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里站着被进小说去 极品风流教师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1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1937 次 收藏

三十三重天上的陌桑殿中。

青狐一双好看的眉眼目送秋波,温婉的声音轻声哼唱着小曲儿,浓妆之下那张脸演绎着舞台上的悲欢,仿佛那是她的悲欢一般。

陌桑殿外,一行人步履沉稳的走向这边,脸上堆满了笑容。

守门人见来了客人,早早的便进去通报,戏台上的人还在低吟浅唱,侍女却已跪下通传:“启禀桃夭神尊,夕墨神尊、净兰神尊、尘缘仙君前来拜谒。”

戏台上的人儿顿了声,惫懒的瞥了一眼侍女,想到:这顾墨云又来作什么妖?

旋即她转身轻盈的进了帷幕,更衣。

不一会儿所有人便都齐聚在一堂,而她也早早的坐在正堂等候。

她叫洛雾秋,才袭了父亲洛夜的神尊之位。洛夜在这一次的神魔大战中阵亡,言秋神帝继位以后便封了她一个桃夭神尊,算是抚慰战死的洛夜。

“别来无恙啊桃夭神尊,哈哈。”苍老的尘缘仙君先声夺人,朝她走来,一身白衣飘然,仙风道骨,须眉飘逸,笑脸迎人。

被称作桃夭神尊的青狐一身白色华服,妖孽的面容和动人心魄的笑是最醒目的特征。此时一身帝王装束的她慵懒的斜靠在白玉座上,睥睨众人。

她眉目温柔,唇角只是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那双眸子清亮明媚,不染尘埃。

“仙君别来无恙啊。哟,一下子来这么多人,看来是有大事要发生啊。”她打趣似的说道,眉眼却刻意逃开了顾墨云的审视。

随后轻轻挥手,侍女便奉上几杯罕见的伏魔尊。

这种茶乃是采自修罗界的弱水,其罕见不必说,就是去采摘也绝非易事。除非法力高深到一定境界,否则便是神仙,去了修罗界也是顷刻间化为浓水,魂飞魄散。

夕墨神尊顾墨云也是刚袭了哥哥顾夕墨的神尊之位没多久,此番前来陌桑殿只为耍个威风。

他瞥了一眼伏魔尊,潇洒的坐下,语气薄凉入骨。未曾正眼看向洛雾秋,只是敷衍的轻声笑道:“桃夭神尊果然是好客的,这么好的茶也毫不吝惜,我们几个能喝到真是修来的福气。”

她看了一眼一身黑色华服的顾墨云,再看了看他前额上垂下来的两缕红发,甚是妖邪。再一瞥,却发现顾墨云今日发冠上镶嵌的黑血石莫名的熟悉,还有那发冠,似曾相识。

“几位都是神界的至尊级别的人物,区区几杯伏魔尊罢了,三位见笑了。”她淡淡一笑,抬眸一直盯着顾墨云的发冠看,似乎转不开眼。

坐在顾墨云右边的净兰神尊一身金色华服,脸上总是堆满了温暖的笑容,像秋日里明媚的阳光,给人一种非常暖心的感觉。

那是白兰,那时他还没有回到魔界,作为战败方的质子被软禁在神界,空得一个净兰神尊的称号。

白兰浑厚的声音问道:“桃夭神尊一直看着夕墨神尊,莫非今日他身上有何不妥?”

她尴尬的笑了笑,终是忍不住发问:“只是见夕墨神尊发冠上镶嵌的黑血石格外眼熟罢了,也可能是我多心了。”

顾墨云见目的达到,不由得扬起嘴角挑衅,道:“桃夭神尊果然好眼力,这是雪仙山上魔月尊者的心爱之物,我见着用来镶嵌在发冠上不错,便取来了。”

听到这里众人皆是一般吃惊,洛雾秋霎时脸色苍白,呼吸似乎也困难了许多。

顾墨云见状更是得意,探出头去,一双眼紧逼着她,轻声问道:“桃夭神尊莫不是病了?脸色怎么这样不好?要不要找个医官来瞧瞧。”

尘缘仙人闻言哆嗦着声音问道:“这既是魔月尊者的心爱之物,那……魔月尊者岂不是……”

意识到魔月很可能死了,尘缘仙人立刻捂住了嘴,额上渗出汗水。他悄悄扭头又瞥见洛雾秋此刻冰冷至极的面容,更是如坐针毡。

白兰不动声色地轻呼一口气,脸上也是挂不住的尴尬。他们跟着顾墨云来此,并不知道他要来挑事,如果早知道,两个人一定不会来。

洛雾秋捏紧了拳头,冰冷的目光看着对面一脸奸诈的顾墨云。她自知法力修为远不如顾墨云,可失去朋友的痛,她也忍不下去!

