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ⅴ影后成名史H全文阅读 将军不可以1v1h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5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430 次 收藏

每个少女都有怀春的年纪,凰羽也不例外。没有嫁人的时候,凰羽常常幻想自己未来的夫君是如何的翩翩公子,他有星辰大海般温柔的眸子,包容她所以的小脾气,他有温暖宽大的手掌,可以为她遮风挡雨。她期待着有一天,心中的白衣少年骑着雪白的大马走到她的面前,眼中心中唯有她一人。她在他心中是独一无二特别的存在,最好是只对她一个人好,只对她一个人温柔,像哥哥一样宠着她护着她。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必须要比她强大,这样才有资格做她的夫君。

直到她遇到了封淇奥,他从天而降的那一刻,打开了凰羽尘封多年的感情。就好像是命中注定,他成为她心底最柔软畏惧的地方。她会因为他的微微一笑而整天都十分开心,她会因为他眉头一皱而变得小心翼翼,少女对心上人的娇羞胆怯,是青春里最美好的风景。人生若只如初见,只如初见该有多好。

现在的凰羽时常在想,若是她没有跟着毛球走,没有遇到封淇奥,是不是就没有后面这些事了。若是时光可以重来,那么,她不想再遇到封淇奥,是真的不想,吗?凰羽有些犹豫,万一错过了封淇奥,此生再遇不到能让自己心动的人该怎么办?

她想象当时的场景,当她看到毛球的那一刻,她忍住了不追上去,就不会见到那个如谪仙般的男子,他和她将不会有交集。但是,一想到他会娶别的女子为妻,与别的女子说说笑笑,她的心就像针扎一般疼。她还是心太软,放不下。

秦瑶和凰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凰羽对她一见如故,就算秦瑶不会嫁给哥哥,凰羽也想去认识她一下,凰羽真心希望秦瑶不要走她的老路,这是个如黑鹰般锐利的女子,不适合在深闺大院里做一个锦衣玉食的金丝雀。

“羽儿?羽儿?你在想什么呢?这么聚精会神”叶夫人换好衣服走回来,看着低头静思的凰羽忍不住问道。

“母亲,您看看这个女子如何?”凰羽指着画像上的秦瑶,抬头询问母亲。

叶夫人的目光移向画像上的女子,上前几步认真看了看,摇摇头,又点点头,沉思道:“秦瑶啊,自从她跟随秦尘去边疆,我就没再见过她。我最后一次见她还是十五年前,皇后宣诰命夫人进宫,她母亲带着她一同前去,那时候还是个漂亮的似玉般白净的小姑娘,如今怎么……唉,也难怪,在那种偏远地方”

“是个女中豪杰,有机会,我倒想见见她”凰羽眸中含着钦佩的目光,注视着画像上的秦瑶。

“哦?见见谁?能让娘子如此赞叹的,想来肯定不是平常女子”封淇奥摇着凋雪折扇走进来。微微一鞠躬,“岳母大人好”

“嗯”叶夫人轻轻点头,眼神里闪过一丝戒备。夺嫡之争的风口浪尖上,相府还是和九王保持些距离才好。

“咔哒”封淇奥一甩手,折扇整整齐齐的合在手心,一撩衣摆坐在凰羽身旁,把凰羽身后的枕头掖了掖,让她倚靠的更舒服些。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叶夫人掺着婢女的手起身。

天色渐晚,五月天气还是有些微凉,婢女给叶夫人披上薄薄的雪狐袍子,将暖炉放在叶夫人手中。

“岳母大人何不用过晚饭再走”封淇奥扶着凰羽起身问道。

“不用了,我还得回去和泠儿讨论讨论成亲的事,就不留了。你们坐,不用送我”

“母亲路上慢些”

叶夫人点点头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她顿了一下,复转头对着封淇奥说道:“淇奥,好好照顾羽儿”

“女婿会的,岳母大人请放心”

叶夫人远远的看了女儿一眼,没有再回头。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好像有什么即将逝去她却又无能为力。回头看着凰羽好好的坐在榻上朝她笑,叶夫人胸腔中的苦涩感越来越明显,可能是有些贫血吧,她心中暗暗安慰自己,后用手捂住慌乱不止的心脏,转头离去。

一路上,叶夫人脸色煞白,似在想着什么,又什么都没想,脑子里乱成一团。

叶夫人走的太匆忙,把贵女册忘在了梧桐居,封淇奥一页页翻着,看的认真,时不时摇摇头又点点头,碰到美人的时候,再抬头瞅上凰羽两眼,微微叹一口气再低头继续看。

在一旁看书的凰羽实在忍不住,啪!的一声把书砸到封淇奥面前,插着腰气喘吁吁道:“封淇奥!你在对比什么?!”

