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好涨停下 孕妇情乱小说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10日 来源:互联网 712 次 收藏

还有那个杜若兰,也是十分关键的人物。

他笑了笑。

很好,以后的路子应该是会走的愈发顺畅了。

他开怀的很,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趁着容誉泽没有起床,席沫心就准备去医院了。

小玲看着席沫心那么一脸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走上前,轻声问道:“沫沫,你这是干嘛?”

席沫心嘿嘿一笑,“我准备去上班了!”

“可是,可是少爷说要送你去医院啊!”小玲努了努嘴,当席沫心回过头去的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都开始变得十分晦暗!

又是那个男人!

容誉泽站在门口,一脸狡黠地看着席沫心,笑意渐浓,“怎么?看到我这么高兴么?”

“呵!”席沫心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大个,难道说,这个男人都不需要休息的吗?难道说,容氏集团那么一个大公司,都不够他忙的吗?为什,一定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变态,死变态!

“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席沫心愈发觉得尴尬,讪讪一笑,“真是不敢相信,你每天处理那么多事情,竟然还这么有精神啊!”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这个道理!

容誉泽挑了挑眉,对付这么一个小妮子,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

“没什么,不过就是一些很平常的工作而已,而且我也已经习惯了,怎么了?看你这么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是觉得我的能力强?还是因为一些其他的什么?”

简直就要气死人了!

席沫心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到家了,“没有没有,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我没有什么多余的意思的,只是因为想着你很忙,但是还要来照顾我,很累了,我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不需要别人照顾的,你要是有事的话就直接去忙好了,不需要管我的,真的!”席沫心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只觉得十分尴尬,鼻尖上头已经起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小玲在一边看着,嘿嘿直笑。

这么两个人,真的是怎么看怎么般配啊,要是自家少爷可以再随和一点的话,就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席沫心摇了摇头,面对这个突然之间就阴魂不散的男人,当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用了,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你还是自己去上班吧,不用管我了!”

“我说我送你!”容誉泽不置可否,紧紧地攥住了席沫心的小手,“别想着挣扎,因为没有用,还有就是,不要以为我会对你心慈手软,你要是继续这么反抗我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点什么来,你长得这么白白净净,说不定我就忍不住了!”

“你!”席沫心简直就是快要被气死了,看着那人那么洋洋得意的样子,更是恨得牙痒痒,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讨厌的男人,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儿都让人觉得十分厌烦,“我自己可以去,不需要你送我,况且,爷爷又不在当面,我们也用不着演戏,你这样做不累吗?”

“我不累啊!”容誉泽眸光暗闪。

是啊,容老爷子不在,他本可以不这么做的,但还是选择了这样的做法,他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呆呆地看着那人的小脸,“怎么了?你有意见?”

“没有!”席沫心摇了摇头,冷哼一声,“我只是不想让你送我而已,我们之间的契约,也说好了,对于各自的私生活,不能侵犯,但是现在,你已经开始在侵犯我的私生活了,我要怎么去医院,这原本就是我的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为什么要干涉我自己的行动?”

原本席沫心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但是此时此刻,真的是快要郁闷死了。容誉泽到底是想要干嘛?她现在是愈发看不懂了,以前只以为他就算是再怎么霸道,好歹也是一个正常男人,但是现在看来貌似也不是这么一回事,他所做的一切都充斥着古怪。

她总觉得自己被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看不分明。

还是说这又是什么诡计么?容誉泽这样的人要是对一个人好的话,未免太奇怪了一点,所以她能想到的也就只是他这是在计划着什么了,心口发闷。

这怎么可以?

她是害怕的,害怕这个男人会对自己做出点什么来,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难受的很。

“这不叫干涉你的行动!”容誉泽十分坦然地笑了笑,“你也知道爷爷的脾气,如果被他知道我们之间的恩爱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只怕以后会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也不知道爷爷有没有安排什么眼线,要是知道你一个人去公司的话,肯定还是会怀疑的,就算是为了这样的考虑,你还是让我送你好了,我也可以顺道去公司!”

