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空间穿越民国留学生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4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348 次 收藏

三离经易经

在纯阳宫统共也没待几天,大家都是有去处的,来匆匆去匆匆,没个定数,尤其是在外漂泊的江湖中人,漂泊久了想安定,安定够了想流浪。

花间以为自己要走了凭虚好歹也会来送送自己,但是他左顾右盼的也没见着凭虚那张肉嘟嘟的小脸,真真是失望极了。

紫霞在花间脸颊上留下了个温柔的吻,道:“有空再来玩。”

哎,这么温柔的纯阳宫大师姐如果和自己的师姐换换多好。

平白得了一个香吻,花间高兴得开花,顿时又变回了那个元气满满的花间。

“好了,那紫霞师姐保重,后会有期。”述怀作揖恭敬道。

“嗯好。”紫霞点点头,瞟了旁边心不在焉的夜思一眼,嗯,果然是和御风吵架了。

万花谷小分队上了马车,慢悠悠的离开了纯阳宫。

一路平静无波澜,除了花间偶尔调皮被揍以外,真的很平实普通。

回到万花,又是熟悉的风景,熟悉的人,熟悉的感觉。

这一离开就是一个月,对于从小就没出过万花谷的花间来说已经够久了。

秃驴也走了,离经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花间来了才高兴了一点。

说起秃驴和离经也是一段缘分,也就是在花间没离开的那段时间,离经接到了师父的任务,下山去采几株甘草回来,于是离经背着背篓蹦蹦跳跳的一个人下山了。

山下晴昼海漫山遍野的花,离经被淹没在花海里寻找甘草的踪迹。她找啊找啊,突然不小心被什么绊倒了,离经爬起来拍拍膝盖回头瞧了一眼……噢!是一个伤痕累累的男人!他胸口红了一大片,脸上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他是一个光头!

离经急忙踏着轻功回了门派请求师兄的援助。

随着离经下山的是大师兄渐催和四师兄砚悬,一听小师妹急急忙忙的描述就赶下山,两人合伙一起把秃子抬到晴昼海的一座小木屋子里,这人脉息还有,看起来也是习武之人,身强体健,能救。

离经就在一旁看着师兄们忙碌,期间师兄不忘嘱咐离经学习,这就是个很好的实践,还把外面探头探脑的花间也抓进来跟着学。

秃子左肩是被箭所伤,把箭头□□没有发黑痕迹,还好没涂毒,未伤及经脉,就是皮肉得受不少苦。

渐催给秃子伤口周围敷上麻药,然后按好秃子的双手,给砚悬一个眼神示意可以缝合了。由于怕秃子大出血会丧命,就没等麻药药效到就要动针,伤口皮开肉绽,砚悬也是有点紧张,但还是镇静的把伤口一一缝合,秃子疼得一身汗,也没有像渐催以为的那样会动弹,估计是没有力气了。

伤口缝好之后渐催给了离经一只山参说:“去熬汤,给他把气吊起来。”哎,就怕他连疼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样很糟糕。

离经小心翼翼的捧着山参去熬汤,她知道大师兄给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有大师兄在,这个人肯定能救!而另一边花间则是被赶去烧热水给秃子擦汗,人命关天,他也不敢瞎捣乱,就听话去了。

离经回来的时候又听大师兄吩咐把药给秃子强行灌下去。

渐催说:“你就在山下照顾他吧,我们先回去,记得每天给他换药,每日照着这个方子给他煎药,早晚服用,若再有事再来找师兄。”

离经接过大师兄的药单点头答应:“嗯!”

于是二位师兄就回门派了,花间本来也是被师兄强硬留下来的,奈何他要为之后去纯阳宫的计划做准备,师兄前脚走他后脚也溜了。

秃子一直昏睡着,吃药的时候还有点清醒,之后又昏睡过去。终于在第五天的时候,秃子醒了,离经摸了摸他的脉息,终于恢复正常,之前时而虚弱时而澎湃,真的要把她吓死。

这天三师姐也下山,来看看离经和他们口中的秃子。

“哟,听四师弟说小师妹捡了个和尚回来!想不到还挺俊!”三师姐星移笑眯眯的说。

花间在一旁道:“有啥好看的!”

离经担心说:“师姐你给他看看,他刚才醒了的。”

星移给秃子把脉,点头说:“脉息正常,他的伤口长新肉了没?”

