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腿张开塞红萝卜 晚上被同桌拉的没人的地方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1294 次 收藏

对于吴芳琳的质问,秦牧依依自然矢口否认,但人家就认定了自己对她儿子图谋不轨,恨恨的扔下这几句愤然离开。

虽然在面对吴芳琳时,秦牧依依不卑不亢,但等吴芳琳走了,她便无泄了气的皮球,这怨结该怎样了解,她可以控制着不去招惹秦炎离,但倘若秦炎离来招惹她又如何?她是女人,已经感受到来自己秦炎离那方的炽热,到时候她能拒绝的了吗?就算是秦炎离主动招惹她,但吴芳琳还是会认为是自己先行勾引,总之,在吴芳琳眼里,她怎么都不是不可取的人。

本来想闭目养神一下,给吴芳琳这么一搅合,只能睁着眼盯着天花板。

“怎么,上面有什么乾坤吗?”见秦牧依依专注的盯着天花板,进来的珍妮笑着问道。

“姐,你来啦。”秦牧依依收回目光。

“嗯,我看你那么专注,还以为上面有什么机密。”珍妮调侃着。

“姐姐又在说笑了。”秦牧依依笑笑。

“那定是有什么心事,多半都逃脱不了一个情字。”珍妮道,这些年两个人几乎同进同去,可谓是对彼此都很了解,一起征战南北的那几年,秦牧依依就想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可自从来了A市,她就变得优柔了,烦恼也随来。

“就知道什么都瞒不住姐姐,我让姐姐来是帮我做件事。”原本秦牧依依想等自己好了,亲力亲为,现在她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到答案了,于是便喊了珍妮来,她办事她放心。

“说吧,什么事?若是涉及到谈情说爱方面的,我可不擅长,所以帮不上忙。”珍妮耸耸肩。

“知道姐姐不擅长,便不问你,我是想请姐姐帮我去做下亲子鉴定。”秦牧依依道,她必须要搞清楚思思和念念到底是谁的孩子,如此她也就有了方向。

“亲子鉴定?帮你?你这话让我整个一个糊涂,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珍妮一脸愣然的看着秦牧依依,她要做亲子鉴定,问题是那子在哪里?

“姐姐,你听我说,我怀孕直到生的那一天,孩子在肚子里都是正常,定期来检查的医生也是这么说的,可生的那天又告知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秦牧依依道。

“是,这个我知道,所以生的那天,负责接生的人告诉我孩子没了,我还纳闷,好好的,怎么就没了呢。”珍妮回应着,为了确保安全,医生都会定期来给秦牧依依做检查,一直说胎儿是正常的,可怎么到生的那天却说孩子生下了就死了呢,虽然她也有疑虑,但本着职业道德她没多说也没多问。

“对,如此才让人觉得蹊跷,也许孩子根本就没死,只是被他们转移了,然后骗我们说死了,毕竟那时我处于昏睡的状态,而你又不在现场,具体是什么情况只有当事人知道,我们不过是被动的接受了一个答案而已。”秦牧依依道,一直都在肚子里好好的,莫名的就没了,这说不过去呀,但当时她也没有多想,当然,就算当时她提出质疑,人家肯定也有办法应对她,她一直就是吴芳琳砧板上的肉。

“这也只是我们的猜测。”珍妮道,理是这个理,但毕竟是没证据。

“所以我才要请珍妮姐帮忙去坐下鉴定,如此就什么都清楚了。”于是秦牧依依将自己怀疑思思和念念有可能就是自己孩子的事说给珍妮听。

“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还真有可能,你该记得我之前就跟你说过,那个小丫头跟你长的实在是像的很,只是那时我们都没有多想罢了。”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珍妮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本来他们就受雇煜吴芳琳,孩子生下来被她抱走然后后谎称孩子死了从而让秦牧依依死心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倘若真是这样的话吴芳琳这个老妖婆还真是可恶的可以,把女人当成了生产工具不说,还用这样的发发抢走孩子,简直是一点人性都没有。

“所以要麻烦珍妮姐了,是不是如我猜测的那样,等结果出来就知道了。”秦牧依依道,她觉得是的可能性极大,毕竟秦炎离问医生的话她也听到了,她知道秦炎离和她的血型一样都是O型血,而两个孩子也恰恰是O型,而尹伊秀却是AB型,但是从血型上讲,她和两个孩子是母子的可能性就极大。