席沫心无话可说。

特别是在面对容誉泽的事情,更是觉得十分无奈,这是一个十分霸道的男人,什么都说不通,什么都没有办法。

看着那人笑脸盈盈的模样,愈发觉得难受。

真是可恶。

等到坐上了车,小玲跟阳庆对视一笑。

原本还十分担心,这一次一定是会很不太平的,可是谁知道这完全是他们多想了,他们之间不仅仅是一切都好,反倒愈发恩爱,竟然一起出门了。

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毕竟容誉泽那个,一直都觉得女人十分麻烦,是不大愿意跟女人接触的,但是这一次果然是大不相同了,叫人高兴的很。

“真好啊!”小玲朝着阳庆嘿嘿一笑,“看这样的局势,再过不久,应该就有宝宝了!”

“你想多了!”阳庆递给了小玲一个大白眼,“哪里来的宝宝?看现在的局势,根本就是很不乐观好不好?”

“哪里不乐观,难道你没看到吗?先生带着夫人一起出去了!”

“可是夫人那么不情不愿的,一看就知道这两个人并不相爱啊!”

“你别乌鸦嘴了!”小玲瘪了瘪嘴,虽然说,这确实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但是她总是想着,依着容誉泽的魅力是绝对不会有女人会抗拒的了的,这么一想,脸上的笑容也就愈发灿烂了,朝着阳庆笑了笑,“你啊,要是不懂的话,可千万不要乱说话,要是被先生听到了,仔细你的皮!”

真是凶巴巴!

席沫心一坐上车,就看到那个男人探过身子,脸上虽然没有多少表情,但是依旧叫人担心的很。她瑟缩着脖子,看着容誉泽的眼神满是防备。

“你干嘛?”

“帮你系安全带!”容誉泽笑意渐浓,看着席沫心这样不自在的羞涩模样,仿佛可以看到这个丫头娇俏少女的一面了,平常时候总是那么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烟火气,那个时候他还是十分担心的呢,怕的是这个丫头没有心,但是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想多了,不仅仅是有心,还会害羞呢!

这也算是一个重大发现了。

他笑意渐浓,伸出手捏了捏席沫心的脸,“要是多有些表情多好,总是冷冷淡淡的,难道我欺负你了?

这人一定是疯了!

席沫心紧紧地皱了皱眉,看着那人的眼神满是阴冷。

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说出来的话,也叫人难以忍受。

席沫心从来都不会否认自己是一个十分挑剔的女人,就好像是此时此刻看着那人的眼神也带着一丝丝的探究,作为一个医生她有些轻微洁癖,这并不稀奇,看着那人的眼神也满是考量。

“你这么看着我?”容誉泽被看得浑身发麻,她有一双很美丽的眼睛,就好像是天上的月牙一样,带着清幽的冷光,跟她的自身气质倒是十分相配,他是欢喜的。笑意渐浓,“喜欢我?”

“做梦!”席沫心冷哼一声,这个男人以前还不至于这个样子,可是现如今是愈发不着调了,她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招惹到了这么一个人,只觉得头脑发昏,难受的很,“容先生,请你自重!”

“看外面!”容誉泽面色突然变得凝重,当席沫心怔怔地朝着车窗外看去的时候,正有几个带着相机的男人,匆匆忙忙的遮掩着自己的身子。

“是爷爷的人!”容誉泽好心解释,虽然刚才那种样子一半是他自己的真心一半是因为外面有人拍照的缘故,毕竟要是被容老爷子发现了,他可就真的一命呜呼了,依着容老爷子的脾性,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好吧!”席沫心满是无奈,为自己刚才的惶惶不安感觉到十足的羞耻,这个男人对她根本就没有半点真心的,可是她竟然会误会……真是发了疯了。

她有些尴尬,讪讪一笑。

“爷爷总是这样?”席沫心有些无奈,如果总是这么来她只怕自己支持不住了,这未免有些荒唐。

“嗯!”容誉泽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是的,爷爷的性子就是这样,老人家!”

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中都透着柔和,席沫心知道,这个男人对那个老人也是十分上心的,不禁有些好笑。

原来,这样一个冷酷男人的心也会因为某一个人而变得如此柔软,想来也着实奇怪,或者说,叫人错愕。

她从未想过,容誉泽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真是长见识了。

“我以前没有想过,你会有这样一颗心!”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