离经答:“不再那么血淋漓的了。”

星移说:“要长全起码得一两个月,得好好休养。”

星移这次下山也是为了给离经送日用品和棉被吃食来的,小木屋的储备不多,眼下天气也有些转凉,门派的师兄师姐们都挺担心离经的。

任务也完成,离经在山下把秃子照顾得挺好,星移也放心回了门派。

离经烧了些热水给秃子擦脸,想着秃子昏迷好几天都没能清理身体,自己是女孩子也不好替他清理,就拜托了花间,正好花间今天也没事,就帮了这个忙。

花间给秃子擦好身体然后盖被子,把离经叫了进来,听到秃子说:“谢谢。”

花间惊讶道:“咦?你会说话啊!不是哑巴。”

秃子说:“我是少林弟子易经,谢谢你们救了我。”

离经说:“你好好在青岩谷养伤,一定会把你治好的你放心。”

这次换易经惊讶了,他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青岩谷?你们……你们是万花的人?”一激动难免会牵扯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离经点点头,说:“你别激动,当心伤口。”

易经继续说:“那日我深受重伤,不想误打误撞闯进一片密林。”

花间说:“还好你命大,任务完成,我也该回去了。”他把手里的帕子扔进水盆里就开溜。

离经给易经喂了药,就把师姐带来的棉被搬上二楼整理好,想来这段日子自己都要在这里了。离经下楼后发现易经并没有睡觉,而是望着天花板发呆,正好她也是无聊的,就在一边的古琴前坐下,开始奏曲。

这是离经唯一会的一首,其他的还在学习中,都是万花门派里遗传下来的安神曲,给人缓解神经最好。

一曲奏罢,离经笑着说:“我就会一首。”

易经道:“很好听。”

前面几天都是离经一个人在这里照顾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下子好了,易经醒来她可以和他说话了。

离经是一个爱说笑的姑娘。

“我们万花和纯阳简直是天壤之别,他们说纯阳常年积雪,白茫茫的特别好看。”

“每年万花和纯阳都会有一场交流会,今年到万花去纯阳了,三师兄喜欢欺负纯阳宫的大咩,大师姐喜欢欺负二咩,花间喜欢欺负小咩……啊!当然我们万花谷可不是什么爱欺负人的恶霸……”

离经说了很多,易经面带微笑静静的听着,关于万花谷和纯阳宫的故事,各位师兄师姐们的趣事,很多很多。

不一会耳边突然清净了,随之而来的是平稳的呼吸声……离经睡着了。

易经没办法,自己又不能动,只能轻轻的唤醒她,让她去床上盖好被子,以免生病。

在青岩谷中,有时候你会感觉时光飞逝,有时候时间仿佛停止,真的很难捉摸。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易经的伤也是好得差不多,在从他可以下床走动的这段时间里,他每天都会陪着离经出门采药,还会和她学习药理。

“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可以去你们门派当面道谢吗?”易经突然说。

离经想了想,纯阳宫来的人进来也都是蒙上双眼,由万花谷的人去接的,说:“可以,不过你的眼睛要蒙上,我带你去。”

易经点头同意了。

离经易经一个月都没有回门派,正在易经和门派长老们说事的时候砚悬说要考考她,看她有没有落下功课。

砚悬发现离经居然会不少少林的功夫。

“易经教我的,他说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的功夫是最好的。”离经道。

砚悬轻轻的捏着离经的脸说:“甭听那个秃子瞎说,咱们万花的武功和医术才是天下第一!”

离经委屈的点点头,她不是很同意师兄的说法啊。

话说大师和长老们谈了很久,出门时离经看到长老们个个脸色凝重,她什么也不知道,下午的时候她看到大师姐和四师兄在收拾包袱。

离经不安的问:“师姐你们要出远门吗?”

风荷蹲下抱着离经,安慰道:“易经说狼牙军入侵,一些城镇又染上了瘟疫,咱们万花谷身为医者,应当出去救人。”

“那你们还回来吗?”

回来?战事吃紧,瘟疫肆虐,这一去怕是凶多吉少,可是能怎么办呢?万花谷是他们的家,游子哪有不回家的,落叶都会归根。

风荷道:“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这是离经第一次经历离别。

傍晚大家一起去送风荷跟砚悬,离经一直目送着二人骑马渐行渐远的身影,易经陪在她身边。而夜思的耳边一直回荡着风荷的话:“如果你见到了同尘告诉他,我负了他,下辈子再还可好?”