当然,猜归猜测,还需要最后的权威的敲定。

“好的,我马上办,只是,倘若结果如你猜测的那样,你打算怎么做?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吗?”珍妮想了想问道。

“不不不,不会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他们还小不该承受这些,何况他们在秦家生活的很好,我只想更好的守护他们,至于其他的到是没想那么多。”秦牧依依如实的回答,当然,能一家四口生活在一起是她向往的,但中间插了一个吴芳琳,这是就很难办,因此即便知道两个孩子是她的,她暂时也不会说出来,免得惹怒了吴芳琳,到时候连孩子都看不到。

“也好,回头根据情况再定,毕竟现在还不知道答案是什么。”珍妮点点头,她知道,倘若没有吴芳琳,那一定是个阖家团圆的画面,但现在还真不好定。

“姐,这事你知道就好,先不要告诉小姨,免得闹大了。”秦牧依依交代着,她知道千允蝶的脾气,倘若她知道孩子有可能是她的,定是发动所有人也要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秦牧依依想要搞清楚孩子的身世,秦炎离是同样的想法,虽然他相信吴芳琳不会骗自己的,但这血型的事当真是蹊跷,他不能一直带着这个疑团吧,虽然到现在他都没怀疑这两个孩子不是自己的,但搞得更明白一点岂不是更好。

几乎是同时,珍妮和秦炎离将需要鉴定的东西交了上去。

思思虽然可以正常的饮食了,但除了秦牧依依和念念还是谁都不认,而且睡觉吃饭啥的都必须要秦牧依依陪着,总之一刻也离不开秦牧依依,天天就跟袋熊是的贴在秦牧依依的胸前。

“这孩子该不是中了什么邪吧?怎么就不认我呢?”见思思只信秦牧依依,对别人都不见,吴芳琳忍不住和秦炎离嘟囔。

“能中什么邪,小孩子的感觉最直接,在她的意识里一定是觉得姨姨才是最可信的人,才会粘着她,等她慢慢的恢复,自然就和您亲了,您就别失落了,她还不是一样不理我。”秦炎离道,自己还不是一样被冷落,要知道曾经小丫头也很粘他的。

“枉我那么疼她却不及一个不相干的人,真是让人心寒啊。”吴芳琳唏嘘着,她也知道小丫头刚恢复,但看着她粘着秦牧依依她就很不舒服,若是别人她或许还能接受,她是真的很不想天天面对这张脸。

秦炎离正要说点什么他的手机响了。

“我去接个电话。”见是鉴定中心打来的,秦炎离起身往外走,这事,他不想让吴芳琳知道。

“你好,结果出来了是吗?”秦炎离按下接听键,莫名的他的心跳有些快,接下来的答案至关重要,他竟有那么点害怕听到答案的感觉。

“是的,鉴定的结果,孩子和你是父子父女关系没错,但和尹伊秀的母子母女关系却不成立。”对方汇报着。

秦炎离在听到和尹伊秀的母子母女关系不成立这句话时,他发觉自己的大脑卡壳了,孩子是他的没错,但母亲却不是尹伊秀,不仅尹伊秀骗了他,母亲也骗了他,那孩子妈是谁?嗯,孩子妈才是重点,他从不曾招惹过其他的女人,但秦牧依依不在了,这个怕是只有吴芳琳才能给出正确答案了。

与此同时,秦牧依依也接到了珍妮的电话。

“现在讲话方便吗?鉴定结果出来了。”珍妮问道。

“姐,你说吧,我听着呢。”望了不远处的吴芳琳一眼,秦牧依依压低声音道,嗯,该是鉴定结果出来了。

“依依,你知道吗,结果还真是如你想的那样,你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没错,天啊,没想到会是这样。”珍妮道。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准备,但真的是这个答案,秦牧依依还是愣在了当场,思思和念念果真是她的孩子,曾经她还以为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自责不已,却不知道早给吴芳琳偷跑了,她再次看向吴芳琳,吴芳琳却夷然自若的看着手中的杂志,秦牧依依摇头吗,她的心到底是怎样的啊?做了这样的事,却可以如此的泰然。

“依依,你有没有再听我讲话?”见秦牧依依不语,对面的珍妮问道,该是被这个消息惊到了,老实说在看到鉴定结果时她也有片刻的震惊,还真是是如秦牧依依怀疑的那样,她们以为没了的孩子却在秦家养的好好的,可以说那个叫吴芳琳的女人骗了所有的人。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珍妮姐,我先挂了。”秦牧依依表情木讷的说,她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件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