顾墨云胸有成竹的笑了笑,摆出一脸无谓的样子,漫不经心道:“哦,差点忘了今日来的目的,再过些时日便是该我历劫的时候了。桃夭神尊也知道的,身为神界的第一战神,日理万机啊。这神界能够与我法力相当的人除了桃夭神尊便没几个了。若是桃夭神尊能行个方便,替我守护神界千年,我历劫归来必当重谢,如何?”

谁都知道,顾墨云法力神魔两界第一,之前神魔大战时他正处于闭关,故不得参战。而洛雾秋不过是一般修为,哪里及得上顾墨云一半。顾墨云说这话,真是羞煞她了。

她微微启唇,一双眉毛抖了抖,咬牙切齿缓缓道:“顾墨云,你是脑残吗?杀了魔月还敢来找我帮忙?”

顾墨云故作惊讶,旋即起身直面她那已经快要崩溃的表情笑道:“呀!原来魔月是你的朋友啊?哎呀真是不巧,可我不是故意的呀!”

顾墨云皮笑肉不笑,又走近一步,表情格外嚣张,翘起兰花指阴阳怪气说道:“都怪魔月,我看上他的黑血石他非不给我。我向来是个不肯多啰嗦的人,情急之下便出手重了,一个不小心魔月就死了。啧啧,真是不经打,呵呵,还是魔尊呢,真是笑话。”

洛雾秋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丧友之痛,不共戴天!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

顾墨云话音未落,一记狠的桃花掌打向他。

桃花漫天飞舞,凌厉的掌风招招致命。她始终不肯让步半分。顾墨云也是一脸冷漠,毫不客气的回击了她。

几个回合下来她占了下风,顾墨云逮住机会毫不留情的便是一记弑魔掌打飞她在地。

看着口吐鲜血的她,顾墨云眼神更加轻蔑的讽刺道:“身为神尊,自甘堕落,成天和一群妖魔混在一起成何体统!若是这么喜欢和妖魔打交道,何不下界为魔,这样来得多干脆!想和多少妖魔打交道就和多少妖魔打交道,也免得丢了神界的颜面!”

她已伤及筋脉,此刻喘着粗气,表情痛苦。嘴角的血粘带了灰尘,从地上拉起长长的血丝。呼吸若有似无,当下只觉得胸闷气短。

可她双手缓缓撑起沉重如铁的身子,还想要反击。

顾墨云见状勃然大怒,怒目而视,大吼一声:“无可救药!”

随后先她一步又是全力一掌打过去,她当即晕了过去!

顾墨云红着眼,咬牙切齿:“兄长为了神界战死沙场,你这不成器的东西倒不知羞耻的和妖魔鬼混着,真是死有余辜!”

顾墨云一副非杀了她不可的样子,一直不敢劝架的两人也知事态紧急,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制止。

“夕墨神尊!住手!好歹也是同僚,出手这么重岂不是撕破了脸?日后结怨可不好!”尘缘仙君死死拉住顾墨云,狠狠地皱眉厉声呵止。

顾墨云鼻尖冷哼一声,一把甩开他斥责道:“你以为我不杀她就不会结怨了?哼!”

“快快快!”

顷刻间陆续挤进来数十个侍女,个个持剑,一脸凶光,还未正眼望向三人便是大吼:“大胆!竟敢伤了我们桃夭神尊,还有没有王法,识相的立马跟我们去言秋神帝面前认罪伏法,否则……”

意识到面前的夕墨神尊是整个神界最强大的战神,侍女便住了嘴,后来又气不过,带着焦躁朝他们吼去:“言秋神帝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呵!不会放过我们的?我好怕!”顾墨云阴险的笑了笑,恶心和怨恨都爬上他心头。

陌桑殿仿佛只是个垃圾场所,连这里的人都那么令人作呕。

旋即,他以阴毒的表情看着这些人,再无只言片语。只是扬起右手,用力一挥!

一道黑色瘴气幻化成巨蟒,朝那群侍女打去。门口挤进来的数十人便纷纷倒地而亡,个个筋脉尽断。

“你你你……墨云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杀人?你别忘了我们是来谈事的!”尘缘仙君气得跳起来,吹胡子瞪眼的,无奈的扫视着一干尸体和重伤昏迷的洛雾秋。

顾墨云冷哼一声,双手往前一摊,笑道:“我没忘,事情已经办成了。”

“办成了?”白兰也是吃惊,不由得发问。

“不就是要洛雾秋没办法在枭魔挣脱封印的那天出现吗?现在她重伤昏迷,功力在千年之内难以恢复,就算是沈默良请她出山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没办法帮助枭魔逃出神界!”顾墨云有意无意瞥了一眼那竖起耳朵听话的白兰,嘴角又浮起奸诈笑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