有时候只能无奈的选择接受使命,而辜负感情,如果他们能坚定一些,会不会结果就不一样了呢?夜思苦笑。

易经留在了万花门派里,方便治疗以免留下病根。他没事就教离经和花间少林功夫,偶尔被三师兄撞到了免不了一阵数落:

“好你个光头竟然敢抢我万花谷的人!”

“少林什么时候改收女弟子?”

说得易经百口莫辩。

易经一直待在万花谷,述怀和夜思去了纯阳宫,花间也不知踪影,离经天天跟在易经身边聊天学习。

易经也不着急着离开,借了万花的信鹰给少林写信,报告自己的遭遇与乱世的情况。

这天下午离经完成了大师兄的任务,回来时看见易经坐在屋顶上发呆,她踩着轻功跳上去,坐在易经身边。

“大师姐和四师兄离开好久了。”

“他们是去救人,做善事,我佛会保佑他们的。”

“易经你几岁了?”

“十七。”

“我今年十岁,你比我早出生七年呢!”

“嗯。”

气氛顿时沉了下去,离经突然说:“你能给我说说外面的世界吗?”

易经看着她清澈的双眼,点点头开始说自己进入江湖一年的种种经历。

长安城外那家茶馆的老板娘、身边总是跟着一只猫的西域人、饲养千虫百蛊的南疆人、巴陵县的桃花林、稻香村的大水车……很多人很多事,还有因战乱而死的难民,自己也不知道超度了多少,只记得他每天都在不停的念经,念到口水都干了,然后喝水,继续超度。

从此以后二人每天午后都会在屋顶上聊天,易经说着自己的经历,离经负责听,平静而安详的午后。

如此又过了月余,万花谷收到了长安送来的信,是大师姐写的,她说出谷的这段时间,她与砚悬一路救人,在洛阳遇到了一批受伤的天策军,他们身上伤痕累累都是药粉一洒,白布一裹草草了事,询问后得知军医患病不治而死,所以这些军人受伤也只能自己处理,于是砚悬选择留下,做了这批天策军的军医,而风荷则继续走,到了长安。

风荷在长安开了家医馆,每日都会有来看病的人,他们大多数是难民,都非常可怜。

信写了足足五页,大伙都聚在一起,易经也在,渐催负责念。

风荷说有一天她到茶馆向老板娘讨茶喝,不想居然遇到了同尘,同尘道,寻了她许久,终于找到了。十天前二人在茶馆,请了老板娘主持,在多人祝福下终于修成正果。。

念叨最后渐催的声音都是带着哽咽的,众人眼眶也是红红的。

战乱年代,茫茫人海,万千世界,再次相遇不容易,且珍惜。

这日易经与离经又上了屋顶。

易经望着山下一片奇景,道:“还想听故事?我都讲完了。”

离经遗憾道:“好快啊……我想大师姐和四师兄了。”

易经:“等你长大了再去找他们也不迟。”

离经感叹:“大师姐和同尘师兄好久了,他们从小就在一起玩的,就像花间和小咩一样。他们现在能在一起,真是太幸福了。”

易经笑说:“男女之事我不懂。”

离经:“听说少林弟子要净六根,灭七情,不可以娶妻生子,对吗?”

易经想了想,说:“也不全是,和尚是可以还俗的,那时便可以了。我记得三年前我的三师兄还俗与南疆的一名巫师成了家。”

离经有点惊讶:“南疆好远啊,那他们现在好吗?”

易经:“嗯,他们在扬州定居,开了家杂货铺,日子过得还可以。”

离经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我上次去扬州遇到了他们。”

“这样啊……”

对于三师兄,易经是一直很崇拜他的,只是没想到师兄有一天会选择还俗过普通人的生活。那天在扬州易经问了拿云关于为什么选择还俗的疑问,拿云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迷仙忙碌的身影,然后笑了笑。

儿女之事或许经历了才懂得,才能让人真正的下定决心,该放弃什么,该坚持什么,该守护什么。

“那你会还俗找个心仪的姑娘成亲吗?”

“随缘吧。”

七日后渐催给易经最后一次换药,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渐催惊叹其恢复能力。当天,易经给众人道了谢,步行离开

这是离经经历的第二次离别,这种离别或许是一种遥遥无期的等待,或是晴昼海每日一绽的花海,每个人都像是过客,来来去去,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总之她心里很难受。

只能一切都……

随缘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