封淇奥被凰羽突如其来的怒气惊到,连忙一躲,好险好险,差点砸到脸。封淇奥陪笑,道,“娘子之美,美若天仙,幸亏我下手早,不然还不得后悔死”

“花言巧语”凰羽转过头去不看他,嘴角微微上扬。

封淇奥拿起桌子上的书老老实实的递到凰羽手中,“小凰凰何必动这么大的气,我这么老实,你就知道冲我发脾气”封淇奥靠近,细嗅着凰羽身上的奶香味,“好久没看到小凰凰笑了,来,给夫君笑一个”

凰羽转过头,躲着他的目光。“你滚开”

“偏不”手悄悄伸向凰羽的痒痒肉。

“哈哈哈哈哈哈,封淇奥你混蛋,哈哈哈,住手啊”她从小就怕痒,实在忍不住笑。

“好了,小凰凰笑了”封淇奥心满意足的收回手,不敢有更多的动作,老老实实坐在一边平息自己。长时间吃不到肉,他不能保证还能控制得住自己,为了女儿,他还得忍几个月。

“你和她是不是也这样过?”一想到他也会和封惜月这般调笑,凰羽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说完这句话她就后悔了,他怎么样,与她有什么关系。

“啊?谁?”封淇奥一时反应不过来。

“没事”

“不是,我又咋了”

“你有娇妾,何必来招惹我”

“哈哈哈哈哈哈”封淇奥低笑,磁性的声音似妖精般勾引着凰羽的心弦,他凑过来凰羽耳边轻轻说道,“小凰凰这是吃醋了”

明明是个疑问句,却偏偏被他说成陈述句。

“我没有,九王爷身份高贵,有几个娇妻美妾并不奇怪,我有什么好吃醋的”

“哪有几个”封淇奥小声为自己争辩,却被凰羽的眼神吓得闭上了嘴。

“还有,王爷读书应该不少吧,怎么哄骗女子的情话就那么几句呢?啧啧啧,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全是狗屁”

“不是……”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

“凰羽,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事实是我亲眼看到的,封惜月的肚子也摆在那里,再解释,也不过是掩饰罢了”

凰羽这一段时间的闷气总算说了出来,不禁感到无比的舒畅。封惜月的孩子是凰羽心头的一根尖刺,拔不掉,化不了。

“我……凰羽,如果我说,你看到的不是事实,你信吗?”封淇奥眼神中闪过一丝愧疚,这些天他也不好受,但是必须要这样。

“我不想再相信你了封淇奥,你一次次的骗我,你以为我好欺负吗?我告诉你,没事别来招惹我,我看见你就恶心!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你以为我想住在这里看见你和那个贱人卿卿我我?唔!”

封淇奥紧紧揽住凰羽的身子,双唇封住她喋喋不休的红唇,她的一字一句如刀刃一般刻在他心上,鲜血淋漓的揭露他的伤疤。

“封极……!光开吾!……唔唔唔你唔……狗!?呼呼呼,唔!别死了”(封淇奥,放开我,你是狗吗?我快憋死了!)

封淇奥贪婪吸取着凰羽口中的空气,慢慢的,他感觉到怀中的人儿有些缺氧,挣扎的力气渐渐小了,才留恋不舍的离开她柔软的红唇。

好不容易喘口气,凰羽连忙躲过他的禁锢,转过头狠狠咬上他的肩膀。

“如果这样能让你解气,那你就咬吧,别咯了牙”封淇奥紧紧抱着凰羽不放手。

嘴里传来丝丝血腥甜味,凰羽使劲咬着,即使牙都酸了也不放口。一滴泪顺着脸颊流到嘴里,血腥味中掺杂了咸咸的味道显得更加苦涩,这一滴眼泪似导火线,激发凰羽怀孕以来的所有委屈,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落在封淇奥的肩膀上,打湿了一片衣衫。

封淇奥感觉到肩膀上的湿意,用手摸了摸凰羽的脸颊,手上一片湿滑,他一惊,“羽儿?”

没有回应。

“羽儿你别哭”封淇奥把凰羽从肩膀上扶起来,拿着帕子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别哭,我错了,都是我的错,羽儿”

“你滚开,我不想看见你,每次都不是真心实意的认错,有什么用?”

“我保证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了,羽儿你别哭了”封淇奥声音有些颤抖,他害怕这样的凰羽,他宁愿凰羽对他打骂,但是不要这样柔弱无助,那一滴滴眼泪砸在他心上,让他手足无措。每每到这种时候,他都在心底不断的质疑自己的决定,他这样做是否真的会得到想要的结果,万一凰羽知道了他对相府做的一切,他和她又会怎样。但是除了这一条活路,他别无选择,他需要权力,权力能保护他,保护凰羽,保护他们的孩子不受屈辱。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