……小娘们,找死!”

平兰月交叠双手合于胸前,手诀变换,带出一道道虚影,无尽的绿叶一片片凝聚而起,汇成利刃,冷风刮得更厉害了些,无形的风流同叶刃相汇时,齐齐凝聚,绿叶破碎成一片片,汇成碧色的长河在她身周盘旋,她却穿了红衣,一番血色,见着那巨大的身影从烟尘中冲出,平兰月手腕微翻,法诀又是一变,已成利刃的风叶一冲而出,齐刷刷包围住巨大的饕餮,原本对方还算轻松,后来就传出惨叫,血色一出,众饕餮都急了,齐齐伸出爪子对准平兰月,她一心在风叶的控制上,冷不丁被人打来,却不能防备,硬生生受了一下,哇吐出一口血,猩红的,同红衣一起,此刻却分的不大清楚,看着只不过是沾了片水渍。

她从空中一跌而下,血雾同来,锋利的风叶刃流哗的消散,带着微微的流光,缓缓的从空中一点点飘下。

平兰月这个时候倒想起来自家父王兄长,想了一会又诧异于她没想起来帝尊……

真是失职,这样危险的时刻她怎能不想想帝尊……

不过若是此番还能回去,恐怕……

她也可能会更多想想父王他们……

她受着伤,思绪一下发散开来,一会想着神霄,一会儿想到凤族,一会想到亲人,一会儿想到还下凡着的离泱……

面前的兽影同数个人渐渐接近,平兰月涣散的目光唰的聚焦了起来,脸色苍白地挣扎着起身退了几步。

饕餮身上挂了许多血口,不断的滴落着血迹,它的面容这会才是真正狰狞了,“很好……”

她站定了脚,看起来分外狼狈,对他们冷笑道,“……身为南庭公主,自然很好。”

无论什么,都很好!

它面色扭曲了一瞬,这会也不傻愣愣一马当先冲上来了,喝道,“上!”

那些个人影一拥而上,眼前的一切仿佛就此静止了一般。平兰月擦了擦嘴角的血,红袖下指尖勾出的流光,仿佛都带着血色。

她怕什么,就不怕什么。

只是这么折在这里,觉着分外对不起父王他们……

平兰月一阵胡思乱想,却见阴沉沉的天际突然划出一道血色,将那凤族封印锪出巨大的裂缝,一冲而下,飞至平兰月身前,唰的落下,插在地面。带起的剑气沿地面飞散,将那些个人全都击飞。

烟尘四起。

它这番出现,仿佛有了些不一样。平兰月受到蛊惑一般,伸手去握住它。

细长的剑身上血色兰花盛放,隐隐血光在周围激荡。

平兰月认识这把剑。

关于帝尊的,没有她不认识的。

他手中新兰盛放的神剑永岚,他殿中月华练萦的灵琴平弦。

她拔出剑,血光映在她眼中,猛然间带出许多不同往常的她的嗜血之色。她面色惨白,剑气染血,红衣却如火。

饕餮有几分惊疑不定。有人道,“怎……怎么……”这番气势……好似变了个人似的……

她握紧了剑,漆黑的眸子看着他们,却好似什么都没有看到。身影若疾风莫测,转瞬间掠过方才出手之人,待她离开,那称为强横的饕餮族身躯发出细微的声响,鲜血喷涌而出。

她提着剑,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剑尖一滴血珠落下,滴在地上一片碎叶,众人仿佛能听到那声“滴答”轻响。

