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添我那里 找男人过夜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1519 次 收藏

『禁林深处水晶林』

东方楝与祭蓝通过空间阵来到此处,毫无疑问这里是禁林更深处,景致与交汇点完全不同。就在他们四周,金色的枯木林立环绕,身边则是星落分布的明黄色矿石。

东方楝向少年瞥了一眼,说不出是厌恶还是赞赏。

“你够狠。”

祭蓝默不作声,五指施力暗中握住了那把十字剑,硌得指腹流血也不自知。

风莲那种绝望的神情,反反复复地浮现在祭蓝的脑海里,让他如遇凌迟。不闻祭蓝答话,东方楝不耐烦转过身去,少年的神情猝不及防落入楝的眼中。

楝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

他从没想过,这个像是冰雪般冷酷的少年,眸中竟写满了惊惶。一种极深的不安旋转在那双海蓝的眼眸深处,仿佛要将他碾碎了。

祭蓝推开东方楝、立刻恢复平日的神情。

“楝先生。不必那样看我。”

他轻声开口,眸子微转了下。

那声音低沉而温柔,安静地容纳了万般痛苦,却只像拂雪般轻轻掩去。

“请放心。在找到老师之前,我不会出任何差错。”

东方楝沉默。良久他突然好整以暇地望向祭蓝,唇边溢出一串不加掩饰的讽笑:“太傻了。”

“你跟雪尘也太不像了,雪尘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教出你这种傻徒弟。”

祭蓝有一丝错愕:“你在说什么?”

“你来到宗室战,又不和夜域十维或神月风莲一起,”楝望向祭蓝,“是为什么?”

“你对他二人如此冷酷,刚刚眼中却充满了歉疚之色,是为什么?”

“与你无关!”

“我猜,某个跟雪尘失踪有着致命关系的人,就在参赛者之中。你大肆抢夺卡牌,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上,这个人就不得不来找你。”

楝直勾勾望向祭蓝:“而夜域十维和神月风莲,你是在保他们,你害怕他们跟着你碰上这个人!”

“对吧。”

这话说得祭蓝一身冷汗,不禁侧眸与东方楝相视。黑发黑眸的青年人又露出了他所熟悉的那种气质,就像是蛰伏在黑暗里的野兽,有着最敏锐的洞察和感官。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逼着他离开,万一,命运偏要把他送到其他的险境呢?你知道红茶和艾莉洛斯那两个人,又会带着他做什么吗?”

“我相信风莲。”

“你只是懦弱,你宁愿神月风莲跟着别人冒生命危险,不愿意让他跟着你去冒险!你害怕自己是害死他的那个人——

可是祭蓝啊,命运是逃避不掉的,它总会向你而来。真正打破命运唯一的方法就是,堂堂正正地让它来,然后站在它面前打败他!”

祭蓝望向东方楝,眸中闪烁过复杂的意味。

他突然知道为什么老师和这个男人能成为至交了。能够拥有这样光明的、果断的、光芒四射的模样、真令人羡慕啊。他沉默了一会儿,唇角透出一丝清冷至极的笑。就像黑夜里的雪光。

“楝先生。”

“你和我一样调查过千羽雪尘,并最终来到夜域家。你应该知道,这个曙光塔楼就是老师最后出现的地点。”

“我在三天前潜入塔楼调查,发现了雪尘老师的一丝灵力痕迹。如果有人在曙光塔楼和老师战斗,以老师的灵力级别,应该留下惊人的灵力破坏痕迹——但是事实上没有,他只来得及留下一个幻之七境的标记,就失踪了。”

“因此我推测在这个曙光塔楼,千羽雪尘根本没有来得及战斗。”

楝满是愕然,“你的意思是,雪尘被瞬杀了?”

祭蓝一动不动地望着楝,认真点了点头。

“以雪尘的实力,谁做得到这种事?”

“半年前我在搭档木琴的帮助之下,取得了夜域的情报密宗《焚夜秘卷》。世上有一个人,真的做的到这种事。”祭蓝说,“他叫做X,是一名猎师。”

“你说什么?”楝刚刚那一瞬的惊讶再也藏不住、惊讶之外,变成迸发的猎意,这让他呼吸一瞬加快、语调也急促起来。

他知道祭蓝这句话的含义。

已经一千年了,神梦大陆有整整一千年没有出现过猎师了。这个天职的能力是使其他一切天职无效化。简直就是专为猎杀而生,故名猎师。

“你说猎师?”

“是,猎师。”祭蓝说,“按照《焚夜密卷》记载,向夜王支付自己的灵魂,就能够成为猎师。”

“这,最纯正的鬼血才能够成为夜王吧!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夜域家,什么时候竟然有了高纯度的鬼血,同时还有了猎师?”

祭蓝的目光轻轻落在楝的身上,剔透的双眸中焕发着异样的神采。

“这个夜王是夜域风音亲手制造出来的,通过献祭仪式。他不仅是夜域历代子弟中鬼血纯度最高的人,甚而他的鬼血已经将其他杂质转化。换言之,他已经不是人了,而是真正的鬼。猎师称他为,King。”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猎师X出现的时间,就在七年前。那正是雪尘失踪的时间。”

“楝先生,我说的你都明白了吗?”

“一个能够瞬杀千羽雪尘的猎师,或许还有一个纯血的鬼!这样的命运,换了你,你会让你最重要的朋友去面对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