心头都是悚然一惊。

待她抬剑指着他们,那些饕餮妖人看见那双莫测的眼睛,不自觉会陷进去一般。

她红衣染血,提剑而立,单薄一身,可这次,他们却都不由退了一步。

平兰月眼前是鲜红一片,她抬手擦去擦额角流下的血,那些饕餮却以为抓住了空子,叫嚷着什么为弟兄报仇,纷纷也化出大刀石锤冲过来。

平兰月红唇染血,见此反而微微挑起,邪肆异常,提剑不退反进,冲进圈中。

那些个见拦她不住,个个都化成了原形,将平兰月团团围住。

她横剑于身前,孑然而立,却让人无法忽视。

四周冰棱唰唰刺向她,还没等那些饕餮有所反应,她的身影一飘忽,再次出现时已在那为首的身上又划了十几剑,每一剑深可见骨,致命的一剑刺穿了喉咙。

巨大的兽影在她身后倒下,咚地一声巨响。

木屑飞扬,她的红裙长袖扬起,露出纤细的皓腕,握的却是细长的剑。

连着两个族人死在面前,余下的饕餮即使心有惧意,此刻都被激起了凶性,纷纷提着爪子冲来。

平兰月恍了一会,一时没了反应。

迷糊之间,却见气势汹汹冲来的饕餮身影又气势汹汹地回了去。

是被打飞的。

见那些个又被带倒折了的好树平兰月一片混沌的脑海中也飘出两个字,心疼……真是心疼……

还没等她心疼完,从天而降的身影让她的脑袋更浆糊了些,“帝……帝尊?”

他转过身来,面容在微光下有些模糊。

平兰月心下一安,手中长剑就哐啷掉了地,“凤……族有变……”

只这么一句,就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她的眼皮似乎都在上下打架,身子一软就要倒下。

神霄微微蹙眉,心头念头转了又转,终于伸手接过她。

头一次认真的打量她的脸,脸上血迹太多了,依稀能看出眉眼,同涵虚不太像……

是巧合?他唇角微挑,露出些许讽刺,世间,那有那么多巧合……

不是她,也是同她有关……

他终于舍得伸手抱起她,眼角都不分那些已成的尸体一个,径自往凤宫而去。

永岚从地面飘起,跟在他身边。

凤昭虞如今的身体对她限制颇多,临着这巨变,有心而无力。神霄到时,门口两个凶兽巴巴的守着,恐怕是等那些不能回来的兽回来。

他视而不见,径自走近,两头凶兽一个跳跃堵在门口,出口一声,“哪里来的,滚开!”若是有个曾经见过神魔战中神霄模样的老古董在此,恐怕会为两凶兽赞叹一声勇气可嘉。

神霄微微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指尖微点,永岚剑电光一般穿过两头凶兽,他信步走进,门口传来咚咚两声响。

座上被困的凤昭虞见他微愣,身旁的则惑手中拿着一枚金色凤珠。

底下众仙正斥责则惑叛亲无耻罪孽深重。

神霄毫无讶色,就那么淡然。

则惑面色不动,仿若地看不到这个淡淡然踏进来的威胁一般,自顾自道,“从前她也是这般模样……”

神霄看了看怀中红衣,方才她说凤族有变?

原是如此之变……

神霄亦不需多说,待他走至殿阶,则惑这才抬头,“帝尊莫要过来了……”见他不停,“我这一动手,凤族现今唯一正统王室血脉可就没了……”

此话一出,群鸟激愤。

青鸾玄鸟众族长老齐齐喝道,“无耻小人!”

神霄停了脚,好似还真在犹豫一般,但他一笑,什么预兆也无,永岚剑唰的刺向凤昭虞眉心,才淡淡道,“哦……一只凤凰罢了……”

众宾客顿时凝滞。

则惑面色大变,方才拿性命威胁的此刻倒毫无犹豫挡在凤昭虞面前……

鲜血四溢。

凤昭虞平静的脸色顿时被打破,惶然道,“爷爷……”

永岚剑又抽了出来,带出一道血色,则惑将凤珠塞给了凤昭虞,扶着凤座站起来,不知是赞美还是讽刺,“帝尊还如已往杀伐果决。”

神霄点了点头,“本尊也这样觉得。”

则惑顿时气笑了,蹭蹭蹭到他面前,不看他胸口的血,矫健地都全然不似个伤患,“厚颜无耻。”

众宾:???

“多谢赞美,受之无愧。”

“……”则惑也不说了,瘫坐在地上。半晌,叹道,“结束了。”

“你该感谢本尊。”

“……”

“本尊亲手送你去死。”

“……”他闭上了眼睛,“可他们,恐怕都不大想见我……”

“你想见她就是。”

他挑起眼帘白了他一眼,“……还这么□□。”

“哦。”

则惑伸手摸了摸花白的胡子,“你能说点正常的人话么?”

神霄怀里抱了个人,退了几步,看了他一眼,“不能。”他又几步移走到殿门,终于没有回头,“这些年你竟就做这个注定失败的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